《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23章 派遣

蒙艺动一个县长,当然不需要注意那些枝节末梢,因为他手上抓着一张很顺手的牌,阳光市市委书记任海东是他的人。

要说这阳光市,不得不提一下被判了死缓的那位市委书记,前省长和前省委书记斗得太厉害了,阳光市倒下一大片,市长刚暂时兼任市委书记,也跟着栽了。

到后来,没人惦记这个市委书记了,别的地方是位子少人多,这个地方空着个市委书记位子却是没人过来,直到劳省长走了计省长来了,西平市市长任海东才走马上任。

说实话,任海东也没活动过这个位子,他避让还来不及呢,西平的经济比阳光强出不少,是仅次于省会松峰的第二经济强市,他在西平经营了五年,跟书记的班子搭得不错,老书记也要到点了,答应临走推荐他——西平的市委书记唾手可得。

当然,天下没有那么万无一失的事情,可任市长真不想来阳光,阳光这地方太邪行了,而且这里面一摊糊糊事儿都没有最后的说法,处于极为混沌的状态。

这就是典型的两败俱伤的后果,限于上面的高压,下面的一切处于静止状态,该怎么收尾真不好说,搞不好就栽进去了——市委书记官是不小了,但也只是比较大个的棋子而已,你要觉得不含糊?麻烦看一看前面不远那位:死缓!

要是任海东守在阳光,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就算他接任不了市委书记,再下来个书记他也不怕,有他多年的经营,有老书记的支持,新书记敢向政府事务伸手的话,他绝对会让对方明白,什么才是党委该操心的事情!

然而,很遗憾,就算他不愿意,被人点将了也不能不来,他很明白,自己能来这儿,十有八九还是跟劳省长走得比较近的缘故。

西平的党政班子很有意思,老书记跟省委书记走得近,任海东跟省长走得近,然而两人还都不是那一系的骨干,勉强也就是外围——这二位也是各有各的出处。

好玩的事情就在这儿了,上面两位斗得水火不相容,下面两位却是密切合作,将西平市搞得红红火火的。

其实原因也简单,任海东跟老书记搭档,还在前省委书记来之前,劳省长比较欣赏任海东,而不太怎么待见老书记,他觉得此人暮气太重。

所以,后来省委书记一来,就将老书记笼络住了,但是这个笼络,并不能影响西平党政班子的和谐——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比较少见的事情。

所以,将任海东派到阳光来的主儿,绝对没什么特别好的善心,倒是存了将他拉下水的心思,当然,这时还没人知道新任的省委书记会是谁,所以真正的劳系人马也得不到这个位子。

任海东这个市委书记,得来真的是比较蹊跷的,最致命的原因,大概就是他劳系外围的身份了——太核心的不行,无关的也不行。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西平的经济很发达,他一走就空出个市长的位子,而且就任西平市长之后,原则上讲,就可以琢磨老书记走了之后那个市委书记的位子了。

反正,就像蒋世方会杀回天南之前一样,蒙艺活动来碧空的消息,封锁得也很紧,当大家知道,新的书记会从天南来的时候,任书记的任命已经下来了,说什么都晚了。

任海东一听来的是蒙艺,再打听一下,知道蒙书记和劳省长还有点渊源,说不得请劳省长招呼一声,自己就跑到天南拜码头去了——贴上蒙书记的话,这个阳光市市委书记,可真就是扎扎实实的上进了。

就像陈太忠在蒙艺家遇到的碧空省经贸委主任一样,那个时侯,碧空往天南跑的干部很有几个,只不过天南的人对此不是很敏感罢了。

总之,一个省委书记想要对付一个县长,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这也就是在碧空,蒙书记才来不久,需要强调一下任海东的存在,搁在天南那会儿,蒙老板伸出一个小指头就碾死了。

事实上,蒙书记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主儿,他一听说这个冉旭东喜欢收购中奖彩票,就知道这家伙牵扯的人绝对少不了。

这年头,下级给上级送礼,真的是打破了头的费心思,不带点特色的根本拿不出手,只有找不到的东西,没有领导家里没有的东西,所以说,说来说去还是送钱最合适——这个玩意儿只要收的人愿意收,那就不会嫌多。

但是送钱麻烦也大,总是有个纪检委,有个反贪局的,变通一下,送古董字画之类的也正常,当然,送彩票的话,那就更不怕人说了,人家的合法所得不是?

冉旭东这个习惯能传出来,那别人就能找上门去跟他买彩票,一来二去,涉及的人不会少了,真要查指不定能牵扯出多少个人来。

所以说这个案子,走一般程序是不合适的,严格来说,这案子不算窝案,只算是行业风气败坏了,冉旭东是违反了相关的政策法规,也算得上以权谋私,但是再多也就没有了——最多再加上一个场外交易没交税。

此事的本来性质就是如此,行业风气败坏的事情,蒙艺也不是没见过,至于说那些人拿了彩票送给什么人怎么去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帕里在了解了冉旭东的情况之后,就向蒙老板汇报过此事,蒙书记打个电话问一下任海东,马上就知道,这冉县长的屁股不是很干净,阳光市纪检委也少不了一些匿名信。

值得一提的是,冉旭东在阳光市的官场里口碑不错,大家都说小冉是能人,虽然没什么派系,可是市长、常务副市长、纪检书记跟他关系都不错。

当然,这帮人现在抓的抓撤的撤了,一茬新人换过来了,任海东虽然新来阳光不久,可是蒙艺对他的关照大家也都清楚,眼下动个县长,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先双规他,把他带到西平去审查,灭门那个案子不着急,”蒙艺做出了决定,一查灭门案的话,马上会触动不少人的神经,要是直接双规冉旭东,反倒效果要好一点。

冉县长作风不是很检点,被人诟病的地方也不少,以前没人惦记他,纪检委那儿有告状信也没事,现在有人惦记了,不说彩票的事儿,拿下他也不冤枉。

还有一点,是蒙书记说不出口的,那就是他真的不相信姚健康会那么短视,派人或者默认别人去灭门,副省级干部该是什么样的境界,蒙书记心里很清楚——仅仅因为五百万,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各地风气不一样,官场气氛和习惯也不尽相同,这个是不能说死的,但是蒙书记心里倾向这么个猜测:姚健康都未必认识冉旭东,只不过从毛继英手里拿了彩票而已。

至于那个灭门案,姚市长十有八九是不知情的,是不是冉旭东主使的都很难说,最大的可能是那中奖者手里有钱了,没管住自己的嘴巴,结果被人那啥了,冉旭东惊闻此事,忙不迭出手帮着捂盖子。

所以他现在双规冉旭东,也是一个试探,看谁会跳出来说情,这个时候要是把灭门案捅出来,想说情的都没胆子说了,对他理清此事的脉络,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所以说这当领导的,首要重视的就是大局感。

那帕里琢磨一下,反应过来领导的意思了,于是再小心谨慎地帮领导拾遗补缺,“不知道任书记,能不能对阳光的纪检委如臂使指运用自如?”

蒙艺也考虑到这一点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将双规地点定在西平,那是任海东的大本营,阳光市是倒了一批干部,但是在某些人的授意下,影响范围被严格限制了,大部分的中层和基层干部,没受到太多的波及。

那处长提醒的这一点几近于无用,可是蒙书记还是考虑了一下,他的目标可不在冉旭东身上——不带这么埋汰省委书记的,他盯的是姚健康!

若是阳光纪检委那儿出了纰漏,那蒙艺的布局就未必能达到理想效果了,异地审查是异地审查,可用的还是阳光这帮人不是?谁能保证没有人暗自传递消息呢?

然而,不用阳光的人还不行!阳光市纪检委不但有资格审查县长,连县委书记都有资格查——省管的例外,在这种规则体制下,要是外市或者省里的纪检委接手审查此人,那就铁铁地是在向大家表明:此事,已经引起了省里的高度关注!

而且说句良心话,对蒙书记来说,省纪检委也未必就比阳光市纪检委稳妥多少——还是来的时间太短啊。

蒙艺不想打草惊蛇,一点都不想,所以,他听了那帕里的话,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哼一声,“小那,你要想说话,就说完整了。”

那帕里也知道,自己这点心思瞒不过老板,说不得笑一笑,“我的意思是,太忠少来碧空,算是生面孔,办事比较方便,而且……他一向嫉恶如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