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2章 阮志刚

罗纳·普朗克的人去素波,陈太忠也要跟着去送行,不成想临出发的时候,许纯良开着车追了上来,“太忠等一等,我也去素波。”

说不得,陈太忠将林肯车钥匙丢给吉科长,自己钻进了许主任的车里,“怎么这么巧,你也去素波?”

“我说,今天周五,上礼拜我就没回家!”许纯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说,你这忙得昏头了吧?”

“我还真忘了,”陈太忠苦笑一声,顺手挠一挠头,“怎么样,最近科委还算平静吧?”

“啧,平静得让人感觉腻歪,”许纯良笑一笑,摇一摇头,“李明晟的名字我报上去了,章尧东说没问题……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站着说话不腰疼,”陈太忠白他一眼,心说你老爹和章尧东都帮你安排到这一步了,科委又是哥们儿一手遮天,再出问题那才叫笑话呢。

“对了,省外事办阮志刚,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没头没脑的,许纯良猛地冒出一句来。

“阮志刚?”陈太忠讶异地重复一遍,沉吟一下才隐隐地猜到了一点什么,“你说的这个人,我应该知道吗?”

“他现在是外事办的助理调研员,对这个驻欧办主任感兴趣,”许纯良笑着解释。

前文说过,许绍辉做副省长的时候一直低调得很,后来猛地发力做了几件事情,其中一件事就是拿掉了外事办的主任。

这外事办本就是他分管的范围,该主任做事又出格,拿掉也就拿掉了,不过显然,想要弄掉某个部门的一把手,绝对不可能是孤立事件——前因肯定是要有的,而且既然处理了老大,少不得要找几个人陪绑。

这阮志刚不但是前因,还是陪绑的,涉外处触发了一点事情,结果导致了主任被拿下,阮副处长负有不大的一点责任,也被调整了岗位,任个虚职的助理调研员。

然而,他不过是许绍辉的棋子,整个事情中他非但无过而且有功,暂时的调整不过是幌子,用意无非是堵住某些人可能的攻击。

等外事办的风波过去之后,按说许绍辉就该给他一个交待了,可是许省长开始忙乎纪检书记的位子了,等许省长成为许书记,又要适应一下新的岗位,然后阮处长就蹉跎至今了。

事实上,在那件事里,阮处长固然有功,扮演的角色却并不是特别光彩,所以许书记并没有怎么把他放在心上。

这些事情,许纯良说得含含糊糊不清不楚,陈太忠也听得懵懵懂懂的,但是,许主任的意图是表示出来了:阮志刚这家伙盯住驻欧办,不是许书记授意的,不过呢,许书记也不好强压他放弃这个念头。

“说到底,这家伙还是想曲线救国,在省里捅出漏子了,所以到下面的地市来转一圈,”陈太忠听得就笑,“等大家忘个差不多的时候,他又能回去,我还奇怪是怎么回事呢。”

他虽然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是有点腻歪,这个驻欧办的消息,一定是从章尧东这里放出去的,老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什么药?吴言比他还上心,就在他抵达素波的时候,吴市长的电话追了过来,“太忠,这次的驻欧办主任,是要选拔的,省外办要来人,你一定要当回事啊。”

“选拔吗?”陈太忠咧嘴笑一笑,挂了电话,选拔也好啊,这么一来,我就不用领章尧东和许绍辉太多人情了,当初公务员考试,我没啥背景都考上了,说选拔,谁怕谁?

可是,章尧东这么搞,仅仅是因为对我有点不满意吗?下一刻,他的脑瓜就又转开了,猛然间,他有点明白了,合着对这个编制,老章心里也不太靠谱,想要走个必要的过场!

想清楚这一点,那些疑惑就登时变得条理清晰了,章尧东想通过凤凰发起,省外办协助这么个程序,让驻欧办这个临时机构出现得合理一些,如此一来,就堵住了部分人的嘴巴。

这年头在政府里行事,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名义,有了名义,才能理直气壮地办事,没有虎皮谈何扯大旗?

驻欧办是新机构,可能会出现新的情况和意外,有省外办插手,凤凰市面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时,压力就会小得多,这也是未虑胜先虑败的不二法门。

当然,若是成功了,省外办分润点功劳也是正常的,利益分摊才符合为官之道,出成绩了肯定要捎带上省政府,反正,无论你再怎么抢功,也抢不过发起此事的地方政府吧?

我估摸,章尧东一定会认为我能出成绩,想到这个,陈某人顿时又是自信心爆棚:要说哥们儿的政绩,那可不是吹出来的,而是一桩桩一件件地做出来的。

别说,他这个想法,还真的跟章尧东的想法相吻合,一开始,章书记确实有点恼火他,心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正处待遇到手了,没跑了?

恰好,他又知道阮志刚这么一个人,也知道此人在涉外处工作了很长时间,主要负责的就是欧美事务,更重要的是,阮处长前一阵还在素波见过他。

让阮志刚恶心一下陈太忠吧,章尧东这么计划,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此事该向许绍辉通报一声——毕竟,当时整下阮处长的,可就是许省长,虽然他能确定阮志刚最后是倒向了绍辉书记。

许绍辉听他提起“阮志刚”三个字,一时有点发愣,紧接着就做出了指示,“嗯,让省外办插手,也是好事,显得你对工作足够重视。”

是许书记会错意了吗?挂了电话之后,章书记琢磨半天,觉得未必是这么回事,省外办现在的裘主任,可是当初许省长提拔上来的。

然后,就是陈太忠想的那些因素了,以章尧东的老辣,当然都能想到,章书记越想,越觉得此事应该宣传一下,懂得承上启下,懂得放眼全省,这才是他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只会窝在凤凰做个强势书记,实在有点土气了。

正是由于章书记打算提高的境界,才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却是也不算意外。

总之,陈太忠想明白因果之后,就觉得这个驻欧办主任,旁人是想拿都拿不走的,于是开始考虑下一桩事情。

他来素波,不止是送法国客人,还要去陈洁那里转一圈,凤凰科委易主了,这是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虽然陈省长根本管不到地级市科委,可是凤凰科委是不一样的。

反正,没事也该多跟领导走动走动,关系就是这样经营出来的不是?再说了,陈太忠也不是完全没别的事了,要是谈得好的话……嗯,校园网的钱也能顺便提一提嘛。

这是蒙艺在时做下的人情,按说陈洁好歹是一副省长,不该很没品地出现变动,但是若就此认为就该高枕无忧,那可就太不成熟了——领人情不能领得这么心安理得,做人要懂得心存感激。

罗纳·普朗克考察团是下午五点半的飞机,陈太忠从机场出来,已经是五点一刻了,他犹豫一下,还是拨通了陈洁的电话,“谢秘书,我是凤凰科委的小陈,请问领导在忙吗?”

陈洁倒是没闲着,不过她是在做肌肤护理,毕竟是五十六岁的人了,平日里操心的事情又多,定期保养一下很有必要,她不仅仅是女人,还是副省长,形象问题含糊不得。

听陈太忠说想向自己汇报一下工作,陈省长沉吟一下笑了,“你这小家伙,周末也不闲着,有好消息没有?没有好消息的话,那我就没空。”

“好消息……没有特别值得说的好消息,”陈太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他一本正经地回答,“就是很久没有接受领导的教诲,觉得自己该充充电了。”

“哎呀小陈,你这是长了一张什么嘴啊,”陈洁听得有点哭笑不得,恭敬的话说得太过,未免就有调侃的嫌疑了,“算了,见你一下吧,晚上七点,圣亚国际会馆,你跟前台说小谢的名字,她们就知道了。”

圣亚国际会馆在西城区,这个区本不算市中心,但是这里的文化氛围很浓,素波市委在这里,同时还有不少高校,下一步素波的发展方向就是城市向西南扩张,省委和省政府也要搬迁到这里。

陈太忠到了这里才知道,敢情这圣亚是比较偏向女性向的会馆,别的不说,只说迎宾都是男人,分了美容美发区和健身区,又有“粉红时尚”这样的演歌台,就足以证明一些东西了。

坐进包间之后,不多时,陈省长携着谢秘书也来了。

事实证明,陈洁也挺在乎凤凰那边的变动,三个人坐在包间里没聊了几句,她就发话了,“小陈,今年凤凰科委要争取再上一个台阶,你可不能骄傲自满。”

“新来的许主任跟我关系挺好的,”陈太忠笑一笑,略带一点为难的那种,他有意不点出人名,心说陈洁你要是连这都不知道,那也有点愧对你那副省长的头衔了,“我现在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招商引资上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