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70章 找对人

陈太忠听完王启斌的话,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以往总是听说工商欺负人,没想到也有被欺负的时候。”

“下面的人,其实都不容易,”赵明博憋不住插话了,陈主任你这话有点那啥哈,把工商二字换成警察,那不是也一样吗?“咱现在帮人,不说帮理……田主持,你看这事儿能不能曝一下光?”

“不能,”不待田甜发话,王启斌先摇头了,面沉似水,“我听小钟说过,这种企业太多了,规矩不能坏,要不然我也扛不住,工商是条管单位,自成系统受外界影响不大。”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陈太忠对工商局也略有了解,搞招商引资的,不可能不清楚这个,“王处你说吧,我能做点什么?”

“等吧,”王处长冷笑一声,“先委屈一下胤天,要是这帮家伙真不知道死活,看我慢慢收拾他们……不过,胤天还是有点不稳重啊。”

钟胤天要听到这话,非气得吐血不可,他今天做事已经够稳重的了,一切都是依足了规矩来的,领导怎么吩咐他怎么执行,也没跟客户炸刺儿什么的,只有在对方实在有点过分的时候,淡淡地说了句相对公道的话,不成想却吃人一杯酒泼了过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他真的受不了了,站起来当胸就是一拳,老子的老丈人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陈太忠是我的妹夫……嗯,准妹夫,“老子对你客气是给你脸呢。”

怎奈,他装了一整天的孙子,别人见他业务熟练却又没有出头的欲望,只当这家伙不知道是从哪个部门调过来的人,自然就生出了小看的心思,正好又酒意上头,就直接冒犯了。

就连他眼下的发飙,对方都觉得是这厮年轻气盛胸无城府,被泼酒之后恼羞成怒了,至于他的话,别人也就当是吹牛了。

酒桌上一共五个人,除了他是工商的,那两家每家俩人——毕竟这种事情不宜张扬不是?这么一来就热闹了,那俩抓住他就还手,会计师事务所的拉架了,可是还不敢赤裸裸地拉偏架,于是到得最后,钟胤天就吃了一点小亏。

最终,还是酒店的保安冲进来,分开了众人,这一下,双方都不肯罢休,纷纷打电话叫人,却是不约而同地禁止酒店报警。

钟胤天打了电话给老丈人,没等来老丈人的答复,反倒是等来了自家科长的训斥,他的科长并不知道他有个干部二处的老丈人——也不知道是那位局长想独霸资源,还是小钟同学进市工商局时日太短,总之科长大人是不知道的。

温科长逮住他就是一顿痛骂,这顿骂彻底地把钟胤天激得暴走了——事实上小钟同学的脾气不算特别好,“你问我想干不想干了?他都把酒泼到我脸上了,我还怎么干?您也别给我五分钟考虑了,我还真不道歉,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挂了电话之后,见老丈人还不肯来电话,钟胤天真的着急了,又一个电话打过去,结果倒好,老丈人关机了!

这不是王启斌不近人情,事实上他还是比较看重大女婿的,但是眼下,他不想被有些电话影响得乱了分寸,所以有意将电话关机——其实,年轻人太一帆风顺了,并不是好事。

王处长是憋着劲儿等后续呢,那个副局长愿意出面协调固然好,丫要是不出面,等事情闹大了,他再出面也不迟。

这就是老辈人的思维,于情于理咱都要占了上风,而且不出手则已,出手咱就要见血的——何况,工商这一块儿独立性太强,目前事情还没有闹大,他也实在找不到太多的关系去居中协调。

可是钟胤天等不到老丈人的支持,就别无选择了,犹豫一下,拨个电话给自己的妹妹——凭良心说,他不想求陈太忠,因为姓陈的给不了韵秋任何的名义,不管从做人的角度上讲还是做哥哥的角度上讲,他都不愿意找陈太忠,但是眼下,不张嘴也不行了。

钟韵秋对陈太忠的行程,把握得还是比较清楚的,一听哥哥遇到这种事情了,犹豫一下,“他现在就在素波考试呢,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你跟他说,比较好说清楚。”

钟胤天可不想跟陈太忠直接说,撺掇了自家妹子半天,最后钟韵秋终于将电话打了过去。

陈太忠刚才有心思说风凉话,基于这么一个理由:钟胤天打人了!

可是接了钟韵秋的电话,他才知道,敢情是小钟的哥哥被打了——起码是比较吃亏,这一下他就不答应了,你们逃避审计还有理啦?真是找死嘛。

“这家公司的后台是谁啊?”难得地,陈主任现在做事,居然也学会先打问来路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一想就知道,王启斌这样的组织部实权处长,对今天的事情都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他又怎么能免俗呢?

这就是再三说的权力范围的问题,王处长现在是很牛了,但是他没有名义插手工商局的事务——尽管明知道那边是不合法的,陈太忠更牛,可是为了一点小事出头,总要搞清楚对手是谁,以便采用相应的策略。

“后台是谁,我哥也不知道,”钟韵秋回答他,“反正这家公司的流水,每年一个多亿,专做轴承生意……反正市工商局肯定有人,这个没问题。”

“轴承生意?”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跟天南轴承厂什么关系?”

“他们只做天南轴承厂的生意,定向代销,不做省内,”钟韵秋叹口气,“一年一个多亿近两个亿的流水,这不是一般人做得了的。”

“明白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了起来,这家公司的来头不会很大,来头大的不会做得这么专业,十有八九是天南轴承厂什么领导的亲戚开的。

可是话说回来,来头不大也挺麻烦,说穿了还是因为专业,经营的业务和渠道太过专一了,那天南省能制约这家公司的环节,也不是很多。

说句实话,处理这样的问题,找对人才是最关键的,像当初科委买了素波红星厂的礼花,由于货款要上会讨论,没有及时支付,就弄出好大的动静来,陈太忠想尽法子都没搞定,结果那帕里的老爹老那书记一个电话,那边就认可了!

天南轴承厂现在效益不好,但是无论如何,人家都是副省级企业,按级别算起来比范如霜的临河铝业还高,虽然他们效益和规模差了临铝一截——反正是很不好对付的。

总算还好,前一阵陈太忠刚好认识了一个轴承厂的领导,说不得一个电话打了过去,“高总,我是凤凰科委的小陈,有个叫素波远达的公司,做轴承业务的,不知道您清楚不?”

高立群是天南轴承厂的常务副总,前一阵邵国立来素波,回请陈太忠的时候有两个陪客,一个是祖宝玉一个就是此人了,两人虽然只是一面之交,但是有这样的渊源,他当然不怕直接发问了。

“远达公司……嗯,是我们厂的合作伙伴,”常务副总都知道这公司,可见这个注册资金仅仅五十万的公司,在轴承厂的名气还真的不小,“太忠你有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工商负责年检的,他们欺负我朋友了,还打人,”陈太忠笑一笑,“我一想,高总你也不是外人,这不是就打个电话问一下?”

“那是财务部部长辛双林的公司,”果真不是外人,高立群立马就点出了人名,当然,做为一个厅级干部,他本来是没必要卖陈太忠面子的,可是陈主任是邵国立的朋友——虽然仅仅是一个副处,但是邵总对上他都要客客气气的。

上次相会之后,他还专门去打听了陈太忠的事情,打听的结果,那自然也无需多言,事实上,只说陈某人能随便调用军队的直升机,那就足够旁人咋舌了。

所以,高总自然是言无不尽,“他是童老大的人,不太听我的,太忠你想怎么着?我尽量帮你协调。”

我怎么记得,上次你说你跟童老大关系不错呢?陈太忠心里哼一声,估计这老高跟远达公司,也未必就那么清清楚楚,“那麻烦您跟辛部长说一声,向我朋友赔礼道歉,写个检查,再把注册资金改一下,那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

“不是吧?”高立群听得傻眼了,犹豫一下,方始苦笑着答话,“太忠,话我能帮你传到,不过人家答应不答应,我就不敢说了。”

我就不信,你一个常务副总,压不住一个靠你们轴承厂讨生活的公司!陈太忠听到这话是真的火了,我不管老高你有没有什么难处,你不给我面子,那我也就不给你面子了。

说不得,他干笑一声,“高总你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怎么能让你为难呢?明儿个我找许书记说一声……”

高立群脑子里正琢磨,天南轴承厂没个姓许的书记啊,却听得对方又说了,“省纪检委、反贪局双管齐下,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偷税漏税还有道理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