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8章 意外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要说陈太忠心里没点不舍,那才是假的,同招商办不同,凤凰科委基本上是他独自操持经营起来的,倾注了他太多的心血和感情。

被省纪检委带走,是为了科委;不远万里到美国扮睚眦,是为了科委;大闹省科委,是为了科委;帮教委统一采购,是为了科委;硬顶郭宇乔小树等副厅级干部,还是为了科委……

一件件一桩桩,实在太多太多了,科委简直就像他一手拉扯大的孩子,眼下骤然放手,陈某人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其实我不太喜欢跟人斗,这么大的摊子,有软有硬才能操持下去,”许纯良见他发呆,自然能想到他的心情,于是再次出言挽留。

然而,两人心里都清楚,这样的挽留,也仅仅是挽留,陈太忠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不可能再回头了,不管许纯良的诚意有多大,都不可能了——除非他把正职让出来。

“现在说这个,可是没啥意思,”陈太忠收拾心情,笑着摇一摇头,“反正既然你把科委从我手上拿走了,就一定要干得比我更出色才行,要不然我可是不答应。”

“我是下去镀金的,你还真以为我能干多久?”许纯良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我也不差你那点钱,振鑫的加油站就要卖了。”

“哦?”陈太忠终于找到了转移目标的话题,下一刻,他灵机一动,或者这是个不错的测试方式,说不得貌似漫不经心地问一句,“这个活儿,有多少米?”

不管对方说了什么,只要能就这个问题做出正面的、明白的回答,那大家就还是朋友,要不然的话,那就是对开的火车,初开始的时候是越走越近,但是两车相错之后,那就是渐行渐远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无需解释。

“我不管他们,苗毅勇说现在卖,能给我八千万,”许纯良迟疑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不过马上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里苗毅勇和韦明河就是出点钱,正经扛压力的是我。”

小许果然还是比较纯良的!陈太忠最近了解了一下加油站的行情,知道吴振鑫那一系列加油站,价格已经飞涨到了三亿六、七,相较半年前的行情,翻了一个跟头还多。

他记不清当初苗毅勇是多少钱收购振鑫的了,但是他可以确定收购价相当低,当在一亿二到一亿五之间,也就是说半年之内这个项目赚了两亿冒头。

这么些钱,许纯良只取八千万,相当于是三分之一左右,不得不说,纯良这个人实在太好说话了,一点都不贪。

有人说了,这件事里许家基本上没怎么冒头,前期恶人是苗毅勇做的,资金是韦明河筹措的,整治宁建中才是章尧东一手所为,许绍辉还因此得了蔡莉的支持,这么一来,许纯良拿三分之一还强,不算少了吧?

这么想的人还真就错了,这件事里,最关键的一环就是许家,就像站在韦明河的角度看,苗毅勇无非就是当了一个敲诈勒索的打手而已,凭什么也要算一份儿呢?

许纯良想拿一半走,都是规矩的,你韦明河不过就出了点钱周转了一下,充其量再加上你家的一点背景,认真算起来,比当打手能高明到哪儿去,这样的项目,许家差这俩钱吗?

看一看邵国立就知道,在北京都鼻孔朝天,想来素波赚两个钱,照样要头痛素纺,为什么?因为这儿不是他的传统地盘,别处能量再大都白扯的。

所以说这种事情,钱该怎么分,关键是要看许纯良的态度,他要认可同学情谊,那大家就都要认可,他不认可,那就只能论功行赏了。

所以说从这一点上讲,许纯良做得算相当不错了,为了同学情谊,几千万说不要就不要了,当真是不愧纯良二字。

“要得少了,”陈太忠摇一摇头,“怎么还不拿一方走?”

“要是搁给我操作,没准三个月前就卖了,”许纯良听得就笑,“那时候就已经价值两亿八了,有掉的趋势,这一点我得佩服韦明河。”

当时他是真动心了,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那二十几个加油站不值那么多钱,价格能炒到翻一个跟头,还是拜了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恶性竞争所致,然而,相关的担忧,也是因为这恶性竞争引发的。

不管怎么说,这俩公司都是国企,上面不可能坐视双方无休止地争斗下去,谁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又能坐到一起谈谈,把事态控制一下呢?

出货的时机,许纯良掌握不好,不过他也算充分相信韦明河,索性放手不管,才能有了眼下的利润,不得不说,纯良拿这么一个项目都不当回事,直接交给旁人打理,这种大气涉及了底蕴,一般人想学都学不来。

可是你说他十分纯良食古不化?那也未必,起码手里这加油站的来路就不正,不过,对的是吴振鑫这种恶棍小人,他倒也没有什么愧疚的感觉。

“老韦要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凭什么伸手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很不以为然,他算账从来都是往里算的,老韦和纯良多赚点他无所谓,可是那苗毅勇凭什么?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儿,“纯良,我想起来了啊,这个加油站……最先是我挑的事儿吧,没我一份儿吗?”

“这个……”许纯良为之语塞,犹豫一下,“那我给你一吨算了,我担了不少人情的。”

“切,看你这样儿吧,打发要饭的呢?”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算啦,也懒得理你,回头在素波给科委找几个项目……嗯,我是说回头从京城帮着凤凰引点项目回来好了。”

许纯良笑着点头,不过笑容背后,略微带了一点点的歉疚——太忠不小心的走嘴,可见科委在其心目中的地位了。

陈某人心里却是暗自得意,哼,这下,你欠我的人情落得更扎实了——这是他有意为之的,虽然明知道这么做是玩小聪明,是小道,但是对上纯良这种老实人,小聪明不玩白不玩啊。

怀着这种歉疚,许纯良回去了,许绍辉正好在家,见儿子满嘴酒气地回来,随意地问一句,“怎么样,跟陈太忠谈得还算愉快?”

许纯良出去跟陈太忠谈话,许书记是知道的,不过,回来之后做老爹的还能记得关心,不得不说,现在凤凰科委陈太忠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了。

“还行吧,”许纯良长吁一口气,坐在老爹旁边,伸手拿起水杯从取水器上接点水,“不过,太忠对科委的感情太深了,我感觉有点内疚。”

“他让你内疚?”许书记原本也是随口一问,不过这下可就奇怪了,“你是正职他是副职,你内疚个什么劲儿?”

“问题是,他答应我彻底撒手了啊,”许纯良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地灌两口,“下一步,他要专注在招商引资上了……”

许绍辉静静地听他把话说完,好半天才微微点点头,“行,小陈这孩子,果然不错,他要是想着跟你抱成团,把科委搞上去,那他将来的成就……就有限得很了。”

“这话怎么说呢?”做儿子的一时搞不懂老爹的思路。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许书记现在也愿意多教儿子一点东西,毕竟小良已经开始尝试独当一面了,“凤凰科委太小,容不下你俩同时在,你去了,他能果断地让给你,成全你俩的友情,这孩子可也算是个有见地的。”

“其实现在的科委,摊子不小了,”许纯良谨慎地提出反对意见,“撇开职能不说,只说资金加起来起码五六个亿,搁在国有企业里,也够副厅级了。”

“这么点儿的地方,配不上我许绍辉的儿子,”许书记冷哼一声,“你有更大的舞台……最多给你两年时间,必须回来。”

“那我现在就给太忠打个电话,”许纯良摸出手机,看着自己老爹,眼中满是请示的味道,“两年以后交给他……他那时候也该就是正处了。”

“两年以后是正处?”许绍辉笑一笑,“他帮过你妹妹,帮你挣过钱,现在又给你面子……好吧,就算咱家这档子事不说,只说他跟黄家的关系,谁有胆子拖到两年以后才给他一个正处?他现在已经是一年半的副处了。”

“照您这么说……那他不是要在我走以前,就调离科委了吗?”许纯良反应了过来老爹的意思,眼中满是讶异,“总不能让他的级别带上括号吧?”

“所以说,有些人情,还是得老爹出面做啊,”许书记笑一笑,“我给章尧东打个招呼吧,赶快把他的级别提了……这是咱许家的人情,也让别人心里有数,咱许家是讲道理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