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7章 放手

郎主任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一份算计,这个安国超不简单啊,不管他知道不知道我的身份,这番话都相当地得体,用冒昧来表示亲近之意,又没做出什么具体的表态——十有八九,他是有点怀疑我的身份。

当然,他不知道安部长是临时起意来的,又知道自己是临时决定来的,就认为自己身份泄露的可能性不大,大概啊,人家是从黄汉祥的态度上,猜出一点端倪来。

“安部长的话,我记住了,”他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嘀咕,我看你下一句该怎么接我的话,也好分析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不成想,安部长居然没再说什么,“黄总你们先聊着,我再去帮小陈说两句,等一会儿有空了,我再过来。”

安国超这一手,肯定就是欲擒故纵,到了他这个级别的部委官员,如果不是智障的话,对度的掌握简直是比用游标卡尺卡过的还精确——套过近乎也示过好了,这就算功课做到了,至于说有没有回头,那就再说了。

他此次匆匆赶来,结识一下X办的人是目的之一,这种关系可能永远用不到,但是做为一个合格的官员,相关的储备必须得有——万一用得到呢?

但是还有一个因素也很重要,那就是不排除X办的人已经知道,陈太忠是邀请过自己的,一号的人到了我没到,万一那边是个小肚鸡肠的,那我岂不是以后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

所以,他的亲近表示到了,自然就可以暂时离开了,天上掉不下馅饼来,一号办公室里的人多了去啦,到最后能达到我安某人高度的,了不得也就是两位数,莫非还能个顶个的是副部级以上?

郎主任心里不知情,反倒是对这人有了几分好感,见他去得远了,难得地主动跟黄汉祥说一句,“看起来科技部对小陈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

“小陈也确实能干,这些支持都是他自己争取来的,”黄汉祥眼下在跟陈太忠置气,但是他做事还是相当大气的,所以不动声色地回答,“这个家伙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同样的明显,能力是没问题,但终究是年轻了一点。”

年轻还不好吗?郎主任微微笑一声,也没怎么在意,只是微微地点一点头,“嗯。”

对张煜峰来说,今天晚上的宴会长了一点,到得后来,居然还有交谊舞来跳,直至十点钟结束,他才逮着机会,悄悄地向安部长嘀咕一句,“部长,刚才我一时着急,也不知道黄总他们什么时候就要走,没向陶主任汇报,您得原谅我。”

安国超愣愣地看了他半秒钟,笑着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煜峰不错,你和小陈都不错,陶主任,就让他继续不知道好了……我是自己来的。”

这话说得就相当不见外了,张煜峰怕陶主任知道自己短他的路而被人记恨,结果安部长做为堂堂的省级干部,告诉他咱俩不通知他,这得是怎样一种亲近?

发达啦,BALABALBA,张处长是一路哼着歌回家的,可是其他人,就未必有他这么好的心情了,尤其是黄汉祥,在和郎主任告辞之前,神色极其怪异地看了陈太忠一眼。

你纳闷?我还纳闷你为什么来呢,陈太忠正琢磨着,什么时候该打个电话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身晚礼服的凯瑟琳笑吟吟地走到了他的面前,轻声发问了,“晚上不走了……好吗?”

“不可能,”陈太忠苦笑着摇一摇头,今天这儿的私人家宴,居然惊动了一号的人,谁知道人家还有什么后续的手段没有?自己若是敢就此留宿这里跟众女大被同床,那未免也太不把领导的威严当回事了。

哪怕是掩耳盗铃呢,也得适当地做出一个表示来,说不得他笑着轻声嘀咕一句,“不过,过一阵你可以和伊莎偷偷地去我的别墅。”

“啧,”凯瑟琳不无遗憾地啧一下嘴巴,今天的私人宴会,开始不算很成功,但是后来随着黄汉祥和安国超的到来,场面就热闹了很多,依稀让她有了点感觉。

按她的想法——事实上是对童年时代的一些回忆,晚宴结束之后,才是大人们彻夜狂欢的开始,在这一刻,她很想把这种感觉延续下去,然而现实告诉她,眼前时机还不够成熟。

“好吧,你先回吧,”她低声说一句,事实上,这只是宴会不够完美而已,并没有过分影响她的心情,一边说,她还挤一下眼,送个秋波给他,那很随意的一瞥,勾魂之处,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记得等着我哦~”

这家伙可是天生会勾人的,陈太忠带着张馨离开,马小雅则是钻进了她的本田车里,几辆车渐次离开别墅,眨眼之间门口就变得冷清了起来,门楣和院内一明一暗的彩灯,闪烁得似乎也有点有气无力:这里终于已经热闹不再。

进了别墅之后,张馨开始张罗为陈太忠冲茶,陈太忠心思不在这上面,很随意地吩咐一句,“好了,不用忙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歇一歇吧,给我拿几瓶啤酒过来。”

他想的还是今天郎主任的出现,以及他们怎么找到的凯瑟琳家,想到也许有人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他心里真的是很不舒服。

或者,不会这么夸张吧?下一刻他为自己找到了理由,如果监视的话,也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就暴露吧?看来问题还是出在今天的晚宴上。

他正琢磨呢,手机响了,来电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黄汉祥,话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小陈,那个凯瑟琳……是不是就是在保华那儿跑项目的美国人?”

“嗯,就是她,”陈太忠回答得很干脆,心说今天这么兴师动众,是为了她?“黄二伯您这……是有什么指示吗?”

“你能换一家吗?”黄汉祥淡淡地问一句。

“换一家……”陈太忠好悬没被这个要求噎住,心说我都收了人家的好处了,现在反脸无情就有点那啥了,那玩意儿也不是钱财,想退也退不回去不是?

说不得,他只能叹口气心一横,“唉,好像是有点晚了,人家把资料都交给何院长了,我不能这么不仗义……要不这样,这一单完了,跟她撇清。”

“嗯,那就算了,她想做就做呗,”黄汉祥倒是真好说话,不过下一刻,他又提出个条件,“不过,让她跟那个克拉克保持距离,这一点她要做不到的话,那什么都不用提了。”

咦?敢情这个克拉克才是老黄关注的?陈太忠仔细回想一下,终于想起凯瑟琳介绍克拉克的时候,黄汉祥轻声地问过一句——“他是哪个公司的”?

曼雷亚洲投资有限公司——是这个公司有问题呢,还是人有问题?陈太忠琢磨一下,迟疑地回答,“我负责说服她,不过黄二伯,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啧,你……”黄汉祥刚想说不耐烦地说点什么,终于硬生生地忍住,沉默一下方始叹一口气,“小陈你要是还想认我这个黄二伯,就不要跟那个公司产生瓜葛。”

“明白了,”陈太忠笑一声,这是曼雷公司不入老黄的法眼,甚至更可能是不入老黄家的法眼,还有可能是代表了其他的势力,总之,黄汉祥要他坚决地跟那个公司划清界限。

具体原因,他也懒得去打听,现在他的好奇心已经不复那么强了,很多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反正,老黄这人虽然有点小毛病,但是他绝对要站在这一边。

不过,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黄二伯,今天郎主任来,就是因为这个克拉克吗?这也太抬举他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黄汉祥哭笑不得地骂一句,“还不就是亨利·古诺去了?他正好没事,跟过去看一看你跟法国人的交流。”

“那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呢?”好吧,这是最最后一个问题。

“你管那么多干吗?”黄汉祥不满意地哼一声,后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我告诉他的,就算不用技术手段,你以为你那点破事儿能瞒过我?”

老黄也知道我担心技术手段?陈太忠终于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正好马小雅兜了几个圈子之后,刚刚走进别墅,他冲楼下一招手,“小雅,今天凯瑟琳请客,你是不是跟阴京华说了?”

“说了啊,”马小雅低头去换鞋,也没看他,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不参加集体活动,肯定要说一下的嘛,阴总最近也挺关心你的事儿……天哪,黄总不是从他那儿听说的凯瑟琳的地址吧?”

“反正我没跟老黄说,”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惊讶,陈太忠只能报之以苦笑了。

“那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马小雅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刷白,她非常明白一言之失会带来怎样的严重后果。

美女主播混的这个圈子,平日里可以肆无忌惮花样百出地玩耍,但是有些错误,是千万不能犯的——像前几天小杨总就是,只是因为喊了一声“陈主任”,消费在这个圈子里的七八十万算是白花了,想要获得大家的接受,怕是再花个七八十万都不行。

“没事,看把你吓得,”陈太忠一见她这样子,就心软了,想在帝都讨生活,也真的不容易啊,他笑着摇摇头,“只要我能让你知道的,你觉得合适说给别人的,那就无所谓。”

“哦,那就行,”马小雅捂一捂胸口,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太忠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

“更吓人的我还没跟你说呢,”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端起啤酒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第二天就没什么事了,去医院看一看吴正杰,又帮着给何保华送了点资料,最后敲定了罗纳·普朗克的天南之行,陈某人拍拍屁股走人了——素波党校那边,要考试了。

党校考试的事情,那不是重点,陈太忠下了飞机,先是给许纯良打个电话,“纯良,什么时候去科委上任?”

“下周吧,”许纯良已经跟他确定了这个消息,眼下两人要说的是别的,连坐一坐的地点都约好了,“太忠,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商量吗?”

“关于以后科委在咱哥俩手下怎么发展壮大的计划,”陈太忠的回答,是相当够意思的,“有点细节,我觉得咱哥俩需要沟通一下。”

等他从机场赶到万豪酒店的时候,许纯良已经在顶楼的包间等他了,六十平米的包间,只有两人面面相觑。

“你终于还是要跟我单独谈一谈了,”许纯良不无遗憾地扬一扬眉毛,他性子宽厚,但是不代表不够聪明,看得出来,他不喜欢今天的座谈,“是要跟我约法三章了吧?”

“十章都想约呢,”陈太忠笑一笑,不管不顾地坐到他身边,“好了,天塌不下来,科委全是你做主,我双手支持成不成?”

“那你要跟我谈什么?”许纯良这下奇怪了,讶异地望着他。

“其实呢,我想谈的真的挺多,”陈太忠不无遗憾地咂一下嘴巴,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不过看你这副不开心的样子,就没心思谈了……这么着吧,跟我有关的一些事情,你想变动的时候,咱哥俩先私下沟通行不行?”

“这是肯定的,”许纯良点一点头,“大家都知道咱俩是朋友,这点面子我能不给你?跟你有关的事情,我绝对不变。”

“啧,这官场里不变的,只有利害关系,等你面对某些东西的时候就知道了,”陈太忠苦笑一声,纯良出身官宦世家,有些东西知道得不少,但是显然,全面主持一个行局的工作,要面对的复杂事态,根本不是坐在家里能空想出来的。

“反正,我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就要放在招商引资上了,给你腾出足够的空间,我不想为这点小事,影响咱俩的友谊……我这人的性子其实不太好。”

“不行,你得先帮我稳定了科委的局面,”许纯良很坚决地摇一摇头,“以咱俩的交情,万事都好商量的。”

“我不想试,”陈太忠也很坚决地摇一摇头,“帮你稳定没问题,一句话的事情,所以我今天想说的话就是……除非你扛不住的事情,科委的工作我就不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