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9章 贺客

“你也别说风凉话了,”章尧东笑着打断吴言的话,目的达到就行了,说得过多就难免有挑唆之嫌,他是真想让段卫华把驻欧办这一摊让出来。

可是这暗示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要看陈太忠的领悟能力——事实上,这点暗示,是个处级干部就领悟得了,可是有人要不懂装懂,那神仙也没招不是?

果不其然,陈太忠笑一笑,继续无动于衷,正像章尧东猜测的那样,他听出了里面的含义,但是不想接口:我才不会吃多了去劝老段把这一摊转给吴言,是谁的活儿就是谁的活儿,你别指望拿我当棋子儿,哥们儿从不乱伸手的。

其实他和小白同学本就是两位一体,分管不分管,顶不过枕头边儿一句话,他吃多了撑得去帮小白争取个虚名?低调啊,低调才是王道!

这小子果然又在装糊涂,章尧东都懒得跟他生气——事实上他也没那个胆子了,说不得话题一转,“不过太忠,我有一句良言相劝……”

“请尧东书记您指示……”陈太忠低眉顺眼地点点头,这次倒是话出口了,也不枉章老板半天的喋喋不休。

“驻欧办的工作很重要……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招商办和科委,你都兼着职呢,身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章尧东的话,颇有点语重心长的味道,“那只是你工作的一部分,明白吗?”

“这三个位置……我保留一个就行了,”陈太忠是真的懵懂了,他有点听不明白,你觉得我占的位置有点多吗?“不过科委那儿,还请尧东书记给我点时间。”

其实他知道自己说的不靠谱,可是想起老章逼着自己打电话给黄汉祥了,算是自己在跟老黄的僵持中下了软蛋,他就忍不住想不明真相地恶心对方一把。

章尧东好悬没听得翻起白眼,合着半天我白说了,你只保留个驻欧办,那岂不是彻底跟我划清界限,跑到段卫华那边了?

倒是吴言听得明明白白,见两人这副模样,禁不住出言了,“陈主任,尧东书记可是一片好心,他只是想提醒你,久在海外的话,容易被国内……边缘化。”

按说,她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尤其是“边缘化”这样的字眼,官场中若不是自己人,很少有人提及这个,何况是当着自己的老领导?

可是,章尧东等的,偏偏就是这个,说不得冲她递个欣赏的眼光过去,又笑一声,“小吴你不要危言耸听嘛,我是相信,以小陈的能力,能够三者兼顾的。”

这话,既表示了他没有收权的意图,又小拍一下下属的马屁,更重要的是,他默认了吴言的说法——虽然听起来,他对吴市长的说法很不以为然。

“那就得腿快一点,勤跑了,”陈太忠笑着回答,这个说法正合他的意,他也不想一直呆在欧洲,怕被边缘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舍不得国内这么多女人不是?

可是,这厮嘴上,兀自在假巴意思地说套话,“现在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身上担子重了,不过,我有信心,坚决不辜负尧东书记和吴市长的厚望。”

现在好像你是书记了一样,净跟我说套话,章尧东心里泛起一阵无力感,要不说官场里有些事情就不能做得太着痕迹呢?蒙艺走后,我表现得有点小家子气了,真的是失策——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这家伙联系得上一号首长呢?真是世事无常啊。

这小子……没准是知道我想做什么吧?面对新扎的驻欧办主任这么皮实的反应,章书记不得不做出如此猜测,他并不知道那是黄汉祥的临时起意,心说保不齐小陈心里早就有数了,知道我有事求他——这世界上真的是没后悔药卖啊。

心里有了这样的猜测,章尧东又东拉西扯地聊了几句之后,猛地瞬移了一下,“小陈,我听说你跟法国文化和通信部部长科齐萨……交情不错?”

陈太忠已经习惯了章书记的问题了,但是猛地听到这么一句,还是禁不住侧头看吴言一眼,小白啊小白,不带这么卖人的吧?

他这反应很正常,首先他不知道黄汉祥做了点什么,其次,若不是白市长泄露的消息,章尧东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儿问起此事?

别是你跟我的私情,老章也知道了吧?

“吴市长是你的分管市长,”章尧东见他这副模样,却是会错了意,微微一笑解释,“都是老搭档了,你和我都很信任她。”

章书记能当着吴言的面儿问出这个问题,也是不得已的,他临时起意发问,总不能把她赶出去,而且,小吴对陈太忠的态度尚可,但也就是那么回事,做为章系人马又是小陈的分管市长,他有必要让吴言正视陈太忠的能力——对章书记来说,这一点也很重要。

“我跟科齐萨……关系很一般,就是请他帮忙,开除了一个阿尔卡特的员工,”陈太忠知道自己猜错了,说不得就想试图蒙混过关,“那个家伙想诱奸中国女翻译……我看不下去。”

“啧,”章尧东气得一翻白眼,我说,我跟你说茶壶,你跟我说夜壶?这一刻,他真想甩手走人了,能搭上一号的线儿,就很大吗?敢这么调戏市委书记?

不过,对官场老手来说,意气用事是最不可取的,章书记白眼翻过之后,平复一下心态,心说这家伙看来跟科齐萨有交情是不假了,“嗯,这个你做得很对,我支持你……你是不是把他还引见给谁了?”

“这个……我是无心的,碰巧了,”陈太忠腼腆地笑一笑,这话不但是实情,而且他认为,自己这么说也能避免激怒章尧东。

“呵呵,我早就说过,你的气运很强,”章尧东微微一笑,心说我接了电话之后,中午可也没闲着——干起了多少年前干过的事情,打了不少电话,才落实了一些东西,“X办的领导们,很好说话的吧?”

“这个……”陈太忠明知消息不会是小白传出去的了,还是禁不住侧头看一眼吴市长,苦笑一声,“他们……他们不太好说话,都挺木呆呆的。”

“哈哈,”章尧东放声大笑了起来,敢这么形容X办的主儿,怕也只有小陈这家伙了,不过这话倒也没错,一号身边的人肯定都是循规蹈矩的主儿,“多联系联系,你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

一边笑,他一边侧头看一眼吴言,虽然只是淡淡地一眼,但足以将他的意图表示出来了——小吴你听到了吧,我让你对他客气一点,那是有天大的理由的。

亏得他只随意地看了一眼,要不然他没准能发现一点异样出来,吴市长猛地听到这话,嘴角居然泛起一丝按捺不住的微笑,而不是章书记所预料的“惊讶”。

又聊了一阵之后,章书记站起来走人,却是将吴市长留下了,“小吴,你和小陈好好商量一下驻欧办的事情,你的经验要比他多一些。”

他带吴言来,就是这个意思,一个是让吴市长多参与一下驻欧办的业务,将来万一能接手也方便,另一个就是想让她多陈太忠接触一下,保持良好的上下级关系——毕竟吴言对年轻男性干部的冷傲,是出了名的。

章书记前脚一走,吴言看向陈太忠的眼神就有点不对了,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来,“你这个家伙……去把门关上。”

“不敢……”陈太忠一听,吓得忙摆手,心说这会儿正是别人纷纭而至的时候,我知道你来情绪了,可是插了门的话,那个影响可就……

“哦,合着在我的办公室你敢折腾,在你自己的办公室,就是正人君子啊?”吴言的笑容越发地暧昧了,“不行,轮也轮到我强奸你一回了。”

“切,好像谁怕似的,”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她在逗自己玩,说不得一时狂性大发,站起身子向吴言走去,“我都不关门……让他们参观陈主任惨被蹂躏,哼!”

“行行,我怕你了还不行吗?”吴言吓得赶紧站起身子,向刚才章书记坐的那个位子走去,陈某人还待不依不饶呢,“吱”地一声轻响,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钟韵秋,小钟刚才一直在门口呆着,吴市长才敢这么放肆地开玩笑,见她进来,吴言脸色一整,“行了,该说正经的了,对这个驻欧办,我有一点建议……尧东书记的意思你也听到了,不能常在国外呆着……”

不多时,许纯良也推门进来了,见到吴市长在跟太忠聊天,刚说要退出去,不成想吴言开口叫住了他,“许主任不用走,我还有几句就说完了。”

那许主任就只能等着了,他是来道喜的,倒无所谓等一等,不过,看到大班台后高高在上的冷艳的女市长,再看看一边陈太忠的官场情人钟韵秋,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想当年,帮钟韵秋从财政局要钱的,就是他许某人,一年不见,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科员,已经成长为副市长的秘书了,而这副市长不但强势,还是天南省最年轻的副市长,小钟的前途,这也是有了啊……

吴言说了几句走了,许纯良先恭喜了陈太忠,然后就开始抱怨他了,“你这家伙也真是的,跟X办的人接触了几次都不告诉我,害得我被我老爹笑话。”

“换了是你,你能告我吗?”陈太忠白他一眼,不成想许主任冷哼一声,“你要是问我,我肯定告你。”

“废话,这不是你也没问我吗?”陈太忠再瞪他一眼,旋即展颜一笑,“好了,咱哥俩马上又一般高了,呵呵。”

“你那是正处待遇,还是副处!”谁说许纯良只会纯良?他也会损人,“想赶上我,还得一阵儿呢。”

这哥俩都是用不着怎么操心前途的主儿——起码副厅以前是不用操心了,所以在处级干部这个水平上,倒是不介意别一别苗头,纯属玩笑而已。

不过说起这个,陈太忠就想起了黄汉祥的许诺,一时有点好奇,“你老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还不是你找了黄汉祥?”许纯良白他一眼,这件事里,裘主任只知道陈太忠联系得上X办,章尧东知道得多一点,但是知道得最多的,肯定还是许主任,父子天性,胳膊肘怎么可能向外拐?

偏偏地,许主任还真是直率的性子,听陈太忠问了,少不得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行啦,我说完了,该你说了,你怎么撮合法国人和一号的?”

陈太忠少不得也解释一遍,许纯良心说原来是这样啊,倒也是阴差阳错,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不过,当他听陈太忠说第一次见X办的人是在黄汉祥办公室,又愣了一下,“不是吧?他们上门找你?”

那还不是因为黄老出面,帮我挡了一次灾吗?第一次召见我就没去!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当然,他实在不能说这段因果,要不然纯良问他“你没去,那是去哪儿了”?他可就真的没办法回答了。

“反正他们就是约好了,让我在黄汉祥办公室等着,”他只能这么一口咬住了。

“哦,”许纯良点点头,也没再问,他也不知道X办召见人是个什么样的程序,反正总觉得这里面可能有文章,心说回头老爹要问的话,我也可以顺便问一下这个细节——我怎么感觉X办的人挺重视陈太忠呢?

两人聊着,不多时又有人进来,都是来找陈太忠道喜的,有人要他请客,陈主任只能苦笑着推辞,“晚上有安排了,真的有安排了,改天吧……”

不过,晚上的安排,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孤身走进甲一号之后,屋里三个人在等他,段市长和杨倩倩在,那很正常,难得的是……窦铮窦院长居然也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