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0章 上门

素波招商办这场火,不但烧掉了某些人的侥幸心理,更是在赵喜才脸上狠狠地来了一记耳光,杨聪的结果,那也就没有必要再赘述了。

不过,始作俑者对素波的人事变动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现在的兴趣全放在了罗纳·普朗克公司的身上,这年头打铁要趁热。

遗憾的是,这次是某个立了功的家伙出来搞事了,或者说某两个吧——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挺贪恋跟他在一起的感觉,一时又不想回北京了。

但是显然,她们不可能跟陈太忠回凤凰,那里实在太不方便了,于是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提议,“要不咱们在素波多呆两天,陪罗纳·普朗克的人好好地玩一玩?”

这个建议实在有点……喧宾夺主,甚至用欺人太甚来形容都不为过,见过打脸的,没见过这样打脸的。

不过,陈太忠考虑一下,认为这样能表示出两个地级市的政府之间的竞争并不是那么激烈,想了想之后,居然就向安多瓦一行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老安啊老安,你想给凤凰市施压,这原则把握得不错,可是我和小吉等凤凰市的政府官员,纷纷表示没有压力!

考察和游玩,本来就不是很能分得清楚,克劳迪娅率先表示赞成,爱德华紧跟其后——他想和凯瑟琳多套一点近乎,回了北京可就没这么方便了。

而且,还有一个理由促使执行董事这么做,那就是眼下虽然是盛夏了伤口长得快,但是拆线怎么也得等六七天——由于缝针时的手法不同,一般来说,谁缝的针最好是谁来拆,去北京拆不是不行,但是……何必呢?

安多瓦虽然是领头的,但是总扛不过这二位加起来的压力,说不得考察团就在素波又呆了两天游山玩水,更妙的是,素波招商办对这种行为,就只做不见了,颇有一点“兵败如山倒”的味道。

于是,这一行人回凤凰,就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将这一帮人安排在凤凰宾馆,陈太忠才说回科委看一看,猛地想起科委已经姓许不姓陈了,禁不住有点淡淡的感慨:铁打的官场流水的领导,任你不尽的风流,终是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他正小资呢,手边电话响起,接起来一听,是吴言的声音,还是公事公办的那种语气,“陈主任回来了?请你在半小时之内,来一趟招商办。”

这都是谁打得小报告啊?陈太忠心里苦笑,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你……分管上招商办了?”

“要叫吴市长,”吴言在那边轻笑一声,下一刻,她的声音就变得粘腻了起来,显然,她的身边并没有外人,刚才公事公办的腔调,不过是防着他这一边有人罢了,“以后每次出差回来,都得最先向我汇报,明白不?”

“这是皮又痒了吧?”陈太忠冷哼一声,接着笑了起来,“好了,不跟你折腾了,中午要陪法国客人吃饭呢,你来不来?”

“你先邀请一下尧东书记吧,”吴言的声音恢复了常态,“罗纳·普朗克在素波的遭遇,尧东书记已经知道了,他说一定要向法国客人展示出天南好的一面来。”

咦?章尧东什么时候也这么关注起这件事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章书记这是有意向素波叫板啊。

那就联系一下章尧东吧,他抬手刚要拨号,猛地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仔细琢磨一下,就回过味儿来了——哥们儿这电话一打,万一章书记后脚跟过来,那置段市长于何地啊?

党委的是党委的,政府的是政府的!陈太忠哪边都不想得罪,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估计是两边都会得罪,所以——还是按规矩来吧,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好了。

想明白这一点,他拨个电话给段卫华,“卫华市长,我已经把罗纳·普朗克的客人请来了,下一步的工作,我想向您请示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

“呵呵,”段卫华在电话那边就笑,很开心的那种,“是想抓我的壮丁吧?小陈你什么时候也会拐弯抹角地说话了?”

“我哪儿有那么大的胆子?”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段市长这么说话是给他面子,他要是敢应,那就是给脸不要了,“这不是怕您中午忙吗?”

“现在十点四十……十一点十分你过来吧,”段卫华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然后我跟你过去,时间也来得及。”

老段干政府工作,确实可惜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做出了如下的评价,以前他不太懂这些门道,现在可是能体会出一点段市长在人情世故方面的功力了。

堂堂的一市之长跟一个小副处能不见外地开玩笑,说“抓壮丁”什么的,这是能放得下身段,随后又能暗示一下“你得过来请我”,这就又强调了身份上的差距,却偏偏说得还相当婉转,要不说老段政工干部出身,合适搞这人际关系呢?

遗憾的是,他这么想有点不对,等他十一点去了段卫华办公室外等着,五分钟后段市长回来,见到他之后点点头,“先进来坐一下。”

敢情,段市长还有话问他呢,先了解了两句罗纳·普朗克的情况,接下来话题一转,“太忠,听说你会十几门外语?”

“嗯?”陈太忠听得登时就一愣,想起自己曾经在某些记者面前吹牛来的,禁不住笑一笑,“不会吧,这话都传到您这儿了?”

“报纸上都登了,”段卫华不动声色地答他,随即又很随意地笑一下,“原本我还以为你未必能胜任驻欧办主任这个角色,现在看来,是我犯了主观主义错误……”

“其实,有些语种还没有机会实践呢,”陈太忠淡淡地笑一下,看起来有点赧然的样子,心里却是盘算开了:敢情,老段在驻欧办这件事上,还表示出过异议?

表示出过异议并不算什么,他也没把这个听起来很不靠谱的机构放在心上过,所以对段市长近乎于解释的自我批评,陈某人就当没听到了。

他当没听到,段卫华心里却是敞亮了,小陈听到“驻欧办”三个字没反应,敢情传言不假,这机构还真是为他量身订造的,早知道是如此,我也没必要在经费和级别上斤斤计较的,搞得现在倒有一点枉做小人的嫌疑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这话就算说开了,他相信对方听得明白自己的意思,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即可,过分纠缠就失了身份落了下乘。

刚才凤凰宾馆传来法国客人到了的消息,段卫华只当这家伙一定要先请章尧东前去了,倒也没多想什么——谁要最近一段时间章尧东跟人家走得近呢?

不成想小陈居然肯打电话过来,说是要汇报工作,实则是想请自己出席欢迎宴,段市长心里一高兴,就开起了玩笑。

看素波接待法国人的人选,就知道此事多半是要由政府来操持的,最多若是谈得好的话,最后由市委书记伍海滨欢送一下,这就是全部了。

可是章尧东在素波是强势惯了的,由于许绍辉位置的上升,章书记越发地强势了,所以,他要迎接罗纳·普朗克的人,段卫华一点脾气都没有——最多不过是走的时候,段市长送人。

在时下的凤凰,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但是这不代表段市长能坦然地接受,主政一方者,谁不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谁又愿意处处受人掣肘?

总之,既然是陈太忠邀请了,段卫华就一定要去的,而且还要他上门来请自己——章尧东你看好了,是小陈上门请我的,他认为应该是我这个政府一把手出面。

有了这个上门,哪怕是章尧东听说法国人来了,想要不请自到,那也要掂量一下合适不合适——党政一把手齐齐出面,那可就有失体统了。

两人在房间里谈了差不多十分钟,就出发前往凤凰宾馆,在陈太忠看来,仅仅是表现出上下级级别的上门一事,很快就传到了章尧东的耳中——市政府大院里,没有绝对的秘密。

“这个小陈,”章书记心里可是有点恼了,心说我为了再破格提拔你一下,绞尽脑汁想出个驻欧办来,你倒是好,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对这件事情,章尧东比段卫华要敏感得多,官场无小事,很多风向的微妙转化,都是通过小事来体现的。

在别人看来,或者这是陈太忠认为党政班子该各司其职,但是章书记绝对不这么看:我对你一直支持,甚至可以说是纵容,就算一开始段卫华对你有提拔之恩,可是后来破格提拔你的是谁?

更有甚者,化工厂的点子是我给你出的,而且还专门告诉过你,说是市里对罗纳·普朗克的投资很重视,你总不会傻到认为我嘴里的市里是市政府吧?

小家伙,这次你做得有点过了,章书记沉吟了起来,该适当地敲打一下这家伙了,不过,想到那厮的超强运道,他又觉得有点头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