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4章 变通

蒙勤勤的这个要求,让陈太忠头大无比,原因大家都很清楚,荆紫菱和袁望联手,已经介入凤凰的校园网建设中去了,甚至小紫菱今天找他,目的也是谈一谈校园网的招标事宜。

而秦科长横空杀出,登时就让他有点不会说话了,要知道,撇开蒙艺对他的赏识和帮助不提,只说她本人帮他卖过柜员机保护罩,这就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还有一点更为重要,那就是陈某人可以背骂名,属于他或者不属于他的骂名都无所谓——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人,但是他绝不愿意背“过河抽板人走茶凉”这样的骂名,那是他无法忍受的耻辱。

老蒙走后,约莫一个多月了,他都没跟秦科长联系过,虽然这是他北京巴黎到处跑过于忙碌的缘故,可是别人未必这么看不是?

而蒙勤勤刚才说让她的同学回去,在他听来就有影射自己是势利小人的意思,也许她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不能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嫌疑。

然而,真要答应了她,岂不是让小紫菱和袁望白忙一场了吗?两世为人,哥们儿还从来没有对朋友失信过——好吧,就算对袁望失信无所谓,丫靠着我赚了不少了,可是答应了小紫菱的话,怎么能不算呢?

总算还好,陈某人是从来不缺急智的,他轻笑一声看向蒙勤勤,“蒙书记一走,你倒活跃起来了啊,想接多大的活儿?”

若是要求不高的话,让易网和远望公司转包一点出来就完了,想必小紫菱也不会在意——这世界上的钱这么多,谁挣得完?

“老爸不在,我才好操作,这就跟他撇清关系了,我也缺钱花呢,”蒙勤勤听他的话软了,于是就笑了起来,“反正我知道,就算别人不帮我,太忠你也会帮我的,是吧?”

“那个工程一期投资就是五千万,后面还有,”陈太忠不动声色地解释,顺便还扫一眼宋颖,“不过盯着的人很多……你到底想做多少?”

“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蒙勤勤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慢吞吞地回答他,“我和我的朋友,不嫌钱多。”

“那你们来得晚了,”陈太忠摇摇头,“入围的公司基本上定了,这是上了会的,勤勤你也知道,上了会的东西,章尧东想改都难。”

“二包我们也可以做,”曾宪鸿一听就着急了,不过说话间却不敢失了分寸,刚来的时候,他见陈主任居然是这么一个年轻人,心里微微有点失望,然而,看到荆紫菱的美艳,他心里隐隐又生出了点希望,能将这样的绝代佳人揽入怀中,也许此人真的有点能力。

等他听蒙勤勤说蒙书记对陈太忠的重视犹在她这做女儿的之上,心里对他的重视就又多了一点,而且非常关键的是,当事人没有否认,那个清丽到令人魂牵梦绕的“小紫菱”也没有觉得奇怪。

所以听陈主任说那边大局已定的时候,曾宪鸿就着急了,他已经看出来了,年轻的副主任对此事兴趣不是很大,没有强烈成全的欲望,说不得就要摆正一下姿态,表示说我们没有那么眼高手低,从下面做起也无所谓的。

陈太忠看一眼蒙勤勤,发现她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才微微点头沉声发问,“不知道贵公司经营的是什么项目,哪些方面是长处?”

“长处……我们的长处是组织货源和系统集成,尤其在通讯和网络产品领域,拥有不少产品的金牌代理,”曾宪鸿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来,“在北京发展就是这点好处,信息和产品渠道都非常便捷。”

雏儿,这就是个雏儿!陈太忠一听就听出毛病来了,或者对方觉得自己说得还不错,但是有这么介绍自己长处的吗?这摆明了是要靠着信息差距来吃关系饭的,没有你自己的特色啊!

按说这曾宪鸿本就是做商业的,还大陈某人几岁,又在北京发展,应当不会让混迹官场的陈某人观察出纰漏来的,然而,账不能这么算。

最能催熟人情世故的,并不是智慧和思考,而是见识和阅历,陈太忠年纪虽小,见识的场面实在太多了,很轻易地,他就分析出了对方的不足。

“你有样板工程吗?”通常情况下,这个问题是有必要问的,不算难为人,但是陈某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就算有估计也不大。

“保定有家四星级酒店,”曾宪鸿犹豫一下,回答了,“我们做了……大部分的工程,陈主任,我的公司组建没多久。”

“不用二包了吧?”蒙勤勤见他有些局促,淡淡地插话了,“要是一两百万的小活儿,那我找别人想办法吧,也省得你不方便。”

我记得以前你不这样的啊,陈太忠心说勤勤以前算小辣椒,但是还算通情达理,怎么今天就这样,没命地将我的军呢?

他又侧头看一眼荆紫菱,本来是想琢磨一下她的表情,却是猛地感觉到了什么不妥,终于一横心,“这样吧勤勤,省移动马上要组建了,要上任的老总是我的关系,新的部门百废待兴,你们做那个行不行?”

“老总……是你的关系?”蒙勤勤心里这点不爽,全在荆紫菱身上呢,又不想在同学面前失了面子,我好歹跟你张一次嘴,你怎么能这么刁难呢?

其实以她的性子,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猛地听陈太忠说又给出了一个方案,注意力登时转移了,“有多大的项目?”

“这个还真不清楚,不过肯定少不了你们的活儿,”陈太忠摸出手机,“要不我把这人叫过来,你们认识一下?”

“现在?”蒙勤勤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表,“这都七点二十了,人家不吃饭?”

“啧,哎呀,”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苦笑一声,“算了,改天吧,这个人是……那谁提拔起来的。”

张沛林是黄家提拔起来的,蒙老板是得罪了黄家才走人的,我怎么就把这事儿忘了呢?

蒙勤勤听得脸色又是一变,心说你玩我呢?不成想荆紫菱微笑着插话了,“勤勤姐,凤凰那个校园网,我入围了,不过是跟另一个公司一起做的,我这份儿可以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她刚才不作声,就是要看陈太忠的表现,天才美少女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观察力是一等一的,再加上她最早冒充陈某人的女朋友,就是为了蒙勤勤,自然很轻易地就发现,勤勤姐的怨气,好像有点那个……针对我来的啊。

当然,她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女人的直觉,真的都挺可怕的,既然有了这个猜测,她就要看看自己在太忠哥的心目中有多么重要——你会不会跟勤勤姐说实话呢?

总算还好,陈太忠当得起她的信赖,根本就没提她,反倒是扭头看了她两眼,那么现在,她就可以表态了——我愿意照顾勤勤姐。

陈太忠却是好悬没被这句话气得吐血,小紫菱啊小紫菱,你迟不说早不说,偏偏这会儿跳出来,这不是给我难堪吗?

蒙勤勤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冲天才美少女微微一笑,“呵呵,小紫菱你也不早说,我这做姐姐的,怎么能抢你的活儿呢?太忠你也真是的,藏着掖着干什么?”

看到陈太忠刚才频频扭头,她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一点,那么,她的咄咄逼人,也未始没有让陈太忠做出选择的意思,不成想他咬牙不说,反倒是小紫菱冒头出来了。

这算是向我示威吗?秦科长不能不这么想,所以,她的话虽然是笑着说的,心里却是不无一点微微的酸意。

陈太忠也觉得这味道有点不对,说不得笑着打岔,“小紫菱,凤凰的校园网,你只能做一部分,也未必十拿九稳,要是你让出去,没了荆教授的人脉支持,这个单子就更不好拿了,省里的压力也很大呢,呵呵,你可别误导你勤勤姐。”

这话半真半假的,说得就算相当有水平了,既解释了方才的掩饰,又变相地暗示,不是我不想说,是你们拿不到这个单子,荆涛的影响在那儿摆着呢——其实,荆教授的影响也未必有那么大,甚至有没有都很难说。

不过,他这不是需要一个借口吗?反正他不怕那个曾宪鸿什么的要荆紫菱再帮忙动员荆涛——单子都让给你了,还要我帮你公关吗?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吧?

听到这个借口,蒙勤勤心里就平衡一些了,敢情这不是太忠不想给我荆紫菱的那一块,而是给了我我也拿不下,毕竟,荆家以书香传家,在教育文化界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反正,我是不能跟小紫菱抢的,”秦科长笑着点点头,心情就好了很多,“太忠你说的这个移动老总,是谁提拔的?”

“现在他还不是老总呢,还得过俩月,”荆紫菱又代陈太忠回答了,“所以勤勤姐你也别问了,反正你挺讨厌的那个易搜,就是他帮我搞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蒙勤勤点点头,要说别的东西,她可能不知道,但是任命下来之前不宜声张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而且,那个搜索引擎的讨厌之处,她也是见识过的,心里自然明白能把这恶心玩意儿弄到网上,在电信局里,肯定要有相当的能力才可能做得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