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2章 驻欧办

“驻欧办?”政研室的潘主任听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他木呆呆地看着市委秘书长魏长江,“这个……这个编制,它,它有没有兄弟单位可以参考一下的?”

“很简单的一个派出机构嘛,有什么难的呢?”魏秘书长淡淡地发话,“嗯,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参照驻京办就行了。”

“驻京办……那是正处啊,”潘主任继续傻眼,“可是这个驻……驻欧办,它得由外事办的副职兼任才对吧?”

“是市政府的派出机构,不是外事办的派出机构,你明白了吧?”魏长江不动声色地咽一口唾沫,心说再多的我也不懂了不是?“嗯,按正处级待遇做。”

“人员、经费和工资待遇,这些……”潘主任急得要挠头了,一时间也顾不了许多,“秘书长,现在机构都说要精简呢,您还是说得具体一点,我打报告没问题。”

“唉,这么跟你说吧,驻欧办的主任就是陈太忠,”魏长江也实在没辙了,索性直接点题了,事实上,刚才章书记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的时候,也是这么回答的。

按说这么做是不合规矩的,也不符合组织程序,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潘主任此人嘴紧,跟魏秘书长关系也不错,那么,适当泄露一点天机也无妨了——你要纯粹一点不泄露,捏着拳头让人猜,下面的人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干了。

当然,还有一点也很关键,那就是往日提拔干部的时候大家藏着掩着,那都是怕摔倒在最后一米,成全了别人,可是这个驻欧办例外,先别说这热门人选陈太忠手眼通天性子火爆,只说他要不入选,谁还做得来这个主任?谁有资格有能力琢磨这个位子?

“呃,是他?”潘主任登时就明白了,十有八九啊,这个驻欧办就是专门为这家伙量身定做的,反正秘书长泄密了,他就不怕表示一下看法,“哎呀,他终于是要离开凤凰了,大家都可以松口气了。”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还有事没有?”魏长江虽然是在训人,嘴角也是挂上了一丝微笑,事实证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心里都有数嘛。

“我还有个建议,”潘主任见领导没有真正地生气,说不得就大胆地发挥了一下想象力,“要是别人也就算了,不过既然负责人是小陈,这驻欧办的经费,给不给都无所谓,他搞钱可是有一套。”

政研室负责对一些单位经费的使用做出规划和提出异议,不过饶是潘主任干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这国外的经费该怎么做——不查书不翻报纸的话,他甚至都不清楚欧元和人民币的汇率是多少。

那么问题就来了,做少的话,陈太忠肯定要跳脚,做多的话,跳脚的就是章书记和段市长了——政研室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可是,这年头提建议也是得罪的人的事儿,没准还会被人算作“首恶”,所以他就想出这么个点子,权且算个试探吧。

“你可以把这个建议写进去,”魏长江有点恼了,既然小潘你是政研室的,怎么也要干点活儿吧,要是都让我说了,那你这政研室有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不得,他就绵里藏针地刺上一下,“记得注明是你们政研室的建议,驻欧办未必就是一个临时的派出机构,陈主任之后,可能还有别的主任。”

这话听起来是训斥潘主任,无形之中却是说明了一个问题,就连魏秘书长自己也不看好驻欧办的未来,“可能还有别的主任”这一句,事实上就是说陈太忠之后大概没别的主任了。

可是潘主任受不了这话,心说你们不愿意得罪那家伙,我吃撑着了得罪他?驻欧办钱多钱少也不关我的事儿不是?为了公家的事儿惹上这么一位人王——你看我像脑子进水的吗?

“秘书长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他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剩下秘书长大人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魏长江才不会管小潘的感受,他想的是别的——刚才章书记跟我说这事儿的时候,我可是记得他脸上如释重负一般的苦笑。

其实,这就是许绍辉答应的人情了,章书记上周末去了一趟素波,拜会了一下许书记,顺便问了一下小许同学何时到任,还表示说在临置楼安排了一套房子,至于车嘛——凤凰科委自己就有配车。

后来,许纯良也回来了,正是由于有了充分的交流,章书记对小许来了凤凰不先拜望自己并不介意,反倒是希望其能避一避嫌疑。

小许跟章书记说起了对科委下一步的工作设想,谈起科委那就绕不过陈太忠,许书记说不得暗示一下,小陈不错,尧东你也不能拘泥于形式,被那些条条框框约束住了,现在强调个干部年轻化,对有能力的年轻干部,还是要勇于放手使用。

许绍辉的话,说得比较露骨,对他这个级别的领导来说,那就不是语言艺术的问题了,而是说一定要将此事落实到实处。

章尧东也听明白了——其实许纯良听的话跟他听的一样,但是小许就是没弄清楚是什么意思,反倒以为章书记另得了机宜。

陈太忠是不能离开科委的!章尧东认为这是大前提,事实上,除了科委,他也不知道还能把此人安排到哪儿去。

安排到别的行局机关,没人会答应接收这么个副职——这也不符合许书记强调的给年轻干部加担子的指示,可是做行局正职吧,这么年轻的实职正处又太显眼了,而且,以这家伙的折腾劲儿,真的要扶正了,保不齐会给市委市政府带来什么冲击。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章尧东绝对不能容忍陈太忠主持招商办的日常工作,这个地方虽然是事业编制,但是真的太关键了,搁给别人未必关键,但是到了小陈手里,腾飞简直是一定的,而且很容易造成巨大的影响。

过于强大的陈太忠,对市委市政府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虽然蒙艺走了,但是他已经站稳了脚跟,这种潜在的威胁,必须打压。

章书记深深记得,当初自己就是为了抑制这家伙的势头,让其低调地过度上两年,才将此人打发到了鸟不拉屎的科委,其实这原本也不无善意,不成想人家折腾劲儿太大了,白手起家硬生生地将科委打造成了眼下这般局面。

至于说全国的科委都在腾飞,那只是因缘际会罢了,凤凰科委没有沾上任何光,也没搭了任何顺风车,反倒是被科技部拿来做了典型——说起这个,凤凰市的党委书记不得不再次感叹,某人的气运实在是过于强大了。

不能离开科委;招商引资的工作不能丢也不能主持日常工作;还要让此人进步,以章尧东在凤凰市说一不二的强势,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该如何安排此人。

严格地说,要是忽略前两点,只把陈太忠提半级,倒也不是绝对没地方可去,逼得急了他也能豁出去,把此人扔到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之类的地方去,有本事你在爱卫会也干出花儿来,我章某人倒是不信这个邪了。

实在不行的话,让陈太忠干科委的党组书记?章书记正琢磨呢,听到姜勇提议把陈太忠放到驻京办,心里一动,这倒是一条路子。

兼职不怕,关键是要有兼职的理由,这年头虽说位子少人多,可真要能解决了陈太忠这个烫手山药,一两个位子挤也要挤出来。

驻京办真不错,在北京跑项目跑钱打听政策的同时,就把招商引资的工作做了,还能兼顾科委,确实是个合适的位置。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驻京办的张主任在这个位子干了时间不短了,在北京积攒了一些人脉,虽然花钱比上一任厉害,但是成就也不小,仓促之间把他调回来,陈太忠能不能比他干得更好,那还真的是难说。

——就像章书记说的那样,小陈在北京确实有点活动能力,但是,那家伙脾气不好啊,跑部委可不是全靠能力,得有一份百折不挠宠辱不惊的心态才成。

事实上,章尧东很清楚,老张虽然跟段卫华走得近,其实心里也愿意巴结他,只不过他去了北京之后,很少在凤凰驻京办停留,根本不给他什么机会。

考虑再三,他还是不得不咬牙放弃了这个念头,最终导致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张主任没犯什么错误,不合适随便动——章书记是强势,但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贸然调整干部,就算表面上的理由也得有一个吧?

可是仓促之间,章书记又哪里有时间,去找那么一个站得住脚的借口?

总算还好,就在这个非常遗憾的时刻,姜勇副书记把母球打入了袋中,于是,章书记擅长瞬移的思维方式,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驻欧办、驻京办……说起性质来,其实还不都是一回事?

最要紧的是,此番出手,就像将陈太忠扔到科委时一样,一时半会儿,章书记无需为这个人头疼了,凤凰市也可以安生一段时间了。

与此同时,大家又能享受小陈的劳动成果,何乐而不为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