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8章 冷血

发生在第二制药厂的吊灯事件,可以说是事故,也可以说是意外,不过这些就是后话了,眼下是尽快处理这件突发的事情。

覃市长颇有大将之风,浑然不顾自己的肘部还在滴血,镇定自若地指挥着,旁边有摄影记者已经将照片拍了下来——当然,能不能发那是另一回事。

不过,爱德华根本没管这一套,两步就蹿到了面前的凯斯鲍尔车上,今天的事情让他太恼火了,也就是场合不合适,所以他只说了一句怪话,要是放在非正式的场合,以执行董事的性格,能说出什么话那也无须赘述了。

这辆凯斯鲍尔停得太是地方了,正正停在楼门口,还有一个罗纳·普朗克的翻译也上了这车,覃市长见李主任那惨样,叹一口气,“快点把他扶上车吧。”

“不相关的人,我们不欢迎,”杨晓阳哼一声,身子一横就挡在了车门前,根本无视自己对的是素波的常务副市长,“刚才让保安打人的,不就是这位吗?”

小杨原本就是有担当的性子,身后还靠着杜书记,刚才又憋了一肚子气,心说你覃华兵再大也只是素波的领导,我混凤凰的,用得着买你的面子吗?

事实上,只要是陈太忠手下当差的,有点脾气的,干得久了都会生出点骄娇之气,什么样的领导就能带出什么样的兵,要是像某些领导,有点小事都坐视不管甚至往手下人身上推,怎么可能培养出这种刺儿头?

覃华兵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心说天大地大人命最大,你们凤凰人有点基本的人性好不好?不过,当他听到人家后面一句,也实在有点无力指责——合着这位刚才还想打人来的?

又是杨聪这小子搞的鬼!覃市长是胳膊受伤了,脑袋并没有受伤,立刻就做出了判断,说不得侧头淡淡地看小杨一眼。

这一眼,不仅仅是因为他要看杨聪的反应,更是对陈太忠的一种巧妙暗示:我说,你搞清楚目标啊,我是不知情的,罪魁祸首是这厮。

杨主任却是没考虑到这一点,他在心里,已经将陈太忠视作了不共戴天的对手,既然是这种关系,那是个人就知道他不会对凤凰人客气的。

正是由于忽略了这一点,所以他就很自然地犯了一个认知性错误——覃市长虽然对我有点不满,但应该也是支持我的,却是浑然没意识到覃华兵其实是两边都恨,置身事外的欲望非常强烈。

“这个人有点名堂,华兵市长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看看,认知错误的结果实在太可怕了,杨主任居然低声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也不跟你一般见识,覃华兵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心里却是感慨不已,我怎么从来没发现,这家伙只是有点小聪明,而不是具备大智慧的呢?

接下来,就是大家直奔医院了,有人欢喜有人愁,别人愁云惨淡忧心忡忡,驾驶着林肯车的这位却是心情奇佳,哥们儿这个设计,真的不错吖。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跟着罗纳·普朗克的人不放,不仅仅是因为要恶心素波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想好,怎么才能按着官场规矩,坏了对方的好事,成全了自己——是的,他打的主意就是见机行事。

而眼下的事情,提供给了他一个不错的思路:设计一点意外出来,搅黄素波人的事儿,而他自己又没有嫌疑,多好的事儿?

更重要的是,这种意外,不会让法国人看了笑话去——要看也是看了素波人的笑话,而不是看国人的内斗,这是陈某人最为介意的一点。

正盘算着呢,医院就到了,说不得陈太忠又陪着爱德华去包扎,要说这外国人的待遇还真不一样,市政府已经做出安排了,医院这边准备了专人治疗。

看着门诊处扶老携幼排成长队的人流,陈太忠直觉得心里不舒服,借口嫌空气憋闷走出了门诊大楼,站在医院大院里,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不多时,爱德华也出来了,他的伤口很浅,只是划破了毛细血管,血流得比较多而已,医生仔细检查一下,没有发现碎玻璃,小心地缝了三针就完事了。

接着又有消息传来,说是覃市长的创口比较深,伤势比较严重,医生建议静养不要多走动,想一想刚才市长大人镇定自若地指挥,大家纷纷感慨不已,轻伤不下火线,覃市长真是大家的好市长。

然而,这么一来问题就来了,下午在招商办的座谈有点麻烦了,罗纳·普朗克这边还好,爱德华只是轻伤,另一个翻译也是轻微划伤,座谈肯定没有问题,可是素波招商办有困难了——没有市领导挑头了,怎么办?

那杨聪就只能向赵喜才汇报此事了,赵市长听了这消息,关切地问了一下覃市长的伤势,略略沉吟一下方始表态,“下午我看能不能腾出点时间,不过,时间不能太久。”

放下电话之后,他刚想让秘书安排一下,隐隐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奇怪,这正是覃华兵出风头的好时候啊——轻伤不下火线,再加上带病谈判,应该是一顺儿坚持下来才对。

想到这个,他禁不住吩咐自己的秘书一声,“小梁,你去了解一下覃市长的伤势,看看需要不需要咱们去看他。”

不多时,梁秘书就将消息打探了回来,“医生说了,覃市长本来就有缺铁性贫血和血小板偏低的老毛病,这次失血有点多,建议他静养,情绪也不要剧烈波动。”

啧,这样啊……赵市长微皱着眉头,缓缓地点点头……

下午四点,同罗纳·普朗克的座谈,在招商办的会议室举行,素波招商办离市政府不远,就隔着一条宽阔的马路,同市政府大门斜斜地相对。

这是一栋九层的建筑,招商办占据了七层和八层,楼盖起来没有几年,里面的办公条件也极好,档次很高。

由于停车位有限,陈太忠这次只开了林肯车过来,吉科长开车,杨晓阳坐在副驾驶上,年轻的副主任则是和两个异国美女挤在后座上,所幸林肯车较为宽敞,看起来也没有吃豆腐的嫌疑。

“头儿,要上去吗?”小吉看一看后视镜。

“这个……”陈太忠假巴意思地犹豫一下,接着就苦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吧?这是素波招商办的工作场所,反正去了人家也不会欢迎,你俩……不会觉得委屈吧?”

“当然不会啦,”前面那两位异口同声地回答,吉科长甚至笑了起来,“我倒是希望他们再掉一盏灯,哈哈,咱这里视野宽阔,看得清楚。”

“哈,我也希望这样,”陈太忠听得就笑了,不过他心里却是暗暗哼一声,小吉你就小看我吧,你的头儿会这么没创意吗?“不过,有点委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了,您二位别介意啊。”

“陈主任,咱们是朋友,”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用的居然是汉语,不算字正腔圆,却也八九不离十,居然还带了一点京腔儿,“别那么俗好不好?”

小吉听得这话,通过后视镜,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凯瑟琳的丝袜美腿上扫一道,暗暗地咽口唾沫,你说这外国人的腿是怎么长的呢,怎么就这么好看?

那小伊莎的腿更绝了,又细又长啊,穿了白色亚麻牛仔裤,一眼看过去,给人的感觉就只能看到两根笔挺细长的柱子——我要是头儿,不推倒这俩绝对不罢休,人财两得啊。

没准儿啊,头儿早就把她俩推倒了!吉科长也擅长推测,人比人气死人,咱苦苦找外国人撑腰而不得,陈主任考虑的却是“不能挟洋自重”,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然而,境界上的差距,并不仅仅体现在小吉这个科级干部身上,就连赵喜才这个正厅级干部,境界上也颇有点不足。

眼下的赵市长,正在招商办的会议室里发言,这会议室足有一百平米大小,密封得极好,中央空调开着,屋外的闷热丝毫影响不到里面的清凉。

会议室中间是八米长的长圆形中空会议桌,这订做的桌子摆在这里,给人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奢华,让人觉得整个房间都充实了起来,一股富贵之气扑面而来。

靠墙的是两长一短三溜真皮沙发——上首位背后一溜是没沙发的,沙发前,是长短不等偏又错落有致的茶几,茶几上摆满了精心准备的杯具。

“素波非常欢迎法国友人的投资,”赵喜才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只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别的地区能答应你们什么,素波一样也能答应,诚意……是要用行动来表示的。”

按说,以他一个省会城市大市长的地位,不该说出这样没水平的话来的,此话一说,就相当于是向其他竞争对手宣战了——大不了大家狠狠打一场消耗战,我素波有这个心理准备。

这个其他竞争对手,可不仅仅针对了凤凰,还针对了其他省市,所以说,这话算说得很不成熟,而且境界非常低下——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穿上龙袍也扮不了皇帝。

但是,赵喜才不这么认为,他有自己的理由,不管是初次插手招商办具体事务丢不起人也好,不管是看陈太忠不顺眼想要发一下飚顺便迁怒别人也罢,总之,既然是赵某人出面办事了,就绝对不能容忍普通意义上的失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