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3章 两难

刘晓莉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田甜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结合一下今天遇到的事情,就明白顶账一事,或者并不是刘记者想的那么简单。

这个事实在那里摆着,赵明博都反应了过来,“啧,敢情这远达公司是到处吃啊,一边吃厂里,一边吃那些顶账的人——他们巴不得三角债泛滥。”

这话有点想当然,但是令人郁闷的是,这想当然的想像极有可能是“理所当然”,乙方着急将货物出手,给远达的价格,甚至可能比远达从厂里拿货的价格还要低——否则的话,远达凭什么要帮你卖货呢?嫌价钱低的话,你可以自己卖嘛。

这么运作的话,远达公司当然希望三角债越多越好了,便宜啊,而且还不用付款购买,直接在仓库里放着,卖出去了就是钱——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远达公司别说五十万的注册资金了,一分钱的注册资金都够玩了。

那么受盘剥的,肯定就是乙方了,还是多重盘剥,你想卖给厂里东西,那得公关;要不到货款想顶账,那也得公关;你想求着人家远达帮你卖?那还得公关!

再联想一下,辛双林是天南轴承厂的财务部部长,一桌子四个人相互交换一下眼神,谁也没了说话的兴趣——这种情况,不是重要关系的话,账上有钱辛部长也不能给不是?

好半天,田甜才苦笑一声,“我一直以为,三角债的产生,是有人挪用公款干这干那的,可是没想到,有人还在推波助澜地推高三角债……因为他们能从中获利。”

“人的适应能力,总是很强的,”王启斌淡淡地一笑,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一旦有新东西出来,马上就会有人琢磨其中的挣钱门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他们这算是抢钱了,”赵明博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偏偏地,那些商家还要感激他们,这日子过得太滋润了……简直比我们警察还会敲诈人啊。”

“老赵看你这张破嘴吧,”陈太忠被他的话逗乐了,“行了,不说他们了,反正处置权交给胤天了,咱们就不管了,也省得为这点耗子屎坏了咱们喝汤的心情……”

第二天中午,陈太忠见的是王浩波和陈放天,陈放天只是素波建委的主任,正处级别,不过建委的权力实在太大了,对上王书记这种副厅也根本不带含糊的。

当然,大家既然都是好朋友,谁也不会跟谁计较,去年建委陈主任吃科委陈主任的引见,结识了许纯良,还拨了一点活给许处长的工程队,今年许省长上了台阶成了许书记,陈放天就靠得更扎实了,现在数起来,他算旗帜鲜明的许系人马了。

陈太忠找王浩波是单纯地坐一坐,找陈放天就有点缘故了,丁小宁手上的那两块地,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了——蒋省长已经通过省政府秘书长肖劲松传下了话来,今年省里还要上高速,要钱没有,要地你就拿走吧。

时下是九九年,各级政府卖地,远没有像几年之后卖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不过随着亚洲金融风波的影响逐渐消退,国内市场的日渐复苏,大家也都知道,卖地其实是一桩好买卖,不过由于暴利时代尚未到来,又没人带头,各级政府卖地的行为也没有蔚然成风。

所以,凭良心讲,蒋省长这个表态,虽然是不得已的,却也没有故意为难的嫌疑,毕竟那地就是钱,目前还在哗哗地升值,要不是省财政实在捉襟见肘还不了欠款,一般人想弄这么两块地也不容易——这也就是蒋世方知道此事涉及了凤凰科委,不愿意刁难丁小宁,否则拖你个一年半载的又算什么?不信杜毅会为这点事冒头出来。

现在是地的名义有了,那就要考虑建设问题了,这些就离不开建委和国土资源局,天南省国土资源厅正在组建当中,下面地市的国土局还没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这种情况下抓紧运作,只公关建委即可。

对陈放天来说,这件事没什么难的也不会犯什么错误,丁小宁的获得的土地使用权来历清白,省政府的抵押物,谁也不能说什么,“下面那帮兔崽子,你随便招呼一下就行了,有谁不开眼的,你跟我说,太忠你要做什么尽快啊……国土局马上就要组建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陈太忠就轻松多了,要不是晚上约了蒙勤勤一起吃饭,他甚至可以转头回凤凰了。

吃饭的地点,还是在锦园,两人相识之初,就是在这里吃的饭,六点半的时候,秦科长准时出现在了包间门口,奶白色的短袖衬衣衬得她的皮肤越发地黑了一点,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在里面,偏偏的,下身裁剪合体的浅灰色筒裙却又显出几分端庄出来。

蒙勤勤一进包间门就是一愣,因为在包间里的不止是陈太忠,荆紫菱居然也在场,略一错愕之后,她笑着点点头,“好久不见了啊,小紫菱。”

“最近一直忙着北京素波两头跑,”荆紫菱已经是堂堂的易网公司的董事长了,却是难掩那份少女的青春气息,她站起身来扯着对方的手包细看,“呀,好漂亮的包包,在哪儿买的?”

女人在一起,就只有这样的话题吗?陈太忠听得微微扬一下眉毛,却不防秦科长有意无意地瞥来一眼,眼神淡淡的,却似乎又有很多东西在里面。

你是怪我不诚心请客吗?陈太忠心里也只有苦笑了,小紫菱临时找我有事,我又不会未卜先知,而且我也很久没有见她了,大家一起坐坐就不行?

更何况,你不是也带着俩人来的吗?说不得他站起身子,笑着发话了,“这二位是什么人?秦科长也不介绍一下?”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女孩儿的身高跟蒙勤勤相仿,却丰满了很多,一张脸略带点婴儿肥,相貌只能说是端庄,男人就高大帅气多了,个头只略略比陈太忠低一点,笑起来很阳光的样子。

女孩儿叫宋颖,是蒙勤勤的大学校友,男孩儿是宋颖的男朋友曾宪鸿,原本就职于北京某网络公司,两人来天南,是找蒙同学办事来了。

办什么事?就是找活儿,宋颖的父亲也是部委某司的副司长,不过,京官不外放,那就实在没什么意思,这一对儿就商量着搞个什么公司开夫妻店。

这公司是开起来了,手里可怜的积蓄也花得七七八八了,可是找不到什么活儿,前一阵宋颖偶然遇到其他同学,知道蒙勤勤的老爹在天南当省委书记,就捡起了这条线儿。

蒙勤勤是很少揽这种事情的,当时蒙艺又在关键时刻,就婉言拒绝了,结果倒好,蒙书记调到碧空之后,这一对儿索性是自己找过来了——蒙书记调到碧空省,总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再走了吧?

蒙勤勤和宋颖不是一个班的,但是寝室斜对门儿,大学里接触也不少,听着自己的校友诉苦,说是白手起家有多么多么难,心里免不了有点不忍。

宋颖还说了,她老爹发话了,曾宪鸿两年之内发达不了的话,就不让两人好了——副厅在北京不算什么,但怎么也是副厅,姓曾的小子你空长一张脸,要啥没啥的,我姑娘跟着你要受治啊。

蒙小姐心里就越发地不忍了,但是她老爹刚到碧空履新,肯定不合适随便乱动,说不得她就要再婉转地解释一下:碧空那儿真的不可能。

那你就在天南给随便找点活儿吧,宋颖非常迷恋曾宪鸿,说到最后都要哭了,“你在天南这么久,又是银行的,总也有点自己的关系吧?”

秦科长听到这话,就觉得自己被人打脸了——你是说我老爹一走,就没人认我了,所以退而求其次,要我发动自己的关系?

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吧,蒙勤勤倒没计较这些,通过她自己的处境,就能知道宋颖的身不由己——虽然她的老爹只是副厅级别的干部,可是这年头,村长都是干部呢。

既然她被触动了,就想帮一帮自己的校友,正好陈太忠撞上来了,凤凰市那边正在搞校园网,她也是知道的,还知道自己的堂姐就在工作组里。

而且她老爹露出过口风,说这个校园网就是小陈为了关照蒙晓艳,逼着自己通过的,换句话说,那就是陈某人在这件事里,能起到相当的作用。

当然,她带了这一对儿来赴宴,还有一些不便宣之于口的小想法,心说那俩可是一对儿,我和太忠不能掺乎太过了,最好那俩坐一起我俩坐一起。

等秦科长看到荆紫菱居然也在座,只觉似乎房间的空调开得大了一点,她本也知道,自己跟小陈不可能——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讲都不可能,可是见到这样的场合,心里难免还是要有一点不舒服。

等大家坐下之后,她心里这种别扭的感觉越发地明显了,左手是一对儿,右手又是一对儿,只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中间,真的……好打击人啊。

偏生的,宋颖也发现了不妥——要不说女人心细呢?说不得很关切地招呼她,“勤勤,你也不小了,该考虑个人问题了,眼光别太高了。”

“嗯,”蒙勤勤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转头狠狠地瞪服务员一眼,“菜单呢?”

可怜的小姑娘吃这么一眼,心里挺委屈的,心说这女人看起来挺文静的,怎么脾气这么不好呢?于是低着头把菜单递过去,轻声回答,“请您点菜。”

我当然知道要点菜!蒙勤勤心里更烦躁了,不过,当她发现荆紫菱的大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说不得硬生生地压下了心里的火气,微微一笑将菜单递了过去,“小紫菱你先点,这一桌数你小了,我们大哥哥大姐姐让着你。”

然而,荆紫菱可不认为自己小了,饭菜上桌,大家开动之后,她少不得要卖弄一下自己的成就,“我的搜索引擎易搜已经开始试运行了,效果很棒的。”

“易搜啊,那个我知道,”蒙勤勤点一点头,旋即看她一眼,眉头一皱,“真没想到,这个是你搞出来的,这个搜索引擎很讨厌的。”

她说得算很不客气,然而小紫菱听得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勤勤姐也上网啊?”

“单位和家里都上,”蒙勤勤的眉头还是皱着,“我说,你怎么弄的,我一打开网页,这个搜索引擎就蹦出来了?单位里其他人也都这么说,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病毒呢。”

“哈哈,那是我的引擎在推广中啊,”荆紫菱笑得越发得意了,可是这份得意配上她绝世的姿容和散发的朝气,让人觉得非常地甜美和开心,看得人都想跟着她笑,“这个点子不错吧?”

“不错,就是有点不择手段,呵呵,”蒙勤勤点点头,跟着她笑了起来,“不过,全国骂你的人也不会少了。”

“就推广了两个省啊,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其他省还没开始呢,”荆紫菱悻悻地噘一噘小嘴,旋即眼珠又是一转,“勤勤姐,帮我推广到碧空去吧?”

“别找我,找你的太忠哥,”蒙勤勤笑着摇头,“他说话比我还顶用……”

这么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宋颖两口子的来意上了,陈太忠猛听得这二位把脑筋动到了凤凰的校园网上,登时就是一愣,“不是吧?你们想做这个?”

他这话一说,蒙勤勤不乐意了,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嘴角撇一撇,“太忠你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我让我同学回去就行了。”

“小姑奶奶,你别逼我好不好?”陈太忠苦笑一声,侧头看一眼荆紫菱,发现天才美少女正饶有兴致拨弄着小碟中的圣子螺,好像根本没听到大家在说什么一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