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9章 工商

说句实话,许绍辉真的没想到陈太忠这么好说话,他迟迟不肯答应章尧东把儿子放下去,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想那小陈原本就是个火爆脾气,又是少年得志,骄横跋扈的形状,根本不用他去想像,满大街传得都是。

没错,他许某人已经是天南实际上的第三把手了,但是当年蔡莉也处在同样的位置,她的儿子郭明辉还不是被陈太忠暴打?

而且,此人又是儿子的好友,说良心话,许绍辉并不是很喜欢儿子结交这样的匪类,不过既然已经是既成事实了,那么维系下来这样的关系,以备不时之需也不是什么坏事。

今天儿子出去谈判,做老爹的就琢磨,这是兄弟俩划分责任区去了,他心里是支持这个会面的——亲兄弟明算账,有些话提前讲明白了,比将来窝一肚子火甚至反目成仇要好。

不成想儿子回来之后,带回如此的消息,许书记一时间发现: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陈太忠这个年轻人了,此人志向高远啊。

当然,换个人的话,放弃蒸蒸日上的科委,专注于压力和待遇并重的招商办,那未免有不自量力的嫌疑,可是陈太忠来做,那就叫勇于进取,不拘泥于现状——什么?有人不这么认为?成啊,谁要是能出去一趟拉回四个友好城市来,我也这么评价他。

许绍辉也是一个书生意气很重的人,不愿意欠人的人情,以前他帮陈太忠出过头,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缘际会,他只是想发出自己的声音,是帮阵营而不是帮人的。

同理,陈太忠帮过许纯良兄妹的一些忙,站在许书记的角度来看,也是无关大局的,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交情,不过就是一点私人恩怨而已。

可是这次陈太忠的让步就不同了,提携许纯良,是许家延续政治影响力的手段,这人情是卖给许家的,而不是单纯的个人行为了。

而且,凤凰科委的镀金,是许纯良仕途生涯中比较关键的一步,赶得上其他场合升副厅的重要性了——那是科技部树立的典型啊,再说,许纯良原本性子就比较软,有这么一个强力人物配合,在凤凰的这两年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你陈太忠既然投之以桃,我许某人自然要报之以李!

回到素波之后,陈太忠就再次忙碌了起来,党校的考试是两天,第一天中午考完之后,撮合着祖宝玉和关正实坐了一坐。

上次邵国立来之后,陈太忠才知道,祖市长在朝中的人居然是邵家一系的,也不知道祖老板在天南怎么混到副厅这个位置的,不过还是那句话,省一级出现了断层,祖市长再往上走真的是很难了,除非又空降或者外调来别的什么省级领导。

按说,邵国立是顾不上招呼这样一个人物的,但是他既然要在天南启动房地产项目,那也只能倚重在天南的老关系了——虽然祖宝玉分管的科教文卫根本同房地产不沾边。

不管怎么说,祖市长是答应关照了,而邵总投桃报李,要陈太忠帮着祖宝玉要点钱,自然也是应有之意了。

祖市长和关主任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两人都是得了陈太忠大力协助的,不过关主任现在的行情比较烫手,祖市长在其面前还真没有什么底气,所以两人见面说事,还得陈太忠居中,方才不会太过尴尬。

“宝玉市长,不是我叫苦,手上真没什么钱了,”看看,饶是陈某人在场,关正实都要叫苦不迭,“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当了家才知道要面对多少各路神仙。”

“不是才下来五千万的火炬计划,三千万的创新基金吗?”祖宝玉也不见外,就这么张嘴问了,当然,这也是拜某人在场,否则的话他会换一种说话方式的。

“已经给了你们两百万了,超过素波的,也就是张州的三百万,不过那是陈老板钦点的,想不给也不可能不是?”关正实的苦楚,是张嘴就来,“你们要在自筹资金上想一想办法。”

“赵喜才那家伙又琢磨把钱往公路上花呢,哼,”祖宝玉恨恨地哼一声,赵某人因为通张高速才成为省会的市长,现在眼见新来的蒋省长也注重高速路建设,又想借此讨好,素波市的财政开始为此做筹备了,一时间搞得怨声四起。

“知足吧你,”关正实笑着看他一眼,“亏得这是在素波,他不敢胡来,你去通德打问一下,为了通张高速路的配套,通德端财政饭碗的,统统都是百分之五十的工资,其中百分之三十就已经说明了,是硬性捐款,等财政上有钱了,补发百分之二十。”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好悬眼珠子没掉下来,“整个通德地区?赵喜才有这么大的胆子?”

“你以为呢,要不蒙老板凭啥把他调到素波来?”关正实轻蔑地笑一声,他们三个都是见不得赵喜才的主儿,自然不怕多说两句,“这个市长是他拿别人的工资买来的,臧华现在还在替他补窟窿……恨得直咬牙,搞得现在杜老板也不待见他。”

“有本事像太忠一样,去外面找钱嘛,克扣自家人算怎么回事?”祖宝玉不屑地哼一声,随即又把话题引了回来,“不过,正林那地方,你都拨了一百八十万下去,关老板,咱素波可是省会来的。”

“正林那是部里人打的招呼,我敢不给吗?”关正实也豁出去了,“祖市长,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打的招呼?”

这话问出来,那就是关主任真的急了,这说明他不是不想给,而是实在是手头上紧张——你再觉得我不诚心,我就给你报人名儿了。

“我可不想听,”祖宝玉一边笑,一边连连摇头,“不过我觉得八千万挺多的。”

“大头我得留在省科委啊,”关主任翻一翻眼皮,“省属院校、企业这么多,而且你们地方上把项目申报上来,能通过了也能给钱不是?”

说穿了,还是一个管辖范围的问题,下面地市拼命想要钱,但是省科委怎么可能答应呢?钱都给了你们,那我们算什么?

关正实的屁股,决定了他的立场,他也敢理直气壮这么说。

这话说完,他悻悻地瞪了陈太忠一眼,“还有,这八千万里有凤凰的五百万……你说太忠你也真是的,富得流油了,还跟我这穷人伸手,真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

你倒是想不给呢,这也不是我硬要的,你给得少了,省里和部里也得答应不是?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脸上却是微微一笑,“自有资金充足的,省里当然该奖励啦……做领导的,关主任您得一碗水端平了不是?”

“看看,我就知道是这话,”关正实笑着指一指他,转头又看祖宝玉,“这么着吧,祖市长你张一次嘴,我也不好不给面子,跟你打个商量,再给你拨一百万,但是前提是……你先得从素波市搞到三百万,我这钱才能下去。”

“太忠这话说得没错,自有资金不充足,那就代表你们市里重视不够,天南十四个地市,省科委优先考虑支持的,肯定是重视科技发展的地市不是?”

祖宝玉沉默一阵,终于笑着点点头,“成,那咱们就算说好了,太忠做证……关老板你可不能毁约。”

关正实笑着点头,陈太忠却是有点纳闷了,侧头看祖市长一眼,“祖老哥,你真的……真的打算去碰一碰赵喜才?”

“用得着我(他)出面吗?”祖市长和关主任异口同声地回答,旋即,两人笑着对视一眼,祖宝玉接着发话了,“素波市也有科委啊,让他们去跟省科委交涉,不就完了?”

这种小手段,人家都运用得炉火纯青了!陈某人赧然一笑,心里却是感慨不已:想要做到这样近似于本能的反应,哥们儿要学的东西,真的还很多啊。

这就是中午的事情,下午考完,又一顿酒在等着他,这次是赵明博请客,赵所长怕他不来,还拽上了省委组织部综合干部处的王启斌处长,“陈主任,知道你事情多,可是王部长也想见一见您呢。”

邵国立在素波的那几天,赵所长陪得相当尽心尽力,邵总对这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非常满意,甚至还向陈太忠专门夸奖过,“跟小赵在一起,可是比跟你在一起有意思得多了。”

然而,赵明博的反应却不是如此,赵所长身上的草莽气太重了,屡次感受到了邵总身上那高人一等的傲气,说实话心里不是很痛快,当然,他知道自己不能计较,也计较不起。

原本,他还想借此攀上高枝儿,到后来却觉得,自己实在不是那块儿料,受不了那样的气,最后就是把陪邵国立当作一项任务来完成的。

当然,这种话他是没办法跟陈太忠说的,只是跟王启斌在一起的时候,感叹了两句,王部长也只能报之以苦笑,“你这性子啊,一个分局局长就到头了。”

“可是我感觉,陈主任性格跟我差不多,”赵明博有点不服气,“他现在除了级别低一点,混得比孙正平都牛。”

“时也运也,太忠的运道,不知道比你强出多少,而且能力也强,”王启斌笑着摇一摇头,“你跟他比,真是没得比了……对了,省委党校好像要考试了。”

赵明博得了这样的消息,当然要摆酒道谢,陈太忠一琢磨,赵所长的任务完成得不错,这次啊,我把田甜给他引见一下吧,邵国立的手伸不到素波来,可是田立平是素波的政法委书记,关照一下赵明博总不是大事。

田甜昨天晚上跟他在军分区招待所疯过,今天早早地就把手上的活安排了,正说要趁他在素波的时候好好疯一疯呢,听他相邀,又知道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作陪,于是欣欣然赶来,她只有一个条件,“在外人面前,你别带其他人了,行不行?”

这样的要求,陈太忠当然是要满足的,事实上,老王知道他生活的不检点,赵明博更是有几个小姐相好,不过人在官场就是这样,有时候还是要讲场面的。

赵所长是见过田甜的,见陈太忠带着一个女孩儿进来,先是一愣,旋即大喜,“哈,原来是美女主持田甜,你在市台的时候,我老婆特别喜欢你主持的节目。”

“这是二七路的赵所长,不知道你还记得不?”陈太忠笑着介绍一下,又将王启斌介绍给田甜,大家就坐吃喝了起来。

田主持这次出来,是跟家里说明白了的,田书记一听她搭上了王启斌的路子,欣然同意,还不忘嘱咐两句,“干部二处很厉害的,跟王处长说话,你注意一下分寸。”

不过,没说两句话,她就发现王启斌对太忠不是一般的客气,而且不但对他客气,对自己也很客气,心里就明白了,敢情这王处长也是太忠的人?

大家在一起聊得挺开心,喝得也挺开心,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陈太忠借着一点酒意,指一指赵明博,“田甜,赵所长不是外人,回头方便了,跟立平书记说一声,关照一下。”

“陈主任的朋友,当然好说了,”田甜矜持地笑一笑,点点头,顺手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赵所长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好了。”

她还假巴意思地撇清呢,却不知道王启斌早就从那帕里嘴里得到过一些消息了,见状也看赵明博一眼,“小赵你还不敬小田一杯?”

“我敬三杯,”赵明博站起身来,痛快地干了三杯,脸红脖子粗地发话了,“田主持,我是个粗人,粗嘴笨舌的不会说话,反正,有事儿的话您尽管吩咐……嗯,这是我的电话。”

经此一会,赵明博在两月之后,调任西城区王庄派出所所长,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陈太忠看着四个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想一想中午的聚会,再想一想明天中午约好了水利厅的副书记王浩波和市建委的主任陈放天,心里不无微微的得意:哥们儿在素波,其实也算小有局面了哈。

他正美不滋滋呢,王启斌接个电话之后,脸色微微一变,“啧,这不是胡闹吗?”

“嗯?”陈太忠看他一眼,“怎么了?”

王启斌不着痕迹地看一眼田甜,才苦笑一声,“胤天跟人喝酒喝得打起来了。”

“找事儿?”赵明博拍案而起,“王处长,他们在哪儿打架?我现在就过去。”

“你管不了,”王启斌胡乱地摆一摆手,苦笑一声,看一眼陈太忠,“太忠,市工商局你有人没有?”

“工商局?那可不认识人,”陈太忠摇摇头,他听得有点纳闷,合着钟胤天是跟同事打起来了?那是不太合适派出所介入,“同事之间什么话不好说?”

“哪儿是同事啊,是跟商家打起来了,”王启斌又是一声苦笑。

大家听得齐齐就是一愣,什么样的商家这么牛,敢跟工商的打架?赵明博反应倒是挺快,“市工商局,王处您不是认识一个局长吗?”

“问题是刚用过人家,胤天就是通过他调进去的,”王启斌闷闷地叹一口气,“啧,这也不知道找谁出面好,才去就捅这种篓子……”

敢情,王处长在素波多年,跟工商局一个副局长是点头之交,他早打过招呼,想把女婿调进市工商局,但是那位说是要等等再看。

等他就任干部二处处长之后,前一阵正好撞见那位,他旧话一重提,不几天自己的女婿就调进市工商局了——工商难进,但是系统内部的话,问题不是很大。

钟胤天才一进去,就赶上了市工商局对企业进行年检,结果今天某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到一家注册资金五十万的公司的时候,遇到麻烦了。

这会计师事务所发现,按该公司的往来账目来看,根本就不是一个五十万的公司玩得起的,当时就提出了置疑,“这五百万也打不住吧?”

该公司接待的人相当地不客气,“你只管签字就完了,怎么废话那么多?”

这字儿怎么能这么签呢?负责验资的那位注册会计师不干了,“谁想签谁签,我的证儿是花钱考的,还指着它吃饭呢。”

结果对方一个电话打到市工商局,钟胤天的科长发话了,“小钟,你去协调一下,让他们把字儿签了,告诉他们,想吃会计师事务所这碗饭,就规矩一点。”

钟胤天也不是第一天在工商局上班,对这种事情清楚得很,说不得打个电话通知了一下,结果那个会计师死活不答应,那会计师事务所协调了之后,换人去审计。

按说,此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是那家公司不肯干休,一定要收拾那会计师事务所,钟胤天知道能端了这碗饭的也不是常人,协调一下,双方碰面,会计师事务所请对方吃饭。

结果这酒喝到一半,那家公司的人吹起来了,在工商的关系多硬如何如何的,“不看工商的人还要陪着吃饭?你那事务所规矩点,啊?”

“差不多吧,”钟胤天有点恼火了,麻痹的老子头上好歹是顶着国徽呢,不成想对方一杯酒就泼了过去,“新来的,想不想干了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