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1章 截胡

陈太忠原本是打算不通知素波的情人们,好好地陪凯瑟琳和伊莎玩一天的,遗憾的是,他现在的时间已经越来越不属于他自己了,而且他的诸多情人之间,也建立了诸多的联系,形成了卓有成效的信息覆盖网。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雷蕾给他打来了电话,“太忠,来素波了也不通知一声,这是怕我打扰你和外国美女私会呢?”

她的消息来自丁小宁,不过不是丁总主动说的,而是雷记者自己问的,她本只是想问一问甯瑞远,能不能接受一下省报的采访,谈一谈他对非公企业中工会建设的看法,不成想丁小宁恰恰在甯总旁边。

狡猾的甯总在第一时间就将此事推到了堂姑妈身上,又由于丁小宁的京华酒店现在也在搞工会建设,两人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之后,丁总才叹一口气,“你想见甯总很简单,想正式采访他,必须还得让太忠出面协调。”

雷记者顺口问一句陈太忠现在在忙什么,才知道那厮已经携着两个外国美女直奔素波了。

当然,仅仅是这个理由,并不足以促使雷蕾给陈太忠打电话,更关键的是,陈某人此次去省会,是为了将一个世界五百强的公司拉到凤凰去投资。

在经济挂帅的年代,这样的事情,足以引起省报的关注了,雷记者打电话给陈某人,更多的是抱怨——太忠,有这样的素材,你多少跟我说一声嘛,就算不一定确保上报,我这儿也有个素材储备的问题不是?

这个抱怨是相当有道理的,陈太忠无话可说,说不得约了雷蕾在运河公园见面,不成想一到地方,他傻眼了,不止雷蕾在,田甜和张馨也在。

敢情,雷蕾得了罗纳·普朗克公司要来天南考察的消息之后,犹豫半天,终于还是给田甜拨了一个电话,问她知道不知道这回事——大家是好姐妹,又都是搞媒体的,有了消息就该互通有无,否则的话,将来万一穿帮了,心里难免要留个疙瘩。

田甜当然知道此事,“那是世界五百强呢,台里都接到省里的指示了,要去现场拍摄,素波台的也去,不过,这只是个意向,没定下来,你们省党报怎么会操这个心?”

她这话,就涉及到另一个不成规则了,做为国家一级行政区的党报,对那些未确定价值的经济新闻,通常是不予关注的。

像罗纳·普朗克公司的考察,既然没确定投资落在天南,天南日报就不会专门就此做出报导的,最多在某些文章里顺势提一下,XXX公司、YYY公司曾在何时来省里考察过——省党报的权威性,是必须要维护的。

而二级行政区的媒体就不同了,素波日报就能播发这一新闻,层次不同,关注的东西就不同,罗纳·普朗克来素波考察的消息,绝对能报导。

人本就是善于遗忘的动物,考察归考察,最初的轰动过后,投资到底是否能落地,那就不是大家要关注的事情了,对于那些从头到尾关注的主儿,自然也会知道投资为什么落不了地——或者为什么暂时落不了地。

换句话来说,那就是对素波市政府来说,能让一个世界五百强的公司来本市考察,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强调的成就,以至于结果倒不是那么重要了——这是一个态度决定一切的年代,正是因为有了好的工作态度,种下梧桐树,才能引来凤凰的关注不是?

当然,若是凤凰能就此落窝,等待它的必然是连篇累牍、大书特书的报导,事实上,只要人家能夸随口几句,诸如基础设施条件好或者官员素质搞的话,就值回这一番关注了。

至于说省台出面,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对行家来说,电视报导的权威性,永远赶不上同级报纸报导的权威性,要不然有人说,电视新闻容易成为“错过的遗憾”呢?

报纸,大家可以攒起来,回头想看的时候就看;而电视,没人闲得无聊,放个录像机没事就录电视节目,而录像带不但占地方价格也不菲——所以,电视上有点小错,一般没人会叫真,这是媒体本身所倚仗的平台所决定的。

这就扯远了,总之,既然田甜知道陈太忠来了素波,说不得顺嘴问一句,“呀,不知道太忠跟张馨说了没有。”

事实上,田主持并不想通知张某人,她不太看得起那女人,然而,雷蕾却对张馨抱着相当程度的同情之心,同为已婚女人,她太知道婚姻生活异常带给女性的巨大压力了。

陈太忠不是一个好男人,更不可能成为一个好丈夫,但是对她俩而言,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情人,行事也肯负责,又有强大的实力……当然,他的身体素质也是很强大的,做为过来人,两人能非常肯定地确认这一点。

再想一想,上次陈太忠去北京被通知张馨,居然搞得她有一点点被动,于是,雷记者决定出面打个招呼——事实上,她都不能确认张馨是否已经知情,万一人家早就知道,这个招呼一打,也省下对方可能结下的疙瘩了。

一男五女,男的高大英挺什么的,也就不用说了,只说三个女人都是个顶个的明艳动人,再加上两个金发碧眼的异国美女,这一行人想不扎眼都难。

不得不说,凯瑟琳是个很另类的女人,或者,她从小见识过她那个老爸太多的事情了吧,爱德华·肯尼迪本就以荒唐出名的——甚至,他的政治生涯都是因为某个女人的丧生而断送的。

她对三位黄种女人的到来,居然持一种欢迎的态度,当然,她对张馨的认可程度是最高的,“哈,张馨,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对了太忠,还有其他女人吗?”

她是真正的嫌人少不够热闹,不过这话听到雷蕾和田甜耳中,难免就有点怪异了,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一摇头,“嗯,不可能有了,除非把凤凰的也叫过来。”

“啧,有点少啊,”凯瑟琳皱一皱眉,颇为遗憾地摇摇头,“不足以支持整整一个晚上……”

雷蕾和田甜听到这话,真的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张馨感念雷记者通知自己,说不得将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解释,“她就是这样,人来疯,人越多越兴奋。”

“那一会儿,怕是就不能去军分区了,”雷蕾不无遗憾地看一眼田甜,田大主持哭笑不得地咧一咧嘴,想说点什么,似乎又感觉无从谈起,好久才长长地叹一口气,轻声嘀咕一句,“跟这家伙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堕落了。”

她并不知道,曾几何时陈太忠也发出过这样的感叹,现在,不过是被堕落的男人在无意间,开始勾引自己身边的女人堕落……

享受着周围艳羡的目光,一群美女叽叽喳喳自顾自地说话,言谈中满是对接下来的节目的期待,堕落之所以能成为堕落,那是因为它本身就对人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兴奋和刺激,足以使她们期待万分了。

陈太忠却是陷入了苦恼中,刚刚得到的消息让他兴趣缺缺——真没想到素波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省台、市台和素波日报齐齐出动,真当这罗纳·普朗克是你素波人请来的?

这口气,陈某人是断断咽不下去的,然而,这次素波摆出的阵仗有点大,这让受过众仙围攻的他,略略地有一点心理障碍,同时,他真的不想把这种竞争赤裸裸地展示给罗纳·普朗克。

这不仅仅涉及到“家丑不可外扬”这种面子问题,更重要的是,素波和凤凰一旦摆明车马做竞争,从中获利最大的,当是罗纳·普朗克公司。

陈某人的小团体主义情结一向浓厚,坚持的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理念,他也喜欢坐山观虎斗,但是,他绝对不愿意成为打斗的两只老虎的其中一只。

这真是一个令人郁闷的消息!

换个持有相同观念的普通干部来,绝对能郁闷到吐血,这种被人截胡的事情,在官场中并不多见,但是一旦出现,被截胡的人一般就只能自认倒霉了——敢打这主意的,就不怕你被截胡的人抗议。

素波是天南的省会,只凭这一点,凤凰就矮了一截儿,没错,章尧东是很强势了,但是人家素波的市委书记伍海滨是省委常委——有本事你来素波展示一下你的强势?

这种事,陈太忠向章书记抱怨也没用,章书记不可能因此而出头,反倒是显得他陈某人能力不够,只会找组织告状,同时也有大局感不够的嫌疑。

至于其他省级领导,更不会为此出头露面了,素波和凤凰都是天南的,这投资落到哪里还不都是一样?

总算还好,陈某人不是普通人,他琢磨半天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你素波人欺人太甚,那就不要怪哥们儿做事不讲究了!

雷蕾隐约猜到了他神智恍惚的原因,直到见到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才轻声发问了,“明天的事情,想好怎么安排了吗?”

“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陈太忠笑眯眯地扫一下眼前的五女,“呵呵,我现在期待的,是今天晚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