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3章 选拔

陈洁对凤凰科委的关心,还真是不少,去年和今年,凤凰科委帮她带来了太多的注视,连她的老领导都过问过此事,若不是中间隔着一个省科委,她恨不得一天关心上三次。

对章尧东的算计,她也看得很清楚,这并不是什么隐晦的事情,一时间她就觉得章书记的格局未免有点不够,你想讨好许绍辉,这点没错,但是为此腾出凤凰科委的正职,真的有点荒谬了,凤凰市的行局部委办那么多,为什么一定要是科委呢?

科委,是陈太忠的科委,许绍辉的儿子再能,也不可能超出小陈的能力去,一个还能再上两个台阶的单位,就这么让你生生地毁了啊。

在陈省长看来,科委的正职下去不要紧,但是具体事务一定要小陈来负责才对,至于说其人的资历和学历要差一点,那可以不设正职,让他暂时主持日常工作,等日后扶正就可以了——这种手段,才是官场中最常见的。

章尧东担心科委坐大,这一点她也能理解,但是……蒙艺不是走了吗?不同的人的眼中,总有这样那样的哈姆雷特,这个毋庸置疑。

所以,当陈省长听说,小陈真的放弃了科委的事务,由衷地发出了一声感叹,“现在,可是科委的关键时候啊。”

这话说得有点含糊,不过以陈洁的地位,能讲出这样的话来,也殊为不易了——要知道,这就等于她同时对许绍辉和章尧东有微词了,一旦传出去,她多少是要被动点的。

当然,她也仅仅可能是被动一点,陈省长分管的口子就有科委,别人动了科委的人,虽然中间隔了省科委,可凤凰科委是部里树立的典型,省里也有倾斜性的拨款和政策——她不满意这种事嘀咕两句,还错了不成?

“许主任也不会辜负陈省长您的希望的,”陈太忠笑一笑,含糊其辞地应对一句,接着话题又一转,“科委那边,您要是有什么指示,我也可以代为转达,相信不会让您失望。”

“你有这个信心就好,”陈洁听得笑着点头,心里也不无感慨,小陈这家伙真不得了,在官场里才呆了几年,现在就变得如此地圆滑了?要是两年前他就达到这个境界,又怎么可能跟省科委前主任董祥麟搞得那么水火不相容?

她自是听得出来,他是说自己要是在凤凰科委有什么利益诉求,他会积极从中斡旋的,她挺赞赏他的眼色,但是——不到这个地位,你真的不懂啊,利益并不是所有人的全部追求,我最想要的,是那个名声!

再往下,就是闲扯一点事情了,按说这男下属和女领导之间,实在没太多共同的话题,然而,陈太忠有点例外,他去过巴黎不止一次,谈一谈时装啦、奢侈品啦之类的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这种话题是女人们最常谈论的。

然而,陈太忠没想到的是,陈洁跟他也有话题,谈论了一阵之后,陈省长猛地眼珠一转,笑着发话了,“小陈,你年纪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这涉及到你在别人眼中成熟与否。”

年轻的副主任好悬没翻个白眼出来,他能在杨倩倩面前痛骂组织制度,可是当着陈洁实在无法开口,说不得只能笑一笑,“我还年轻,不着急。”

“什么叫不着急?”陈省长瞪他一眼,开始自顾自地说话,“我有个老同事,女儿还在上大学,那孩子……”

“陈省长,”陈太忠听到这里,连连双手合十,不顾礼貌地打断了她的话,“陈省长,我真的暂时不想考虑,而且……而且我也有女朋友了。”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而是有点过了吧?”陈洁淡淡地看他一眼,又绷着脸哼一声,“我也是希望有个人拴住你,你还年轻,在这种事上栽跟头,就实在太可惜了。”

不知道是女人都有做媒的欲望,还是说陈省长真的看好他的将来,不由分说地就把此事敲定了,“过两天她就放假回来了,到时候你来素波一趟,两人见个面。”

“可是……”某人还待负隅顽抗,不成想省长大人重重地一哼,“怎么,见个面都委屈你了?觉得不合适,也可以做普通朋友吧?”

这个驻欧办主任,我还非拿到手不可了,陈太忠暗暗地下定了决心,哥们儿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

两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周一又是科委的例会,陈太忠本不待出席这个会议,心说哥们儿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不参加会议了,不成想许纯良一定要他去,“太忠,我不要你回回都来,可是你一直不来,那别人怎么看我啊?”

兄弟这俩字,还真的很重啊,陈某人也只有苦笑,说不得,他规规矩矩地在例会上做了一回举手主任,心说这算给你面子了吧?

不过,许主任可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例会到了尾声之后,他又发话了,“太忠,最近服务公司的发展也到了瓶颈,尽快再找两个好课题吧。”

对许纯良来说,太忠你一言不发还不如不来呢,陈太忠在他开口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笑着点点头,“这个要等一等,目前正跟着两个项目,等有眉目了,我再向许主任汇报吧。”

“嗯,”许纯良笑着点点头,“需要单位支持的,太忠你尽管开口,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两人的双簧唱到这种地步,与会的人也都看明白了,人家这才真叫哥俩好,别看陈主任撒手科委了,许主任可是当着大家表态了。

只要陈太忠你需要,大家都会支持——那就是说科委的任何一个科室任何一个项目,只要陈太忠认为那是“需要”的,许纯良就会支持,正是所谓的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科委的交接,这算是正式地过渡完毕,接下来就是驻欧办主任的争夺了,周一下午,省外办的裘主任到了凤凰,随行的还有阮志刚和海外交流中心的刘主任。

半公开地选拔派出机构的负责人,这是凤凰市一次全新的尝试,还好大家都有摸着石头过河的勇气,周二上午,三位候选人出现在了凤凰宾馆的小会议室里。

除了陈太忠、阮志刚外,还有凤凰市政府推荐的一名人选,这个人选也挺古怪,居然是凤凰大学外国语学院的院长窦铮。

参与选拔评判的,不止是省外事办的裘主任,还有凤凰市委书记章尧东,市长段卫华,组织部长、宣教部长等——凤凰市有头有脸的主儿到了一个差不多。

接下来,就是三位候选人各自陈述各自的对驻欧办工作开展的设想,并回答评委们的提问,一圈下来,三人的优势就一目了然了。

阮处长在这一轮得分最高,他拥有相当扎实的理论基础,也有丰富的国际交流经验,如果说有什么不足,就是他没有什么特别拿得出手的业绩。

要说业绩,那没人能跟陈太忠比,别的不说,只说给凤凰拿了三个友好城市回来,还让给素波,就足以高出别人一大截了,至于他跟海因、尼克等人深厚的私人交情,更是让他加分不少。

相较之下,窦院长的表现就乏善可陈了,甚至多数评委心里隐隐猜测,此人是不是拿来充数,体现差额……提拔的?

当然,窦铮能来,也有他自己的优势,他的优势就是在于,他初中时候,曾经做为交流生在苏联留学过一年,根正苗红不用说,在东欧也有几个处得不错的同学。

一轮过后,就该评委们交换意见了。

裘主任此来,除了见证大陆第一家地级市的驻欧办的诞生,另外就是要积极参与一下这个选拔了。

他心里也清楚,陈太忠才是正主儿,可是第一轮下来,见到自己这边的阮志刚隐隐占了上风,心里说不得就生出了一点侥幸的心理来——这个小陈毕竟是年轻,理论知识不是很过硬,听起来也没什么管理经验。

凭良心说,陈太忠这一轮确实是要差一点,所以裘主任并不怕表示出来,这种场合,该争还是要争的,“举贤不避亲,我认为小阮理论功底比较深厚……”

段卫华支持窦铮,“这个派出机构,主要起的是一个沟通的作用,窦院长文化素养很高,能最大程度地淡化驻欧办是政府机构的性质,很多对外工作,从民间渠道来沟通更方便一些。”

“要说民间渠道,还是得数陈太忠,他的海外朋友很多,”组织部万部长发话了,他是要挺陈太忠的,不过眼下的形势,他有点看不懂,所以也不敢胡乱多说,最后还撇清了一下,“遗憾的是,小陈有点年轻……”

“这确实是个问题啊,”裘主任笑着看一眼章尧东,“陈主任还没成家,这个驻外工作的性质决定……比较强调相关负责人的成熟性。”

这话说得就相当赤裸了,而且这一点,确实是陈太忠最大的短板——说白了,你没成家,万一在国外做出了有辱国体、有损国格的事情,拍拍屁股走人了,凤凰市政府怎么办?

一旦出现这种事,那就是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政治后果,在座的诸位都逃不脱这个责任,受到的牵连还都不会小了。

章尧东听得微微点头,他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了,不过,陈太忠也不是没有孤身出去过,回来的时候除了多了几个外国朋友,似乎也没什么吧?

更关键的是,他没想到裘主任还真的有点认真的意思,而这话一旦说出来,在座的诸位就不能充耳不闻了——没人说的话,大家就算想到了,心里也能忽视了这个隐患,而现在再想堵住裘主任的嘴,却是已经晚了。

省里来的就是不一样啊,章书记心里有点微微的苦涩,他只想敲打陈太忠一下,让这个驻欧办主任难产一点,却是没想到,眼下事情有失控的迹象了。

可是他还不能跟裘主任计较,首先,两个人都算是许系的人马,老裘或者跟许书记走得不是很近,但是身上的烙印假不了。

而且,省外办确实负责涉外事务,这口子吻合得一塌糊涂,要说裘主任没资格在这个话题上发言,那在座的其他人更没资格了。

啧,难道就让省外办摘了桃子?这一刻,章尧东心里真是要多腻歪有多腻歪了,他可以把这件事拖下去,坚决堵住省外办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最糟糕的是:裘某人已经放出了绝杀。

似此情况,就算拖到明年,陈太忠也没资格惦记这个位子了——除非他在这一年里结了婚。

章书记看一眼万部长,万部长吃了这一眼,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以我对陈主任的了解,他的党性和原则性都很强,关于这一点,我们组织部还是有发言资格的。”

“窦院长可是成家了,”段卫华微微一笑,看起来他是要挺窦铮到底了,“而且,窦院长会英、法、俄、日四门外语。”

“小阮不会日语,”裘主任微微一笑,“不过,其他三门语言他还算比较过关,他对自己的业务,态度非常认真。”

这话几近于挑衅了,日本又不在欧洲,只是大家也都能理解,裘主任已经这样了,外套都脱了,那也就不怕光膀子上了。

啧,坏事了,章尧东听到这里,猛地反应过来一件事,阮志刚可也算是许绍辉的人啊,今天要是让他占了上风,好像……好像我要是拖下去的话,似乎也不好!

唉唉,土皇帝当得太久了,太习惯一言堂了啊,这一刻,章书记心中的悔意在增加着……要不,中午再跟老许通个气吧,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

“好像……”宣教部长今天来,基本上是凑数的,可是他眼见局势有点不妙,说不得出声提示一下,“好像小陈……会十几门外语呢。”

宣教部整天琢磨的就是舆论宣传,陈太忠会十几门外语,虽然是在诸如《天南商报》这样的非主流刊物上登出来的,可是部长是看过的,而且有点惊讶,所以就记得。

“是吗?”段卫华惊讶地出声发问了,“不会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