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8章 调停

眼瞅着已经接近下午四点了,陈太忠和唐亦萱还是舍不得分开,虽然不住有电话进来,不过大多事情倒也能遥控搞定。

想到他中午是偷偷地来的,唐亦萱担心有人找过来的时候不方便,说不得强自撑着推他一把,“好了,你也该走了,这么多事情呢。”

陈太忠舍不得走,不过也能理解她的担心,少不得出去晃一圈,又开着林肯车过来,假巴意思地按了门铃进来,“你看我都第二次来了,那个啥就不要穿了吧?”

“我一定是疯了……”唐亦萱争不过他,只得欠起身子,顺从地让他脱去白色蕾丝小内裤,一时间裙底的无限风光,只为一人绽放。

两人又聊一阵,陈太忠上下其手忙得不亦乐乎,搞得唐亦萱的丹凤眼再次眯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到最后,情热如火的小萱萱主动解开了他皮带释放出小太忠,“来吧。”

“你扶着沙发,我要从后面来,”陈太忠掀起她的裙子,露出了白生生又夹杂着一抹嫣红和阴影的下身,阳台的光线折射进来,她腿间的汁液反射出晶莹的光芒。

唐亦萱顺从地弯下腰扶着沙发,她的身高有一米七,用这个姿势能比较契合,这也是陈太忠提出这个要求的初衷。

她实在太紧窄了,他试了好几次,才推了进去,又活动半天才全根而没,看着眼前白生生浑圆的臀部,纹理细腻又如玉一般带了些透明的肌肤,一时间,陈某人真的是太满足了。

曾几何时,眼前的美艳佳人还一口一个“老书记”,句句不离心理压力,而眼下就在客厅,她翘起美臀来迎接着他的冲击,这由不得他不心生感慨——时间果然是治疗一切伤痛的良药。

然而,他正在舒爽的时候,门铃响了,唐亦萱登时就是一惊,下面也跟着一紧,下一刻她身子向前俯去,“有人来了。”

高贵无比的小萱萱居然惊慌了,陈某人最爱看她失态了,少不得将小太忠的前端放大些许,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咝,轻点,我……我拔不出来啊。”

“呀,怎么会这样,?”唐亦萱也觉得下面扯得生疼,一时就着急了,“你快点出去啊,来的人没准看到你进来了。”

陈太忠听到这话,才止住了玩闹之心,恢复原状撤出她的身体,唐亦萱感觉到了其中的巨大变化,却也没工夫跟他计较,狠狠地瞪他一眼,前去接通对讲器。

她猜的还一点都没错,来人就是冲着陈太忠来的,市委大院里的有心人实在太多了,年轻的副主任孤身进入三十九号,不止一个人看到了。

时值下午四点,正是阳光明媚万邪辟易的时候,就算再有想象力的人,也不会想到陈太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来找前省委书记的嫂子偷情。

那么,陈某人的来意就很清楚了,丫是告状来的,告曾学德的状,告秦小方的状——随着蒙艺的离去,唐亦萱在凤凰市官场的影响力大减,但是毫无疑问,能让这三方达成有效共识的,除了她还真没合适的人了。

来的人不是曾市长也不是秦书记,那么,该是谁也很好猜了——没错,就是凤凰宾馆的老总,张智慧张总。

“太忠也在啊?”张智慧也没计较这门开得早还是晚,一进屋就极不见外地翻腾起茶几上的茶叶筒,拿个杯子倒出点茶叶,转身去饮水机前接水,“啧,这鬼天气……实在太热了,进来蹭点水喝。”

茶叶泡好,张总拖个小板凳坐在茶几旁,正对着陈太忠,侧对着唐亦萱,“呵呵,唐姐是越来越年轻了,这裙子挺好,整天穿运动衣的也太单调了。”

“张总,你不只是来喝水的吧?”唐亦萱微微一笑,可丹凤眼中没什么笑意,她的身子很惬意地靠在沙发上,两条白生生的长腿并拢,由于小腿过于长了一点,不得不齐齐地侧向一边,否则裙摆就太高了。

她说话时,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慵懒,加上眼角眉梢那淡淡的傲气,越发地显得她整个人雍容无比,“要喝水的话,曾市长和秦书记家都有水。”

“呵呵,我就知道瞒不过唐姐,”张智慧脸皮厚,才不管这些,一边说,一边侧头看陈太忠,“太忠你也知道,我其实不待见那俩。”

见他和陈太忠说话,唐亦萱伸直长腿,站起身子款款离开,也没说要干什么去,不过,张总倒也习惯她的这种做派了,唐姐做事,何须向他解释?

陈太忠心里却是微微一颤,他知道小萱萱裙子里面是真空的,刚才她只来得及把小内裤收进须弥戒里,根本来不及穿上,她现在肯定是要去穿内裤了——须弥戒就这一点不好,能收不能穿。

你说你没事长那么长的腿干什么?还有老张你也是的,没事坐在这个小板凳上干什么?虽然知道老张必定看不到那裙内风光,但是他心里总是有点些微的不痛快。

张智慧当然想不到往昔端庄高贵的唐姐,现下裙内竟是不着片缕,眼见陈太忠沉着脸一言不发,他讪讪地笑一声,“曾学德昨天在我那儿喝多了,一直跟我念叨,说对不住你。”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见唐亦萱走进书房,一颗心也终于放下,“有些事情,不是一句对不住就能解决的——要是我逃不过这一遭呢?”

“他能扳倒你?切,不是我笑话他!”张智慧不屑地哼一声,轻啜一口茶水,“最起码你能跟他拼个两败俱伤吧?他老也老了,跌倒就起不来了,你还年轻,大不了去松峰当官……呵呵,那样会更顺利,你说是不是?”

松峰是碧空省的省会,副省级城市,张总这话,就算点明了,咱俩都是蒙书记的人,用不着见外的。

“松峰?要去我早就去了,老板叫了我不下三次,”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不过老张这话,确实说得他挺爱听,要不说做脏活也是一门手艺呢?“实在是凤凰放不下的事情太多。”

感受着下体传来的凉意,唐亦萱在书房蹑手蹑脚地穿起内裤,心里兀自残存着些许的兴奋,想到刚才那个混蛋居然敢那样作怪,弄得拔不出来,一时又觉得下面有些略略的疼痛。

这个混蛋,我饶不了你!她心里暗暗地发誓,却是竖起耳朵听这俩在说什么,等她听到他说“放不下的事情太多”,一时间,心里又有些说不出的欢喜——他说蒙艺走了以后跟我在一起才方便,而且他刚才说,要每天中午来陪我的……

到最后,陈太忠也没跟张智慧说出个所以然来,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相偕而出,唐亦萱也未送出门去,她的矜持,同蒙艺在的时候一模一样。

出来之后,张智慧却是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斜倚在林肯车上,笑嘻嘻地发问,“太忠你这是,工作重心又要调整了吧?”

老家伙就是老家伙,张总大半辈子都在伺候各级领导,要是连这点消息渠道都没有,也想不到这样的结果,他这么多年还真就是白混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知道瞒着这家伙也没什么意思,“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招商引资,章书记说了,今年招商引资的任务很艰巨。”

“秦连成都要走了,任务当然艰巨了,”张智慧听得就笑,“太忠,领导没说让你主持工作?”

“那么多正处呢,我主持工作,那怎么可能?”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他一点都不吃惊张总消息的灵通,恰恰相反,他认为老张现在能点明这一点,是这个消息已经到了没有必要保密的地步,“张总,我有事先走一步,跟牛冬生约好了。”

“哦,找他什么事儿?”张总并不缺乏跟人打交道的常识,这话问的,就是一副十足自己人的口气。

“没啥,我邻居于主任的孩子毕业了,要进交通局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按下了汽车遥控器,“今天我帮于主任约牛局出来坐一坐。”

“你倒是古道热肠,”张智慧听得就笑,见他坐进车里了,才追问一句,“太忠你等一等,我该怎么给老曾回个话?”

“啧,”陈太忠叹口气,放下车窗,将头探了出来,拿手指一指张总,“老张,我正考虑给你侄儿加点担子呢,你今天是不是一定要恶心我?”

“得,当我没问!”张智慧一拱手,满脸堆笑,“陈主任你放我一马,我错了成不成?”

见林肯车绝尘而去,他才轻叹一口气,低声喃喃自语,“爱国这小子……也要进步了?真是个小混蛋,连我这当叔的都瞒着,唉,老啦……”

于主任的孩子,本身的条件就够进交通局的,不过近年来交通局将标准卡得极严,想一想当时客运办副主任郑在富的儿子都进不去,就可以想像得到竞争的激烈了。

不过,既然于主任的儿子条件吻合,又找上了陈太忠这尊大神,那进交通局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牛局跟陈主任,那是什么关系啊?

事实上,于主任的儿子进科委条件也符合,未必就进不去,只不过交通局这边能打保票,于家一家老小详细讨论过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科委规矩多,那就进交通局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