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9章 迫在眉睫

吴言也等着跟陈太忠说此事呢,下午的时候,她知道了这个消息,本想打个电话问一问太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奈手边事情实在太多,就耽搁了下来。

晚饭又是童山县的县长请客,吴市长念在老爹生病其间,人家跟着跑前跑后,又是派人陪护又是派车的,也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在这些人眼里,她这个副市长的影响,比区委书记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以前招呼得少一点不要紧,现在可是不能怠慢了。

“这个驻欧办,真的有点过分,也不知道政研室的老潘怎么想的,”她轻哼一声,“明天我问问他,不过太忠……这是正处待遇啊。”

正处和正处待遇,有人要叫真的话,那是真的不一样,可是两者相差,也不过是一张纸的距离,倒是正处待遇和实职副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只要不犯什么错误,去掉待遇俩字是迟早的事情。

“不稀罕,爱谁去谁去,”陈太忠冷着脸一摆手,“要不是舍不得小白你……嗯,还有韵秋,我早跟蒙艺走了,正处?切,改一改年龄和履历,三年之内,我敢琢磨正厅!”

“你舍不得的人……很多吧?”吴言冷冷一哼,心里却是有点甜不滋滋的,这小混蛋的一张嘴,越来越会哄人了啊,“说说看,你都有些什么条件?”

这个,却是陈太忠在下午仔细琢磨过的,他首先是要钱,咱不能让这驻欧办不尴不尬名不正言不顺,没错,挂个牌子再刻个章,这就算机构成立了——所谓的权把子,不就是那么小小的一个橡皮图章吗?

但是他不会因此满足,哥们儿这史无前例的驻欧办主任,有做小丑的嫌疑,让我去可以,但是政府要表示出足够的重视才行,证明我不是小丑,证明我是肩负了史无前例的使命!

所谓政府的重视,那可不是嘴皮子上随便说说或者下个红头文件就能证明的,这年头,大家嘴上说的文件上写的,都是有水份甚至截然相反的,能充分证明政府重视程度的,并且能做为唯一衡量尺度的,只有两个字——拨款。

拨款越多的机构,领导越重视,这简直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了,嘴上说重视可拨款迟迟落实不到的,那定然是不合时宜的——像党史研究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但是这经费和办公条件上不去,久而久之就那个啥了。

欧洲那边,开销可是很大的,咱也不多要,一年一百万欧元就行了,合下来不过八百多万人民币,比驻京办也多不了多少——可是那是在国外啊。

要钱之后,那自然是要权了,“人员配置我说了算,少给我配什么乱七八糟这样那样的副职,做正经事的时候有人掣肘,要担责任的时候,一个一个地找不见,要行使权力的时候,就想起来自己是副主任了……都是什么玩意儿嘛。”

“对,”吴言点点头,对于这一点,她有深刻的体会,为什么外人都说她强势?那也是逼出来的,“有了功劳了,抢功的水平都不低,那不是白享受你的劳动成果?”

“可是,这种驻外机构,怎么可能不接受政府的监督?”钟韵秋怯生生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不受监管……出了乱子算谁的?”

“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监管不监管都无所谓的,怕犯错误,怎么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吴言不介意地摆一摆手,话都在人说,关键是看谁掌握了话语权,“他们想监管,换个人来做主任也正常吧?”

“要监管我绝对不答应,”陈太忠也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这要求有点过分,不过这个职务本来就让他恼火不已,条件自然要提得高一些,“除非……嗯,除非是小白监管我。”

“要死了你!”吴言瞪他一眼,脸上宜喜宜嗔的表情,却是出卖了心里的真正想法:似乎别人,也没谁有胆子监管他吧……

第二天,陈太忠终于有心情陪着贝拉和葛瑞丝一行人出去玩了,凤凰市好玩的地方并不是很多,要说风景区,自然首推童山的旅游风景区了。

陈太忠的灰色林肯,在童山有人识得,再加上身后的两辆奔驰车,下来的人又有金发碧眼个头高挑的异国美女,在风景区门口引发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管委会里也有消息灵通之辈,听说科委陈主任带了一帮男男女女前来游玩,不多时就有相关领导匆匆地赶了过来招呼,还带了挑工和导游,大家一路说说笑笑地游走,煞是自在。

什么是实力?这就是实力的体现,陈某人来了童山,根本不同别人打招呼,人家就认出了他来,并且主动贴上来侍奉。

葛瑞丝和贝拉也体会到了那些人对陈太忠的敬畏,心情越发地好了,缠着他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大家见了也不以为意——谁要陈主任英文说得好呢?那俩翻译都有点自惭形秽。

逛了没多久,就中午了,大家选一处凉亭坐下,就有人开始生火做烧烤,管委会的副主任则是坐在陈太忠不远处,看着那俩外国美女喜笑宴宴地同陈主任交谈,心里羡慕无比。

只看那俩美女的眼神,就可以断定,她俩对陈主任有相当地好感,若是陈某人有什么想法,用上点手段趁热打铁的话,一亲芳泽倒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说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当然,他不知道,人家早就得手了的,双飞三飞什么的都不稀罕了,眼下这二位已经很克制了,知道陈太忠在凤凰行事不便,她俩展现出的,也不过是较为普通的亲近——你们政府不会连这种程度的接触都干涉吧?

说干涉,还真有人干涉了,管委会副主任好不容易跟陈主任搭上腔了,意思是说风景区开发,还缺有实力的投资商,陈主任您看能不能那啥,帮着介绍几个……就在此时,陈太忠的电话响起。

来电话的是科委的纪检书记孙小金,风景区移动基站的信号覆盖刚刚完成,信号不是很好,“太忠……有人说……外国女人……注意影响……”

“多事儿!”陈太忠悻悻地压了电话,“陪朋友出来转转也不行?都像这样,注意这个避讳那个禁忌,工作还要不要开展了?”

“是啊是啊,”周围的人频频点头,当然,大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可就真不好说了。

然而,这么多人的附和,并不能改变某些人的惯性思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太忠又连接了几个电话,都是说此事的,一时间搞得他懊恼无比。

可是偏偏地,打电话来的,都是他的知己好友,人家也是为他着想的,比如说许纯良,又比如说景静砾,他想发火也无从发起。

此事甚至传到了蒙晓艳的耳朵里,晚上在育华苑,蒙校长拎着他很不客气地发问了,“太忠,听说你跟两个外国模特……走得很近?”

“啊,是,很近,怎么啦?”陈太忠眉头一竖,狠狠地瞪她一眼,“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领导没找我谈心,纪检委没找我谈话,你们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吃枪药了你?问你一句,你就是这态度?”蒙校长一番好意,换来劈头盖脸一顿骂,登时也恼了,“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关心你?”

亏得还有一个性子好的任娇在,居中调和了好一阵,才把这俩火爆性子劝开,不过,蒙晓艳也是霹雳火的脾气,火气出完就没事了,接下来又是一室皆春。

保持做爱频率,有助于促进双方感情,完事儿之后,陈太忠正躺在床上,琢磨着这是从哪儿看到的呢,就听到伏在他身上的蒙校长又发话了,“太忠,我觉得,你迟早有一天会离开我们……跟外国美女在一起感觉很好,是不是?”

“瞎琢磨什么呢?”陈太忠笑嘻嘻地轻抚一下她的脸蛋,“天欣的人,明天就要走了,不要妄自菲薄,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别人无法代替的。”

别人无法代替——这般无耻的话,也就是他能说出来,可是偏偏地,蒙晓艳还就认这话,听到这里,禁不住破涕为笑,“你这张嘴,是越来越会哄人了。”

第二天,天欣集团一行人果然走了,他们要去素波玩两天然后回京——苏文馨这次大张旗鼓地带人过来,商业谈判只是目标之一,游山玩水是另一个目标,苏总的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休闲时间。

但是,这一拨人才走,又一拨人来了,其中又有两个外国美女——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她们此来,是去青旺到临铝办事的,回程之际,范如霜建议他们来凤凰找陈太忠盘桓几日。

就算没有范董的建议,凯瑟琳都有这样的心思,伊丽莎白更是不在话下了,跟她俩随行的是一个才毕业不久的女硕士生,负责翻译工作。

这次,连市委秘书长魏长江都有点忍不住了,那凯瑟琳可算是绝代尤物了,身边的女保镖比她差一点却也不多,偏偏地,这二位还没什么觉悟,直接住进了市委的凤凰宾馆。

陈太忠跟这俩女人的接触,也不瞒着外界,这不是他烧包,而是说通过凯瑟琳的转述,他有点明白范如霜的想法了。

蒙艺在的时候,天南的人看他,那就是铁杆的蒙系,可是这次临铝的电解铝项目,范董和何保华的压力来自京城,对京城那帮人来说,他陈某人算是脑门刻字的黄家人马。

这就是范如霜转嫁注意力的方式之一,同时也是一种明白的暗示:普林斯公司插手临铝的事务,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京城里有什么说法姑且不论,但是你们看到没有?人家去凤凰找陈太忠玩去了啊。

这个暗示,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实在不好说,不过,陈某人既然拿走了人家藏了二十四年的宝贝,自然要尽力帮其完成这一单——要知道,凯瑟琳可是宁可得罪了某个副部,都没有在压力下屈服的。

所以,他就是很高调地陪着这三位四处转悠了,搞得魏长江特地把张智慧喊去训话,“你搞什么飞机嘛,这种人……怎么也能让她们住进政府接待宾馆呢?”

“我也不想啊,”张总哭丧着脸解释,“可是小陈说了,人家是外资企业的老板,手里资源很充足,他要招商引资,当然要尽力配合了。”

看着他如丧考妣的样子,魏秘书长心里冷笑,他太清楚老张装神弄鬼的水平了,说不得冷哼一声,“他说是就是了?这三个女人哪个公司的?我知道你侄儿陪着陈太忠呢。”

“北京的什么公司吧,”张智慧依旧苦着脸,“好像在跟临铝谈什么合作,对了,那个老板,好像是跟美国的肯尼迪家有什么关系。”

“美国的……肯尼迪?”魏长江听得禁不住挠一挠头——这种动作出现在五十多岁的市委秘书长身上,实在太少见了,“你说的……是那个被暗杀的总统?”

“那个总统,好像还有几个兄弟,”张智慧也不知道肯尼迪家在美国是怎样的呼风唤雨,迟疑着回答,“听我侄儿说,好像在美国影响力挺大的。”

“啧,”魏秘书长嘬一下牙花子,终于再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默默地看桌上的报纸,好久之后才抬起头,冲张智慧一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见张总离开之后,魏长江才轻叹一口气,人向大班椅上重重一靠,呆了五秒钟之后,才坐直身子拿起电话,“章书记,我有个情况,想向您汇报一下……”

十分钟后,章尧东看着面前的市委大管家,也是眉头紧皱,“这还没完了?啧……再不把这家伙撵走,怕是想撵都撵不动了。”

照这么发展下去,驻欧办都不用设了,人家欧洲、美国的朋友都要跑到凤凰来设驻华办了,这压力真的是迫在眉睫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