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5章 举手

遗憾的是,章尧东这感慨发了不久,就发现这专业的也未必就专业,陈太忠被叫进来,和刘主任说了两句鸟语之后,刘主任明显地呈现出了不支之态。

说良心话,陈太忠的乌尔都语真的不怎么样,纸上得来终觉浅嘛,也就是发音尚算标准,词汇量惊人,语法就非常普通了——他背的是字典,不是文章也不是教材!

可是这所谓的不怎么样,也是看跟谁比,跟刘主任相比,他就强得太多了,刘主任学这一门语言,纯粹是爱好。

海外交流中心名字里带海外,其实服务的对象,大多还是港澳台的华人,这些人里,信奉佛教的人不少,而印度和尼泊尔这些,是佛教起源的地方。

只说这个理由,就足以让刘主任对印地语产生兴趣了,更何况这印地语跟古梵文也有传承关系,而古梵文又跟很多佛经有关,所以他就学了。

然而,学是学了,但是他的水平差到离谱,也就是初入门的阶段,刚才他那么说,不过是想暗示一下——你们凤凰人不要信口吹牛啊,以为说个乌尔都语别人就听不出来?对不起了,我还真对这个略知一二。

是的,他站出来,只不过是想显示一下外事办的底蕴,而且话说得也挺含蓄——这就是我个人的爱好,随便地学了一学,可以提个参考意见。

不成想,裘主任直接拉他跟陈太忠打对台了,陈太忠才一进来,刘主任就用印地语发话了,“嗨,小陈,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年轻的副主任明显地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思索一下,才笑嘻嘻地点头回答,用的是乌尔都语,“嗯,勉强听得懂,但是,你这口音……是不是太重了?”

“我说的是印地语,不是乌尔都语,”刘主任眉头也皱一皱,心说这家伙是什么样的老师带出来的?“你明白这两个语言的区别和联系吗?”

“不明白,我是自学的,”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我还打算有空的时候去巴基斯坦看一看,不过听说那里的部落势力比印度的厉害,不但排外也很守旧,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主任登时就结巴了,他说的话都很简单,结果对方活生生蹦出几个他根本没听说过的单词,怎么能不让他尴尬?“这个……你能说得慢一点吗?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并不完全相同。”

“那它们到底有什么区别呢,是在元音和辅音上吗?”陈太忠这话,就问得相当诚恳了,而且也很简单,不是吗?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刘主任还是听不懂,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说的“元音”和“辅音”是什么东西——陈太忠不是用汉语问的。

元音和辅音,一般人都是知道的,然而,拿最常见的一门外语英语来说,又有多少人知道用英语怎么说“元音”和“辅音”?

“你问的是元音和辅音吗?”刘主任终于扛不住了,开始用汉语沟通了,当然,这样的猜测,证明他的心思也算机灵。

“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终于也不再用鸟语说话了。

“嗯,”刘主任也点点头,不再跟他说话,而是转头看一看裘主任等人,笑着发话,“小陈的乌尔都语就不用问了,其他的语言,我想……找省翻译协会的话,会比较方便一点。”

众人齐齐点头,表示这话有理,不过,就算是裘主任本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找省翻译协会的兴趣,道理在那儿摆着的,这家伙连巴基斯坦人讲的乌尔都语都会啊。

会是巧合吗?十有八九不会,陈太忠不可能知道,现场就有一个略微懂一点印地语的领导——没错,仅仅是略微懂一点。

那么,这家伙会二十九门外语,就很可能是真的了,这种因果是个人就想得到,一时间,裘主任觉得有点无力了,凭良心说,若不是他存了私心,真的会很看好这个年轻人,也愿意全力支持此人。

其实,有了立场也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他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倾向,眼下再收回去就有点晚了,更重要的是,他把陈太忠的致命弱点点出来了——局面发展到这一步,他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小陈不错,”万部长笑着点点头,心里一时大喜,这才是凤凰市的人才嘛,他看一眼在座的诸位领导,“下面,是不是该了解一下阮志刚和窦铮的外语水平了?”

“随便问两句就行了,毕竟他们是负责人,”章尧东微笑着点点头,刚才他被裘主任恶心坏了,眼见得陈太忠大胜刘主任,心情确实不错,而且说实话,陈太忠眼下,代表的凤凰市干部的素质,他不高兴才怪。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裘主任——他打死都不想看那只老狐狸了,“大家认为呢?”

陈太忠从会议室出来,心里觉得有点纳闷,怎么考了我的乌尔都语之后,大家看我的表情,不止是高兴,还有些什么遗憾呢?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他坐进一边的房间里,这个驻欧办主任,我得拿到手,要不然不止是小白不高兴和躲不开陈省长,传出去也有点丢人啊——要是那俩没参与,那倒是另一说了。

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开一开天眼,或者索性隐身穿墙进去偷听,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电话是凤凰宾馆的内线,这个时候打进来,肯定是找他的,而且更郁闷的是,这玩意儿没来电显示,不接起来的话,根本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犹豫一下,陈太忠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宾馆老总张智慧,张总的声音压得比较低,“太忠,情况对你不太有利啊……”

再强调公正透明的事情,大家也是有漏子可钻的,由于凤凰市党政一把手齐齐出现,那么去市委不合适去市政府也不合适,只能来凤凰宾馆。

小会议室门关得挺紧,但是领导们总还是需要有人端茶倒水、收拾烟灰缸什么的吧?张总派了一个小服务员进去伺候,这服务员年纪轻轻也不算太漂亮,高高大大的身材一看就是挺憨厚的那种。

可是,人就是不能貌相,这女孩是出了名的鬼机灵,听了一阵,居然能听出来陈太忠是哪一方面失分了,说不得借口上厕所,出来给老板打个电话汇报。

张智慧一听认真了,以他的见识,当然知道裘主任点出的短处有多么的致命,根本没有犹豫,抓起电话就给陈太忠报警,“……你要能找上什么人说情,尽快找吧。”

“没有成家?”年轻的副主任听了这理由,真的是有点哭笑不得,最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又是这种令人无语的理由?

当然,抱怨归抱怨,他也明白这理由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关系到天大的责任啊——他真的太清楚坐在小会议室的那帮人,对待屁股下面的位子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态度。

“找人说情?”他沉吟了起来,心说能搞定这件事的人,还真不多,谁不怕担责任啊?

“唉,我也知道,这个人不好找啊,”张总在电话那头叹口气,“不过,你也别灰心,你会二十九门外语呢,有这个理由,章书记拖一阵是没问题的,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拖一阵就拖一阵吧,下一刻,陈太忠又放松了下来,挂了电话之后,心说怪不得呢,哥们儿表现那么好,别人看我却是跟看死人差不多。

“坏了!”十秒钟之后,他猛地一拍大腿,拿起手机就翻看了起来,“完蛋完蛋,我得自救了,要不麻烦可就真大了。”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章书记一旦将此事拖下去,最苦恼不会是别人只会是自己,因为到那个时候,怕是不止三五个人要逼着自己成家——最少也要把关系定下来。

通讯本上翻看半天,他终于将目光停留在了“黄汉祥”三个字上,老黄啊老黄,我真是不想麻烦你的,不过没办法,不麻烦你的话,我自己可就麻烦了。

遗憾的是,黄汉祥的手机,死活是没人接……

小会议室里,阮志刚和窦铮的外语考校很快也通过了——正是章书记说的那句话,你们去那儿是做领导的,精通外语固然好,不精的话,马马虎虎能交流一下,也就够资格了。

不过说良心话,阮志刚的外语比窦院长要差一点,毕竟学院派就是学院派,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段市长继续支持窦院长,“小窦的语言能力要强一些。”

“小阮的应变能力要强一点,”裘主任继续支持自己的部下,“在处理政府事务上,他有比较丰富的经验。”

“但是,窦院长的管理能力也很强,他管理着一个分院呢,”段卫华笑眯眯地回答,也不着恼,“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慎重考虑。”

按说,以段市长主政一市的身份和地位,不至于这么唇枪舌剑地跟裘主任干仗,不过,眼下已经到了紧要的时候了,当然是要据理力争的。

更重要的是,别人支持的都是陈太忠,小陈虽然在外语上实力超群,可是那短板太致命了,谁也不好出头力挺。

直到段市长说出“慎重考虑”四个字,万部长才笑着接口,“卫华市长的建议很有道理,毕竟是一个派驻外国的机构,我个人觉得,再慎重都是没错的……从长计较比较好一点。”

“慎重点,没错,”宣教部长也点点头,不过显然,这种场合里,他没有多说话的资格。

“那是,慎重点没错,”裘主任听得笑了,也跟着点点头,他已经预料到这种可能了,小阮能占优势,凤凰这边必然要使出拖字诀。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算盘,说不得侧头看一眼章尧东,笑着发话了,“尧东书记,您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有点饿了,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咱们继续讨论?难得大家都在,下一次人未必就能这么齐了。”

敢情,他玩的是偷梁换柱的概念,你们要说慎重?成啊,咱们下午接着讨论,什么叫慎重的态度?这就叫慎重的态度!

“嗯……也好,”章尧东沉吟一下,微微点一下头,他心里明白,裘主任这是要拿出最后一招了——大家中午都联系许绍辉吧,该不该拖能不能拖,谁上谁下,就看许书记的意思了。

点点头之后,章书记终于有心情看段卫华一眼了,而且居然微微笑了一笑,“卫华市长,你的意思呢?”

老狐狸你不是会算计吗?继续折腾呗。

段卫华还没来得及开口,裘主任的秘书拿着手机走了过来,低声嘀咕一句,“裘主任,您的电话。”

“嗯?”裘主任很意外地看他一眼,心说这是什么要紧人物,居然值得你过来向我报信儿?说不得拿过手机,不动声色地看一眼,手机屏幕上四个大字——“绍辉书记”!

“哈,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他站起身笑着冲大家点点头,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儿地跑出去了,留下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不用多说,只冲裘主任当着大家能这么失态,就知道来电话的绝对是个头挺大的领导。

也不知道是谁,会是许绍辉吗?所有人的心里,都存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只有段市长面带微笑,端起茶杯轻啜了起来。

不多时,裘主任回来了,脚步有点沉重,神情也有点恍惚,他坐下之后,怔忡了一阵,才冲章尧东笑一笑,这次,他的笑容就有点勉强了,“尧东书记,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我的意思是……先吃饭吧?”章尧东微笑着回答。

“算了,还是把这个事情敲定了吧,”裘主任笑着摇一摇头,“刚才接省里领导电话,可能小阮另有任用,那么,我就支持小陈了,年纪轻轻能学会二十九门外语……不容易啊。”

“那……大家表决一下?”章尧东不想再耽误了,果断地举起了手,“支持陈太忠同志就任驻欧办主任的,请举手。”

刷!齐刷刷地,所有人都举起了手,段市长犹豫一下也举手了——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是卫华市长不能自绝于人民嘛。

不过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那种“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笑容,真的是太恶心章书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