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80章 易主

什么是交换?这就是赤裸裸的交换!

郑在富现在是客运办的正职,跟以前做副职时的权力,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比起来运管办,那真是远远不如。

眼下全国的公路建设方兴未艾,公路运输也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凤凰市又是天南仅次于素波的交通枢纽,交通局对运管办的建设也相当重视,不客气地说,都快赶得上征稽局了,甩开客运办自然是正常的。

牛冬生见陈太忠不想涉足太深,心里觉得挺没意思,他还指望靠着此人的名头降低运营风险呢,不过话说回来,见此人在帮忙之余,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他心里也是有点佩服的——不贪的干部他见过不少,但是年轻干部里就少多了,尤其是这种年纪轻轻便扶摇直上的干部。

可是牛局长一直都算着小陈会答应,现在人家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他今天的行事方式,就略显冒昧了一点——有点挤兑人的嫌疑。

牛冬生为人比较傲慢,但是同时,他做人一直是比较大气的,既然算漏了这一点,少不得就又抛出一个条件:这种大事情,我不会认为帮你解决个工作名额就抵得上的,那就再跟你许个愿吧。

郑在富年纪已经不小了,又是才被扶正的正科,那么,用上进来许愿,不但不太合适,成本也有点高,市交通局的副局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就是二级的公路局或者征稽局的局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所以牛冬生只能用换个位置来表态了,运管办可是比客运办肥多了,反正郑主任自己都养了木工队伍来接工程,怕是也就无意仕途,只想多赚点钱了。

从另一个角度上讲,以牛冬生的强势,都要让郑在富跟常务副局长于满江搞好关系,可见这年头做官,该打点的地方绝对不能忽略了。

于局长在牛局长的面前,真的是很乖觉的,所以,在林肯车打着火的时候,陈太忠终于反应了过来:老牛之所以这么吩咐,未必就是把于满江当回事了,从某个角度上说,这其实是姓牛的对等级森严的官场体系的一种维护。

当然,至于郑在富是不是真的能得到那个运管办主任的位子,这个不是很重要,机会给了你,你也得把握得住不是?但是毫无疑问,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强。

同时,提出这么一个建议,牛冬生也就不怕陈太忠在王伟新面前不用心了,这是毫无疑问的,想明白这一点,陈太忠也不得不感叹,牛局长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做事的力道,拿捏得真的太好了。

今天是他回凤凰第一天,惯例是要来横山区宿舍的,吴言的老爹还在北京休养,所以白市长和她的秘书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

不过,经过早晨和中午的接连放纵,陈太忠也没有那么急色,见了吴言之后,先随意地了解了一下吴正杰的病情,才说起了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当然,他说此事也是感叹的意思居多。

“……啧,要不说吃人的嘴短呢?喝了于主任一碗排骨汤,就惹出这种事情来,牛冬生也真是会算,小白,你说我冤不冤啊……”

白市长听他讲完,又听了一下他的分析,沉吟一下才笑一声,“除了你想到的这些,牛冬生让你先说,还是为了撇清他……就算撇不清,王伟新碍着你,也不合适拿这件事做文章。”

“未虑胜先虑负?”陈太忠听得有点明白了,禁不住无奈地笑一笑,“这还真是官场的不二法门了,不过照你这么说,我的责任是更小了。”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你以后还是少掺乎,他牛冬生没盼头了,你的前途一片光明呢,”吴言点点头,“今天你做得不错,递个话是小事情,再沾手就不对了。”

这个夸奖很有点言不由衷啊!陈太忠嘿然不语,钟韵秋见状,轻声碰一碰自家的领导,“吴市长,那个……一号的约见?”

“嗯,对了,太忠你跟我说一说这事,”吴言这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桩事要问,她知道他电话不方便,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太忠少不得又将自己做出的牺牲重述一遍,当然,避而不见X办的人时他去做什么了,这个是不能细说的,不过吴市长也没在意,她知道他有不少异于常人的地方。

吴言在意的是,陈太忠为自己做出了如此重要的牺牲,一时间眼角都湿了,等她听说太忠最后还是见到了郎主任和秦主任,登时就情热似火了,不由分说抬手就将他推倒在沙发上,“小钟,帮我一把,脱了他的衣服……”

“不用这么夸张的吧?”陈太忠一下没防住,被她的小手推了个四脚朝天,说不得苦笑一声,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劲儿了?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越发地确认了一点,对白市长来说,权力……真的是最好的春药。

等房间里再安静下来,那就是一个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沉寂一阵之后,吴言的声音响起,“对了太忠,我可能要分管招商办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侧头望向身边的佳人,“怎么会是你呢?”

“你快出来,我跟你好好说,”吴言伸手去扒拉他,太忠最后将激情释放在小钟体内也就算了,眼下还趴在她身上舍不得离开,而小钟穿了黑色丝袜的两条丰腴的双腿也跟他的腿交缠在一起,这让她看得有点不爽。

陈太忠还待叽歪,钟韵秋却是抬手推开了他,将手捂在两腿间,就那么赤着身子,一溜烟地跑向了卫生间。

听吴言说完下午的事情之后,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可好了,以后又可以在小白同志的领导下工作了,你放心,我绝对给你打造个漂漂亮亮的业绩出来。”

然而,下一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那照你这么说,这个招商办,一时半会儿是没主任了?”

“我想,也许是给你留着呢?”吴言轻笑一声,“只要你今年做得好,明年我可以向市里给你提名,把你扶正,呃,不对……”

为什么不对?很简单,她想到了章书记的话,选谁主持工作,都不能选陈太忠,这件事里的味道,有点不对劲啊……

两天的周末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新的一周来到了,就在这一周里,秦连成走了,许纯良来了……招商办的主任空缺,暂时由副市长吴言分管。

乔小树市长对此略有微词,遗憾的是,他也只有腹诽的份儿,吴市长的强势众所周知,有章书记的撑腰,谁又敢多说什么?

不过,对乔市长来说,许纯良的到任,算是个不错的消息,一直以来,小树市长就是吃了没派没系的亏,虽然大家都将他认做了吉系的人,但是,吉系本身就不是一个强势派系,只是具备一点象征性的意义,大多时候是以抱团自保为目的的。

甚至,他在吉系里的地位,还不如副市长杨波,杨波吟诗弄画之类的不行,可人家好歹是致公党的人,是民主党派,这个超然的身份,让杨市长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同时也是一道强力的护身符。

所以,就在许纯良到任的当天,听说许主任去科委大厦工地视察,乔市长接到别人的报告,也后脚就跟着过来。

许纯良身边,科委的七个副职全部在场,事实上,当大家知道来的是许书记的儿子的时候,心里的不安就少了很多——这个主任不但后台足够硬,而且,他跟陈主任有很不错的私交。

陈太忠和许纯良的交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他屡次三番地帮纯良出头,要说没人注意到,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种事,以往大家或者没心思琢磨,但是现在许处长要来科委做许主任了,那么自然有人有心去打听,于是陈主任和许主任的交情,终于浮出水面。

再加上陈太忠在之前也跟邱朝晖等人微微吹了一下风,所以,科委这次的换帅,人心居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甚至有人说,文海早就应该去党史办了,一直占着茅坑不拉屎,拖了咱科委的后腿啊。

事实上,凤凰科委中也不乏能人,知道要来的是许纯良之后,大家齐齐开动,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将许主任的脾气秉性摸了一个一清二楚,有那有心人,甚至找到了许纯良的大学同学做了解。

搁在往日,一个单位是不可能爆发出这么大的热情的,毕竟人一多了,难免有这样那样的利益诉求,不齐心是正常的,齐心才是不正常的。

可是,现在大家都有了把科委当作自家东西的觉悟了,一致对外那是必然的,这种情况发生在政府机关里,还真的不多见。

所以说,凤凰科委这次正职易主,或者在上层引起了些许的关注,但是在下面,权力交接得却是波澜不惊,这显然也是不大不小的一个异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