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1章 将军

中午的欢迎宴,举办得挺成功,酒桌上段卫华表现得相当得体,在对远来的贵客表示了热忱之后,市长大人对自己的下属也不吝赞美之词,到得后面,他大多时候都要陈太忠来表态——专业的,就由专业人士来做。

这一层意思,罗纳·普朗克的人很快就收到了,万事就怕个比较,他们去过天涯,去过素波,自然知道段市长此举,才算是知人善任的领导风范。

时下的官场等级森严,别说大市长了,就算分管市长,也不可能将自己的下属夸个没完,有那么一句两句意思一下就绝对够了——更多的时候,他们考虑的是怎样维持自身的尊严。

所以说段卫华的表现就算得上是异数了,法国人并不知道这是段市长投桃报李之意——更有借此封住章尧东嘴巴之心,一时就纷纷乱猜了起来:凯瑟琳说得没错,陈主任潜在的能量,真的很大,大到市长都不能无视其的存在。

中午的酒席,照例是不会时间很长的,法国人也赶了一上午的车,想早一点休息了,陈太忠眼见没什么事了,才说要穿墙去三十九号,却是又接到了吴市长的电话,“陈主任,请来一趟招商办,我在我的办公室等你。”

吴言在招商办的办公室,并不是秦连成那一间——秦主任的大办公室在计委的楼层,小办公室又有点简陋,她新收拾出来一套房间做自己的办公室。

反正招商办别的不多,就是房子多、钱多,秦连成在的时候是这样,秦主任走了来的又是吴言,可以确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招商办还是会这样。

陈太忠赶到的时候,正是中午一点二十,招商办所在的楼层静悄悄的,大夏天的又是中午,就算有人留在单位也是贪图这里的空调凉爽,早该进入梦乡了。

敲开吴言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也只有吴市长和钟秘书,两人正斜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什么。

见他进来,钟韵秋起身去冲茶,小白同学却是扬一扬下巴示意他,“把门反锁了。”

“不是这样吧?这儿可是办公区,”陈太忠很吃惊地笑了,不过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点欠揍,当然,说归说,他锁门的速度是一点都不慢。

“跟你说正经的呢,”吴言皱一皱眉,快速出声了,她可不想让这个淫棍搅了自己的思路,“中午为什么叫段卫华?我不是让你给尧东书记打电话了吗?”

“可是段卫华才是市长吧?”陈太忠一听是这样的话题,就泄了一半的气,笑眯眯地探手去揽她的肩头,“娘子,为夫在素波为你守身如玉,憋得太久了,咱们歇息了吧?”

“你少胡扯,当我不知道你连美国总统的女儿都泡上了?”吴市长狠狠地瞪他一眼,“跟你说正经的呢,你知道段卫华都背着你干了些什么吗?”

“我才没泡美国总统的女儿,”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坚决地否认,事实上他说的也没错,哥们儿泡的是美国总统的侄女——还是私生的那种,不过他知道有些事是经不起仔细追究的,说不得顺势转向,“段卫华做了些什么?”

段卫华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做为编制委员会的组长,他对设立这个机构颇有微词——没办法,这个机构的名称和性质实在太过逆天了,而他做为组长,多少要适当表示一下吧?

尤其是,当吴言知道自己要分管招商办之后,就提出这个驻欧办经费要多一点,自主权要大一点,灵活性要强一点——事实上,这只不过是她和小陈在床头商议好的。

吴市长将三点一露,段卫华就越发地不满意了,你说这么个临编也好意思如此狮子大张口?于是,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形成一个折中性的方案:先试上一年,若是没什么明显效果的话,该裁撤就裁撤,该压缩的就压缩。

其实,段市长也基本能确定,这个位置章尧东属意陈太忠,心说以那家伙搞钱的手段还会愁经费?以那家伙的行事,还会怕自主权不大灵活性不强?

说穿了,就是老段有点不满意,这种事情小陈你也不知道跟我汇报一下,但是他也没铁下心来阻止,他甚至有点期待小陈下一步的表现——不管陈太忠的对手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主儿。

陈太忠听白市长讲完,心里才明白,上午段市长为什么会那么好说话,又是开玩笑又是解释的,不禁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我只是就事论事,偏是你们这些领导想法多。

“算了,不理他,各司其职嘛,”他悻悻地叹口气,“为什么一定要确定一个阵营出来,才能认真开展工作呢?这就是未做事先做人?”

“我估计章书记不会很高兴,”吴言见他这副模样,也皱一皱那双不输于男人的浓眉,旋即又展颜一笑,“未必每个人都要加入阵营,不过以你的能力,不选择一个阵营,还真有点让大家不放心。”

“其实我已经加入阵营了,”陈太忠笑着一揽她的肩头,这次,美艳的女市长顺势倒在了他身上,“呵呵,加入的是老章的阵营,他对我用了美人计,我无力自拔……”

“是吗?好像段市长还有干女儿吧……”白市长的声音,再次变得粘腻了起来,鼻息也微微地加重了,“别在这里,这儿是办公室,小心有人来……”

“办公室才刺激,”陈太忠将她放倒在沙发上,手在她的灰色筒裙侧面一拉,裙子就开了,下一刻,裙子掉落在地。

“小坏蛋,越来越会脱人衣服了啊,”吴言轻声地一笑,不成想那小坏蛋将她的身子一扳,示意她扶着沙发扶手,禁不住有点着急,“别这样吧……”

“快走吧,”吴言勉力直起身子,一看表已经两点半了,慌得直起身子,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一边去推他,“被人看见就完了。”

“我来汇报工作的,”陈太忠才不怕,拎起裤子去小套间转一圈,不多时有哗哗的水声传出,还有男人的感慨,“咦,这里怎么没有淋浴器?”

“还没有装,下午装吧,”吴言懒洋洋地答他,一番静默之后,三个男女又变得衣冠楚楚了,钟秘书走到门前,悄悄将反锁的房门拧开。

“这里很刺激啊,”见到美艳的女市长坐回了大班台后面的办公椅,正在努力调整情绪,陈太忠笑吟吟地出声调戏她,“要不以后,每天中午都……在这儿?”

“我要午休的!”吴言白他一眼,她可不知道这是某人的试探,“记住,下不为例。”

“明明你刚才挺兴奋的嘛……”某人皱着眉头轻声嘀咕,一副小孩被人抢了棒棒糖的委屈模样。

“你要学会克制自己的欲望,”吴市长的声音逐渐地冷静了下来,她一面对着桌上的小镜子装扮着自己,一面淡淡地吩咐,“好了,说一下吧,你觉得谁主持招商办的日常工作比较合适……”

吴言的担心,并不是没有理由的,第二天下午,陈太忠正在陪着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聊天,钟韵秋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可能驻欧办的主任……有一点小意外,省外事办有个助理调研员对这个位子也挺感兴趣。”

省政府的对这个位子感兴趣?陈太忠实在有点不理解,当然,省政府的人能知道凤凰市的消息,并且还能把意向表达过来,这本身就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实他本人对驻欧办实在没什么兴趣。

“嗯,随便他们吧,”他笑着回答,“对了,晚上吴市长能不能来见一见法国客人?”

严格来说,凤凰市分管招商引资工作的是常务副市长曾学德,但是吴言既然分管了招商办,也就有资格出席了,事实上,市委副书记姜勇也能管到部分招商引资工作,所以说职能重叠这种现象,真的是太常见了。

吴言晚上如期到来,见到如此美艳年轻的女市长,连法国人都颇有一点惊奇,尤其是吴市长美则美矣,说话做事却是干练沉稳,等闲不苟言笑,对尊贵的法国投资商也是如此,实在看不到多少属于女性的妩媚。

不过,人有百种,有什么样的人,就有相对喜欢这风格的人,安多瓦就相当欣赏吴市长,当他出言邀请,希望吴言在合适的时间去罗纳·普朗克总部看看的时候,连克劳迪娅都略略吃惊地看了他一眼,显然,这种事情发生在执行副总裁身上,是比较少见的。

“能接受到安多瓦先生的邀请,我非常荣幸,”吴言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只是从她脸上看不到半点“荣幸”的表情,有的只是沉稳和庄重,“不过很遗憾,目前我抽不出身,希望能在稍后的时间里,去欧洲走一走。”

“我会在法国等着您的,”安多瓦微笑着点点头,举起了酒杯,风度之佳,真的是一时无两,“为了将来的重逢,干杯!”

“干杯,”吴言也举起了酒杯,难得地笑了一下,“也许,重逢未必会在法国,说不定不久之后您还会来凤凰,不是吗?”

她这话,自然说的是希望罗纳·普朗克的投资能落地在凤凰,那么,执行副总裁下次来,也就是跟凤凰敲定此事,安多瓦矜持地笑一笑,轻啜一口手中的红酒,却是没有回答。

陈太忠看到这一幕,心里禁不住有点恼怒,吴言为了拉投资,冲这个法国傻公鸡笑了,可这厮居然没有什么反应——这埃布尔介绍的都是什么鸟人嘛,就这还算是自己人?

不平衡的,不仅仅是他,连吉科长心里都有点泛酸,酒宴结束之后,他悄悄地跟自家领导嘀咕,“这个安多瓦,不是想要吴市长去法国,投资才肯落在咱凤凰吧?”

“去法国就去法国呗,那有什么?”某主任大义凛然地回答,“要是罗纳·普朗克肯出钱的话,咱俩也可以跟着去开开眼嘛。”

说归说,陈太忠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尤其是他在驱车赶往阳光小区的路上,又接到了钟韵秋的电话,“太忠,那个安多瓦,你不是说做通他的工作了吗?”

“大概,这个……估计是吴市长的魅力不可抵挡吧,”年轻的副主任干笑一声,“反正他要敢瞎琢磨,我有办法对付他……嗯,把这话告诉你领导。”

“领导在洗澡,”钟韵秋轻笑一声,“对了,她让我转告你,到时候她去不去法国,就由你的驻欧办负责沟通协调了啊……”

“驻欧办……沟通协调?”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苦笑一声,“我的驻欧办?”

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是小白在将自己的军呢,她很清楚他对那个位置没兴趣,但是吴言却相当看重他的这一步,踏上这个位子,那么就是正处到手了。

白市长是个权力欲望非常强的女人,但是同时,她对他的期望也非常高,现在,她已经是扎扎实实的副市长了,而他还在副处晃悠,这是她无法忍受的——所以,她要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地逼他上进。

有这样的官场伴侣,也不知道是福是祸,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显然,驻欧办那个位子,他要认真一点对待了——否则的话不说别的,起码小白多少是要伤心的。

次日下午,罗纳·普朗克的人终于离开了凤凰,送别宴会肯定少不了章书记在场,法国人倒是没做出什么决定来,不过,话里话外也都说得比较清楚了,若是选择天南的话,素波基本是不予考虑的。

原本安多瓦还想借着素波打压凤凰的,但是来凤凰转一圈之后,发现这边也是相当重视的,而且陈太忠的能量确实不小,那么,比较拙劣的手段,就没必要使出来了。

不拿素波做例子,拿天涯做例子也不错——起码二者不在一个省,相互沟通也不是那么方便,相较之下,拿素波做例子,未免就有点贻笑大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