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15章 难放手

陈太忠的欧洲之行,算得上快去快回,原本他还想着,能不能见一见科齐萨,顺便让其帮着给罗纳·普朗克打个招呼,不成想副部长先生去美国了。

倒是埃布尔一个劲儿地挽留他多呆两天,不过,他这次只是看房子来的,目的达到也就该走了,反正下次来也会很快的。

陈太忠到了北京才下飞机,就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许主任对天欣的广告表示满意,“已经跟省电视台签合同了,八月开始,在《新闻播报》之后天气预报之前。”

天南省电视台是上星频道,中视的《新闻播报》是必转的,天气预报也转播,不过中间那号称“标王”系列的广告不转播,对省台来说,这也是黄金时间广告段了。

再加上一些插播电视剧的广告,这笔广告费就不少了,许纯良为此专门还找了省电视台的人,人家咬着牙发话了,“二套我再送你些好时段的广告,一个月三十万,不能再少了……我们也要吃饭啊。”

可是现在助力车厂,一个月卖也就卖两千多不到三千辆助力车,产能倒是跟得上,主要还是市场没打开,这点广告费不心疼,许主任考虑的是该不该放眼一下省外市场了,“对天欣集团的报价,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你谈吧,不用给我面子,”陈太忠听得就笑,“北京你要有合适的做媒体的关系公司,那就上你的关系,你是大主任哎。”

“倒是有一家公司,叫天逸的,实力跟天欣差不多,”许纯良说话也挺实在的,“通过我一个叔叔给我爸打电话了,我爸的意思是公平竞争,要不我给你打电话呢?”

“哎,又是关系,”陈太忠苦笑一声,对着纯良,他也不会藏着掩着太多,“这年头离了关系就做不了事。”

“对了,再问你个事儿,上次你真是在黄汉祥办公室见X办的人的?”许纯良也真敢直接问,关于这一点,他已经请教了他老爹,“这好像不太符合程序。”

“这点事我还哄你做什么?”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是在盘算此事要不要跟苏文馨说一下。

“看来回头还得找一下人,把天南各地市禁摩的力度再抓一抓,”谁要是认为许纯良只会纯良,那就大错特错了,为了自家产业的发展,用起行政手段来也是不含糊的,“太忠,我想想办法,你也想一想办法,把摩托车打下去。”

“我试一试吧,不过我的办法不多,”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交通厅我去做工作,警察那边就得你想办法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叹口气,还好,天南没有摩托车厂,要不这工作又有得做了……算了,还是先打个电话给马小雅,让她转告苏总天逸的事情吧,这个人情哥们儿不需要,她需要。

跟南宫这帮人接触得多了,他也知道对口的重要性了,身价是什么?身价都是抬出来的,有机会的话,他当然是要帮衬马主播的。

一个电话打过去,不成想小马同学也知道这个天逸,“啧,怎么又是这个天逸?这就是上次请贝拉他们来的那个公司,那个肖总你也见过的。”

我还打人了呢!陈太忠想起来了,又仔细想一下,“这家伙的后台好像杨老三,我没记错吧?这么小的单子,他们也看得上眼?”

“苏总也看得上眼呢,这单子做好了是流水,”马小雅听得就笑,“好了,苏总就在旁边呢,你要跟她说话吗?”

“不用,你就问她想不想做这个单子好了,”陈太忠不想跟苏文馨说太多,事实上,听说了天逸的背景之后,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唉,哥们儿是真的想彻底放手科委事务的,可是,这世界上不得已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苏文馨想做这个单子,不过,听说是天逸公司在争,她的气也不是很粗,“单子我肯定是不会放弃的,小雅,你跟小陈说,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他能保证我俩公平竞争就行。”

得了这个回话,陈太忠就拿定了主意,既然你要争,那我就帮你!

他帮人帮到泪流满面的时候实在太多了,要是苏文馨不愿意站出来,他肯定就要劝许纯良将此事押后了,先把天南省的市场占牢了再说——别人都不急,我急个什么劲儿?

不过,怎么劝许纯良,也是桩麻烦事,他才说了不管科委了,现在又不想让天逸介入,啧,做人要讲信用嘛。

要不,让苏文馨跟甯瑞远说一声?瑞远跟纯良的关系也好……然而,下一刻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苏总肯定考虑过这个因素了,而且说实话,甯家人对官场的态度他也非常清楚——错非不得已,人家绝对不愿意随便惹人,更何况是杨老三这种背景深厚的主儿?

我要是纯良,会怎么做?官场最管用的还是换位思考,这么一考虑,陈太忠下一刻就得到了答案,于是拿起电话,又给许纯良拨了回去,“纯良,我问了一下,那个天逸的背景是杨家,我跟杨家老三不对眼……他不是要做你妹夫了吧?”

“还有这回事儿?”许纯良听得也很是惊讶,旋即轻声嘟囔一句,仿佛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好了太忠,我知道了。”

又要请示你老爸?陈太忠对这个家伙实在太过无语了,说不得哼一声,“我说,是兄弟的就帮我出了这口气,天逸的肖总,还想叫保安打我呢。”

当然,保安打人的结果,就是保安被打,这个他不用解释,对面的那位也不需要他解释——两人还携手在京华国际会馆打过架呢,就算不听信传言,许主任也很清楚陈某人的身手。

“我当然要帮你出这口气了,”许纯良一听他都跟天逸紧张到这个地步了,登时拍板了,“你也不知道早说,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了……让他们尽量把价格报高不就完了?”

在他看来,太忠跟杨家老三放对的话,他得请示一下老爸——最起码要通报一声,不过,只是一个公司的老总,杨老三的马仔,也敢跟太忠叫板,那阴一把也就阴了。

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朋友的马仔……我更没必要去关心了。

哈,纯良现在阴人也有一套了!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很显然,许纯良是要天逸的人认为这单子十拿九稳了,有许书记的招呼,你们尽管开口报高价好了。

等到最后,以报价不合理的借口,直接就将人清出去了,到时候天逸的人哭皇天都没泪——想到这里,陈太忠就禁不住有点高兴,胜券在手的时候,突然被人通知出局了,很期待哦,到时候一定要回去看看。

电话刚挂掉,马小雅又打来了电话,“太忠,一小时以后,我们就回南宫那儿了,你过去吧,苏姐很想跟你说两句呢。”

“没那时间,你跟苏文馨说一声,我会帮她留意的,反正,她该怎么报价就怎么报,”陈太忠笑一声,“我跟凯瑟琳还有点事要办,嗯,还答应了蒙艺去一趟碧空。”

他最后一句话,实在不应该说,原本他是想着去凯瑟琳那儿帮何保华要几份资料之后,就可以跟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和保镖一起尽情嗨皮了,不成想三人逛了一趟街之后,刚进了别墅,还没来得及叫外卖,南宫毛毛的电话就来了,“太忠,你上次放我鸽子,我还没庆贺你的升迁之喜呢,这就……算是没事了?”

“我刚从巴黎回来啊,”陈太忠苦笑,“挺累的啦,才回家。”

“五棵松那儿的房子吗?”南宫笑一声,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毫不见外地发话了,“行了,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准时过去,你啥也不用准备,就跟上次黄总去一样,我们全包了。”

果不其然,约莫过了五十分钟左右,几辆车就来到了别墅门口,又是稀里哗啦地搬下一堆东西来,不过,这次的没有上次黄汉祥来的时候那么繁琐,有点音响设备也不多,倒是有几个人端了大大小小的盒子,进屋就直奔厨房去了。

盒子里就是大大小小的菜肴和配菜了,连调料都带的足足的,甚至还有碗筷、洗洁精和垃圾袋,也就是说,陈太忠的厨房,只需要有火,有上下水就够了。

楼下,有几个小歌手站在那里唱歌,其中有南宫毛毛捧过场的小玟,还有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嘻嘻哈哈地低声开着玩笑,不过来的没有乐队,只是卡拉OK碟伴唱。

让陈太忠注意到的是,有一对双胞胎姐妹,长得很清纯,穿着牛仔热裤小背心,蹦蹦跳跳地唱着,那热裤不但是毛边的,上面还被人工加工出来几个口子,给人一种野性十足的张扬感觉。

“看上那对姐妹了?”于总观察力好,见他瞥一眼下去,就发现问题了,轻笑一声,“不过太忠,这个媒可不能给你做,你得让小雅点头才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