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4章 多少门?

官场中就是这样,摘桃子被摘桃子的例子,真的是比比皆是,尤其是想标榜一下自己,将事情表现得公平公正一点,风险就会越发地大一点。

以章尧东的强势,还是在凤凰的地盘,都能被一个小小的外办主任伸手,可想而知,“公平公正”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章书记正郁闷呢,就听到了段市长惊讶的反问,心里登时又是一阵别扭:这次又被段老鬼算死了,真是丢人啊。

章尧东和段卫华搭班子不是一年两年了,相互之间的行事风格早就一清二楚了,老段做事从来稳重得很,一旦有异常,那绝对有说法的。

他原本就挺奇怪,段卫华怎么会推出窦铮这么个人来,还不遗余力地支持,你推个人出来充数很正常,但是……陈太忠也算半个段系人马了,就算你想恶心我,也没有你这么折腾的吧?

等段市长这声惊讶入耳,章书记终于算是明白了:这个姓窦的,果然还是老段拿出来的幌子,卫华市长的目的,还是要通过此人,反衬陈太忠!

道理就在那儿摆着呢,段卫华先说窦铮会四门外语,结果,阮志刚这边也不算掉链子,可是陈太忠借此就翻身了——这家伙会十几门外语。

章尧东还真没注意过那些街头小报,也不知道陈太忠是不是会那么多门的外语,但是只冲段卫华这一声惊叫,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老段这是以退为进啊。

这一刻,他甚至都不需要去落实相关信息,就绝对能确定:陈太忠肯定会这么多门外语,而且对于这一点,老段毫无疑问是知情的。

这就是章尧东最腻歪段卫华的一点,前文说过,老段一般很少跟他硬顶,而且脾气特别好涵养特别高,大部分时候,段市长在书记会或者工作中被否了什么方案,也不会生气,而是笑嘻嘻地扬长而去,一副“正合我意”的样子。

一开始,章书记也以为段市长不过是要保持个面子,给大家一个“我段某人赢了”的架势,可是后来遇到一些事,他慢慢地回过味儿来了:段卫华不是自欺欺人,而是真的赢了。

当然,段市长不可能每次都明输暗赢,但是他每次都是这种姿态,虚虚实实间,将“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句话演绎得淋漓尽致,而一些明眼人也渐渐地有了概念:段市长的输赢,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就以今天的事情为例,老段是实实在在地要挺陈太忠,可偏偏地弄出一个窦铮来,而且还夸耀窦院长会四门外语,就等着别人说小陈会十几门外语呢。

到最后,陈太忠胜出的话,段卫华又会“得意洋洋”地离开,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段市长是硬撑,但是章书记却是能肯定,人家是真的得意。

道理很简单,衡量此事成败的关键,是在于笼络住了陈太忠没有,而段卫华不缺少跟陈太忠沟通的渠道,那么,他的用意自然能通过相关渠道传递过去——面对这种苦心孤诣的设计,小陈也只有感激涕零的份儿了吧?

要是章尧东自以为自己压制了窦铮,扶起了陈太忠,那么,他会被某些人暗地耻笑的,正是因为如此,章书记最恨段卫华的,就是这一点——跟老段作战,胜了都体会不到快感,反倒是要不住地重复琢磨:这次到底是他赢了还是我赢了?

按说,这也是细节问题,凤凰市不需要两个声音,有一个统一的声音就够了,段卫华你爱装孙子就装去,大家都知道跟着章书记走才是正确的,那就成了。

然而,章尧东不能忍受这种局面,骨子里,他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他认为,若是自己就这么两眼一闭,不问因果只求表象的话,日子倒是能过得去,但是如此一来,别人难免会认为,他的斗争艺术和技巧,远差于段卫华。

事实上,章书记自己也承认,单论玩人情世故的话,自己恐怕未必是姓段的老狐狸的对手,但是他不想让别人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从而引来一些发自内心的鄙夷——他的目光,可不止是小小的凤凰。

正是因为如此,章尧东认为从某种角度上讲,自己的强势也未尝不是被老狐狸逼出来的,所以,听到这一声讶异的发问,他心里这个别扭,可真就没办法说了。

然而,别扭归别扭,他也不得不承认,老段这一手,真的是缓解了自己的压力,官场中,一切的斗争都是为利益服务的,两人现在目的相同,都是不想让省外事办将手插进来,那么,他也只能咬着牙关忍下这份不爽了。

“小陈要是会十几门外语,搁在驻欧办我看都可惜了呢,”章尧东终于发话了,眉眼间也有些微微的疑惑,“要不考校他们三个人的外语水平吧?”

“嗯,尧东书记说得对,”段卫华笑眯眯地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这份表情看在章书记眼里,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恨不得站起身来冲对方脸上来一拳:你个老狐狸……换个表情会死啊?

今天这个选拔,也确实有考校候选人外语的准备,不过,在场外的只有英语、法语和俄语专家,日语都没有,就别说其他语言了。

当然,以小会议室这帮人的能量,找些语言专家来当真是再简单不过了,说不得,万部长吩咐某人一声,“小赵,你去跟陈主任了解一下情况,看看他懂的都是哪些语言,尽快安排一下对口的专家。”

那小赵蹑手蹑脚地出去了,可是不多时又回来了,他刚要将嘴凑到万部长耳边,裘主任笑吟吟地发话了,“小同志,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要是找不到对口的语言专家,我能帮着想一想办法。”

“小同志”看一眼万部长,万部长笑着点点头,心说这种场合人家说这样的话,你要反对就太着痕迹了不是?

“各位领导,据我了解,凤凰市没有葡萄牙语和瑞典语专家,”小赵咳嗽一声,沉声发话了,“还有一些乌尔都语之类的非欧洲区的语言……”

“瑞典语?”裘主任听得就是一愣,他对业务也比较熟悉,起码瑞典语他是知道的,心说那总共只有几百万人会的语言……陈太忠也会?“小陈到底会几门外语?”

“他说能想起来的,能数出来的是……二十九门,”小赵说这话的时候,嘴巴都有点结巴了,他翻一下自己手上的小本,以便做最终的确定,“好像,还有暂时想不起来的。”

“多少?二十九门?”大家听了这话,齐齐地一愣,会议室登时就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脑中是一个念头:不会这么夸张吧?

然而,话又说回来,这种场合,陈太忠应该没胆子撒谎吧?平时酒桌上吹嘘一点不打紧,这会儿吹牛不是找死吗?

“我插一句嘴,”海外交流中心的刘主任发话了,他是桌上坐着的级别最低的,按规矩是没资格发言的,只是由于他省外办直属机构负责人的身份,才上得了桌子,“印地语……嗯,跟乌尔都语差别不大,最近我在学印地语,这一门我可以提一些参考意见。”

这就是人家省外办的要自己出手要考校了,大家心里都敞亮着呢,章尧东真有心问一问这印地语是哪个国家在讲——印第安人的语言,它不算欧洲的语种吧?

当然,章书记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他只是微微一笑,“小陈还真是善于给大家制造意外了,那个……他都会哪些语言?”

小赵一听大老板发问,连请示万部长都不敢了,低头拿着本子念了起来,“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俄语、意大利语……”

等他念完之后,裘主任最先笑了起来,“好家伙,真厉害,这可是真正的人才,有些语言虽然差别不是很大,不过这么年轻就能掌握这么多门语言,说实话,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试一试了……”

“法语和英语就免了吧?”组织部万部长听得也笑了起来,“前两天接待法国和美国客人,听说翻译都很佩服他的词汇量。”

陈太忠越厉害,就越证明他的支持是正确的,他当然要开心了,在省里的干部面前,小陈给凤凰市的干部争光了啊,做为组织部长,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万部长心里肯定更愿意偏袒本地的一方。

“那就试试他的印地语吧,”裘主任扫一眼在座的诸位,脸上的笑容很自然,“说实话,我是见猎心喜了……老刘,你的印地语没问题吧?”

“问题不大,”刘主任话是这么说,脸上却是有点迟疑,“不过这个印地语,虽然是印欧语系的,但是主要使用人群在南亚次大陆……”

印地语,不是印第安人说的?章尧东听得心里微微一惊,心说还好我没乱问……不过,在座的这些人里,像我这么想的,肯定不止一个两个,果然不愧是省外事办的,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