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5章 变动

有了荆紫菱这个解释,蒙勤勤就可以满足了,说不得扭头看一看宋颖,“宋颖,你看,再稍微等一段时间行不行?”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哪里还有什么不行的?而且对宋颖来说,今天也确实让她开了眼界,校园网虽然是没有收获,但是也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未来省移动公司的单子,可以挑拣着做!

“勤勤你真好,”她点点头,冲蒙勤勤微微一笑,她也听明白了,陈主任说了,你老爸在的时候你规矩得很,结果现在却帮我出面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宋颖有那么一个老爹,也听说过人走茶凉人亡政息的说法,得到这个结果,不禁暗暗地感慨,人和人终究是不能比的,你看人家省委书记的女儿,老爹换地方了,她照样能拧着别人办事——不但不要二包,还不要那一两百万的小单子。

谈笑中,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眨眼就是八点了,曾宪鸿要抢着买单,不成想被蒙勤勤拦住了,“既然来天南,你要是买单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太忠?”

买买买,我买还不行吗?陈太忠心里苦笑,要是你老爹还在天南,我才不理你这一套,不过他不在我反而是要注意了,唉,你说你吧,当初老实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却学会不讲理了?

也许是蒙书记走了以后,她见到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他不能不这么想,心中禁不住生出点微微的自豪:看,哥们儿这才叫讲究人!

曾宪鸿自是不敢违逆了蒙勤勤的意思,见陈太忠买了单,说不得又要建议大家一起嗨皮一下,心说这一次我总可以买单了吧?

“不早了,我回去还要赶一篇稿子,明天再联系吧,”蒙勤勤笑着摇摇头,心说去玩的话,你们四个人两对儿,我这不是自找难堪吗?

“你还住在十四号?”下楼的时候,陈太忠问了一句,不成想换来蒙勤勤一个白眼,“那当然,你是想说你去过……然后我家搬走了?”

“我……我跟你没话了,”陈太忠实在忍受不了她说话这么呛,心说我招你惹你了?“不过是想问一问省委让你腾房子没有,你今天是吃了枪药了?”

宋颖和曾宪鸿听他这么一说,登时讶异地看了过来,心说这二位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地就吵了起来?

“我妈的关系还在天南,怎么可能腾?”出乎意料的是,蒙勤勤并没有因此而生气,“而且,现在省委要搬迁了,新的常委楼也在建,谁会那么无聊催着我们搬?”

“没搬就对了,”陈太忠点点头,心说你老爹就算不在天南了,也是碧空的省委书记,谁会这么没眼色,“不过你和尚阿姨住上下两层,许绍辉可是跟别人合住一栋楼。”

蒙勤勤没再理他,只是在他送她上车的时候,才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悄声嘀咕一句,“随便给个几百万的活儿,意思一下就行了……我是做给他们看的。”

呃,陈太忠听得好悬又没倒抽一口凉气,好半天才转头看她一眼,眼睛一瞪,“我……我跟你说,你要是再这样调戏我,小心我翻脸啊。”

他不知道蒙勤勤的真实想法,不过照的他感觉来分析,秦科长这次说的才有可能是真的,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不待这么玩人的啊。

“调戏你?看把你美的!”蒙勤勤差一点跳起来,转头冲荆紫菱喊一声,“我说小紫菱,看好你家的太忠哥,他要再跟我……跟我口花花,可别怪我教训他。”

“哈哈,”荆紫菱听得笑了起来,“那证明勤勤姐你有魅力嘛,你说是不是?”

“我……”蒙勤勤气得钻进车里,重重地一摔车门,过了一阵,可能觉得还不是很甘心,摇下车窗户来哼一声,“你俩,就没一个好人!”

看着白色高尔夫疾驰而去,陈太忠挠一挠头,正琢磨着,天才美少女款款地走到他身边,轻笑一声,“想什么呢?”

“这家伙有被虐倾向吧?”陈太忠摇摇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林肯车,“哼,好好说话不行,偏是骂她两句,她就舒服了。”

“呵呵,”荆紫菱笑一笑,没接这话茬,而是睁大眼睛看着他,“你现在去哪儿,去酒吧吗?”

啧,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表面上却满是犹豫之色,“我……我得回凤凰了,嗯,开夜车,那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你也不知道早一点打电话,我在军分区招待所安排好了啊,陈某人知道,小紫菱对自己的提防已经很低了,要是今天没什么安排,想一想办法多设计一下,未始就不能得手,然而现在不行啊,那边人都等着呢。

而且,他对荆紫菱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心说要吃的话,一定要温温柔柔地小火慢炖细嚼慢咽,像今天这样的赶场,那是不行的,更别说大被同床了——起码第一次不行。

所以他心里这个纠结,真的是无以言表,雷蕾的孩子这两天病了,今天才好了,早就跟他约好要“挑灯夜战”,虽然他在意紫菱,可也不能太让别的女人失望不是?

“那你赶紧回吧,”荆紫菱倒是不疑有他,叹口气点点头,“现在的事情也太多了,唉,你忙我也忙,不知道下次见面,会到什么时候了。”

“很快的,”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抬手又轻抚一下她细嫩的脸蛋,“到时候,可是得让我亲个够啊。”

“快赶你的路吧,”荆紫菱笑一声,抬手去推他,不成想被他手上用力,身子一个趔趄就被拽了过去,下一刻,两人就拥吻在了一起。

这样的拥吻,是没人嫌时间长的,直到一辆车要出去,嫌两人挡路了,按起了喇叭,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待车过去之后,陈太忠一拽她,还要享受,却不防荆紫菱一摔手,“你跟蒙勤勤,到底做了点什么?”

“嗯?什么也没做啊,”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才要细细解释,小紫菱已经迈着长腿转身跑开了,一边跑还一边笑,“哈哈,好吧,今天就算相信你了。”

“啧,敢玩我?”陈太忠已经被这一吻吻出了一点火气,抬脚便追,不成想前面传来银铃一般的声音,“太忠哥……你不是要着急回去吗?”

这小丫头感觉到我的挤压了,陈某人心里明白了,刚才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他起了一些不良但是正常的反应,顶住了小紫菱的小腹下方——夏天,大家穿得都不多啊。

看来她还没准备好,陈太忠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说不得苦笑一声,“那我总得送你回家吧。”

“你的车跟在我的车后面就行了,”荆紫菱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第二天十一点,陈太忠终于赶回了凤凰,先跑到招商办去销假,又汇报了罗纳·普朗克要来凤凰考察,不过说着说着,他觉得秦主任的心思好像不在这个上面,很随意地点着头,嗯嗯啊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秦头儿,您这是有心事?”

“嘘,”秦连成冲他使个眼色,又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看看,然后锁上了房门,才坐了回去,笑眯眯地看着他低语,“我要走了,去正林。”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低低地笑一声,“哦,那可是恭喜您了,呵呵,什么时候上任?”

“你就知道一定是恭喜吗?”秦连成绷着脸看着他,可眼角眉梢的笑意,那是挡都挡不住,“没准又是一个低职高配呢。”

“那怎么可能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说要是高配你怎么可能愿意挪窝呢?您又不是没组织的,于是轻声发问,“是副书记?”

“我发现你一点都不关心省里的情况,”秦连成笑着摇一摇头,“正林那边财政局长出事了,牵扯到了常务副,嗯,就这样……”

“呵呵,常务副,那可是恭喜您了,”陈太忠笑了起来,旋即眉头一皱,正林的财政局长……可不就是在素波军分区招待所被审查的吗?“不知道任命什么时候下来?”

“下周吧,”今天已经是周五了,下周那就是很快了,没准秦主任本周周末回了素波,下次再来凤凰就是移交工作来的,怪不得敢这么笃定地跟他说,“太忠,想不想跟我去正林?”

“小良要来了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又一摊手,“朋友一场,我肯定得帮他撑起这个摊子不是?”

“这个倒也是,”秦连成点点头,又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发话,“太忠,老主任对你有个忠告,小良那孩子,外圆内方,你们哥俩要拧成一条心啊。”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登时明白秦主任的一番用意了,人家未必是真的要带他走,只不过借这个由头,隐隐地点他一下——小良要来了,你千万别看着他性子好,言语中就不注意。

不过不管怎么说,秦连成这话的善意非常地明显,他当然也要投桃报李一下,“其实我在素波跟纯良交底了,对科委我要彻底放手了,以后专注在招商引资工作上。”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秦连成笑着点点头,接着又长叹一声,“唉,在凤凰工作了这么久,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啊。”

“那秦主任可以常回来看看嘛,”陈太忠听得就笑,“反正您是我老主任,只要我去正林,还是要看望您的……对了,谁接您的班儿啊?”

“这个不知道,”秦连成摇一摇头,“我听尧东书记的意思,是要仔细商量一下,也许,也许曾学德会暂时监管一下。”

“曾学德?”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翻白眼,心说姓曾的只要敢来,我不折腾你个灰头土脸,就枉称“宰相肚量”了!

同一时刻,章尧东也在吴言谈同一个问题,“小吴,有没有信心把招商办的工作搞上去?”

“有尧东书记的支持,我肯定有信心,”美艳的女市长沉着脸点头,“只是我分管农林水,再抓招商办的工作,恐怕……这应该由曾市长挂帅比较好一点吧?”

“曾学德?”章尧东听得就是一声冷笑,“恐怕他自己都不敢琢磨这个,当时是陈太忠在我面前递的话,他才当的常务副,你看看他对小陈做了点什么?他敢去招商办,陈太忠这个愣头青绝对不会客气的。”

凤凰市说小是绝对不小,但是纪检委出面找陈太忠,这样的消息想封锁也根本封锁不住,换个普通的副处倒也无所谓,但是涉及到陈太忠,最起码也是县长和县委书记那个级别的关注程度。

“这个招商办主任,还是尽快确定下来比较好一点,”吴言刚才那话,也不过就是以进为退,章书记对她有知遇之恩,那她就越不能恃宠而骄,反倒是应该多替领导考虑。

“先这么搁着吧,暂时没合适的人,要不你兼上?”章尧东看她一眼,笑着发问了,“基层工作经验你是有了,但是市一级的经济口上,你还缺一点拿得出手的成绩,只要陈太忠肯配合你,招商办还是比较容易出成绩的……前两天他在北京,又请到一个五百强的企业来考察,估计过不久就要到了。”

“那就横山的书记我就不能兼任了,要不然会有些物议,”吴言轻声点出要害,当然,她只是这么一个建议,决定权还是在章书记手上,“尧东书记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服从。”

章尧东听到这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