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7章 歪嘴

“这人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着?”酒宴散后,丁小宁将几个要紧人物让进宽敞的总经理办公室,科委的人都走了,只留下张爱国一个人跑前跑后地张罗,苏文馨坐在沙发上,斜睥着陈太忠,懒洋洋地发问了。

“小地方的人,就是这样,没见过世面。”陈太忠左手搂着贝拉,右手搂着葛瑞丝,笑着回答她,不过,小地方这三个字只能他自己说,要是别人敢这么说凤凰人,那他的反应就绝对不一样了。

事实上,想起邹珏、邵国立要自己介绍外国模特,韦明河更是跟着自己去巴黎嗨皮了,他心里也不觉得北京就算多大的地方。

“那是我们大市长的弟弟。”甯瑞远手脚也不老实,搂着苏素馨,摩挲着她圆润的肩头,“我说大姨子,你说我赞助太忠,能从你这儿得什么好处?”

“那是你跟太忠的交情,少来!”苏文馨笑吟吟地看他一眼,“是不是还惦记着姐妹双飞呢?告诉你,双飞不是不行,给我两吨的买卖。”

“你杀了我吧,我也是穷鬼啊。”甯瑞远夸张地叫一声,“两百万我不眨眼,两吨就免了吧,那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那就不理你了,论长相,你还不如这个小伙子呢。”苏文馨笑吟吟地指一下张爱国,“你看人家,不但帅气也年轻,不像你,都有啤酒肚了。”

张爱国只听得脸红脖子粗的,却是还不敢吭声,事实上,自打他看到自家的头儿当着自己的面把那俩外国美女搂进怀里,他心里就明白了,头儿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如此放荡的场面,他也见过,但是能到这种级别的,还是第一次,双飞谁不知道啊?一个小姐五百,俩小姐一千,了不得一千五,无非就是这样了。

上层社会的事情,他听他的叔叔张智慧说过一些,不过像眼下,一个是京城贵妇,一个是天南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嘴里说的“姐妹双飞”什么的,还是让他有点这个……热血澎湃。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心里有点痒痒,禁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正在这时,他觉得有道目光在自己身上一掠而过,侧头看时,却发现陈主任眼中的冷厉尚未消退。

这一眼,就足以吓得他敛去所有绮念了,资格啊……跟在座的诸位相比,他没有资格去打这种念头。

小贝拉却是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身子软软地靠在陈太忠身上,她也知道眼下没外人了,说不得两只手不停地乱摸着,“太忠,我好想你好想你。”

“我先安慰她俩一下,失陪了啊。”陈太忠也被她摸得有点不克自持,搂着两只高挑的波斯猫站起身来,径自向总经理办的小套间里走去——那是丁小宁日常休息的地方。

“这家伙……也太荒淫无道了吧?”甯瑞远冲着丁小宁笑一下,“见色忘义,真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他应付得来吗?会不会需要我帮忙?”

“她俩可能需要我帮忙。”淫靡的气氛,是会传染的,丁小宁的长腿微微地抖动着,无带的水晶坡跟凉鞋在她的小脚上一抖一抖的,清纯的眼神中似笑非笑,“甯总你这是嫉妒……”

她的话尚未说完,只听得套间里传来一声嘶喊,带着那无法抑制的颤抖,“哦。”

“是贝拉,这么大的声音,一楼也听得见了吧?”苏文馨听得苦笑一声,侧头看一眼张爱国,“我说小张,你老板的家伙到底有多大啊?”

张爱国再次面红耳赤,却是不敢说什么,陈主任那一眼的意思,他已经很明白了。

“你不要欺负小家伙了。”甯瑞远轻笑一声,搂着苏素馨站起身来,“我和素馨也休息去了,大姨子,你就成全我一次吧,现在又不是在北京。”

“你想得美,我去房间睡觉去了。”苏文馨见状,也站起了身,“你和素馨去别的地方吧。”

看着这三位也相伴离开,张爱国又怎么可能想不到,人家是“姐妹双飞”去了呢?苏总不过是嘴上说得狠一点罢了。

想到这个事实,他心里禁不住苦笑一声,什么帅气什么年轻?统统都是扯淡,这年头,最终还是要说实力的——我倒是八块腹肌,可是那俩就是跟着啤酒肚走了。

“张哥,你回去吧,早点休息。”一个略带一点沉闷的声音响起,是酒店老板丁小宁,她原本出身草莽,等级观没有别人那么强,所以跟张爱国说话的语气,同对上别人一样——虽然此人仅仅是太忠哥的通讯员。

见到张爱国面红耳赤地退去,丁小宁站起身来反锁上房门,犹豫一下,方始推开自己的小套间,见到屋里的混乱,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这俩也憋得太久了吧?”

敢情,贝拉根本没有褪去身上的衣物,只是将浅棕的紧身裙掀在腰间,腿上的黑色连体丝袜也没动,就整个人扶着床头翘着丰臀,任由陈太忠从身后,自丝袜中间的小孔疯狂地撞击着。

她的胯间,还有黑色飘动,细细一看,却是黑色的丁字裤解开了一边被拨到一旁,由于内裤被连体袜箍着,无法掉落,所以那两条细细的带子在那里一飘一飘的。

一旁的葛瑞丝也没闲着,站着用陈太忠激烈地拥吻着,浅蓝色真丝衬衣前面大开着,黄色的吊带小背心被推了上去,陈某人的大手尽情地蹂躏着那两团硕大的乳房。

丁小宁听望男姐说过,太忠哥在北京大被同床时中外通吃,不过眼下见了,才知道这样的视觉感受会带给自己何等的刺激,禁不住夹一夹双腿,又将里面的门也反锁上。

“小宁帮她把衣服脱了。”陈太忠在百忙之中,兀自不忘交待一声,葛瑞丝早就跟他吻得昏天黑地,呼吸急促眼神迷离,下意识地扭动身子配合着丁小宁,不多时,身上除了一双浅棕色吊带丝袜,就只剩下脚上的一双高跟鞋了。

下一刻,贝拉的身子向床上一栽,身子一转,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向陈太忠的肩头一搭,“哦,要来了,快……”

她的下面剃刮得相当干净,看着粗壮的小太忠不停地进出,鲜嫩的红色肌肤不停地被带出翻卷,还夹杂着大量的体液,丁小宁只觉得自己的腿越发地软了……

战斗在一个多小时后结束,最后还是在小贝拉的尖叫声中,陈太忠疯狂地喷射了,没办法,那俩都是做姐姐的,要让着妹妹不是?

“要是能带着她俩去军分区招待所,一定很热闹。”丁小宁的想象力真不是盖的,今天她只是浅尝辄止,将身体中的欲火发泄出去之后,还有心情说话。

“你这才是胡说。”陈太忠轻笑一声,一边回答,一边揉弄着葛瑞丝的乳房,“要是中国女人,怎么都好说,把这俩带过去,马司令都罩不住,那是军队啊。”

“我又想了。”葛瑞丝低低地出声了,事实上,她比贝拉也不过才大了一岁多,只不过性子偏柔弱点罢了。

“今天不行了,唉。”陈太忠叹一口气,缓缓直起身子,从贝拉体内退了出来,“这是在凤凰啊,我得照顾影响,过几天离开凤凰,我再好好地陪你们,成不成?”

贝拉和葛瑞丝两人交换个眼神,齐齐地嘟起了小嘴,不过,陈太忠不为所动,只是微微一笑,“乖,你们赶了一天的路,也该回去休息了,这都十点了。”

“再来半个小时嘛。”葛瑞丝这次算放开了,她也知道爱哭的孩子有奶吃,说不得将他向下一拽,长腿一跨,已经跪坐在他上方,抓着半软不硬的小太忠向体内塞去,浑然不管小太忠上面已经满是厚厚的粘腻的白垢……

陈太忠最终从京华酒店出来,就是十一点了,不过,今天他住宿的地方是阳光小区,丁总已经通知了那两位,两人要晚一点回去。

李凯琳的加工厂,已经进入了正常经营的时候,小丫头天生爱玩,将厂子里大部分的事情交给了副总和总工,反正厂子现在的主要业务,就是为电机厂生产铸件外壳。

她撒手不管,刘望男就得帮她操一点心,虽说陈太忠的名声可止小儿夜啼,但是在金钱的诱惑面前,也保不准有人会铤而走险。

两人正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工厂宿舍的建设,陈太忠和丁小宁先后进来了——这座别墅,已经算丁小宁和陈太忠欢好的固定地点了。

有个别人知道这个情况,但是没人敢打什么主意,毕竟人家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想动脑筋也做不出多大的文章,谁还吃多了撑的去琢磨?

听他俩说起今天的晚宴,刘望男轻笑一声,抬手去抚摸身边丁小宁圆润的膝头,“呵呵,总显摆你两条腿长,今天遇到更长的了吧?”

“可是她俩的皮肤没我好。”丁总傲然地回答,她的肌肤在陈太忠的女人里不算好的,但是跟那俩外国人比起来,还是足以自傲的。

刘望男笑一声,才待说什么,不成想李凯琳皱着眉头发话了,“呀,段为民啊,太忠哥,那家伙心眼可是有点小,他看上的女人,一定要弄到手的。”

“咦?”陈太忠听了有点奇怪,说不得走到她身边缓缓坐下,将她的身子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另一只手去取桌上的啤酒,不成想刘望男手疾眼快,已经将啤酒拿起,扯去拉环递给了他。

“还是望男体贴人。”陈太忠笑一声,他太享受现在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了,当然,正事也不能忘记,灌一口啤酒他发问了,“小凯琳你是怎么知道的?”

“还……还不是我妈?”李凯琳悻悻地撇一撇嘴。

李凯琳的母亲常桂芬年纪也不大,才三十七岁,自打被阎谦阎教授包养了之后,由于脱离了繁重的农活,养尊处优之下,整个人将养得珠圆玉润,气质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看上去就是三十出头的成熟少妇。

按说,阎教授将她藏得是极好的,怎奈过年两人去素波购物的时候,无巧不巧地撞到了段为民,当时段部长身边也挎着一个少妇,两人撞见之后,笑着点一点头,也不说话就擦身而过,大哥不用笑话二哥,谁也别说谁。

前一阵阎谦的侄儿要毕业,由于学的是社会科学系,不太好找工作,而那侄儿由于女朋友在素波,所以也想留在素波进素波日报社。

阎教授的哥哥没什么本事,就找到了他,他了解了一下,知道段为民在素波日报有硬关系,就找上了段部长,意思是说你看为民,麻烦你帮个忙,该出什么样的费用,你只管说好了。

段为民犹豫着摇头,“这事儿,啧,你说得晚了,前两天我才给老刘那儿塞了一个人……对了,过年跟你在一块儿逛素波的那个女人,在哪个单位工作啊?”

阎谦这下明白了,人家老段能帮忙,可就是不帮,除非他把自己的外室送出去,一时间也没辙,就铁青着脸回家了——这个家伙惦记桂芬肯定很久了,惊鸿一瞥的遭遇,都过去三个月了,你还念念不忘?

阎教授的哥哥一直等信儿呢,听说段为民那边不成了,心里着急,儿子又折腾得厉害,情急之下自己找到段为民家去了。

这次段部长更不见外了,“你弟弟那人啊,人不错,但是有些东西看不清楚,我觉得你该回去劝一劝他,我也没说不帮不是?”

做哥哥的一听,心里纳闷了,说不得找到弟弟一问,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档子事儿——这种事夫妻之间不能说,弟兄之间还是能说的。

听了解释,做哥哥的就火了,“我说老三,不就是个女人嘛,又不是你老婆,送给他睡两晚上不就完了?碰不了边儿磕不了沿儿的,拿回来还不是一样用?”

最后,阎谦的侄儿真的进了报社了,常桂芬也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倒是阎教授再三叮嘱她,千万不敢让陈太忠知道了。

不过,千瞒万瞒,她还能瞒自己的女儿?前两天不小心,常桂芬就说走嘴了,李凯琳也没觉得有多气——毕竟她老爹已经死了,老妈现在跟着阎谦活得不错,对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人这一辈子,图的可不就是活个舒心?

只是陈太忠说起段为民的事情,她才将这档子事儿说出来,意思就很明显了,“……太忠哥,千万不敢小看他,段为民这辈子,就活着下面那一根东西。”

“怪不得吴言这么恨他。”陈太忠听得就笑,眼中却是带上了一点煞气,“他要规矩点,我也懒得理他,要是不守规矩,哼,那就别怪我对不住他了。”

李凯琳猜的还一点错没有,第二天,陈太忠正在招商办给支光明打电话,杨倩倩就找上门了,“太忠,忙呢?”

“哈,是倩倩啊,稀客稀客。”陈太忠赶忙站起身,将她让着坐到沙发上,又亲自冲茶倒水,忙完了才扯过大班椅坐到沙发对面,笑吟吟地看着她。

这个姿势有点居高临下,不过跟坐在大班台之后相比,算是相当不见外的了,“今天什么风儿把你给吹来了?”

杨倩倩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棉质连衣裙,一头漂亮的乌发在脑后高高扎起,整个人显得活泼中带着稳重,她捧着茶杯轻吹一口,才笑吟吟地抬头看他,“没事儿就不能来了?”

“看你这话说得。”陈太忠翻一翻眼皮,一副啼笑皆非的样子,“是你从来没来过,不是我不让你来。”

那你不会找我去?杨科长的话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今天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科委怎么才能跟信息科合作一下?我现在接了任务,要搞政府网站。”

她的信息科已经划到了政府序列,算是脱离了机关事务管理局,眼下已经有五个科员了,她还是副科长,却是主持日常工作的,转正大概就是两三个月的事情,那时候就是正儿八经的正科了。

“这活儿……其实你找凤凰大学的人搞,更合适。”陈太忠沉声回答,“说实话,科委那边我撒手了,要不这样吧,我在素波帮你找两个公司问一问?”

“那好啊,正好我货比三家。”杨倩倩听得就笑,旋即话题一转,“听说你在国外朋友很多,能不能找几个国外的专家来,指导一下我的科员?”

“呀,这个嘛……”陈太忠想那么多,听到这要求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摇一摇头,“这个是政府网站,涉及到保密因素了吧?”

“嗯,也是。”杨倩倩点一点头,又犹豫了半天,才迟疑地发话,却是低着头不敢看他,“那你跟那些外国人交往的时候,也要注意啊,要保持距离,不要影响了你的前途。”

“啧。”陈太忠听得一咂嘴,终于反应过来味道了,于是冷笑一声,“这是段为民跟你说了什么吧?”

“他说你现在很危险。”杨倩倩终于抬起头来看他,脸色已经变得微红,她深吸一口气,“做为同学,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