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2章 接机

破天荒地,陈太忠睡了一个大懒觉,在早晨八点才起床,这固然跟他劳累了一夜有关,更重要的是,他要等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起床。

昨天一男五女,都住进了港湾大酒店——大家都知道去军分区不合适了,不过为了避人耳目,还是分三批进去的,甚至,陈太忠还在顶层又定了两个套间。

雷蕾和田甜住一间,外人一旦问起来,不过是雷记者采访陈某人采访得晚了,就在这里歇息了——反正只是一个名义而已。

倒是张馨有资格公然跟陈太忠姘居,一个未结婚一个已离异,更重要的是,电信这个行业是条管的,独立性很强,只要局里没人操心,外面的物议不可能对她造成太大影响。

事实上,就算局里有人操心,依旧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电信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此事传不到外界。

不管怎么说,一男五女是乱战做了一堆,凌晨六点多的时候,田甜和雷蕾悄悄地回了房间,总统套里,一男三女高卧不起。

凯瑟琳和伊莎对腐败生活的适应,真的没办法说了,或者说她俩在北京,过得也是黑白颠倒的生活吧,直到七点四十,陈太忠实在懒得在床上躺着了,死说活说将二人弄了起来。

港湾大酒店不比军分区招待所,不但是社会性宾馆而且档次极高,虽然已经是八点出头了,餐厅里还有早餐招待。

陈太忠也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大喇喇地领着一黄二白三个美女走了进来,而且,他居然很心安理得地找个座位坐下,不但不帮两位外国美女跑前跑后,居然还等着张馨端着盘子和碗,四处为他夹菜、舀粥。

暴殄天物啊!注意到这四人的主儿,心里无不感慨万分,然而,这感慨也只能放在心中,他们只是略略地目光扫一扫,就被高大男人挑衅的目光顶了回来——能住在这里的,多半都是有点身家的,何必呢,何苦呢?

以陈太忠现在的涵养,原本是不至于如此外露的,跟这些人叫真也有点跌份儿,不过,他不是不太爽吗?而且,他也希望他同凯瑟琳的交往,能被大家关注到——至于说原因,很简单,他需要借助一下两位外国美女的力。

载着罗纳·普朗克公司考察团的飞机,在下午三点四十降落,陪同考察团一起走下飞机的,是素波招商办副主任杨聪。

杨主任个子不高,一米六七左右,瘦瘦小小的,不过只看那一对来回乱转的眼睛,就可知道此人是心思机敏之辈。

素波这次给出的接待规格极高,天南省电视台的拍摄人员居然进入了机场进行拍摄,虽然只是寥寥几个镜头,可对尚未确定的投资考察团来说,也是极其罕见的。

在机场出口处,素波市常务副市长覃华兵也早早地等在了那里,随行的有十七八个人,还有日报、晚报和市电视台的一干记者,长枪短炮都已经架了起来,热闹非凡。

杨主任同执行副总裁安多瓦、执行董事爱德华相伴,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身后紧跟着投资顾问克劳迪娅,再往后还有两男一女三个随员。

眼见外国客人到了,大家纷纷行动,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中,覃华兵微笑着迎了上去,杨主任赶紧侧着身子介绍,“安多瓦先生,这就是我们素波的市长覃华兵先生,覃市长对考察团的到访,非常地重视。”

安多瓦侧头听完翻译的话之后,笑吟吟地伸出了手,嘴里快速地嘟囔两句,覃市长身边也有翻译,“能见到素波市的市长,非常荣幸,请问……请问……”

覃市长同对方笑着握一握手,本来想着是不是还该拥抱一下,见人家没兴趣,说不得又跟爱德华和克劳迪娅握一握手,一边笑着点头,嘴里“幸会、欢迎来到素波”说个不停。

一圈手握完,安多瓦又发话了,覃华兵奇怪地看一眼翻译,心说这家伙法语很不过关啊,刚才“请问”了半天,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不行,回头得换个翻译。

被市长这么一看,翻译终于忍不住了,轻声嘀咕一句,“安多瓦先生问,陈太忠怎么没有来,这么快就忘记老朋友了?”

“陈……太忠?”覃市长听得登时一愣,笑容在脸上僵得一僵之后,不着痕迹地瞥了杨聪一眼,笑着点点头,“考察团一路辛苦了,市里已经为贵客们安排好了休息的地方,请……”

见他侧着身子延客,安多瓦略略犹豫一下,向前迈步,两人就这么携着手,在长枪短炮的丛林中,冒着耀眼的镁光灯款款而行。

“咦,凯瑟琳?”猛地,有人喊了起来,虽然声音不高,怎奈在热闹而不嘈杂的现场,就相当惹人注意了,大家驻足转头望去,却发现说话的是投资顾问克劳迪娅。

再顺着她的眼光望去,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两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外国美女站在不远处,略略丰满的那位笑吟吟地冲着克劳迪娅招手,另一个美女则是撑着一把阳伞,手里拎着小包,静静地站在她的背后。

“哈哈,看看是谁,”安多瓦松开了握着覃市长的手,大步走了过去,隔着好远就张开了双臂,这样的行为,充分地展示了法兰西男人接近于夸张的热情。

爱德华也紧跟了过去,不过,他的目标不是凯瑟琳,而是伊丽莎白,“哦,天哪,小伊莎,你怎么会在这儿?”

执行董事其实很想同凯瑟琳打个招呼,不过,既然被安多瓦抢先了,他又想表现出一点个性来,那么,用法语热情地招呼一下自己的国人,倒也正常了。

随着两个外国美女的出现,现场的秩序一时大乱,省台、市台的摄影师以及其他媒体的记者们,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将头转了过去——镜头和人头都转了过去。

出现混乱了,听到不少人交头接耳嘀嘀咕咕,旁边维护秩序的警察为难了,说不得也扯住一旁的人乱问,换个其他人,他们就能适当地采取某些措施,可眼下这边的,也是外国友人不是?

覃华兵又狠狠地瞪了杨聪一眼,不过这个当口儿,他没有办法计较什么,只能领着人快步跟过去,笑嘻嘻地发问了,“安多瓦先生,这也是贵公司的职员吗?”

“不,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安多瓦笑着摇一摇头,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的身份介绍给了覃市长,“……能在天南再次遇到两位,我很荣幸,对了,联系了陈主任没有?”

“陈主任啊,他在外面车里呢,”凯瑟琳微微一笑,转头向外走去,“好了,有话咱们到凤凰再说吧,不要阻碍了别人的通行。”

这次,覃华兵身边的翻译,翻得格外地快捷,覃市长听完之后,脸上虽然笑容依旧,但是眼神中已经多了一丝阴翳。

他知道陈太忠是谁,前常务副市长丁厚德被调离,就跟那家伙有关,而且凤凰科委现在搞得红红火火的,省里又有几个人能不知道呢?

刚才安多瓦的问话,翻译一开始不敢直接翻,待到人家问第二遍的时候,覃华兵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十有八九,杨聪是办了一件糊涂事。

等见到投资顾问跟那俩外国女人相熟,安多瓦又第三遍问起陈太忠的时候,覃市长知道,今天真的是要闹笑话了——毫无疑问,陈太忠跟罗纳·普朗克的人很熟,甚至双方还有共同的朋友,比如说眼前这位年轻的、漂亮的普林斯公司的老总。

这可是一记赤裸裸的耳光,一时间,素波常务副市长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燥热,不过,他是沉稳之人,也没做出什么表示,而是静静地看着安多瓦一行人,等待对方做出反应。

能成大事的,行事都是靠谱的,果不其然,安多瓦的反应也很中规中矩,他回头看一眼覃华兵,“覃市长,陈为什么不能进来?要在停车场等着?”

“哦,非常抱歉,我不认识您说的那个陈,”覃市长微微摇一摇头,脸上的微笑不减,“您一路劳累,先休息一会儿好吧?”

“这个休息的地方,是在素波还是在凤凰?”安多瓦的问题,问得不算太尖锐,但是针对性实在太强了,他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副市长,“听陈主任的意思,是想请我们到凤凰去。”

“不管去哪里,只要是在天南,您一定可以得到最热情的接待,素波和凤凰,都没问题,”覃市长微笑着回答,“不过,您现在是在素波。”

他回答相当地得体,安多瓦笑着点点头,“好吧,我先去见见陈,很久不见了,非常想念他。”

见那几个巨头跟着凯瑟琳快步离开,覃华兵也跟了上去,顺便冲着杨聪招一招手,将他喊了过来,边走边沉声发问,“小杨,我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点什么吧?”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杨聪眉头紧皱,期期艾艾地回答,“他们要来天南考察,是省招商办下的通知,我接了通知就去接人,没听说别的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