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8章 懊悔

官场里就没有笨人,陈太忠深信这一点,不过,章书记能这么不见外地问出来,也让他微微地惊了一下,章尧东绝对不可能看见景静砾的动作——除非他也会开天眼。

而且这话问的是政府秘书长,其实目标直指大市长,这两人基本上是可以划等号的,所以这个问题从章书记嘴里出来,真的有点那啥。

“呵呵,是啊,”他笑着点一点头,倒也没藏着掖着,不过下一刻他就岔开了话题,“欢迎尧东书记光临,您有什么指示?我一定全力以赴。”

“没指示就不能来了?”章尧东听得笑了起来,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那老狐狸这么殷勤,也不知道清楚不清楚小陈的底牌。

搁在以前,他多半会认为,段卫华知道陈太忠搭得上一号的线儿——官场中就讲究这样的逻辑,万事向最坏处考虑,向最好处努力。

可是眼下看来却未必如此,小陈这家伙,实在太沉得住气了,口风严得一塌糊涂,稳重得根本不像个年轻人,这不是章尧东高看他,而是事实确实如此。

若是没被X办召见过的主儿,或者还有可能想像不到其份量,若是真被召见过,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

陈太忠见过,还见过两次,他都不需要四处嚷嚷,只要微露口风,有的是热心领导为其张罗上进事宜,正处……正处也叫官?

这一点,小陈不可能想不到!章尧东深信自己的判断,然而,这小家伙偏偏就忍得住不说,这得有多么强大的自制力,才做得到?

既然我这管组织人事的党委书记都不知道,段卫华这市长知道的可能性就更小了,章尧东愿意这么猜测——要不然,前一阵也不至于老狐狸也不至于对驻欧办非常不满,在具体规划上喋喋不休了。

嗯?不对……万一又被段卫华算死了呢?章尧东现在都快草木皆兵了,想到老狐狸脸上那种“万事尽在掌握”的笑容,他对自己的判断又产生了些许的动摇。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在他脑中一掠而过,章书记可是记得自己的来意呢,说不得笑一笑,“知道结果了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里有点纳闷,怎么今天老章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一点架子都没有呢?

“这个驻欧办,只是我大胆提出的一个设想,”章书记现在也不讲什么城府了,先明确告诉对方这的机构的由来,将人情扎扎实实地落到实处再说。

紧接着,他就是表态了,“既然是全新的机构,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大家都要摸着石头过河,我先表个态,组织上选中你,就是看好了你年轻,有冲劲儿……”

说到这儿,章尧东出现一个微乎其微的停顿,这话他说得实在有点犹豫,来之前他是设想好了说辞的,不过当正面对上陈太忠那张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面孔的时候,他还是禁不住迟疑一下,再让这家伙加点冲劲儿的话,那……那可怎么得了?

就这家伙现在的折腾劲儿,凤凰市已经放不下了,岂止是凤凰放不下了?人家都去撮合一号和法国的部长见面去了……

不过,这停顿也就是那么一瞬,眼下稳住小陈的心比什么都重要,章书记深知这一点,“所以你大胆放手去干,市委是你坚强的后盾,平时保持多沟通,知道吧?”

这话就太赤裸裸了,“市委”之后居然没有“市政府”——平常在这样的语句里,这俩词儿是连在一起的,像他这么说,真的有点刺耳了。

陈太忠当然也听明白了,心里这个惊讶,真真是……逆流成河了,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因果,黄汉祥出手帮忙的时候,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让章书记生出忌惮,不但不想再跟自己计较,还有意示好。

“尧东书记批评得很对,我跟上级党委的沟通,确实有待加强,”他笑着点点头,很有一点赧然的样子,“不过上次……我是去素波接罗纳·普朗克的人了……”

“好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章尧东笑着摆一摆手,很随意地打断了他的话,心里却是不无感叹,小陈这家伙嘴上说得挺好听,可是严重缺乏诚意啊。

他已经将善意释放得淋漓尽致了,但是这厮却伪作不知道——我说的是让你以后多跟我亲近,你却是说什么罗纳·普朗克。

前一阵魏长江出面喊小陈去小白楼,结果小陈在素波,章尧东知道里面的究竟,他也没小气去记恨这种事,他介意的是诸如小陈跟段卫华走得近,法国人来了不先通知我之类的这种——亏得我在电话里还表示会大力支持你呢!

所以,在章书记看来,现在的小陈明明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却是不肯正面应承,偏偏把话题往不相关的地方引——这是因为阮志刚横空插一手,你心里对我有想法了?

可是要没有阮志刚,我也不可能知道你背后做的那些事儿啊,章书记是又好气又好笑,颇有几分无奈,然而,他还不能计较——他太在意陈太忠手上的资源了。

“党委和政府的分工,你应该也是比较清楚的,”说不得,他只能将善意释放得更加彻底一点,“政府事务归政府事务,党委的归党委,但是意识形态上的一些东西,你还是要多听一听党委的指示为好。”

没办法,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要求了:行了,我不记恨你找老段,但是你得记住谁对你好,最起码,一碗水你得端平了吧?

说到这里,章书记心里有点微微的懊悔,他懊悔的不是阮志刚事件,而是在蒙艺离开之后,他忽视了对小陈的关心。

像曾学德和秦小方,曾经试探着对小陈做出打压,他非常清楚这件事,但是当时他就直接袖手旁观了,事后也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反应——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不过章尧东自认,自己那样的反应才是最正常的,蒙艺走了,陈太忠你就什么都不是了,正好,你手里还有点小能量,跟那俩磕去吧,谁磕死谁都算,我正好盯着捡漏!

不光他是这么想的,段卫华也是这么想的,反正一开始,党政一把手两人都不想过早介入,不成想,后来事情结束得非常快,陈太忠赢得干脆利落。

这件事情,小陈可能就会有点怨恨,毕竟是人走茶凉的真实写照,但是章书记不怕将此事摊开来说——你知道一个市委书记有多少事情吗?不过是个小副处,而且那事情没折腾开,你怎么知道发展到后面我就不会管了?

这件事不怕说,可是把许纯良弄过来,抢了陈太忠的摊子——好吧,你们哥俩好,这事儿也不怕说,可是两件不怕说的事情,再加上个撺掇阮志刚,三件加起来,啧,也确实有点忽视小陈自身的感受了。

“嗯,有尧东书记掌舵,那我就放心划船了,”陈太忠听明白了,笑着点点头,我一直就分得清党政口子,是你有想法,“嗯,还有……吴市长的正确指示也非常重要。”

吴言被章尧东从市政府叫出来,就来到了招商办,她本想问章书记要做什么,怎奈章老板一路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她就没敢开口。

直到章书记径直来了陈太忠的办公室,撵走了景静砾,她才隐约反应过来,没准带给老书记困惑的,正是面前的这个小男人,自己的地下情郎。

上午发生在凤凰宾馆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不过,听到章尧东接下来的谈话,吴市长才是真正地吃惊了——她对章书记的言语习惯非常熟悉,自是知道自己的老板看起来在喧宾夺主,实则正在竭尽全力地讨好自己的情郎。

帮陈太忠翻身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吴言当然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一时间就有点恍惚了,太忠拿出了什么样的底牌?

她正胡思乱想呢,猛地听到情郎提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哼了一声,回答的语气煞是严肃,“我的指示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坚决贯彻组织的意图,执行组织的决定。”

这话倒不是吴市长装样,而纯粹是习惯性反应,她对干部严厉习惯了,尤其是对那些年轻的男性干部,从不肯假以辞色。

“小吴,你是小陈的老领导,也不用说那些套话了,”章尧东微笑着打岔,以往严肃庄重的形象也不见了,“以后没准驻欧办还要你抓起来呢,我很期待你们这对搭档,能像在横山区的时候一样,密切合作闯出一个全新的局面。”

将副市长吴言和年轻的副处称为搭档,章书记这暗示聋子都听得出来,吴市长就算撇清的心思再强,这会儿也只能微微一笑了,“做太忠主任的主管领导,我压力很大。”

“现在,小陈光主管领导就三位呢,乔小树主管科委,小吴你主管招商办,卫华市长主管驻欧办,”章尧东笑呵呵地发话,他今天的做派,真的是大变样了,那笑容和蔼可亲,居然隐隐有点段卫华的风范了。

“好像主管领导多了一点,”吴言本是冰雪聪明之辈,闻言很“讶异”地扬一扬浓眉,“小陈真是……能者多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