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6章 执念

陈太忠请苏文馨一行人来,并没有隐瞒双方交情的意思,这种事情经不住有心人的查证,而且南宫毛毛的圈子虽然不大,但是接触的人、涵盖的范围还真的不少——想藏都无从藏起。

当然,另一点也是他现在的地位使然,到了什么样的级别,就要用相应的方式来行事,以他现在的行情,这种事情还要遮遮掩掩的,那就未免小家子气了——没错,就是我的朋友,凤凰用得起北京广告公司的不多,用朋友起码是知根知底。

按惯例,像这样的商业谈判,科委是不予免费招待的,这不是兄弟单位而是商家。

可是单位不招待,陈某人也得招待不是?原本他是想将这一行人安排在凤凰宾馆,可是一转念就想起了自己在青江的事情,那时候也是个什么明星,住进了政府接待宾馆还扯了条幅,气得他转头就走了。

所以说,做人还是低调点好,于是他就安排这帮人住在京华酒店了,虽然档次不算太高,好歹是新装修过的,还是自己人开的,既安全也自在。

不过,苏总一行人来的时候,动静有点大,她通过旅游业的关系,从素波协调了一辆加长林肯和一辆奔驰商务车开到了凤凰,再加上身高腿长、明艳照人的外国美女葛瑞丝和贝拉,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更何况,苏家姐妹也算一等的美女了,论气质更是雍容华贵。

这么一来,就有好事者传开了,偏巧的,素波有广告公司也在盯着助力车厂的广告制作项目,现在一听说北京的广告公司到了,少不得就托人歪一歪嘴,我们的制作水平比北京也差不了多少,费用还低。

敢这么吹牛的,多少都是有点实力的,一来二去,这风儿就吹到段为民耳朵里了。

别人怕陈太忠,段部长可是不怕,不过他这次来,却也没有帮别人出头的心思,他的目标很简单,听说有模特一般身材的外国美女?那可要过来看一看。

段为民别的不好,管不住下半身,那是众所周知的,就因为这个,段卫华居然收他连累,得了一个“段好色”的名头。

一见贝拉和葛瑞丝,段部长的眼睛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嘴里笑嘻嘻地吩咐着,“太忠,你也不帮我引见一下?”

“这是北京天欣集团的苏总,苏文馨,”陈太忠站起身来,笑嘻嘻地介绍,又一指靠着甯瑞远的苏素馨,“苏总的妹妹,苏素馨……天欣是来谈跟科委的合作的。”

他只介绍了两个人,那么其他人就很好说了——不值得他张嘴的嘛,可是段为民却不肯善罢甘休,一指葛瑞丝和贝拉,“这两位……是俄罗斯的?”

他这么问,也是符合时代特征的,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经济一落千丈,在国内经济发达的地区,偶尔高鼻深目白皮肤的小姐出现,一般就都是俄罗斯的,不过天南这玩意儿很少,就算有也是偶尔过来走穴的。

就在他发问的时候,一边的服务员已经端来了座椅,又添加了碗碟,段为民落座的时候,眼睛都不离开那二位,没办法,人就是这样,迷上什么了就顾不得分寸了。

可陈太忠更愿意相信,老段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像现在不加掩饰的垂涎,无非是在给自己传递信号:太忠,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

不过,他肯定是要装不懂了,于是冲苏文馨使个眼色,苏总一听说此人是宣教部副部长,心里早就不知道鄙夷了多少道了——你要是正职也算,好歹是个市委常委,区区一个副职,也敢在我面前显摆,没见过大官吧?

她当然知道,离开京城自己就不算什么了,到各地方都要注意跟那些地头蛇处好关系,不过在她眼里,宣教部的副职还真的不行,甚至赶不上一个派出所所长重要。

“段部长真爱开玩笑,这两位是我高价从巴黎请来的名模,”她轻笑一声,做出了解释,“哪儿是俄罗斯那种三流地方出来的?”

“哦,名模啊,”段卫民笑着点点头,转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真是大手笔,能请到巴黎的名模,别是你去巴黎的时候认识的吧?”

这话听起来有点冒昧,其实他是开玩笑的语气问出来的,说实话,段部长自己都不信这个问题,他无非是想让陈太忠否认一下,然后,捡个合适的时间暗示陈太忠,说保不齐你上当了,这就是五千块一晚上的俄罗斯小姐,京城能人是多,但是骗子也多。

什么?你说不是?那太忠,我……你看老哥这一辈子,也没啥爱好,就是好那一口儿,要不你帮着……给撮合一下?

可是他却偏偏没想到,这问题很接近真相的,只不过陈某人认识这俩外国美女的地点不在巴黎,在伯明翰就是了。

陈太忠张嘴才待回答,丁小宁已经出声了,“段部长,这两位也是我在考虑的广告代言人,她俩是英国人,确实不是俄罗斯人。”

陈某人的这点风流韵事,从来不瞒她的,所以她自然要护得这两个异国姐妹周全,事实上,由于自身的遭遇,她最见不得的就是好色的男人,不过这个标准不适用于陈太忠,胳膊肘都是向里拐的不是?她对她太忠哥的要求是:不许强迫女人!

丁总一言既出,四座皆惊,尤其是苏文馨姐妹和甯瑞远,心里这个佩服啊,那就实在没得说了:太忠,我们见过和谐的后宫,但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和谐的。

贝拉和葛瑞丝身边都坐了翻译,对场上局势的发展了然于心,也知道陈太忠跟酒店老板大概是那样的关系,现下猛听得她帮两人证实,贝拉一激动,就蹦出一句中文来,“丁总,我爱你。”

前两个字腔调拿得不是很准,但是后三个字绝对是道地的京腔,当然,小贝拉为什么能掌握住这三个字的神韵,那也就不用再解释了。

段卫民听到丁小宁的话,却是噎在了那里,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段部长在凤凰市忌惮的人没几个,女性就更少了,无非一个唐亦萱一个吴言,就连前副市长现副书记汪蓉,他都不怎么在意的。

但是这个丁小宁,也是他不愿意招惹的,丁总和陈太忠交称莫逆,那是大家都知道的,论辈分她还是甯瑞远的姑姑,更别说做为知名的“孤儿企业家”,丁总还得到过杜毅的亲自接见和亲口嘉许。

“哦,原来是英国的,”段为民终于笑着点头,不再在两个美女的身份上做文章,可正是因为他确定了她俩的身份,他这心里越发地痒痒起来了——是个男人就不会喜欢公共汽车,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不是?

到得最后,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段为民借着一点酒意,走上前一定要敬葛瑞丝一杯,可是葛瑞丝和贝拉刚才就喝了不少,一时间,席间的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这一桌除了李健,其他人都知道这俩外国美女是谁禁脔,像苏文馨、甯瑞远这样沉得住气的倒也罢了,苏素馨这样的,眼角的余光直接就扫向年轻的副主任了。

这一下,陈太忠挂不住了,说不得笑嘻嘻站起身来走过去,扶住了段为民,“为民部长,您喝不少了,歇一歇再喝吧。”

段部长这下就有点恼了,悻悻地看他一眼,才待说什么,却发现小陈冲自己使个眼色,顺着他的眼色看过去,却发现苏文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啧,我怎么就忘了这是北京的公司了呢?段为民有点反应过来了,不过他心里还是不服气,心说老子只想敬一杯酒,又不做什么,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我堂堂的宣教部副部长,没资格敬人一杯酒吗?

你当然有资格敬酒,苏文馨心里也非常敞亮,但是堂堂的一个副处在眼下的环境,主动去找两个外国小姑娘敬酒,你不觉得砢碜,我还替你丢人呢!

总之,陈太忠既然将皮球踢过来了,她就知道是他不方便了,说不得轻笑一声,“段部长,我们广告的审核宣传,到时候还得请你帮忙呢……对了,天南的宣教部长是潘剑屏吧?”

“潘剑屏?嗯,没错,是潘部长,”听到对方搬出了这尊神,段为民也不好意思赖在葛瑞丝旁边了,借着陈太忠扶他的劲儿,走回了席中。

对方的话意很清楚了,你别纠缠我的人,陈太忠肯买你的账,我可是未必买你账,信不信我能找到潘剑屏的路子?

堵得慌!段部长心里真堵啊,两朵鲜花活生生在眼前,偏偏地摘不到手,又有点气愤这苏总不给面子,想发作吧,既是不方便,也不太敢冒险。

“你们喝,我要走了,”坐了一阵之后,段为民站起身子笑着向大家点点头,只是,他的目光扫过那两位外国美女时,眼中的不舍和悻悻,是个人就读得出来。

陈太忠冲李健使个眼色,两人齐齐起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