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6章 不速之客

陈太忠几人在大厅里正随意地聊着,服务员又端了菜上来,“法式香草牛油焗蜗牛,敬请品尝。”

吉科长来得比较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夹了一只过来,把肉放进嘴里的时候,微微地一皱眉,“这个……这是什么味儿啊。”

“法国菜就是这样,很多味道怪怪的,”杨晓阳笑着跟自家的科长解释,他在深圳呆了几年,倒是接触过一些外国菜式,心说科头还真是个土包子。

陈太忠本没注意这菜,听到他俩的话,反倒是愣住了,抬头看一眼服务员,“菜单拿来,我们点这个菜了吗?”

“您没点,是邓总送的,”服务员微笑着回答,顺便冲一个方向指一指,“邓总想认识诸位一下,不知道方便不?”

邓总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冲她指着的方向望去,天南宾馆的老总姓邓,他是知道的,名字倒是一时记不得了,心说老邓这也算有眼色嘛。

下一刻,他就愣住了,大家目光所及之处,两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这一桌,其中皮肤黑一点的看起来大一点,但也不过二十八九的模样,他禁不住轻声地“咦”了一声,眉头微微一皱,“这就是邓总?”

天南宾馆的老总很牛气的,属于正厅待遇,想一想张智慧在凤凰是什么样子,邓总就类似这种角色了,邓总的前一任刘总,外放时直接任了青旺行署的专员,后青旺撤地改市,此人就任青旺市委书记。

刘书记能如此升迁,肯定是跟省里有人支持有关,但是这样的升迁路线图并没有引起太多的争议,由此可见天南宾馆老总位置的重要性。

可是这两人只看年纪,谁也不像邓总啊。

“那是邓总的大儿子邓涛,”服务员冲肤色白一点的家伙指了指,“邓总开了旅游公司,最喜欢结交各行各业的朋友了,您看?”

敢情,陈太忠和凯瑟琳、伊丽莎白坐在大厅用餐,两女的美色登时就传开了,天南宾馆是省委省政府的接待宾馆,平日里接待的外国人并不少,但是如此绝色,而且还有两位,真的是极其少见。

见到三人在大厅用餐,一般人就猜这三位估计级别不是很高,不过,天南宾馆进进出出的人非富即贵,先别说级别不是很高未必就好对付,只说旁观的人里没准有这样那样的人物,大家就不好贸然上前搭讪。

可是,原本是三个人,猛地又冒出俩来,相当不见外地坐下就吃,接着又冒出一个相当猥琐的法国小老头,也是很不见外地就坐下了,于是就人在琢磨了,别人都去得,为什么我去不得?

邓涛听了这样的消息,也赶了过来,登时也被两女的美色震惊了,他老爸是宾馆老总,他平日里也常来这儿瞎玩,省里的头头脑脑和纨绔子弟,他都认得差不多,仔细分辨了半天,他确定了那个高大的年轻人并不是谁家的公子,于是,送上一道菜来试探。

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因果,不过,人家就算有心搭讪,起码也是先送了一道菜上来,做事尚算讲究,他也就懒得计较。

事实上,当着爱德华的面,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认真,哥们儿的言谈举止,代表了中国人的形象啊,说不得冲服务员点一点头,转头看着爱德华笑,“执行董事先生,您看到了吗?浪漫可不仅仅是法国男人的专利。”

“只有蜗牛,没有花,这创意很一般,”爱德华不以为然地耸一耸肩膀,就在陈太忠思索的当口,伊丽莎白快速地翻译了一下服务员的话。

邓涛见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于是带着黑肤男人走过来坐下,初开始他还想问一下陈太忠的来历,不成想陈某人很干脆地回答,“就是个小公务员,比邓总差远了。”

他越是这样,邓涛就越觉得奇怪,到最后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了,“陈先生,沙省长的儿子很想认识一下这两位外国朋友,您看……”

敢情你是个拉皮条的啊?陈太忠肚量再好,也有点无法接受,他才要发话,不成想杨晓阳接话了,“沙鹏程……是副省长吧?咱天南的省长不是姓蒋吗?”

“副省长就不是省长了?”邓涛有点恼火了,心说你小子咬文嚼字的,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你在他面前喊一声沙副省长?”

这话在理,谁敢把领导头衔上的副字挂在嘴边,那纯属找死。

“你怎么知道我没喊过?”杨晓阳不屑地看他一眼,“我喊他沙省长,结果沙省长一定要我加一个副字,你信不信?”

“这位兄弟,你开玩笑的吧?”邓涛一听这话,有点不明就里,就不敢再强硬了,可是,他又怕被这厮诈了去,少不得带着一点不屑发问了,“你见过沙省长?”

“有本事你当着杜老大的面儿,叫他沙省长,”杨晓阳翻个白眼给他,“反正我叫他,他是不应的。”

小杨同学在社会上走了几年,虽然现在已经混进体制了,一些社会习气却是改不掉的,这样卖弄的话,搁给现在的陈太忠,都不会说出口。

邓涛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不肯再说什么了,他有那么一个迎来送往的老爹,自然知道一些有名领导的癖好。

前文就说过,杜毅见不得别人称呼官衔时去掉“副”字,他这习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人传出来的,当然,现在知道的人也不多,但是有资格跟杜老板接触的人,都清楚这一点——哪怕仅仅是传闻,大家也是该加“副”的时候坚决加。

既然这年轻人知道杜书记的这个习惯,听起来还真的在杜书记跟前见过沙省长,邓涛真的就不敢得瑟了,这个险他是冒不起的。

几乎在他吸凉气的同时,桌边另一个人也吸了一口凉气,大家闻声侧头一看,却是杨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一见是他,陈太忠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小吉和杨晓阳自然是看自家领导眼色行事,也不动声色地扭头过来,直接将他晾在了一边。

杨主任此来,是请爱德华回去的,执行董事在外面呆得有点久,包间里的人虽然不说,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是?

后来,覃市长冲杨聪使个眼色,又瞥一眼门外,那意思就很清楚了,杨聪虽然不想跟陈太忠照面,可是转念想一想,咱总不能叫两位市长出去请人回来吧?而别人出面的话,又未必配得上爱德华执行董事的身份。

于是,他就硬着头皮出来了,不成想刚走进这张桌子,就听见俩年轻人在那里吹嘘较劲,然后,他就被杨晓阳的话惊到了。

见大家都扭头看向自己,杨聪冲爱德华笑一笑,手一指包间方向,“爱德华先生,大家都在等您呢。”

他这话是用汉语说的,没办法,他也不会法语不是?不过他的动作倒是很明白地说明了意图,伊丽莎白又在旁边帮着翻译了一下。

“等一会儿我会回去的,”爱德华摇摇头,他的话又被小伊莎翻译成了汉语,“……爱德华先生说,他这次来是凑数的,杨主任还是招待好安多瓦先生和克劳迪娅女士吧。”

杨聪也知道,爱德华这话不假,执行董事虽然是三巨头之一,但是其主要作用是制衡执行总裁的权力,对商业运作上的话语权不是很大。

可是他既然来了,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心说那个凯瑟琳比较难说话,但是这个伊丽莎白看起来态度不错,说不得笑一笑,“伊丽莎白小姐不进去坐一坐吗?”

得,这下可好,小伊莎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只是沉着脸摇摇头,又摆一摆手,看那样子,似乎是在赶一只讨厌的苍蝇。

杨聪也不着恼,笑着一摊双手,耸一耸肩膀,转身很潇洒地走掉了,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在不住地嘀咕:那个同时见过杜书记和沙省长的年轻人,到底会是谁呢?

邓涛和他的同伴早就看得呆住了,杨晓阳的话本来就算比较拽了,再看到有个什么杨主任的从包间出来请这几位,这些人居然根本不买账。

撞上大板了!邓总心里很清楚这一点,这桌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碴,总算还好,他自问自己也没说什么太过激的话,说不得又东拉西扯了几句之后,站起身告辞,“……呵呵,宾馆里刚聘了一个做法国菜的大厨,也就是借各位的嘴,品尝一下给个评价,诸位吃好啊。”

他离开了,可是想一想沙省长的儿子还在包间里等消息,又觉得有点不好交待,说不得扯个服务员过来,轻声问那包间里坐的是什么人。

包间里坐的是赵喜才和覃华兵!听到这个消息,邓涛是彻底死心了,覃华兵还好说一点,但是赵喜才却了不得,真算起来也就是级别不如沙省长,要说实权还略略强一点。

不是强势的副省长,在省会城市市长的面前,值得显摆的地方并不多,外面这一桌连赵喜才本人的面子都不卖,沙鹏程的儿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