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10章 解释方式

窦铮是市政府推荐的,陈太忠猜到了估计会跟段卫华有些关系,却是没想到,老段居然能直接把窦院长拉来。

不过,陈某人现在的气度也大了不少——起码表面上大了不少,所以,他居然能很客气地点头打个招呼,“呵呵,窦院长来得好早。”

“陈主任厉害啊,二十九门外语,”窦铮脸上也不见竞争失利的沮丧,笑吟吟伸出个大拇指来,“可惜了,你考上凤凰大学没去上,要不然我的研究生要定你了,也好跟着你沾光。”

只这两句话,就让陈太忠生出不少好感来,被人承认总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而且对方能不计较失利,显然也是能淡看得失的主儿,只不过未免跟名字有点冲突了——这窦院长,显然不怎么擅长“窦铮”嘛。

不得不说,在同陈太忠的沟通方面,段卫华占据的优势比章尧东强出不止一点半点来。

景静砾跟陈太忠私交很好,能代表段市长请出人来——按说请人是很容易的,不过陈太忠可是有带乱七八糟的人赴宴的习惯,也经常会被更重要的宴会打乱计划,景秘书长出面,不存在这些个问题。

而且,段卫华的干女儿杨倩倩,是陈太忠的同学,有什么话段市长不方便说的话,可以由她代劳,而章尧东身边就没这么个人,秘书长魏长江不行,吴言倒是可以,什么话都能说——但是很遗憾,这是一段见不得光的恋情。

这就是官场中强调的人脉的重要性了,人脉有上下之分,章尧东是够强势了,上面的人脉也有一些,但是基层的势力就未必够看了,最起码,体现在陈太忠身上的影响力,要差很多。

像现在就是,杨倩倩跟陈太忠解释起来,一点都不见外的,“干爹为了保证让你上去,专门找了窦院长帮忙,为的就是防止意外。”

这话是说出来了,但是,陈太忠也得信不是?说不得笑一笑,“那可要多谢卫华市长和窦院长的厚爱了,还好,没让大家失望。”

杨倩倩虽然年轻,听话的水平却不是很差,见自己的同学不相信自己,禁不住就恼了,“不是干爹今天说窦叔叔会四门外语,也引不出来别人置疑你的语言水平。”

这话也只能由她来说,要是段市长来说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显然不合一市之长的身份,双方关系也没近到可以随便说话的地步。

下午的时候,章尧东说话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但是,别人帮不上忙替他说,所以他只能自己上了——这就是有合适人选的重要性了,相关领导掉不了价。

三言两句间,杨倩倩就将问题解释清楚了,她的干爹无非是为了保险起见,拉了窦铮来陪绑——当然,这陪绑是否有阮志刚的野心,也存了有机会就博一把的意图,那就实在说不清楚了。

“……我干爹说,他专门向你落实过外语情况的,”小杨同学的话,终于告一段落。

段卫华本来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俩说话,很和蔼的样子,有若邻家老伯一般,直到她说完,才笑着补充一句,“我问太忠你是不是会十几门外语,结果你告诉我说‘是,有的不太熟’,小陈啊小陈,没想到你还跟我打埋伏。”

“我跟那些记者说,是两位数的外语,”陈太忠听得就笑,心说这老段盘算得真远,合着问那个问题就是布局了?“是他们猜错了,不是我说错了……再说,我也不想那么高调。”

“嗯,低调点好,”段卫华笑着点点头,接着又一指窦铮,“不过太忠,窦院长可是为你做出牺牲了,让别人看了笑话了,你得意思一下。”

这话是半命令的口气说的,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偏偏是带了几分理所当然的亲热,要不说这政工干部做起思想工作来,真的是轻车熟路。

“意思一下?”陈太忠略带一点疑惑地嘀咕一句,紧接着就笑着点点头,“那是,卫华市长指示得对,您要是不提的话,我倒是差一点忘了要谢谢窦院长。”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呢?”窦院长笑着接话,却是不肯说他想要得到什么,“菜上来了,大家动手吧?”

看得出来,窦铮和段卫华的关系真的不错,别的不说,只冲他能代段市长邀请大家开席,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他窦某人不提,陈太忠当然不会急吼吼地去要对方说,他是个快意恩仇的急性子,不过这两年也练出来了,少不得嘻嘻哈哈地扯些别的,心说你要是不急我就更不急了,带种的,你就一直别提。

酒至半酣处,段市长很含糊地表示,裘主任最后的大转变,很有点搞笑,“……呵呵,本来一致都同意谨慎考虑了,结果他弄出这么一出来。”

嗯,看来老段也想知道裘主任转变的原因,陈太忠心里明白,人家是婉转地暗示自己,要自己说明原委呢。

这原委,他从许纯良那儿打听清楚了,不过他肯定不会这么贸然解释,这里面有个度的问题,而且原因有点吓人,说出来就相当于是卖弄了。

其实,不是哥们儿不想告诉你!他笑着点点头,却是有意忽略了话里的含义——你要真想问,得拿出点诚意来,不告诉你而只告诉章尧东,这么做是不对的,将来你知道了也会恼火,但是你这么问,我是不能说的。

他刚拿定主意,就有人发问了——这就是有合适渠道的好处,杨同学跟着笑了一笑后,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他,“太忠你找谁了,怎么这个裘主任,会这么好笑?”

这一下,陈太忠就不得不说了,于是笑一笑,漫不经心地回答,“好像是他知道,X办的人审查过我,所以……就觉得我政治可靠了。”

“嗯?”这个回答,让段卫华都吃惊不小,事实上,段市长知道陈某人的短板有多短,心说能压着裘主任改变主意并主动提议的主儿,个头绝对不会小了,怎么也得是个副省级的干部,不成想小陈居然直接扯出X办了。

“他们审查你做什么?”这次可是段卫华发问了,而且单刀直入,并不给陈太忠耍滑头回避的机会。

见段市长如此地惊讶,窦铮却是眉头紧皱,似乎还没从这个震惊的消息里回过神来,陈太忠的心里,一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不是哥们儿卖弄,是你们硬逼着我说的吖。

“跟……法国的一个副部长有关,”他淡淡一笑,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本来他还想伸出筷子去夹菜的,想到那样未免太装逼了,说不得只能平静地看着段卫华,“他想见一号首长,所以就有人审查我。”

“哦,”段卫华微笑着点点头,心说你小子还真的能玩,这种事都敢掺乎,虽然他明知道陈太忠能说出这话,十有八九此事是成了,不过还是禁不住问一声,“最后那俩见面了?”

“见了,”陈太忠笑一笑,端起酒杯,正犹豫着是不是该敬段市长一下,市长大人却是跟着端起了酒杯,笑眯眯地再桌上敲两下,“哈,这可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来,大家为小陈顺利通过X办审查,干一杯!”

不得不说,在形象上,段市长真的比章书记要强一点,最起码从表面上看,他要比章尧东沉得住气,也并没有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进退失据,甚至,连祝贺语都是庆祝陈太忠通过审查,并未说陈某某的撮合有多么惊人之类的——那话听起来完全是为小陈考虑的样子。

当然,这也许跟他有别的沟通渠道有关,家有余粮心不慌,这也是很正常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总觉得,老段做人真的没有章尧东那么功利。

说渠道,渠道就发话了,杨倩倩讶异地看一眼陈太忠,又看一眼段市长,“干爹,你们说的这个X办,它是什么办公室?”

“一号首长姓什么?”窦铮笑吟吟地反问她一句,再多的解释,也就不需要了。

“哦,”杨倩倩点点头,总算明白了X办和一号的关系,下一刻她又看陈太忠一眼,有心说点什么,却是当着其他两个人不太方便。

陈太忠却是看明白她这一眼的用意了,她是想说:我早就跟你说明白了,你没成家会是个问题,看看,现在应验了吧?

当然,杨倩倩是女孩儿,两人私下在一起说已经有点那啥了,当着段卫华和窦铮的面,那是实在没办法张嘴的。

想到这点,陈太忠已经有点不想直视她的目光了,恰好在这个时候,段卫华又发话了,“对了太忠,小窦要找你办点事呢。”

敢情,这次段卫华找窦铮出面,也是答应了人家一些事情的,两人私交固然不错,可是这种事一码归一码,能不欠人情账还是不欠的好。

窦院长一听,是为招商办的小陈作嫁,正合了他的心意,敢情最近一段时间,他正在为外国语分院操办学生们的留学事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