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4章 馅饼

金乌的李主任从许纯良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腿都是软的,汗水禁不住地从头上冒了出来,不是热的,是激动的,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幕是真的。

刚才许主任将他叫进去之后,东拉西扯地问了两句之后,直接开口发问了,“有兴趣来市科委没有?太忠主任说你工作经验丰富,有潜力值得培养,我打算给你加点担子。”

“陈主任?”李主任三十多岁奔四十的主儿了,根本顾不上考虑比自己年轻了一轮的大主任的口气,他想的是,为什么会是陈太忠推荐的我?

陈太忠嚣张起来的时候,科委人人要绕着走,但是平常的时候,对大家也都比较和善,鲜见对谁有不客气的时候,甚至有人说,陈主任言谈间对谁不是很客气的话,那么恭喜了,那位就是得了陈主任的青睐了。

李主任自问,自己跟陈主任关系尚可,但是人家太忠主任跟别人关系也都不错,他并没有比别人得到更多的重视,而且,虽然他时常来市科委汇报工作,虽然陈太忠也很少呆在科委,但是毫无疑问,科委本部的人,接触陈主任的时候更多。

甚至,他的金乌科委,估计是陈主任第二不待见的,排在第一的是阴平科委——这个也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向许主任提起他的,居然会是陈太忠!

“有点意外?”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发问了,心里却是坐实了某些猜测,有些表情确实是装不出来的,果然,太忠向我推荐的这个人,还真的没什么私心。

“确实有点意外,”慌乱之下,李主任也顾不得考虑什么了,连连点头,他在路上想到了自己上进的可能,然而他自己都没太把这种可能当回事,自然就没做什么准备。

所以,真正面对这个机会的时候,他只觉得脑子一热,就想什么都说出去,“陈主任对金乌县政府挪用星火计划的拨款不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虽然这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

“行了,”许纯良随意地摆一摆手,制止了他发话,“陈主任是就事论事的人,不会因为某件事迁怒别人,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了。”

“所以说,我的心胸没有陈主任宽广,我会努力改正的,他是我的好榜样,”李主任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不无嘀咕,孔处长的小舅子林源瞎折腾,害得孔处长老丈人家的玻璃都被砸了,你说他就事论事?连社会上的人都说反话呢——“宰相肚量陈太忠”。

许纯良等了半天,见他不再说话,才又开口,“事情要过市里,存在一定的变数,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要记住陈主任对你的信任——他是一个人格魅力很强的人。”

李主任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了。

“回去写点关于对将来科委发展的构思,最近一两天拿给我,”许主任这话,就算是结束语了,“尽量翔实一点,别太空泛。”

这个要求按说是情理之中的,但是他说话的次序委实有点奇怪,按说想提拔一个人,首先要考察其能力,有了能力才能采取后续的步骤,而不该像眼下这般,先说我要给你加担子了,然后才要考察你。

这么想的人不能说是不对,然而,许纯良有自己的一套见解:个人能力固然很重要,但是也没重要到能影响组织决定的地步,有一个好的机制的话,相关领导只要不是很笨,基本上就能适应了他的工作。

以科委为例,除了以前下去的米自然米主任,陈太忠来了之后,就是用原班人马,打造出了“凤凰奇迹”,到后来市里派来的三个副职也很轻易地融进了这个圈子。

要是有人说,这些人个顶个都是能力超群手段老辣之辈,许纯良绝对不相信,同样的人,以前可不是就那么半死不活地在科委里瞎混?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大的变化?那自然是陈太忠的强势和积极运作,再加上陈某人很大气地放权,大家的主观能动性都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总之,科委具备很良好的运行机制,这种情况下,谁做副主任都无所谓的。

太忠能把一团散沙捏到一起,我也能!许纯良并不怀疑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对李主任的能力并不是特别在意——能做了县科委主任的主儿,也不会太简单了。

至于李主任的背景,他倒是查了一下,很简单的那种,工农兵大学生,根正苗红,做科委主任五年了,没什么大的功过也没什么明显的派系倾向,可以放心使用。

可是李主任可不这么想,从许主任办公室里出来之后,他晕乎了半天,都没从巨大的幸福感中醒悟过来,直到张爱国走过来跟他打招呼,“李主任来了啊?”

“嗯嗯,”李主任笑着点点头,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二楼好久了,说不得转移一下话题,“天儿太热了,吹一吹风……怎么没见陈主任?”

“头儿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张爱国笑着回答,一边说一边往楼下走,“大办公室有空调啊,您不去吹一吹?”

“不了,还有点事儿呢,”李主任真是恨不得告诉他,我要回去给许主任准备材料,可见他心里的冲动了,“得赶紧……赶紧找个地方处理。”

他已经决定了,今天不回了,找个地方住下写材料,许主任又要翔实还要速度,他必须对得起领导的信任不是?

一边考虑,他一边走下楼,摸出手机正琢磨是不是该给陈主任打个电话,却不防被人从身后一拍,“李主任,想什么呢?”

李主任一转头,才发现拍自己的也是李主任,不过人家是副处,自己是正科罢了,说不得笑一笑,“正领会许主任的指示呢。”

搁给别人,李主任是断断不肯这么回答的,但是李健例外,小李这人,说话做事罗里罗嗦嘻嘻哈哈,看来是没个正形比较八卦的那种人,可真要这么想的人,就大错特错了。

李健做事非常靠谱,心中也有丘壑,只不过这家伙的性子有点偏软,有时候有点黏糊,但是你指望这人在人情世故上犯大错,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许主任有指示?”果不其然,李健听得就笑,“李主任果然有收获啊,对了,听说今年金乌打算在广场搞个立交桥,投资很大吧?”

“你放过我吧,李主任,”李主任受不了啦,忙不迭双手合十,他可是知道对方的难缠,“跟你一聊天儿,什么事情可就都耽误了。”

“呵呵,看你说的,我这不是见你好久没来吗?”李健笑一笑,眼神中有异彩一掠而过,“你早说你有事儿嘛……对了,办公室里有不少文件的电子版,需要不需要提供给你一点资料?”

嗯?李主任的注意力登时高度紧张了起来,心说这家伙是知道了许主任的用意,还是说猜到了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这个建议都是挺合理的,他也确实需要这些东西,而且人家真要知情的话,他要是贸然拒绝,那或者就又有惹人的嫌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李健没资格知道那些事?

“那就麻烦李主任了,”他笑着点点头,“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你有现成打印好的吗?”

“有些有,有些没有,你稍等一会儿吧,”李健眼里的笑意,越发地浓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你要有好事儿,一定得跟大家分享啊。”

“那是,”李主任也跟着笑,顺便抬手抹一下额头的汗水,“算了,天儿好热,我去大办公室享受一阵空调吧……”

他自觉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李健却是通过试探猜出了一点东西,看来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劲啊——莫非是传说中的副主任的位子?

官场里傻瓜真不多,别以为他那点闲言碎语就是纯粹的聊天,电子版文件,就是比较靠谱的试探手段——你的事情要跟这个无关,那你着急办自己的事情,没准就会直接拒绝,要是有关,我就不信你敢拒绝我!

反正,这世界上的聪明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李健绝对当得起其中之一,所幸的是,他只是好奇心作祟,却没有掺乎的意思——李某人从来不会犯大错误的。

李主任却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露了半只马脚出来,在办公室里乘了一阵凉之后,趁着打印机啪啦啪啦还在乱响,找个借口溜出去,拨通了陈太忠的手机,“太忠主任,我是金乌的李明晟,现在在市里呢。”

“哦,是老李啊,”陈某人刚跟王伟新斗智斗勇出来,一时间状态还没调整过来,就有一点懵懂,“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刚才我见纯良主任了,”李主任一句话,就说明了他的意图,不过显然,道谢的话要说明白了,“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一声——感谢您对我的信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