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8章 传言

有必要提醒我一下?陈太忠看着昔日同学微红的面庞,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良久,他才叹一口气,苦笑着一摊手,“倩倩,你其实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他的名声还用我多说吗?想当初……切,他还想给你补课呢。”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杨倩倩盯着他的眼睛,鼓起勇气发话了,“你现在就要正处了,也该收一收心,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

“不是吧?”陈太忠见她纵是盯着自己,目光也有点游离,禁不住觉得有点好笑,纵然心里知道不该再撩拨她了,可禁不住还是要装傻充愣一下,“倩倩,咱俩才二十一,就算你到了结婚的年龄,我可还差一年呢,党员干部,要起带头作用。”

“我说你是该把人选确定下来了,要不会影响你的上进的,”杨倩倩眼神越发地游离,胡乱地答着他,“没有成家,就意味着没有定下性子,责任感欠缺。”

“哼,什么狗屁逻辑,”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但是对这一点,他有本能的反感,“组织部那帮人,脑子里都是糨糊。”

“好多干部倒是成家了,老婆有了,孩子也有了,都跑到外国定居去了,咱且不说他们定居的钱是哪儿来的,我就问一句……你觉得这样的人比我更可靠?更有责任感?”

“那是那些人瞒着组织部门,”杨倩倩解释一句,却是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知不觉间,她的思路还是被带偏了。

“组织人事上的腐败,才是最大的腐败,”陈太忠哼一声,接着话题一转,笑吟吟地看着她,“谁说我快升正处了?你干爹吗?”

“你不知道?”杨倩倩讶异地看他一眼,“是正处待遇,实际上还是副处……当然,这个是可以变通的,昨天吃晚饭的时候,他还说呢,‘从来就没听说过,地级市政府有驻欧办这么个机构’。”

最后一句话,她是学的段市长的口气,虽然声音略微地尖细了一点,可是听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你说……什么办?”陈太忠听清楚那三个字了,可是他总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说不得就要讶异地问一声。

“驻欧办,凤凰市人民政府驻欧洲办事处,”杨倩倩一字一句地回答他,眼中满是惊奇,“你真的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了,”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这是什么玩意儿嘛,把我打发到欧洲,不是要边缘化我吗?”

“我干爹说,倒未必是要边缘化你,”杨倩倩跟市长干爹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略知一二,“驻欧办的性质都没定下来,分歧很大的,而且……想边缘化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遮挡不住的微笑,“他说只是章尧东有点头疼你,就想把你的注意力引到外面,还说一定跟你商量过的……”

敢情,段卫华听说了“驻欧办”这三个字之后,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国内不是没有驻欧办,但大多是企业行业才有兴趣搞这个,政府搞这个的还真的不多,就算有,也是直辖市才会有类似的机构,驻日办驻美办什么的。

像扬州之类的地级市的驻欧办,目前根本就没有出现,所以段市长很明白地分析出了因果,并且借此断定,陈太忠必是同章尧东达成了什么条件,才导致出现这么一桩奇闻。

段卫华就算老于人情世故,却也想不到是许书记急于回报,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凭良心说,像许绍辉这样恩怨分明并且带点书生意气的省级领导,并不是很多。

因为段市长有了这样的猜测,杨科长受到其干爹的影响,当然就以为自己的同学对此不但知情,而且是有了什么收获。

“这才是胡说,”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正处吗?别的不说,只说这莫名其妙的三个字……唉,传出去我还不够丢人的呢。”

这确实是他的肺腑之言,于是,接下来的一天里,他也没心思琢磨别的了,甚至,他都没兴趣陪着贝拉和葛瑞丝出去游玩。

于总在跟李健谈合作,苏素馨、俩外国美女和其他几个人就想出去闲逛,按说,做为朋友,陈太忠陪着他们逛一逛凤凰也不需要特别忌讳,不过既然听到了这样的传闻,他一时兴趣大减,只是让古昕派了一辆警车和三个警察,算是保护之意。

中午,李健设宴相请于总一行人,陈太忠则是借了这个机会,带着一肚子怨气,穿墙跑到了三十九号。

唐亦萱已经习惯了他每天中午的到来,今天也不例外,甚至还给他做了几个小菜,凉拌茼蒿和金针炒肉,还有一锅小火炖了四个小时的排骨汤。

他进来的时候,唐亦萱正系着围裙倒汤呢,陈太忠见到往昔雍容高贵的小萱萱,居然纤纤素手做羹汤,心里登时生出了一股暖意,走上前去,轻轻一环她的腰肢,“呵呵,你也会做饭啊……呃,是排骨汤?”

“哈哈,”唐亦萱听得就笑了起来,直笑得身子乱颤,她可是知道他为什么对排骨汤过敏,笑了好一阵才止住,“嗯,这锅排骨汤,比你喝过的那锅还要大,敢不敢喝?”

“敢,有什么不敢的?我打算喝一辈子……不,生生世世喝下去,”陈太忠手上缓缓发力,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过,我现在最想吃的,可不是饭。”

“别胡闹,等吃完饭,乖啊,”唐亦萱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身子轻轻地晃一晃,轻声笑着,“是你的,怎么都跑不掉的,先喝点酒,别让我觉得,你只喜欢跟我上床。”

女人就是这么矛盾,你要迷恋她的肉体,她会觉得你层次不够,可是只注重精神上的交流,她又未免觉得你不是全面地赏识她,以小萱萱的超凡脱俗也不能幸免。

陈太忠自然只有听命的份儿了,两人在餐桌上,一边吃喝一边聊天,说着说着,陈某人又想起了上午的腻歪事儿,少不得跟她倒一倒苦水。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嘛,这机构、这名字,简直是侮辱人嘛,我宁可不要这个正处待遇,也丢不起这个人……笑,你还笑!”

“哈,这可未必是你想的那样,”唐亦萱继续轻笑,微微摇一摇螓首,陈某人身在局中看不清楚某些东西,她的地位比较超脱,当然就能体会到此事中的味道,“只是你太能折腾了,都快成为凤凰官场首要的不安分因素了,他们希望你到外面折腾去。”

“那安排我去驻京办也行嘛,”陈太忠吃不得别人夸奖,尤其是自己相当宠爱的女人,听到这话,心气就平和了大半。

“驻京办不合适你,”唐亦萱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做解释,不过,想到从此这小冤家就要四处乱跑,这每天中午的幽会不能再持续下去,心中禁不住就生出了些怒意。

“不过,既然你觉得这带点侮辱性,那你就好好地拿这个做一做文章,想撵人可以……但是,”说到这里,她细长白皙的手指伸出来,中指和拇指搓动一下,“没好处怎么能行呢?”

看着她晶莹如软玉嫩白似小葱的手指,居然做出了如此村俗的动作,陈太忠也禁不住笑一声,微微点头,“是哦,好主意,得给够我足够的好处,我才能勉为其难地答应。”

若是旁人听到,有人被升职时还要提条件,十有八九会认为此人疯了,不过,陈某人并非常人,这一点他自己知道,唐亦萱也知道,“嗯,你打算提些什么条件?”

陈太忠嘴巴一张,刚要发话,猛地发现她眼中隐隐有期待之色,眼珠一转就反应了过来,“首先是不能让我常驻欧洲,太不方便了,我要做的穿针引线、撮合各方的合作,不是呆在欧洲那儿死耗着,要不然,那不是很久都见不到你了?”

算你有良心!唐亦萱微微一笑,一股柔情自心里悄悄地涌了上来,“确实不需要常驻,能时不时地回来看看,是最好的……”

饭毕,自然又有消食儿的活动,小萱萱今天激情澎湃;晚上丁总的办公室里恶战又起,两美女养精蓄锐之后,战意正酣……

所以,等他推开白市长的衣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说不得心里自责一下,最近哥们儿,有点荒唐啊。

吴言正跟钟韵秋埋头说着什么,见他过来,狠狠地瞪他一眼,“舍得回来啦?没被那俩美女模特勾了魂去?”

“啧,这个段卫民,太过分了吧?”陈太忠一听,这话都传到她的耳朵里了,心中就恼怒了起来,“他打人家的主意,我不答应,他就四处给我造谣?”

“段卫民?”一听这个名字,吴言的眉头就是一皱,等听完他的解释,沉吟一下,轻笑着摇头,“这传言可不是从他那儿传出来的,是有人说你,擅长跟外国人打交道。”

“说的是驻欧办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唉,都是什么破事儿,白市长,我去驻欧办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条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