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5章 纯良

陈太忠脑子里正考虑着别的事情呢,猛地听到这话,禁不住“咦”了一声,“咦,这种事情纯良主任也跟你说?”

“是,”李主任听得也有些迷糊,只能有板有眼地回答,“许主任说了,打算给我加点担子,还要我写一份关于科委未来发展设想的材料,陈主任您看……您有什么指示吗?”

“哦,他让你写,那你就写吧,怎么想的怎么写,”陈太忠有点反应过来了,于是轻笑一声,“恭喜了啊,李主任,这是纯良主任慧眼识人,跟我可没什么关系,你得搞清楚这一点。”

“您两位,都是我的恩人,一样的,”李主任听得越发地懵懂了,也不知道对方是拿乔还是有意撇清,说不得含含糊糊地回答,“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挂了电话之后,李明晟这边一头雾水也不必再提了,只说陈太忠在那边琢磨一下,摇头笑一笑,“奇怪了,我让纯良做人情的嘛,他又何必提我的名字呢?”

在年轻的副主任想来,在班子里提拔一个铁杆心腹,不但是有利于彰显自己的权威,也有利于彻底地掌控局面,所以小许同学应当把对李明晟的赏识,当成是他自己挖掘出来的才对。

这种情况下,提他陈某人的名字,那是非常不合适的,是的,这不利于小良建立属于他自己的权威,陈太忠有点想不通这一点,心说纯良这人还是太善良了,什么时候得空了,我得说一说他。

殊不知,这也是他太小看许纯良了,要是连这一点都想不到,许主任也枉称出身官宦世家了,人家是有自己的想法呢。

要是陈太忠恋栈权势,抓着手里的东西不肯松手,许主任当然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绝对不二话——甚至李明晟也将在第一时间被排除出候选人名单里,可是眼见太忠撒手撒得如此决绝,纯良同学当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所以,他不但对陈太忠随口提出的人相当地重视,也不忘记向李主任点一点,这是陈主任的意思,你在感谢我之余,也要吃水不忘挖井人。

这么做,从做人的角度上讲,符合纯良二字,从做官的角度上讲,就不是简单的“纯良”了,从此以后,李明晟就是他和陈太忠联系的纽带之一。

有了这个纽带,许纯良有事的时候用起陈太忠来,将会更加地方便,到时候李明晟跑到陈主任面前一传话,别的不说,只说站在这儿的这位,就是兄弟情谊的见证——你推荐的人我二话没说就点头了,太忠你就好意思真的不管?

区区一个副处,许纯良看不到眼里,为此能抓住那匪气的小子,就足够他做出决定了——事实上,无论如何李明晟也是他报上去的,还怕此人将来不乖乖地听话?

陈某人可是想不到纯良的那位肚子里也有弯弯绕,不过,就算再说撒手,小许同学能够重视他的推荐,这也让他心情舒畅。

很久以后,李明晟才逮住机会,问陈太忠当时为什么要推荐自己,陈主任的回答很令他无语,“我记得省台来拍中干会的时候,老耿没管住自己的嘴巴,你当场就捂着他的嘴拖走人了,当时我就觉得你有大局感,而且做事也挺果断的。”

李明晟对这个回答,是相当地意外,愣了很久才长叹一声,“果然啊,细节决定成败……”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陈太忠现在要操心的,是苏文馨的人已经在向凤凰赶了,而且马上就要到了,对于京里的朋友,他是要去接待一下的。

许纯良也对此表示理解——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讲,接待的事情应该由李健出面,但是许主任家也是京城的,自然知道京里那滩乱七八糟的水有多浑,太忠这是正常的人情来往。

当然,让陈太忠这么急吼吼出面的,肯定不止是苏文馨,是的,他的小贝拉和葛瑞丝也跟着来了——苏总带着一干人去了趟欧洲,顺便见识了一下陈某人推荐的那二位。

在苏总眼里,葛瑞丝的气质和举止,比贝拉更合适做电视广告,但是贝拉胜在年轻形象好,一见面,那青春气息就毫无遮挡地扑面而来,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很大,更适合做电动助力车这种时髦产品的广告。

既然是这样,她索性就将两人都带了过来,陈某人都向她的公司撒了一百万请大家去欧洲玩,这点费用她担当得起,倒是若不这么做,会让她在圈子里丢人。

迎接这一行人的,不但有陈太忠和李健,还有甯瑞远,没办法,苏文馨的妹妹苏素馨也跟着来了,甯总虽然不算多情种子,可对跟了自己的女人还是认账的。

苏文馨同时还带来了负责谈判、策划的四个员工,再加上两个说不出来路的年轻男人,一行整整十个人,简直是一支中等规模的商业团队。

所以,当天晚上丁小宁的京华酒楼里,开了两桌才放下这些人,陈太忠、李健、甯瑞远、苏家姐妹、贝拉、葛瑞丝加两个翻译一桌,老总丁小宁作陪,另一桌则是由张爱国和办公室主任相陪。

甯瑞远是商人,行事当然没有那么多忌讳,笑吟吟地坐在苏素馨一边,小贝拉看着陈太忠的眼里都快滴出水了,却是不得不规规矩矩地坐着。

李健坐在这帮人中间,总觉得自己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不过,李主任忽悠人也有一套,说不得笑嘻嘻地拿苏文馨开涮,“苏总带这么多人来,是打算吃穷我们啊?”

“凤凰科委要是穷,天底下就没有富裕的地方了,”苏总也是了得,装龙像龙扮虎像虎,搁在北京的话,李健这种土棍根本不放在她眼里,连多说一个字的兴趣都没有,但是眼下则不同了,说话间眼波流转笑意盈盈,“人家是化缘来了,李主任一定要大方一点哦。”

苏文馨的气质形象打扮都非常得体,又是一口的京腔,李健吃她这么一眼,只觉得心脏不争气地怦怦乱跳几下,风骚的女人他见过不少,可是这种媚态十足的贵妇,却是凤凰这种小地方见不到的,心说要命,敢情陈主任在北京,都是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啊。

“苏总说笑了,”他清一清嗓子,脸上的笑意难得地迟滞了一下,“我就是个办事的,大方不大方,可不是我说了算的。”

“他们过来是谈合作的,”甯瑞远在一边接话了,“是我答应,请素馨多带一点朋友来玩,费用我出了,李主任,没想到你兜里票子那么多,还这么抠门。”

“我的是公家的,哪儿比得上甯总是自己的?”李健笑着摇摇头,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要是出了差错,太忠主任第一个放不过我。”

“反正你看着办吧,你的事儿我不插手,”陈太忠干脆地摇一摇头,“方案你和苏总定就行了,摄制费用就是会上说的那样,五十万到六十万。”

“太忠,你可不能这么小气哦,”苏文馨娇滴滴地叫他一声,“别的不说,只说我专门跑一趟欧洲,专门为你物色广告人选,这点费用怎么够?”

“多出来的算我的,要是效果好了,回头帮我也拍点广告,”甯瑞远大大咧咧地发话了,他侧头看一眼贝拉和葛瑞丝,好半天才叹一口气,“啧,光这俩也不止值六十万吧?”

“甯总这是……有什么想法吧?”陈太忠听得就笑。

“我只是想一想,不行吗?”甯瑞远笑嘻嘻地瞪他一眼,心说你个混蛋,想捧红你的女人,却让我站出来做戏,“陈主任,这种绝代佳人,你敢说你就不想?”

“瑞远,我可不想犯错误,”陈某人大义凛然地摇一摇头,一边的丁小宁实在憋不住了,哏儿地一声笑出了声。

“好了,我也出点吧,”丁总知道自己错了,说不得借势发话了,“我在素波要启动两个项目,嗯,也需要广告呢,算我在这俩美女身上的投资好了。”

“不行,太贵了咱就不用了,”陈太忠假巴意思地摇摇头,又看李健一眼,“费用,一定要控制住费用。”

“嗯,”李健点点头,可怜的李主任被他们这一番话说得云山雾罩的,心说陈主任和这帮人怎么都是怪怪的呢?再想一想“京城”俩字的含义,他真的没胆子再忽悠了——人家为了拍区区六十万的广告,居然专门从国外找来了人,这手笔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的。

总算还好,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要做的,就是把费用控制在会上规定的范围内,其他的东西……他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

李健没想到贝拉和葛瑞丝能跟陈主任有关系,这不是他的想象力不够丰富,而是他没想到,居然满屋子的人都在为陈主任打掩护——甯总也就算了,苏总他们可是在北京都吃得很开的啊。

大家正吃得聊得高兴,有人敲门进来了,“丁总,段部长……”

话还没说完了,一个身材矮胖略带点秃顶的男人走了进来,不是宣教部副部长段为民又是谁?“小陈,你们请北京的人拍广告,这种要紧事儿,怎么不知道通知我一声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