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11章 人的名

窦铮想扩大一些留学名额,不管公派还是自费,如此一来,外国语分院在提升形象的同时,分院也能借此收取点费用,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眼下的进展有点缓慢,东欧的语种现在不是很热门,靠着学校里毕业的学生,在日本和美国那边有了点收获,西欧澳洲那边却迟迟打不开局面。

他甚至为此专程拜访了分管教育的市长王伟新,怎奈王市长操心的事情比较多,诸如像交通局、校园网之类的事情,哪一样不比这点事重要?

所以,王市长就要求窦院长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不能等靠要,不过同时,市长大人也指出了几个能帮忙的人,要他自己去公关,其中就有陈太忠。

“……欧洲的事情,找招商办的陈主任最管用,不过,我不好随便帮你开口,你先找他谈一谈,那人不算太难说话……要是最后差点火候,我再帮你推一把。”

王市长这话的水平不低,不过这个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窦院长一打听,此人果然大能,说不得就找到了段卫华,要段市长帮着说说话。

其实,窦铮还有点别的想法,这友好城市结对子了,咱也该多结几个友好学校不是?英国那边有友好城市,倒是不难操作,但是法国、德国之类的就有点远了——搞得好的话,学院的老师也能去法德之类的地方转一转,交流一下不是?

窦院长自己就有出去搞学术交流的心思,而且分院里他说了就算,多搞几个名额,就算要给学校留一点照顾关系,那也能送人情不是?

段卫华当时没说死,也是答应帮他留心,“小陈那家伙太难逮了,这事儿还不能隔着电话说,我留点心,到时候通知你,你就赶紧出面。”

不成想,没过几天,段市长就通知他,有这么一回事,大家在竞争驻欧办主任,“你来唱个双簧,给小陈搭把手,再找他办事,他要是拒绝的话,我帮你说。”

以上,就是窦院长横空出世的因果,妙的是,他这次还真的起到了一些作用,所以,段卫华直接出面帮着挺人了。

事实上,段市长也需要借此向陈太忠解释一下自己的动机,小会议室里人不少,具体经过迟早会传到对方耳朵里去的,与其等着小陈慢慢琢磨里面的味道,还不如自己先把话挑明——这么一来,也少了误伤的可能不是?

“这件事,我可以帮你问一问,”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法国那边,估计难度不会太高,但是其他地方,就要挨个落实了,不过,我有一点要强调……”

“强调什么?”窦院长听到对方答应得如此轻松,心里也是一松。

“我只管牵线,具体的事务,我是不管的,你也别打我的主意,”陈太忠笑着解释,顺便瞥一眼段卫华,“卫华市长知道,我们毕竟是做政府工作的,比如说留学生生活上的事情,我就管不了啦……”

“这个是肯定的,”窦铮听得微微一笑,可以说,这算是最基本的要求了,政府官员里没有人会喜欢多事,“不过学术交流的事情……”

“嗯,这个要看情况的,不能跟你说死,”陈太忠微微摇一摇头,这种要对机缘的事情,他当然不能一口说死,事实上,他现在就可以打个电话给尼克和埃布尔,让他俩留心一下,不过,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答应得太痛快,容易引起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

一件人情,分开来做就是两件了,不但显出了人情的难得,如此稳重地行事,也是他目前的身份所必须的。

于是,晚餐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这也是段卫华算死的,换个人来,想解释清楚上午的事情,还真的有点挠头,段市长为人处事的功力,由此可见一斑。

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郁郁寡欢的,大约也就只有杨倩倩了,段卫华猜到了她的心思,于是,在陈太忠去取车的时候,他轻轻地搂一下干女儿的肩头,叹一口气,“有些东西,强求不得的,他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你当初的高中同学了。”

杨倩倩没有做声……

接下来,陈太忠就忙着驻欧办的筹办工作了,在段市长和吴市长关照下,规则章程很快地出台,至于说地点,就定在了巴黎——陈主任在这里有一定的人脉。

人选是个挺麻烦的事情,在陈太忠的印象中,还真没有人能完全配合得上自己——撇开能力什么的不谈,只说人得能在巴黎呆得住,还能应付紧急事件,又得能对自己在巴黎的荒唐熟视无睹,这样的人……不好找吖。

唐亦萱知道了他的部分顾忌,说不得轻笑着劝他,“没有什么人是天生就会办事的,慢慢来嘛,你现在首先要考虑的,是凤凰市的干部里,有几个人是最少会两门外语的?”

“问题是,找不到这种人,我不是就得常驻巴黎了吗?”陈太忠听得叹口气,很有点闷闷不乐,“这驻欧办……也真够邪行的。”

到最后,他也只确定了一个正科的人选,此人是蒙晓艳介绍过来的,叫做袁珏,是教委老干部科的副科长,带了括号的正科,精通英语,第二外语是法语,据陈太忠考校,也算勉强能与人沟通。

袁科长今年三十八岁了,是天南大学的高材生,是上上上一任教委主任亲自要来的,接下来一任的教委主任也挺重视,五年之内将他提为了正科,成为办公室主任。

少年得志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袁珏只觉得自己才高八斗,又擅于跟同事打交道,一时就难免有点骄娇之气,却是不小心恶了上一任的主任。

他要是别的科室的负责人也还罢了,可是居然是办公室主任,于是就被上一任主任直接打发到了老干部科。

那主任算是党项荣一系的,后来是调走了,现任的教委主任钱自坚本来跟袁珏关系尚可,但是袁科长在教委里影响有点大,调到老干部科以后,怪话又有点多,钱主任也就由他自生自灭了——肉少狼多,我自己人还安排不完呢。

钱主任对袁珏没成见,这不过是大家公认的对仆街者的态度,被边缘化的总是有被边缘化的理由,贸贸然将其放出来,指不定就得罪了什么人,而且政府机关里,位子从来都是不够的——要不说官场里一旦被边缘化了,翻身真的不容易呢?

袁科长为人,没有什么大毛病,蒙晓艳脸上惨不忍睹的时候,他对蒙老师说话也能笑嘻嘻客客气气的——其实,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但是就是这个客气,蒙晓艳就记住了,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却难,等蒙老师成为蒙校长之后,偶然遇到袁科长,却是吓了一跳,“袁科你怎么老得这么快?”

袁珏知道蒙晓艳现在很红火,可是他自问自己跟这女人没什么交情,也就没思量过走她的门路,听她发问了,只能自嘲地笑一笑,“在单位里不死不活的,正琢磨下海经商呢。”

“可惜了,当年的大才子呢,”蒙校长心里有点不忍了,“袁科你也别急,回头我帮你问问吧,当年你对我挺关照的。”

“我哪儿关照过什么,”袁珏客气地笑一笑,心里却是没命地在回忆——我关照过她吗?

蒙校长是存了这个心的,但也不是很强烈,尤其是现在的教委,一个萝卜一个坑,袁珏是正科不是副科,想调整个岗位真的很难。

等她知道陈太忠任了驻欧办主任,苦于没有人手的时候,猛地想起了此人,一个电话打给袁珏,“袁科,驻欧办有个位子,有兴趣过来吗?”

袁科长一听说,是要跟着凤凰市官场数一数二的风头人物陈太忠混,马上就没口子地答应了——别的不说,只说教委的办公室刘小宝被陈某人教训的经过,他是一清二楚的。

一入驻欧办,他的正科就会成升为副处待遇,这也足以让他激动万分了,至于说这驻欧办是临时的事业编制,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要对陈主任忠心耿耿,陈太忠是不会不管的,关于这一点,有太多的人可以做证了。

当然,蒙晓艳的推荐,陈太忠肯定是要认可的,跟此人略略谈了一下,发现确实还行,于是就丢下这么一句,“给你两天时间,了解一下跟着我干需要注意什么……确定没问题了,我张嘴跟钱自坚要人。”

这话说得大大咧咧的,不过袁科长不怒反喜,心说什么叫牛人做派?这才是牛人做派!

其实,这两天时间都不需要给的,袁科长憋得太久了,接了蒙校长的电话之后,就开始四下打听陈主任的喜好了——沉闷了七八年,他已经想通了很多。

在袁珏看来,虽然传言中陈太忠的负面传说很多,但是仔细了解一下,却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陈主任收拾的,都是冒犯过他的人,在此人手下干,简单来说就是两点:听话、别贪。

哪怕是错误的命令,去执行都没问题,万一出事,自然有陈主任帮你扛着,他不是一个善于委过于人的领导——一个有担当的领导,是最值得人追随的。

而且,跟着陈太忠干,待遇绝对不会差了……袁珏放下心里的各种盘算,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教委主任钱自坚。

钱主任最近,忙校园网忙得不可开交,直到十一点才回了一趟办公室,而袁科长就在办公室外硬生生地等了三个小时——逆境,真的是太催熟人了。

“嗯?小袁?”钱主任见他在门口等着自己,眉头微微一皱,“有什么事儿?我很忙,长话短说。”

“有件事情,想跟领导汇报一下,”袁珏低眉顺眼地回答,尾随着钱主任进了办公室,“陈太忠主任跟我说,驻欧办那儿缺人,我拿不定主意,来向领导汇报一下。”

“陈太忠主任?”钱自坚听得脚下一拌蒜,好悬没摔倒,讶异地回头上下打量他两眼,“他……亲自跟你谈过了?”

“谈过了,但是……我是教委的人,”袁科长脸上泛起一丝微笑来,“所以,得向自坚主任你汇报一声。”

“哦,”钱自坚点点头,他听明白了,袁珏这是搭上陈太忠的路子了,眼下人家来汇报,不过是走个过场,表示个尊重——这招呼就算不打,人家陈主任开口要人,他还能不给?敢不给?

七八年前你要能像现在这样做人,又何至于此呢?一时间,钱主任心里也是百感交集,笑着拍一拍袁珏的肩膀,“哈,那可是恭喜你了,跟着陈主任,可是前途无量。”

“是教委培养出我的,”袁珏微笑着回答,“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不能忘本。”

这话谁说都合适,就是袁科长说不合适,毫无疑问,他是想表示善意的,但是钱主任听得心里就盘算开了,你不忘本……那估摸也不能轻易忘了这几年的憋屈。

“中午要见一下伟新市长,你跟我一块儿去吧,”钱自坚冲他微微一笑,“你也是咱们教委走出去的人才……哦,对了,把陈主任也叫上吧。”

啧,什么叫“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就是了,听到钱主任的邀请,袁珏真的是感慨万分,刚才还要我长话短说呢,我把陈太忠一抬出来……得,直接就能见市长了!

不过以前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袁科长不敢有丝毫的轻慢,于是歉意地笑一笑,“陈主任给我两天时间考虑呢,我是着急向您汇报来了……”

哦,这是不方便叫陈太忠,钱自坚听明白了,可是,眼下的袁珏越规矩,他就越觉得后背发凉——官场里,愣头青不可怕,怕的就是被吃懂了规矩的主儿惦记上。

“那就不叫他了,”他笑着摇摇头,“小袁你挺谨慎的嘛……正好,教委将来也少不了跟驻欧办打交道,你跟我见伟新市长就行了。”

“这个……不太好吧?”袁珏有点犹豫,“我资格不太够。”

“你马上就是副处待遇了,有什么资格不够的?”钱主任笑一笑,走到桌后抓起了电话,“小刘,通知一下大家,中午跟王市长的会餐取消了。”

为了袁珏,教委大主任直接将其他几位撇在了一边,袁科长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心里的感觉……真的是没办法形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