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2章 代销

看着眼前的辛经理和会计,陈太忠微微一笑,“你俩……每人写一份儿检查,要最少五千字,”他话说到一半,赵明博哏儿的一声乐了,敢情这陈主任要人写检查有瘾啊?

“老赵你严肃点,我这儿说事儿呢,”陈太忠瞪他一眼,方始又回过头来,又打量一眼那会计,“你们公司的注册资金不对头,回头要改过来,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这人其实很好说话的,是吧?”

“陈主任,得饶人处且饶人,”辛经理实在憋不住了,瞪着陈太忠咬牙切齿地发话了,今天的祸事是他惹出来的,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连累了叔叔。

“事儿是我干的,任杀任剐由您了,不关别人什么事儿。”

“凭你,也配我动手?”陈太忠不屑地看着他,笑容慢慢地在脸上绽放,“这就是我的条件,你确定不想改吗?”

“陈主任,您大人有大量,辛经理年纪还小,不懂事儿,”那会计连连点头哈腰,脸上也满是笑容,“这件事,容我们回去商量一下,行吗?”

“啧,这就对了嘛,你们要是早这么好说话,有今天的事儿吗?”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摆手,“行了,走吧走吧,我们还要喝酒呢。”

陈某人的嚣张跋扈样儿,真的是震惊到了所有来的人,见他发话,别说远达公司的,就连那会计师事务所的人都不敢留下——虽然他们看着远达的人被虐,心里很解气。

温科长听了这话,跟着大家一声不吭地向门外走去,那两位爷他不但惹不起,还是个顶个的呛人,他再留下来,也是自取其辱。

钟胤天见状,也从王启斌身边站起来,跟着走了出去,奇怪的是,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却是终于没拦着他。

温科长走出门外,略走几步一回头,见到小钟跟出来了,心说还好,以姓陈的嚣张,既然没阻止小钟跟出来,那就是没铁下心思跟自己撕破脸。

意识到这一点,他就不敢把火撒在钟胤天身上,今天他已经做错很多了,欺负手下没错,欺负错人那就是大错了——照眼下形势看来,人家是没打算找他麻烦,可他要是上杆子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而且,温科长还有话问小钟呢,说不得挤出一个笑容来,顺手拍一拍他的肩膀,“呵呵,小钟,今天可真是误会,我可真没听说你老爹在省委组织部,他是哪个处的啊?”

“那是我老丈人王启斌,”钟胤天老实地回答,“综合干部处的处长。”

“综合干部处……干部二处的处长?”温科长抽一口凉气,他是副处级后备干部,当然知道三大处的厉害,于是脸上笑容愈盛,“是正职?”

“嗯,”钟胤天点点头,心里这个痛快,真是没办法说了……

见一群人走了,门也关上了,陈太忠才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一眼王启斌,“王处,你倒是真行,我做恶人,你偷悄悄地当好人。”

以他的耳力,当然能听见一些东西,王处长悄悄地吩咐自己的女婿了:注册资金这东西,要是真的改了,你这就难免遭人记恨了,断人财路可是大罪过。

反正,小陈已经帮你出了这口气了,关于远达的事情,你就可以借此卖个人情,咱倒未必怕那远达,但是你得在局里做人不是?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指点,钟胤天才会很干脆地跟了出去,而不是留在包间,他确实也不想总麻烦陈太忠——撇开韵秋的因素不提,人活在世上总是要自己努力才对,总借助外力养成依赖性的话,并不利于我的成长。

对陈太忠的诘问,王处长也不在意,他甚至认为这是陈某人自己猜到而不是听到的,于是微微一笑,“啧,我总有管不了胤天的那一天。”

一边说,他一边漫不经心地扫一眼田甜,“呵呵,反正你也希望他好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你是故意送个人情让他卖,只是想着小钟太老实没准反应不过来,我才点拨他一下……”

我……我对你是相当地无语啊,陈太忠听到这话,真的没办法回答了,他是很认真地做出这个交待的,至于让对方回去商量,那也是不怕远达公司不服气,大不了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好好地斗一斗,谁还怕谁不成?

不成想,他这一番心思,看在王启斌眼里,直接就变味儿了,人家还赞自己想得周全,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

当然,以他的虚荣心,是断断不肯承认自己没想到这些的,说不得只能长叹一声,一脸沉痛的样子,“唉,其实我对他们偷税漏税恨之入骨,真的不想这么放过他们……”

好小子啊太忠,跟我都这么说,王处长微微一笑,我只当你是有点心机的年轻人,可不知道你红口白牙地说起套话来,也能皮厚到这个地步,说不得附和着点点头,旋即脸色一整。

“你是说到我心里去了,要不是惦记胤天将来在局里吃亏,影响了小艳的家庭生活,我才不会这么坐视这帮蠹虫横行。”

“也不知道这远达是怎么赚钱的,”赵明博有点受不了这二位了,心说大家都不是外人,就不要这样了吧?“轴承卖不动,天南轴承厂效益这么差,他们怎么就能赚了钱呢?”

“再卖不动,轴承也是有人买的,”难得地,田甜接话了,她做新闻的,类似的事情遇到过,也就不难推断出远达是怎么做生意的了。

“他们既然有关系,从厂里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拿到货,稍微加一点就能卖,甚至比出厂价还低……在定价权上,国有企业控制得还是比较死的,又有厂里人通风报信,甚至能直接领人到远达去购货,用我同事的说法,这叫销售二部,当然效益不会差了。”

“倒也是,”赵明博点点头,他是警察,熟人遍素波,也认识天南轴承厂几个人,刚才没主动出面帮小钟摆平事情,只是因为他接触的圈子层次不够高,难以插手罢了。

他没资格像陈太忠那样收拾远达,但是说一点数据还是没问题的,“反正每年轴承厂销售额十来个亿,漏那么一两个亿出去,不算特别过分。”

“哼,怪不得这个公司不敢往大里注册,”王启斌听得就是一声冷哼,“这显然不是偷税漏税那么简单的问题。”

不管远达在轴承厂有多么大能,辛双林在厂里多么吃得开,可是见不得光的事情,终究是见不得光的,那么,低调一点也是必然的了。

三个男人说的时候,田甜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挂掉电话正好插嘴,“陈主任,晓莉做过一期调查……”

她说的晓莉,自然是《天南商报》的记者刘晓莉,自从她安然无恙地自“被精神病”案脱身,并且成功地揭露戒毒中心贩毒案之后,就成了商报的头牌名记,老总见了她都要客客气气的,生恐刘记者恼了之后愤而离职。

这也是民办报纸的悲哀了,你解决不了人家的编制问题,也不能提供给人家更宽广的舞台,又不能通过行政命令来约束人身自由,所以手下一旦有扛得住事儿的名记者冒头,有的是媒体来抢。

刘晓莉前一阵做过关于“三角债”的系列分析报道——这也属于商报的报导范围,只是,由于挖掘得越来越深,矛头隐隐地指向政府了,结果有人找到《天南商报》给出了警告,老总苦口婆心地给她做工作,这个系列最终才无疾而终。

但是她手上还是有不少素材的,对天南轴承厂也有一些相关资料,比如说,给轴承厂供应原材料或者设备设施的商家,很多时候就拿不到货款,拖得乙方直吐血。

不过有些有办法的乙方,能找出变通的法子,那就是顶账——既然钱紧那我不要钱了,你不是轴承卖不动吗?顶给我轴承好了。

顶账的轴承,未必都是按出厂价走,视关系的远近,有人顶账的价格甚至是市场价,就这样,他还得谢天谢地——有多少人想顶账,人家厂里都不答应呢,肯让你顶账已经很给面子了。

当然,轴承种类众多,有俏销的有滞销的,这就是细节问题了这里不做探讨,总之,乙方本来是想赚钱的,有利润空间的话,顶账也不失为一条路子,将手里的轴承便宜销售出去,货款不就回来了?运作得好了,不但能保本没准还可以赚出开销的费用来。

不过,天南轴承厂是专做轴承的,名气相当地大,他们自己的货都销售不动,那些乙方又不是做这个的,专业不对口渠道不畅通,拿到轴承怎么能卖出去也是个问题。

刘晓莉了解到这个环节的时候,发现那有关系的乙方,能通过天南轴承厂的某些人,把手上积压的轴承卖了,他们甚至不需要把货提出轴承厂仓库,手里攥着提货单就行,过一段时间,自然有人去提货——仓库是认单子不认人的。

不过,她的了解也就到这里为止了,因为接下来,就超出三角债的范畴了,而且也没什么文章可做了——左右不过是那些销售人员拿了乙方的高额返点,先卖外人的,再卖厂里的呗。

无非是个别人的职业操守不够好,这不具备多么强的社会意义,她是这么认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