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13章 会晤

“是你……太忠!”那帕里见他转身,才惊讶地喊了一声,随即快步上前,笑嘻嘻当胸给了他一拳,“哈,我还说是谁家孩子呢,带着四个外国美女……啧,这些美女都是怎么长得,让不让别人活了?”

刚才,他只能看到侧面,只看到这四个女孩身高腿长,身材一级棒,而他的身份又不允许他盯着看个没完,不成想正面一看,样貌也都是一等一的漂亮。

“我跟你个粗人就没话,”陈太忠笑嘻嘻地还他一拳,“眼里就只有女人,忘了兄弟了,是吧?”

“你也好意思说,你先看见的湘香,还是先看见的我?”那帕里对他的指责嗤之以鼻,“身边四个大美人了,还看别的女人……太过分啦。”

“我这不是怕别人撬了你墙角吗?”陈太忠笑着拉住他的手,“碰见了就是缘分,一起逛吧,你怎么会在这儿?不怕蒙老板逮住你?”

“老板也在北京呢,”那帕里笑着答他,一边冲湘香点点头,“你不是会点英语吗?跟这几个姐妹聊聊……嗯,进去买东西吧,太忠请客。”

“这几个姐妹……”湘香看着面前几位高鼻深目、肌肤雪白的女人,一时有点无语,侧头看看陈太忠,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反倒上去跟小贝拉打个招呼,“嗨,你好。”

小贝拉长得最为青春,给人感觉比较好打交道,不多时,五个女人就嘻嘻哈哈地熟络了,剩下陈太忠和那帕里跟在后面嘀嘀咕咕地说事。

蒙艺来北京是开会,同时也有点事情办理,不过那帕里知道得并不多,“老板最近烦心事儿不少,机构改革上,麻烦事儿挺多。”

碧空跟天南类似,现在也在机构改革,比如说科委改成科技厅,教委改成教育厅,这些倒还是小事,比如说国土厅这些涉及到拆分合并的机构,还有移动公司这样要从电信分离的企业,这涉及的东西就要多一些了。

两人边走边聊,说起陈太忠现在居然出任了驻欧办的主任,那处长也是不胜唏嘘,“正处了啊……太忠你行,我还说老板走了以后,你要有一段不应期呢。”

“怎么没人找我麻烦?有人找呢,”陈太忠淡淡地一笑,却也不想细说,“有些人还真是让人寒心,曾学德都会倒打一耙,不过也算有惊无险。”

“有老黄家罩着你,怎么都险不到哪儿去,”那帕里笑一声,“要不你有心思带这么大一票洋妞四处乱逛?太忠,你长进得不止一点半点啊。”

“驻欧办主任嘛,”陈太忠笑一声,他对别人的艳羡,已经有点习以为常了,“呵呵,要同欧洲人民打成一片嘛。”

就这么瞎聊着,不知不觉就很晚了,大家又找一家酒吧坐一下,贝拉听说那帕里也是天南人跑到外省当官了,好奇地问一句,“那你能常回去吗?”

“常回去?”那帕里笑一声,那是无奈的苦笑,“我就是个跟班,怎么可能常回去?这次难得老板自己办事去,我才能在北京小放松一下。”

“那也是乐在其中,你那老板管着五千多万人呢,”陈太忠听得就笑了,他当然听得出,那处这话也是实话,不过这世界总是公平的,你得到了权力,总是要付出一些相应的东西。

总算还好,那帕里对他的态度没什么变化——事实上,碧空省委书记的秘书,也没资格在陈某人面前张牙舞爪,只是,那处长对他还是挺实心的,临走的时候居然记得嘀咕一句,“对了,碧空有事的话,你说话啊,咱兄弟不见外的……”

等陈太忠回到别墅的时候,马小雅却是已经到了,听说他来了,她晚上没跟南宫一帮人混在一起,而是早早地来到了这里等着。

至于多出来的贝拉和葛瑞丝,她根本连震惊的兴趣都没有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习惯了陈太忠的荒唐,更是因为——葛瑞丝和贝拉还为她的菲妮姿服饰拍了一大组照片,背景是北京,已经印成宣传资料了。

激情过后,已经是午夜一点了,凯瑟琳扛不住先睡了,剩下四女还围着陈太忠唠叨,说完驻欧办,马小雅终于提起了苏文馨的事情。

其实,苏文馨要办的事情也不大,就是碧空省劳动厅的一个副厅长想保住自己的位子,现在纷纷传言,说地矿厅的党组书记要调到劳动厅任副厅长。

人家正厅的干部,来劳动厅做带括号的副厅,其实已经挺委屈的了,但是这位也委屈,我招谁惹谁了,才五十岁就让我去总工会?这不合适吧?

但是蒙艺大刀阔斧地改革机构,误伤无辜是很正常,蒙书记也不可能考虑到所有人的反应,非常时期,当然要用非常手段。

不过,马小雅也认为此事难度不大,“毕竟他是想保住自己位子,跟同别人争位子不一样,维持现状嘛。”

“你这才叫外行话,”陈太忠听得笑一笑,什么叫不一样?根本就一样,恐怕难度还要大一点,看问题你要综合看,要知道现在碧空的人事动得很厉害的,大浪淘沙,各个利益团体纷纷出招,这个副厅被人挤走,肯定是招人不待见了。

当然,保人也不是不能,但是平常时候一个位置的变动,就能引来不少人的关注,现在这个情况下,我要帮他说话,没准都会影响蒙老板的布局。

所以说,外行就是外行啊,陈太忠不由得感慨一声,却偏偏忘了,他今天要是没撞到那处长,恐怕自己也会认为这是不大的事情,“算了,跟你说不清楚……对了,你在北京认识什么最少懂两门外语的人吗?要可靠的。”

“为了那个驻欧办,是吧?”马小雅听得就笑了起来,“今天他们还说你呢,见过升官快的,没见过这么快的……对了,明天中午,南宫想请客,祝贺你高升呢。”

“不是吧,不过一个正处待遇而已,”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啧,你们是想让我帮着找项目吧?”

“两者都有,项目这个事儿,你可以优先天南嘛,”马小雅笑吟吟地回答,“有些项目,天南就拿不下来,必须在北京做……就像我的菲妮姿,你说是不是?”

“拿公家的钱,办私人的事儿,”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这年头都这样,他自认,能把天南摆在前面已经不错了,“对了,听说菲妮姿卖得不错?”

“这是苏姐帮着捧场,卖了几个省会城市的代理,”马小雅下意识地回答他,不过下一刻,她觉得这话有点不合适,说不得笑一笑,“我没别的意思……对了,你找人别在北京找,北京人才是多,但是混得好的不会跟你走,混得不好的,容易出问题。”

“唉,那就这样吧,”陈太忠听得叹口气,心里却是在琢磨,啧,看来马小雅帮着苏文馨关说,也是有份人情在里面啊。

第二天中午,南宫的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却是临时接到了陈某人的电话,“啧,没办法,有领导叫我过去呢,咱们……换到晚上吧?”

这次喊他的领导,个头还真不小,而且还是俩,碧空省省委书记蒙艺和科技部副部长安国超,昨天晚上,蒙书记见自己的秘书喝得醉醺醺回来,随口一问,才知道是撞见陈太忠了。

“这北京还真不大,”蒙艺有点哭笑不得,随口问了几句陈太忠的近况,一时间也有点唏嘘不已,“驻欧办……小陈挺厉害啊,啧,没想到曾学德是这么个东西!”

今天中午没事,安部长私人请蒙书记吃饭,当初邀请安部长考察凤凰,就是蒙书记出面的,两人的交情由此也加深了一点。

蒙艺都要动身了,那帕里猛地想起,一提到陈太忠,老板的情绪就要好一点,说不得小心地提示了一下,“领导,太忠也在北京呢。”

“哦,”蒙艺点点头,反应过来了,“正好,安国超是科技部的,他俩见过不止一次,嗯,你通知小陈一声,看他有空没有。”

蒙老板相召,天大的事情也得放到一边不是?陈太忠放了电话就是一路猛赶。

蒙艺和安国超聊了两句之后,随口提起也叫了陈太忠过来,安部长登时就是一愣,“蒙书记,您现在跟他还有联系?”

“本来想把带到碧空的,他不去,”蒙老板笑一笑,“这家伙挺个性的,既然在北京,一起坐坐吧,我记得你对他评价也挺高。”

那家伙跟黄家走得很近啊,安国超心里感慨一声,不过转念想一想,陈太忠折腾劲儿这么大,蒙艺未必也就不知道,算了,你们的瓜葛我不操心,“前一阵这家伙……跟X办的人搭上线儿了。”

“嗯?X办?”蒙书记听得就是眉头一皱,旋即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不会吧,他现在能折腾到这一步了?”

“没错,我见了,一个外国人举办舞会,他把人叫去了,去的还有黄汉祥,”安国超不动声色地说一句,算提醒也算是解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