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6章 传言

章尧东和吴言都很清楚,小吴现在这么个兼法已经是很霸道了,只是横山这两年的经济发展较快,章书记想将这个区牢牢地掌握在手里,才会有这样的兼任。

同是兼职,招商办的主任手上有点钱,但是轮实际权力,毫无疑问赶不上区委书记这一要职,不过,到了吴言现在这个地步,考虑的已经不仅仅是区里那一点小权了。

没错,有个区委书记在手的副市长,腰板要比普通的副市长硬实一些——哪怕是兼了招商办主任,更何况,她分管的也是农林水这种不太好的口子?

然而,尧东书记的话,就是最好的注解,她如果想再往上走,就要在市一级的业绩上做文章了,而且同样,她也存在个丰富任职经历的问题,不能否认,在眼下经济挂帅的年代,招商办里只要有能人,确实容易出成绩。

舍得舍得,有舍才会有得。

章尧东刚才的话,只是兴之所至,眼下听到吴言认真了,才仔细地考虑了起来,好半天才苦笑着摇头,“这件事要从长计较,回头我跟段市长碰一下,你先把招商办抓起来。”

招商办原本就该在市政府的直接领导下,现在兼任的计委主任秦连成是个异数,他这一走,一切都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好的,”吴市长的态度非常地端正,很认真地点一点头,“那谁主持日常工作?”

“那就是你考虑的事儿了,”章尧东不经意地摆一摆手,“反正临时性的,随便你指定……不过,不要让陈太忠主持工作。”

嗯?吴言听得就是一愣,她心里正美不滋滋地琢磨呢,我分管招商办,太忠主持工作,这岂不就是咱俩的夫妻店了?

当然,以中国官场森严的制度来说,夫妻店简直可以说是天大的忌讳,可是越是禁忌,也就越有挑战性,越是刺激,她真的有心一试——甚至,一想到这个,她都觉得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

不过,既然章尧东这么说了,她自然也只能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于是点一点头,“小陈确实不合适,他在凤凰的时间并不多,主持工作也约束了他的主观能动性,而且……他只是个副处,其他副主任都是正处。”

“副处?”章尧东无声地笑一笑,嘴里轻声嘀咕一句,若是白市长有陈太忠的耳力,自然听得出来他嘀咕的是什么,“这家伙副处不了多久了……”

陈太忠在下午才去了科委,遇到的人纷纷地告诉他,屈义山已经被调到地震局做副局长了,曾学德这次出手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是此番调整却是快得离谱。

我早在北京就知道了啊,陈太忠心里嘀咕,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当然,他的心中也不无感慨,想这老屈原本是地矿局的副局长,后来来了科委,一直都是副处级别的副职,没想到这次混到二级局当副职去了。

这么一来,屈局长的前程就算断送了一多半,不过陈某人心里清楚得很,老屈已经给他打电话表态了,以后都是要花心思在商场上了,虽说公务员不许经商,可是屈义山已经这副模样了,谁还吃多了撑的,一定要弄掉他?

然而,打招呼的人多了,他就隐隐发现一个问题,说不得扯了自己的通讯员来问,“屈义山走了,空出来的这个副主任的名额,有什么说法没有?”

“没听说,一开始,好像文主任还说有意让王衍上,现在也不听说了,”张爱国回答的时候,眼中有一丝笑意,显然,大家都知道文主任为什么先热后冷了,官场里就是这样,有个风吹草动的,传得相当地快。

想到文海前一阵上蹿下跳,然后戛然无声,让人想不笑都不可能,“最近又有人说,市里可能派人下来,反正现在乱哄哄的,说什么的都有。”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才对嘛,大家对我这么热情,纷纷地说屈义山的事情,是有想法的,一个副主任的空位摆在那里呢。

不过显然,这个副主任是不可能现在由科委内部提拔的,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要么,就是市里派一个过来——而且肯定不会是章尧东出面,得是别的系的人;要么,就是等许纯良来了,再定这个副主任的人选。

正职通过什么来体现自己的权威?两个字,“财”和“权”,一手签字笔一手官帽子,听话的有,不听话的没有,就这么简单。

眼下这个副主任的空位,就是未来的科委正职最好的展示自己肌肉的机会,不但能成功地树立权威,还能借此在领导层发展一个铁杆支持者出来,以章书记的政治智慧,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当然,至于其他派系的市领导,会不会有兴趣惦记这个位子,那就不敢保证了,许绍辉再厉害,手也伸不到下面地级市的一个处级单位,章尧东再强势,他为许纯良留人情的心思也说不出嘴。

那么,若是有人拼死吃河豚,那也不算奇怪,平衡之道就在于此——章书记你已经把正职揽入怀里了,怎么,连个副职也不肯放过?独食吃多了,那是要拉肚子的!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心里很明白,别的市领导安插不安插人,那是别人的事儿,但是他绝对不能在此刻表示出任何想扶植某人的意思来,丝毫的暗示都不能有,这既是兄弟之情也是为官之道。

张爱国见陈主任嗯了一声就陷入了沉默,也不敢再说什么,等了好一阵,才听到对方沉声发话,“爱国,关于这个副主任的空缺,你不要参与任何讨论。”

“嗯,”张爱国点点头,他隐约猜到了领导在为什么事儿做谋划,但是以他的消息层面,却真的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只能暗暗地赞一声:陈主任越来越有领导的沉稳劲儿了。

“不过……我有个想法,”他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头儿,我最近觉得……眼界开阔了很多,跟着您也学了不少东西。”

“嗯哼?”陈太忠瞥他一眼,眉头微微一耸,“你这是……想说什么,直说吧。”

“我觉得,您可以考虑给我加一点担子了,我肯定不会让您失望,”张爱国咳嗽一声,“我现在连个业务范围都没有,这,这不符合您的身份不是?”

“要官能要得像你这么理直气壮,那倒也是少见了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然后他又沉吟一下,小张来科委也是半年多了,还没个固定的岗位,这个问题确实也该考虑一下了,说得严重一点,这确实是涉及到了他自己的面子。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操之过急,陈主任点一点头,“好了,我知道了,等事态稳定一点再说吧,眼下时机不好……”

话说到一半,他觉得自己的通讯员脸色有点古怪,说不得奇怪地看了一眼,“你不要胡思乱想,我记住这事啦……你有上进心,也不是坏事嘛。”

“我就知道,头儿您最通情达理,”张爱国开心地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他警惕地看一下门外,才轻声嘀咕一句,“还有小道消息说,您可能被调走,要不我也不至于这么着急。”

“什么?调走?”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都跟纯良说得明明白白了,要是章尧东想调走我,怕是纯良也不会答应吧?

空降部队想站稳脚跟熟悉工作,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许纯良这也算空降了,当然,有许书记的背景和章书记的关照,他站稳脚跟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怎么才能尽快进入状态而不遭致大家的抵触,这就需要有人配合了。

所以,陈太忠才不相信章尧东会把自己调走,而且,只说科技部都未必答应凤凰这么搞,不过,想一想自己跟许纯良达成共识,也不过是大前天的事儿,他就有点明白这个谣言的产生的土壤了。

“哦,他们有没有说,我会被调到哪儿呢?”他轻笑一声,不以为意地发问了。

“说法很多,也很乱,我是想着您在外地,就没让这种不靠谱的事儿打扰您,”张爱国本待细说,不成想领导狠狠地瞪过来一眼,“我说,你给我省点时间好不好?”

“不靠谱的传言太多了啊,”他苦着脸解释,“其中最不靠谱的,就是说要调您去计生委主持工作,章书记在年初的计生工作会议上就表态了,要是凤凰今年的各项指标还处于中下游的话,他就要撤换一批人,调集精兵强将过去支持。”

“这是开玩笑吧?”陈太忠本是把这些消息当笑话来听的,可是听到此事也禁不住有点瞠目结舌,“让我去计生委?”

“是啊,还说可能给您个正职,”张爱国一点不害怕地跟他对视,“不过大家都说,那是明升暗降,计生委怎么可能跟科委比呢……他们屁都不是。”

“小张,你注意措辞,大家都是干革命工作的,不利于团结的话,你尽量少说,”陈太忠微微一笑,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那个计生委,你确定说的不是计委吗?”

——秦主任要走了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