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4章 求援

陈太忠的突然出现,不止是打了素波市政府一个冷不防,在场的众多媒体记者也大开了眼界,大家纷纷相互打问,不多时就知道了,敢情凤凰人来素波抢单子了,带头的还是大名鼎鼎的招商办副主任陈太忠。

什么?你说没听说过陈太忠这个人?不可能吧,在天南不知道陈太忠,那根本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干媒体的……哦,你知道科委副主任陈太忠?没错没错,这俩就是一个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记者们很快就嗅出了味道,撇开陈主任对着覃市长时,那副不卑不亢的样子不提,只说陈太忠和罗纳·普朗克的共同朋友,那俩美艳的外国女人,看起来也是很不含糊的样子。

是的,凤凰人是有精心准备的,所有的媒体记者都能确定这一点,遗憾的是,大家都在素波讨生活,就算有人知道这里面有文章可做,却也没那么大的胆子,直接去问陈太忠到底发生了什么——做媒体的,也要讲个政治敏感度。

不过,这世界上总是有不怕死的,《天南商报》的刘晓莉便是其中之一,原本商报是没接了这消息——民办报纸的资格要差一点,招商办没兴趣通知它,而罗纳·普朗克考察素波虽不算小事,但没有到了惊动宣教部,让各个媒体同时出声的地步。

总之,在场的有知道刘记者跟陈太忠关系相近的,少不得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不多时,刘晓莉就出现在了天南宾馆,扯着陈太忠发问。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随,法国人正在往房间搬东西,适应各种设施,众记者除了将镜头对准了覃市长,也有几个人围着陈太忠和凯瑟琳、伊丽莎白问东问西的。

大家尤为感兴趣的,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的身份,此刻能凑在陈太忠身边的,都是一些跳脱之辈,当然也就不怕问一些跳脱的问题。

“普林斯是个什么样的公司,凯瑟琳女士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南?”居然有人问出了这样的问题,直接将罗纳·普朗克考察的事情丢在了一边。

采访的记者,有人会结结巴巴的英文,不过这位却是问的不但是汉语,语速还奇快,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没听明白,说不得侧头看一眼陈太忠。

这个问题,让年轻的副主任很纠结,按说凯瑟琳找他,原本就是想将普林斯插手临铝的背景暗示些许,不过眼下赤裸裸地曝给媒体,会不会有点过分?

让凯瑟琳自己拿主意吧,说不得他将汉语翻译成了英语,由于人声鼎沸较为嘈杂,他见伊丽莎白有点懵懂,又用法语解释了一遍。

凯瑟琳既然打主意吃这碗饭,对这样的问题当然有过研究,于是微微一笑,“我的公司是顾问型公司,来天南也是商谈一些合作。”

“具体是什么合作呢?”这位穷追猛打,还真有点职业八卦记者的味道。

“这个可就不方便说了,涉及商业机密,”美艳的女老板笑吟吟地摇摇头,论起公关公司,美国人最知道怎么玩,适当的暗示可以,太高调可就要惹麻烦了。

她话题一转,又将目标引向了陈太忠,“我和陈主任是很要好的朋友,在高科技领域,我们有适当合作的打算。”

大家一听涉及商业机密,倒也不好再问了,事实上,顾问公司有点类似于点子公司或者策划公司,就是靠信息和经验赚钱的,一旦点破可就影响人家的财路了。

对科委同外资企业的合作,大家也没太大的兴趣,倒是刘晓莉很敏锐地问了一句,“陈主任,刚才我听您熟练地运用了英语和法语,没错吧?”

“没错,”陈太忠笑着点头,心说你还不知道这个?别是有意捧我场的吧?说不得一本正经地摇摇头,又略带一点遗憾地叹口气,“不过,法语是自学的,让大家见笑了。”

“哇,”有人夸张地惊叹了起来,公务员里懂多种语言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身居高位的就不多了,难得的是陈主任不但实权在手,还是如此地年轻,居然能沉下心来自学外语,这份定力实在是太罕见了。

“怪不得陈主任能表现得这么优秀呢,”刘晓莉略带夸张地感慨一下,“在事务缠身的同时,还不忘记努力提高自身的知识,成功,果然没有幸致。”

你这马屁,那是有点赤裸了!有人又发问了,“那么陈主任,为什么您要将法语选为第二外语,而不是其他语言?”

“我会的,不止是法语和英语,”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刘记者既然在有意抬高他的形象,那么他就要适当地收敛一下,低调吖,做领导的,要学会适度的低调。

然而,有人却不想让他这么低调,“那陈主任您……熟练地掌握了几门外语?”

“呵呵,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不断地学习才能跟得上社会的节奏,”陈某人装逼还装上瘾了,不过,架不住大家纷纷一定要他交底,到最后他还是略略地吐口了,“我会的外语……其实也就两位数,嗯,有些还没经过实践……”

众人在这里惊叹不已,那边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已经安顿了下来,按照流程,应该是大家自由活动片刻,就是晚上的欢迎宴会了。

奇怪的是,这个当口儿,覃华兵居然离开了,没有试图同法国客人做短暂交流的兴趣,而且对晚上是否能到场,也没做出准确的答复。

陈太忠知道了这个消息,少不得就去找安多瓦等人聊天,不成想迎面正正地撞上了面色铁青的杨聪。

杨主任对覃市长的离开,也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按原先的设计,覃市长是该在二号小会议室同法国客人简单沟通一下,接着就共进晚餐的。

不过,覃华兵是常务副市长,要说忙那是真忙,而且人家要忙什么,也没向他这区区的招商办副主任汇报的必要不是?

杨主任心里有个猜测,那就是今天机场的一幕,惹得覃市长恼火了,所以市长大人就撂挑子了——你杨聪不是能耐吗?自己张罗去吧。

非常不幸的是,覃华兵能撂挑子,而杨聪不行,眼下都走到这一步了,杨主任想收手都晚了,他已经死死地得罪了陈太忠,而且,就这么收手的话,岂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

事实上,事关这么一大笔投资,覃市长也不可能就此坐视,但是他不爽了,暂时撂挑子总还是没问题的——你想挑着我跟姓陈的掐?对不起了,你自己上吧。

杨聪搞得定搞不定陈太忠,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杨某人若是能拉来其他大人物坐镇,让法国人的投资落地,那么,做为分管市长的他不出力就能坐享其成,若是姓杨的不成了,他再出来救场也不晚。

见到陈太忠带着令人厌恶的笑容走来,杨聪哼一声,“陈主任,房间给你安排好了,西二楼,现在就不用打扰法国客人的休息了吧?”

“我去看朋友,你管得着吗?”陈太忠还他一个冷哼,脚步根本不带停的就走了过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不忘记冷笑一声,“多事儿!”

“欺人太甚!”杨聪这下真的火了,他就不想一想自己截凤凰的项目,是怎样一种恶劣的行为,很多小干部都有这样的毛病,容易原谅自己,却是无法容忍别人的冒犯。

想到委屈之处,他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拨号,覃市长能不管不顾地离开,也是因为知道这家伙其实还有点能量,能拉到其他的领导出面支持。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一个清冷而傲气的女声,“小杨,什么事儿?”

“老主任,我这儿有点状况,希望您能支持一下,”杨聪赔着笑脸,低声下气地发话了,看那样子,仿佛那老主任就在面前一般,是要多恭敬有多恭敬了,“我是您一手带出来的,而且跟高新区也有点关系……”

敢情,他直接将求援电话打到了蒋君蓉那里,她原来就是在招商办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现在虽然调到了高新区,但是招商办里还有不少自己人的。

像这杨聪便是,是她从科室里一手提拔起来的,蒋主任这人,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和物议,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她的业务能力很强,要不然,她也不会对陈太忠的凤凰招商办抢了素波的风头而耿耿于怀了。

有能力,又有背景,蒋君蓉做为副主任,居然能提起另一个副主任,等蒋世方回来了之后,她调到高新区任副职并主持日常工作,为下一步上进铺路,至于这边,就留给了杨聪——省长的千金发话了,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说白了,杨主任是靠上蒋主任才升得这么快的,对领导来说,他是个懂得赔小心、眼勤腿勤的主儿,对下属来说,他是个油滑的势利小人。

原本,他还想跟着蒋君蓉去高新区的,不过高新区那里没他的位置,而且,蒋主任也觉得他乖觉有余,但境界未免有点不够,终是没有带他走。

不过,临走的时候,她还是留下了话来——招商引资的时候,小杨你得向我高新区倾斜,要不我跟你没完……嗯,要是有什么麻烦,你也可以来找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