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6章 传话

出人意料的是,对于段卫华的笑容,章尧东并没有在意——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琢磨。

裘主任的表态,章书记听得清清楚楚,他才不会相信阮志刚会另有任用,要真有任用,老裘的表情就有点不正常了——应该是如释重负才对的嘛。

再说了,就算有任用,事情也不可能发生得这么寸,这个节骨眼上,谁信啊?

所以,他就要琢磨一下,这个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许绍辉打的,不是的话会是谁?是的话,许书记又说了点什么?

章尧东倾向于认为,这个电话是许绍辉打的,然而,如此一来问题就又来了:许书记真的属意陈太忠的话,为什么会这么晚才暗示出来?

这件事里,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裘主任做错了什么?章书记被这样念头困扰着,当然不会有太多的心思去跟老狐狸计较。

然后,在走向餐厅的时候,裘主任轻声嘀咕的话,又加重了他的困惑,“尧东书记,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早说一声嘛……”

什么东西向你早说一声呢?章尧东真的憋不住了,可是偏偏地,他还不能问对方,市委书记的尊严,让他不能做这么掉价的事情,说不得,他只能无言地笑一笑,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你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嘛。

看来,我得给许绍辉打个电话了,章书记拿定了主意,说实话,今天虽然风云突变,可是他本来是没有给许绍辉打电话的计划的——他和许书记之间的差距,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真要算起来,全省排名第二的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太小家子气的话,也容易让人看低。

反正你电话是打给老裘了,那就证明,就算我有失误也比老裘少,所以,这种状况不明的局面下,按道理说,章尧东不动声色才是最正常的反应。

可是眼下,他是按捺不住那份好奇了,心说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呢?居然让裘主任这么抱怨我?

好奇心会害死猫,这个定律在官场完全适用,章书记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是他隐约感觉到,对今天这事儿装聋作哑,或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当然,这只是一种直觉,但是直觉这种品质,在官场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很多时候,一些潜在的危险,并不能被人直接注意到,但是它可能带来的危害,会由潜意识做出预警指示。

琢磨一下,章尧东拿定了主意,说不得找个借口走到一边去,拨通了许绍辉的手机,“许书记,我是小章……”

许绍辉一接这个电话,就明白对方想问什么,说不得笑一笑,“我一直不知道,小陈还撮合了一号首长和法国文化部部长的见面,尧东你也不知道吗?”

他这话问得中正平和,可是章尧东听得汗就下来了,什么?陈太忠撮合了一号和法国人见面?一时间他都想骂脏话了:我靠!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可不是骂脏话,他先得把许绍辉的怒火平息了不是?许书记问了一句“你也不知道”状似疑问句式,但是这东西……谁知道许书记想表达的会不会是反问句式呢?

许绍辉要是认为我知情而隐瞒不报,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章尧东心里明白,当然,这隐瞒不报并不代表是他一定要阴许书记一把,不过,起码是有捂着通天路独占资源的嫌疑吧?

章书记不得不极其重视这个问题——任何人都会重视,而他需要格外重视,因为他原本就是使用这种“攀天梯”的手段上位的,而对他那一段时间的经历,许绍辉非常清楚。

事实上,他还差一点阴了一把许书记——相信许绍辉心里也会不无存疑。

“绍辉书记,我真的是不知情,”这次,章尧东没有瞬移,而是规规矩矩地沉吟了一下,方始做出答复,“不过,我可以跟小陈问一问具体经过。”

“呵呵,那家伙的嘴一直很紧的,”许绍辉在电话那边笑了一声,听起来不太以为然样子——当然,事实是否真的如此,那就很难说了,“连纯良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这个消息,真的确实吗?”章尧东听他口气不是很硬,忙不迭打蛇随棍上,当然,这么赤裸裸地置疑省委副书记的话,实在有点过分,但是不如此,也体现不出他的不明真相来不是?

“消息来源很可靠,”许绍辉淡淡地回答,“所以呢,我要裘主任不要在政治可靠性上做文章,你们还没做出结论,别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那这个驻欧办主任给了小陈,怕是有点可惜了,”章尧东沉吟一下,试探着发话了,“完全可以给他更重的担子。”

绍辉书记,有这么一条路,咱俩把小陈拴在身边,不是挺好的吗?

许绍辉当然听得懂这话,不过,他的境界肯定要比章尧东高一些,心说拴住人有什么用?我有能力拴住他,却是没能力改变自己的阵营,很多事情本就是知易行难。

反正,让纯良跟他保持好关系就行了!说不得他笑一声,“先这样吧,小陈锋芒太露,低调两年也是好事。”

挂了电话之后,章尧东盘算一下,心说我是请示过你了,要珍惜小陈这个资源,许书记你不在意,那是你不在意——反正你也有你儿子那层关系呢,我可是要在意的。

拿定主意之后,他向包间走去,一路上还在默默地消化这个消息,真是不琢磨没想法,越琢磨越后怕,且先别说小陈撮合一号跟法国人见面的消息,只说今天会上的反应能第一时间传到许绍辉耳朵里——还不是通过许纯良传的,那就大不简单。

章书记没兴趣琢磨是谁泄密的这种小事,泄密很正常,不泄密才不正常,他琢磨的是到底是谁把这话传到许绍辉耳朵里,而且听起来,老许似乎还受了点压力?

其次,他才考虑的是小陈撮合法国人的事情,一时间他就真的有点明白,为什么裘主任刚才是那副表情了,人家连这种穿针引线的活都玩得起——政治可靠性,那还用怀疑吗?

走进包间之后,他还在琢磨这个问题,所以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不过裘主任一看见他这副模样,就笑了,“尧东书记,这是又遇到什么难题了……来,先坐下吃饭吧?”

“难题倒是没有,”章尧东微笑着摇一下头,心里杜绝了向此人打探消息的想法,他不想跟裘主任有太多私下接触——关系总是越走越近的。

小陈这资源,我能跟许绍辉分享,但是老裘你就一边凉快去吧!其实这年头的事情,总是这么寸,有资格分享资源的,总要有这样那样的顾忌,没资格的,只有流口水的份儿。

章书记大喇喇地坐进上首席,“就是想着怎么多灌裘主任两杯,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凤凰,这么支持凤凰的工作,不让你睡着回素波,那就是我们工作的失败……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啊,尧东书记说得太对了,”班长都带头了,别人自然要跟着起哄了,不过裘主任也是心思机敏之辈,就从章尧东的话里,隐隐听出了一丝距离感——表现在表面上的热情,往往是更深层次上的疏远之意。

但是,他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心说我不就是有点想捧自己人吗?这也是你凤凰自己做事不周嘛,我错了,我改还不成吗?“不过说实话,我对小陈还是不太放心,他太年轻了……”

嗯?众人听得齐齐一愣,心说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嘛,主意一会儿一变,颠三倒四的,好歹注意一下影响成不?老大不小的人啦,你代表着省政府呢……

“但是,小陈的优秀,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合着裘主任是说话大喘气,然后紧接着,他将最终目的亮了出来。

“我在外事办工作十多年了,有点小心得,借来凤凰的这次机会,跟他好好交流一下,老同志应该多扶持一下年轻人,不能敝帚自珍……所以尧东书记想让我睡着回素波,恐怕不是这顿饭能达到的目的,呵呵。”

这家伙还真就盯上陈太忠了!旁人未必明白,可章尧东是听明白了,但是此事也不足为奇,一号……那是能搭上一号的线啊,谁会心甘情愿地放弃?

不过,人家这话说得冠冕堂皇的,他也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说不得只能笑着摇摇头,“裘主任这话不厚道,支持可不能只表现在嘴上,驻欧办蹒跚起步了,可是市里资金紧张,你们外事办,得考虑支援一点,那才是切实的关照。”

章书记想通了,你想跟陈太忠接触,那有的是法子和渠道,我想拦都是拦无可拦,但是我可以……帮着陈太忠敲诈你啊,到最后出钱的是你,但是受益的就不止是你了,小陈怎么还不得念我的好?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段卫华,“卫华市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