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90章 代价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凤凰待了时间不长,也就是三天,同样的,陈太忠虽然能找个把时机偷偷鸡,却是从不肯做出留宿之类的荒唐事。

事实上,由于有女翻译的存在,他连大被同眠都没机会,所以这三天,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不是很满意。

她俩不满意?有人还更不满意呢,白市长和蒙校长之类的也就不用说了,第三天中午,连唐亦萱都抗议了,“太忠,你真的不要形象了吗?”

“我这是为了招商引资嘛,”陈某人嘴上说得挺硬,心里却认真了,别人的意见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小萱萱的意见……那是要认真考虑的。

说不得,第四天头上,灰色林肯车载着一男三女驶向了素波,嫌我在凤凰碍眼?那成,我去素波总可以了吧?

女翻译虽然没有目睹陈某人跟老板或者伊莎的肉搏场面,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点事情谁还猜不到?尤其是陈某人能力持久强大,凯瑟琳和伊莎每次完事后,眼角眉梢的春意,真的是挡都挡不住。

甫到素波,凯瑟琳就要她先期返回公司,女翻译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心说我也不挡你们的路,看了好几天,我也得找男朋友泄泄火去,少不得顺便请个假,说是想回家探看一下父母——果不其然,情动时的女人都很好说话,做老板的很痛快地放了她一周的假。

上午八点,四人自凤凰出发,中午吃完饭之后,女翻译就消失不见了,陈太忠终于得已肆无忌惮来一次老板保镖双飞,这一折腾,完事儿的时候就到了下午三点。

在韩忠的港湾大酒店,陈某人还真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总统套房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不但舒坦自在,服务也不错。

三个人也不穿衣服,就那么赤着身子从冰箱里拿了啤酒来喝,伊丽莎白不肯喝酒,抓了开心果、巧克力、果脯什么的胡乱地塞着。

刚才三人实在太疯了,到最后,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都顶不住了,最后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全是伊莎硬生生地扛下来的,所以她感觉有点吃不消,“不行,要补充一点体力了。”

三人歇息一阵,正待重整旗鼓再开张的时候,陈太忠的电话响了,来电话的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小陈,六点半来市委小白楼一趟,尧东书记想跟你了解点事情。”

市委小白楼,就是尧东书记的固定用餐点,人称“白宫”的便是,陈太忠在那里吃过一回饭,还陪章书记打了一把台球,最后书记大人赢得很开心。

“可是……我现在在素波啊,”陈太忠犹豫一下,终是有点舍不得身边的两具火热胴体,说不得硬着头皮回答,“怕是不能及时赶回去了。”

呦喝,你小子还牛上了?魏长江有点恼火了,素凤一级路通了很久了,眼下素凤高速路,也有部分无人看管的路段能通行了,对路况熟悉的人,就算开车稳重一点,三个小时也到了——除非是驾驶着那种时速八十公里就有开锅危险的破车。

凤凰市一把手的邀请,你都不听了?魏秘书长笑了一声,心里却越发地不是滋味了,“哦,素波那边有要紧事啊?”

“有点小事,关于招商引资的,”对面电话的回答,让魏长江想暴走了,不就是陪着两个外国女娃娃玩吗?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招商引资上面呢?

说不得,他就要淡淡地回一句,话里没什么情绪,不过,那是暴风雨爆发前的平静,“哦,你跟普林斯公司谈合作,可以回凤凰谈嘛,也方便随时得到市里的支持,又不是谈投资落在素波的项目。”

“普林斯公司?”听得出来,陈某人很吃惊,然而下一刻,就轮到魏某人吃惊了,“秘书长,我说的招商引资,目标对象不是普林斯公司,我是在等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

“罗纳·普朗克?”魏长江讶异地重复一遍,又沉默片刻,“哦,是那个法国公司,世界五百强的,对不对?”

“没错,”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应该是明天就到了,不过他们先跟省里打了招呼,结果省里的意思……好像倾向于把投资留在素波。”

“嗯?”这次,魏长江沉默的时间格外长,好半天,他才轻叹一口气,“这是大事,嗯,我会向尧东书记帮你解释的……对了太忠,要注意工作方式。”

说出这话的同时,魏秘书长心里也不无庆幸,亏得我说话够谨慎,要是先入为主地咬定对方带了女人游山玩水,岂不是会很糟糕?

甚至眼下这样,也难免有点小尴尬,毕竟他说似乎中正平和,但其实已经带了些许不满在里面了,希望小陈的心思没那么敏感吧?

还好,陈太忠不敏感,“我会注意工作方式的,不过关键时刻,也不能计较那么多,累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要争取投资落在凤凰。”

敢情,他直接就想歪了,这也难怪了,他身下枕着一个,身边还搂着一个,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把玩着弹性惊人的肉球,那是以他的大手都无法完全掌控的硕大……不累才怪。

你累不累关我什么事儿呢?魏长江听得又是一阵迷糊,他当然想不到陈某人说的某种累到底是什么,说不得又点一下,“我是说,兄弟城市之间竞争,要成为有序的、良性的竞争,不要把矛盾表面化了,要有大局观……”

这话含含糊糊的,不过陈太忠是听懂了,搁了电话之后,禁不住苦笑一声,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真有大局观。

老魏说的是一点没错,但其实还是在撺掇自己跟素波争,不过要讲求点手段,目的是“不要把矛盾表面化”而已——要不说领会领导的发言,那也是门学问呢?

其实这次罗纳·普朗克来,真的是没考虑到素波的,怎奈中国办事处那边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将总部来人即将到天南考察的消息通知了省招商办,结果素波招商办这边就动起来了,还派了专人去北京相请。

倒是克劳迪娅比较敏感,发现来人是素波的而不是凤凰的,少不得就给陈太忠打个电话相询,陈主任这才知道,敢情素波这边又在搞小动作。

陈某人当然不会容忍这种现象,只是,还是那句话,他不想让外国人看了自家的笑话,虽然女巫是个很不错的朋友,他也不想令其知情。

反正考察团的行程,也不是区区的投资顾问能决定了的,打听到考察团明天下午到,陈太忠原本是打算明天上午从凤凰动身的,谁知道唐亦萱居然也会抱怨,为了不让小萱萱生气,他只能将日程提前了。

他正沉思呢,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凯瑟琳已经翻到了他身上,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小手向下面探去,“快点,再来一次,咱们就去运河公园玩。”

“不用着急,运河公园的夜景,更好看,”陈太忠轻笑一声,探手去捉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两团丰硕……

事实上,凯瑟琳在北京的公司虽然没什么业务,却总有这样那样的小事,也是走不开人的,原本只计划在凤凰呆三天,然后就从素波直飞北京了。

不过,陈太忠心里有设计,心说既然你们利用我了,我有这样的资源,那也是不用白不用,说不得就用陪两人在素波好好玩一玩来引诱,要她们等罗纳·普朗克的人来,帮自己关说。

凯瑟琳在北京举办过家宴,招待罗纳·普朗克的三巨头,而伊丽莎白又是法国人,双方见面之后,多少能有点人情分在里面吧?

事实上他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据巴黎的掮客埃布尔先生讲,影响罗纳·普朗克公司投资方向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人情因素固然是一方面,但是所占的比例奇小。

在商言商,那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虽然法国人在欧洲以天真烂漫而著称,但是涉及到公司发展方向,大部分人都不会感情用事的。

不管怎么说,从严格意义上讲,陈某人对这两位美女尽心尽力、床上床下地招呼,确实是有招商引资的意图在里面的,是的,他为此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当然,若是将这二位换做克劳迪娅,就算他视女巫为好友了,却也绝对不肯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虽然投资顾问的意见的影响力,要远大于这二位之和——至于说原因嘛,那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了。

所幸的是,凯瑟琳虽然是成熟到不能再成熟了,却是初尝情爱滋味,纵然是性子有点古灵精怪,可是某人愿意放下身段哄其开心的话,推迟几天回公司,倒也不是不能商量。

陈太忠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尽量让这位——实则是两位开心,不过还好,对陈某人来说,这一点并不是很难做到,尤其是离开凤凰,在素波他就可以比较放肆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