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6章 活话

张煜峰绝对不怀疑陈太忠所说的话,原因很简单,小陈没有必要骗他,而且,出名强势的黄汉祥能坐得稳稳的,时不时貌似随意地招呼郎主任两句,就绝对说明问题了。

小陈……你真够朋友!张处长心里暗叹,人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点穿那位的身份,同时不忘记提醒自己伪作不知上去敬酒——这个朋友我交定你了。

感激归感激,然而,张煜峰心里非常清楚,他不能那么做,因为小陈今天原本请的是安部长,而安老板也很大度地授权自己代表他——虽然这授权,只是通过陶主任转述的。

以张处长现在的地位,也勉强能纳入安国超的视野,不过安部长并不是特别地看重他,张处长也没有拼死报效安老板的觉悟。

但是,再给张煜峰一个胆子,他也不敢短安老板的路不是?这是小陈给安部长安排的人情,安部长不来不代表日后不会知情——是的,他只能望着这座虚无缥缈的天梯流一流口水。

说不得,张处长借口内急,走进了卫生间,犹豫再三之后,终于拨通了安国超的私人手机——这个号码,他勉强有资格知道。

安部长正斜靠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边剔牙花子,一边看新闻呢,官至副部这个级别,想忙的话能忙到脚不沾地,不想忙的话,也有的是偷懒的手段,他是金老大一手提拔起来的,不存在正职看他不顺眼的问题。

听到这个手机响,不等他发话,他的爱人就探头看了过去,“张煜峰……这个人,不是创新办的吗?”

“是他?”安国超不耐烦地摆一摆手,“拒绝了,吵着闹心……哎,慢着,他今天,嗯,算了,电话拿过来吧。”

要说安部长的素质,还是比较高的,刚才还想赤裸裸地拒绝,一旦接起电话之后,声音就恢复了正常,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小张?”

“安部长,我在陈太忠的朋友这儿,”张煜峰谨慎地措辞着,没办法,虽然是在向领导通风报信,可是也得考虑领导的感受不是?“嗯,黄汉祥黄总来了……您有什么话要我转述的吗?”

这纯粹是扯淡,张处长根本不具备帮安部长捎话的资格,安部长一听就有点恼了,妈的黄汉祥去了你不知道帮我掩饰,反倒来请示?“你没说我在开会吗?”

“我……我说了,不过,黄汉祥身边还跟着一个X办的,”张煜峰小心翼翼地解释,“我琢磨着陈太忠请您来啊,他是……”

“你等一下,X办的?”安国超一听,登时就坐直了身子,那点不耐烦也被抛在了脑后,尝试着最后确认一下,“小张你是说……一号办公室的?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不知道,小陈管他叫郎主任,还不让我声张,我看黄总对他的态度,应该也是,”张处长苦笑一声,“安部长您最好别说是从我这儿听到的。”

“宴会什么时候开始的?地址在哪儿?”安国超沉默半秒钟,迅速地发话,“对了,你没说我一定不过去的,是活话吧……”

短短的一瞬,安部长就想到了很多,这个宴会他不去当然是可以的,可是这个后果就很难预料了——恶了一号的人,这后果可大可小,关键时候歪一句嘴,很可能毕生心血就付之东流了。

事实上,今天听陶主任说起此事的时候,安国超心里就有点纳闷,他倒没觉得罗纳·普朗克的副总身份不够,他琢磨的是:这个小陈……他怎么就敢觉得我跟他有这份儿交情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安部长对陈太忠的印象还算不错,也知道金老大对丫印象也不错,还知道那家伙认得两个人,最关键的是,凤凰科委确实是科技部的一面旗帜,所以他也没怎么多考虑,就吩咐陶主任,“让小张代我去一趟,告诉他我有会。”

可是现在则不同了,一号的人去了,这说明小陈在邀请他之前,就做过类似的工作,那么照眼下的情况分析,这个邀请显然就是一番好意了。

当然,至于陈太忠为什么不提前说,那可能性就多了,首先他确实跟安部长交情没深到这一步,怎么合适拿一号的人来压科技部副部长?

其次的可能性,就是小陈也没把握请到一号的人,这种情况肯定就更不能提前宣传了,否则不但有狐假虎威的嫌疑,而且一个不稳重的帽子是铁铁地戴上了。

至于一号的人适逢其会的可能性,安国超还真没想到,事实上就算有人明确地告诉他,那位确实是适逢其会了——那人家能去肯定有人家能去的理由,证明这宴会档次不低不是?

张煜峰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心里就一直有点忐忑不安,没打电话之前他不安,打了之后依旧不安,这个安部长家……离这儿比较远啊,要是安部长赶过来的时候,宴会散了或者那二位走了,我这个电话打得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总算还好,郎主任很坦然地坐在那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听着大家交流,偶然插一句嘴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搁给不明就里的人看,这是一个比较实在而木讷的人,说他是小公务员可以,说他是书呆子型的教授也可以。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无趣的人,大家可以忽略的人,也就是张煜峰久在部委,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又接触过黄汉祥一次,发现了黄总的微小异样,才能产生一些疑惑。

不过,明白其身份的,都知道这仅仅是表面现象,陈太忠就能确定,这位郎主任跟那天在黄总办公室不怒而威气势逼人的郎主任,绝对是同一个人。

安国超终于在七点五十的时候赶到了,他原本就不欲惊动屋里的人,所以将地点问得很详细,待知道主人还在门口安置了彩灯,心说这要再找不着也就太窝囊了。

见开门的是一个外国美女,安部长也没介意,大大咧咧地往进走——这叫平易近人嘛,嘴里还问着,“小陈在吧,我来晚了啊。”

伊莎见此人冒冒失失往进走,就想要出手惩戒,不过看这位又不像是闹事的主儿,略略犹豫一下,就听到了这样的问话,当然就顺势放行了,这也亏的是安部长嘴快,要不然的话,难堪可就大了。

进屋之后,安国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先冲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有个会,来晚了……呃,黄总您也在啊?”

黄汉祥可不知道安部长没打算来,他刚才也听张煜峰说安部长长长短短的,倒是没怎么介意,而是站起身笑着同他握一下手,又坐了下去,“小安,你这应该罚酒来的。”

“黄总,您不能这么欺负小辈儿,”安部长笑着答他一句,又用手一指艳光四射的凯瑟琳,“这是美国朋友的家宴,咱得入乡随俗。”

这话说得挺不见外,搁给外人看,那就是黄总跟安部长关系尚可,可是陈太忠心里太清楚了,说不得淡淡地扫一眼张煜峰——安国超怎么可能知道这地方呢?

就在这时,凯瑟琳走了过来,打听一下,知道这位还真是一个副部长,眼光就越发地亮了,于是想在座的诸位介绍一下,又将其他人一一地介绍给安国超——看得出来,她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

这时候,张煜峰已经紧紧地跟了过来,不过,在场的人没谁觉得意外,不管在职场还是在官场,见了顶头上司不是如此,那才叫怪。

安国超也没对他的殷勤做出什么反应,这原本就是应该的,他要有反应反倒是不正常了,在场的都是明眼人,过犹不及。

介绍到郎主任的时候,安部长也是微微点头,只当此人是普通人了,当然,郎主任也没表现得多热情,搁给别人看,这就是木讷的铁证,然而该明白的人,自然知道人家有不卑不亢的底气。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就不必说了,罗纳·普朗克的三巨头见真的来了一位副部长,虽然几人自认身份不输于对方,但是这好歹是国家级的部门,此刻再要说天南没有诚意,或者说比天涯的诚意小,那就有点昧良心了。

安部长会办事,目标不针对郎主任,先是帮陈太忠撑了撑场面,说了几句才坐到黄汉祥身边,跟黄总聊了起来。

黄汉祥觉得有点别扭,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计较,屋里就这么一个副部级干部,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人家亲近他再正常不过了。

这么一来,安部长跟郎主任就搭上话了,部长很随意地问一下对方的工作单位,郎主任回答得也妙,“单位有保密要求,我就是个小公务员,跟安部长没法比。”

“郎主任还年轻嘛,”安国超壮着胆子,摆出长者的架势,笑着劝导了起来,“黄总这么关照你,只要你肯踏踏实实地工作,是金子……总有发光的那一天。”

黄汉祥听得好悬没掉下汗来,心说一号的人我有资格关照吗?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不知道小郎的身份,还是假不知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