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3章 暗碰

杨主任这是在撒谎,事实上,他还没去北京,就已经知道促成法国人这次考察的,是凤凰招商办的陈太忠——一个电话打到罗纳·普朗克中国办事处,就什么都明白了。

杨聪也知道陈太忠不好惹,可是,这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啊,招商办是个分外讲业绩的地方,杨主任本人,也相当精通变通之术,心说既然省招商办把通知给了我,那我为什么不借机截胡?这是省招商办的失误,我是不明真相的!

有了他这样的心思,剩下的事情也就是顺理成章了,去北京的时候,他尽量不提自己来自哪里,邀请人家过来的时候,对该考察团话里话外的“凤凰市”也只当没听见。

事实上,杨聪能确定,对方已经多少明白了一些,素波和凤凰虽然同处天南,却是不同的两个地区,只是,人家要装聋作哑他自是乐得奉陪。

说句更那啥一点的话,他心里清楚,对方也清楚,素波市横空出现,使得罗纳·普朗克公司平白地多了一个选择,就算最终投资落户凤凰,凤凰市也要为此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对法国人来说,这是好事,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根本无心考虑素波,最起码在同凤凰的谈判中,多了一个压价的砝码,人家又何必太过较真呢?

然而对素波招商办来说,这也是多了一个机会,虽然这个机会,不可避免地给凤凰带去了损失,然而对素波来说,有机会就总比没机会强,难道不是吗?

但是,他是做好准备截胡了,却是没想到,自己带着人下飞机的时候,陈太忠居然就派出两个外国美女,光天化日之下来截人了——我操,有你这么做事的吗?

覃华兵听了杨聪的话之后,又狠狠地瞪他一眼,不过这个时候,覃市长真的是没心思也没时间跟这家伙叫真,快步地追向了安多瓦一行人。

陈太忠就站在机场出口处不远的停车场,身后是他的灰色林肯和一辆簇新的沃尔沃豪华大巴,他双手插在兜里,笑吟吟地看着安多瓦一行人走过来。

“哈哈,安多瓦先生,来天南怎么也不联系我一下呢?”直到对方走近,他才笑着迎了上来,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难道这么快就忘了老朋友了?”

“难道我来得还不够快吗?”安多瓦淡淡地一笑,沉稳的目光中,有些可以称之为意味深长的东西,“我很在意你的邀请的。”

“他在说什么?”听到陈某人居然能叽里呱啦地跟对方讲鸟语,覃华兵又是微微一愣,轻声问身边的翻译。

同安多瓦握完手之后,克劳迪娅很夸张地跟陈太忠来了一个拥抱,陈某人虽然头皮直发麻,但是这种场合下,他实在没办法拒绝,说不得硬着头皮跟对方拥抱了两秒钟——哥们儿总不能只能外国美女打交道,见到巫婆就避得远远的吧?

“这陈主任,啧……有点饥不择食了,”一个声音很微弱地响起,那是开沃尔沃大巴的司机在车里嘀咕,这车是韩忠帮着联系的,开车的也是韩老板公司的司机,知道陈主任其人。

声音很低,但是偏偏地让陈主任听到了,然而,他实在没心思也没机会计较,只是心情略略地糟糕了一点。

轮到爱德华的时候,看着面前的矮小男人,陈太忠的心情更加地糟糕了,倒是执行董事浑然不觉,笑着跟他打招呼,“陈,天南真的太热情了,除了你们凤凰,居然还有素波的邀请。”

我说,有你这么打脸的吗?这一刻,年轻的副主任真的有点挂不住了,说不得笑着摇一摇头,“好了,车已经备好了,空调一直开着的,这么热的天,进来凉快一下吧。”

只要一上车,目的地肯定就是凤凰了,这一点,在场所有的人都清楚,杨聪听到翻译来的话之后,实在忍不住了,沉着脸发话了,“陈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安多瓦先生一行人,是素波请来的客人,覃市长亲自专程来迎接。”

陈太忠斜眼瞥他一眼,根本不予回答,不过他的眼神已经将他的意思表达得淋漓尽致了,那是赤裸裸的轻蔑:凭你也配指责我?

罗纳·普朗克这边,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安多瓦身上,不管三巨头也好四巨头也罢,此行打头的,就是执行副总裁,爱德华性子虽然不太靠谱,这种场合也会顾全大局。

安多瓦笑吟吟地看看陈太忠,又看看覃华兵,笑着一摊手,“大家真的太热情了,要不这样……我们分成两拨?”

他的语气里,含有明显的调侃成分,可是看着他真诚的笑容,谁都能体会得出,这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能坐到他这个位子的主儿,真的不会简单了,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的。

听到这话,覃华兵脸上挂不住了,他冲陈太忠招一招手,“陈主任,麻烦你过来一下。”

你再是常务副市长,也是素波的而不是凤凰的,凭什么冲我指指点点?陈太忠是真不想过去,他甚至想翻脸,你们素波人欺负人还上瘾了?

不过刚才安多瓦的话,让他意识到了,人家法国人正在看自己的笑话呢,这个时候,他不能叫真——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

而且他今天来,也没想着一定要把人劫走,说不得满面笑容地走了过去,“覃市长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覃市长嘴角抽动一下,勉强算是个笑容,接着用极低的声音发话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陈主任,这个道理你懂吧?”

“懂,我当然懂,”陈太忠点点头,脸上笑容不减,“但是挺遗憾的,覃市长,有人不懂,而且我保证那个人不是我。”

“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覃华兵淡淡地回答他,“要不然我不会来的,先在素波考察,然后我帮你请他们去凤凰,怎么样?”

“成,”陈太忠点点头,若干念头在他脑中电光石火一般一闪而过,不过,不管对方是不是缓兵之计,只冲这常务副市长的态度,他现在也只能答应了——没办法,再纠缠下去,这人就丢得大发了。

当然,陈某人也是自己的要求的,“他们要上我的车,这车我好歹租来了。”

覃华兵沉着脸微微点头,幅度小到一般人根本看不出的地步,陈太忠见状,不再多话,转身走向安多瓦,笑嘻嘻地招呼,“走吧,上车了……”

“陈太忠你……”杨聪这下是真着急了,连陈太忠的名字都喊出来了,覃市长找陈主任私聊,他肯定不能凑到旁边听不是?他还真不知道双方达成了什么约定。

“哼,”覃市长冷冷一哼,转头向自己的车走去,不过,就这么冷冷的一哼,就足以将杨主任接下来所有的话塞回肚子里了。

罗纳·普朗克这一行人有点多,还有一些行李,再加上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上大巴车就花了有两分钟,就这么短短的两分钟,开道的警车已经驶了过来。

杨聪正犹豫着自己该不该坐进头车呢,覃市长的秘书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发话了,“杨主任,领导要你上他的车。”

覃华兵坐进自己的车里之后,眉头就微微地皱了起来,陈太忠此人的名字,他听得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而且此人刚才的种种做派,也说明了传言属实,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嚣张,当着自己这个素波市常委的面儿,都敢说什么“租来的车”。

看来,十有八九是素波劫了凤凰的项目,覃市长心里已经有谱了,不过,他行事向来非常稳重,在充分了解了事情真相之前,他不打算轻易表态。

看着杨聪惶恐地上了车来,覃华兵淡淡地哼了一声,吐出了非常简单的两个字,“说吧。”

“我不知道罗纳·普朗克的人跟陈太忠有关系,”杨聪此人人如其名,小聪明是有的,先把自己摘出来再说,“我是接了省招商办的电话通知,才去的北京。”

覃华兵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将头扭向了车窗外,心说我最多再给你十秒钟的机会,你要把握不住,我可不管任何人的面子了。

“当然,去了北京以后,我就知道这是凤凰先期做的工作,”杨聪也没指望覃市长老年痴呆,傻到连这种因果都算不出来,“可是我既然去了,该抓的机会还是要抓住的,凤凰市自己跟省招商办沟通不畅,我认为不能怪在咱们身上。”

这还差不多,覃市长眼望窗外心里却是暗自点头,这样的话才合情合理,然而,杨主任下一刻的话,却将他的怒火再度点燃,“而且……我确实不知道,这是陈太忠在跟的项目。”

混蛋!入耳这话,覃华兵是真的恨上杨聪了,其心可诛啊!

刚才他暗暗给了对方十秒钟,只是恼怒这家伙说话不尽不实,有小看自己智商的嫌疑,却也没以为这厮能一口咬定就是如此,敢硬着头皮撑下去。

但是后面这句话,就太成问题了,首先,杨聪有影射他害怕陈太忠的意思,然后,就是隐隐有挑拨他去跟姓陈的斗法这么个想法。

覃华兵是老成持重之人,但是这绝对不代表他智商有欠缺,今天杨聪请他来迎接考察团,先期并没有提及凤凰,这是什么意思,是个人就想得到。

覃市长并不是很顾忌陈太忠,而且他也不怕跟凤凰抢单子,世界五百强公司的投资,谁都会眼红,这足以构成他出手的理由。

但是他不能容忍姓杨的这家伙,居然隐瞒了一些事情,而这事情导致了他在机场出了丑,更是不可避免地迎面撞上了陈太忠——你要说你是无心的,我会相信吗?

机场我出洋相了,上了车你又来挑事儿,杨聪啊杨聪,你是有点小聪明,但是用错地方了……

警车打头,车队缓缓地驶进了天南宾馆,不过让人看不懂的是,头车之后的第二辆车,居然是一辆挂了凤凰牌子的灰色林肯。

陈太忠却是没有觉得自己的车有多么碍眼,下了车之后,他很自然地绕过覃市长的座驾,走到豪华大巴面前,笑着招呼,“哈,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吧?”

“嗯,不错,”安多瓦最先走下车来,四下打量一番,“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们中国这种参天的大树,我不喜欢晒太阳。”

覃华兵走下车来,见到陈太忠跟对方喜笑宴宴地瞎聊,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瞎聊不算什么,问题是,这家伙摆明不肯善罢甘休,要插一杠子了,这让他觉得有点头大。

果不其然,见他走过来,陈某人笑着招呼了,“覃市长您看,我挺配合的不是?您能在我朋友旁边,帮我安排两间房间吗?”

覃华兵怎么看,怎么觉得丫这份笑容可气,说不得淡淡地哼一声,“陈主任,房间是早订好的,相邻的房间怕是很难保证。”

“这样啊,那我也可以请朋友出去住的,”陈太忠微微一笑,浑然不以为意的样子,“我手里多少还有点经费,市里给的,呵呵。”

你这家伙怎么就能嚣张成这样呢?覃市长实在有点受不了啦,不过,不等他说话,杨聪在一边冷冷地插话了,“陈主任,麻烦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成不成?你面对的是覃市长。”

“覃市长还没说话呢,轮到你了吗?”陈太忠轻蔑地瞥他一眼,跟我比风凉话,那不是找死吗?“你先摆正自己的地位吧。”

这二位一掐,覃华兵反应过来了,这是陈太忠心里有气,说话才这么不讲究的,想明白这一点,他反倒不怎么生气了,侧头看一眼杨聪,“杨主任,给陈主任和他朋友安排两个房间,尽量跟考察团离得近一点。”

知道陈太忠不好惹,想看我跟他掐?你省一省吧,我玩这一套的时候,你还系着红领巾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