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3章 老姜

关于驻欧办的编制,市委的政研室代表党委给出了大致方案,接下来就是上编制委员会讨论,这编委会的组长就是政府一把手段卫华,最后才是编办落实具体人员编制。

按说,设立这种正处级待遇的派出机构,还要跟上一级政府沟通——更严格地来说,新增的编制,都得是上面有了文件有了精神,下面才能设立相应的机构。

不过,这年头不是流行说一个“摸着石头过河”吗?而且有些事情一旦操作了,成了既成事实,别人再想纠正,那就不是一般地困难了。

冗员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通常情况下,下面先形成既成事实,而党的干部都是能上不能下的——上级党委动辄指手画脚,让下级机关工作怎么开展,情何以堪?

久而久之,大家就都学会这么一套,只要有差不多的理由,就可以增加临时编制和人员,到最后,一般这临时都会转成正式的,就算无法转正,最起码别人想裁撤的时候,也要考虑一下这样那样的影响。

就在潘主任咬着笔杆殚精竭虑地想对策的时候,陈太忠陪着许纯良走遍了科委的部门和企业,他并不知道市委正打算对他的工作进行调整。

按说这也是比较奇怪的事情,章书记、魏秘书长和潘主任就不说了,就连政研室的几个小年轻,也没有将此事泄露出去。

事实上,大家都以为这是潘主任心血来潮,是考校大家的基本功来的,驻欧办?这个派出机构要是能成为现实,怕是省政府都要歪嘴了——省里还没这玩意儿呢。

两天下来,许主任终于对自己所掌握的权力有所了解了,一时间心里总算明白,为什么一说起凤凰科委,大家都是那种表情了,真的是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庞大。

这庞大并不是臃肿,而是还保持着一种继续爆发的势头,科委的房地产公司和电动助力车厂才刚刚起步——是的,他看到的,只是新生出来的萌芽,远未到收获的季节,就已经是如此庞大了。

不止庞大,科委还有充裕的现金流,省里的倾斜性拨款就不要说了——那是科委成名之后应得的,只说自有资金就多到一时半会儿花不完,在这个全国都缺钱的年代,这样的实力代表了什么,真的是毋庸置疑。

甚至,名义上拆借给丁小宁,实质上借给通张高速的两个亿还没算进来,这一笔钱,陈太忠并没有瞒他,有许纯良吞掉振鑫一事在前,他也不怕把这种事曝光。

事实上,这件事都不怕追究,等丁小宁的房地产公司盈利了,再连本带利还给科委就是了,毕竟当时借钱的是省政府,而眼下,省政府是不打算还钱了。

许纯良听到这件事之后,做出的表态也对得起朋友,“能还就还,不能还到时候拿房子顶债,按市场价走……你要实在有压力,让香港博睿公司出面,免除科委这一部分债务,他们直接对小宁,到时候谁想拿这事儿追究你,都不可能了。”

香港博睿公司,就是尼克那一方指定的管理公司,事实上不过是个幌子,尼克和陈太忠心里都清楚,这钱还得回去还不回去都无所谓,有抵押品呢不是?

事情的实质就是,通过很正常的渠道,丁小宁就可以轻松地将欠款转化为房屋,而且还能握在手中等待增值,若是陈太忠愿意,还能通过更正常的渠道,将香榭丽舍的失物,大大方方地洗白了,换做真正的财富。

所谓资本运营就是这样,一笔钱转几个圈子,牵扯到了这样那样的人,牵扯到这样那样的事,到最后,别说想查的人未必查得出来,就算能查得出来,也有的是人会阻止这样的行为。

可见,做一把手的真的愿意照顾兄弟的话,确实是比较令人愉快的事情。

让许纯良震惊的,还不止是这些,像“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这样的办公室,也令他瞠目不已,这个办公室并不大,但是存在的意义巨大。

对外界来说,那就是科委给大家办的好事儿,对科委来说,这个办公室盈利的能力不是很强,但贵在常有,但是从官场的角度上来看,这是科委职能的扩张——这个才是最令新到的大主任吃惊的地方,我的科委,那真不是一般的强势啊。

这些惊讶过后,许主任就要考虑副主任的人选了,这是他到任以来的第一件大事,其他的日常工作和分工,他并不想贸然地改变。

在陈太忠充分放权的影响下,科委虽然庞大,而且还在爆炸性地增长,但是既然各司其职各管一摊,又有发改会和例会这样比较有成效的协商机制,整个科委的工作井井有条、忙而不乱。

如此一来,他就有时间去考虑副主任的人选,章尧东知道他的想法后,很坚定地做出了支持,“县区科委里有合适的,也可以从县区里提拔嘛,关键是要有能力有冲劲的,你要觉得时间不够,我可以帮你推迟一段时间。”

章书记这样表态,对他的工作真的算太支持了,许纯良本人其实是有点惫懒的,一时就觉得此事不太急,但是他跟老爹一通气,许书记要他一定要打好这第一炮——“离了章尧东的支持,你就什么都不能干了?”

所以,他定要尽快搞定此事,而他现在能倚仗的,也就只有陈太忠对科委各县区领导的了解了。

然而,陈某人很潇洒地做了甩手掌柜,“有北京的朋友要来呢,我忙,顾不上,你多听一听大家的意见,那不是更好?”

“你就是编,也得给我编出个人来,”许纯良不干了,初开始他是担心太忠不肯放权,可是眼下这厮放权放得如此彻底,他也有点不爽,“还说要大力支持我呢,就是你这种态度?”

“我那朋友来拍广告,不也是支持你?”陈太忠真没心插手,不过到了最后,实在碍不过面子,才指点了一下,“阴平的科委许主任,绝对不能提,他根本就是外行,是有目的地顶替前任耿主任的……”

“啧,看看,这种事儿你不跟我说,谁还会跟我嚼舌头?”许纯良听完这般因果,越发地气愤了,“我肯定不考虑他了,那你现在推荐一个,成不成?”

“那就是金乌的老李吧,那人做事儿还算机灵,”陈太忠说完,也不理他,转身就走,“我跟王伟新约好了,三点见面,你别再扯了,合适不合适你自己看着办吧。”

“金乌,那不是你不让批星火计划的地方吗?”等他出去之后,许纯良低声嘀咕一句,事实上,除了陈太忠,他也有一点自己的消息渠道,毕竟他跟交通局的牛冬生有过合作,秦连成也在这里干了四年,甯瑞远也是他的好友。

“这家伙推荐人,倒是不计较其他因素,”想明白这层因果,许主任叹口气,又低声嘀咕一句,“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该答应让他彻底放权。”

金乌的李主任可不知道自己稀里糊涂地就入了许主任的法眼,他正坐困愁城呢,星火计划的钱下不来,火炬计划也跟着遭殃,能要到的钱也就是其他县区的一半——可是金乌,其实重工业比较发达的。

唉,你说这吕清平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啊,盯着自己面前的电脑,李主任苦笑不已,没错,吕县长要来的钱,有一部分是改善了科委的办公环境了,可是人家其他县区科委的办公用品,市科委也补贴下来了啊。

啧,日子不好过啊,他正琢磨呢,接到了市科委副主任李健的电话,“李主任,你来一下市里,许主任要向你了解一下金乌科委的情况。”

嗯?新来的许纯良?李主任琢磨一下,说不得试探着发问,“李主任,我该准备点什么材料呢?其他县区科委的主任,都准备了点什么?”

“就叫了你一个人,”李健笑嘻嘻地回答,“第一个叫到你,要是有好事儿,你可不能瞒着大家啊。”

就我一个?搁了电话之后,李主任带着万分不解的心情上路了,这个许主任听说跟陈主任私交很好,那么……应该不会是要贸然改变市科委的拨款原则吧。

莫非,是为了那个空出来的副主任?想到这个可能,李主任的心禁不住怦怦地跳了起来——我说,不会这么夸张吧?

李健都没想到的可能,他想到了,这倒不是说他的思维能力比别人强,实在是:这种涉及到了自身进步的可能性,当事人肯定是要比别人敏感一点。

李主任赶向市区的时候,陈太忠正坐在王伟新的办公室里聊天,王市长关心的是科委的款子什么时候能到,“第一期一千五百万该打了吧?这马上放假了。”

“打了钱,伟新市长你就扛不住某些人了,”陈太忠听得就笑,王市长希望钱快到账,可是他不想尽快打,科委卡着不给钱,有些想接校园网工程的主儿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不能胃口太大,得给凤凰多留一点?

从道理上讲,这是市科委在帮王伟新扛雷呢,王市长也知道这个道理,他也愿意领情,但是钱在别人手上,心里总不安逸不是?“太忠,那个易网公司,我给六百多万的活儿,不少了。”

“越多越好啊,谁嫌钱多?”陈太忠听得就笑,“好了,开玩笑呢,这事儿我都交给纯良了,你跟他商量吧,那人挺好说话的。”

“那省里没拨下来的一千五百万,也是他去要?”王伟新不动声色地发问了。

“肯定啊,他不要去谁要?”陈太忠知其心意,先开了一句玩笑,才说了实话,“不过,他要没空要的话,那就只能我上了,唉,谁叫我天生就是劳碌命呢?”

“我就知道,太忠你是善始善终的人,”王伟新微笑着点点头,科委的换帅,其实让他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要说他不担心卡在科委的钱,那才是胡说。

所幸的是,新来的小许跟陈太忠关系不错,但纵然是如此,他心里也觉得不靠谱,尤其是听到小陈彻底放权之后,他不得不问一句向省里要钱的事情。

那么,听到这样的回答,王市长心里就可以满意了,陈某人放权与否,跟他关系不是特别大,只要这家伙肯认账,事情就好说。

许纯良若是去省里帮着要钱,效果不会比陈太忠差了,但是人家许主任凭什么白帮你教委要钱呢?所以这种事儿,还得指望小陈,许主任若真的去省里开口了,反倒是不妙了——那意味着这笔款子可能要出问题了。

“还是你去要吧,”王市长意味深长地发话了,“我踅摸踅摸,看看能不能再给易网找点活。”

这就是活话了,不是承诺,陈太忠知道,但是将来易网公司是要跟教委结算的,钱该怎么给可不也是学问?说不得淡淡一笑,“有没有活儿,那都是小事了,伟新市长您也有朋友不是?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

“哦?”王伟新淡淡地看着对方,不过,等他听到金乌有意在一级路上设卡收费,禁不住眼角抽动一下,陷入了沉思里。

好久他才撮一下牙花子,沉声发问,“太忠你答应那个狄建了?”

“没有,我就是答应了他,遇到您的时候可以帮忙提一下,”陈太忠回答完之后,觉得点得还有些不够,说不得直接将牛冬生拉了出来,“狄局长说,他也会向牛局长反应的。”

老牛啊老牛,不是哥们儿不仗义,你既然想赚钱,就不能躲得太远了不是?这一刻,他可不想再当什么烂好人了,我就是传话来的!

“哦,”王伟新点点头,有了后半句,他才能确定小陈无意拿校园网的钱来要挟自己,“那估计过不久,冬生也会向我反应这个问题的。”

这话,他是确认一下自己的顾虑,小陈,不管这个收费站是你的意思还是牛冬生的意思,姓牛的他得给我站出来!

“其实我跟吕清平关系不好,对这事情没啥兴趣,”陈太忠听得明白,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了,“无非是一个朋友的孩子可能到金乌县交通局锻炼去。”

啧,你早说啊,王伟新笑一笑,“我还以为你要拿校园网的钱卡我呢。”

王市长为人处事的功力,真的不是白给的,什么叫老姜,这就是老姜,不该说的话说出来,有时候还能起到奇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