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3章 大声

三人不咸不淡地聊了两句之后,克劳迪娅拿了邀请函离开,并且请他俩稍等,“陈,安多瓦总裁可能会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知道,我们这次的行程排得很紧的。”

见她离开,凯瑟琳才轻笑一声,低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天哪,你的魅力真是无法阻挡,我很为你感到骄傲。”

好像就你会说怪话似的,陈某人火了,笑嘻嘻地点一点头,“其实你的魅力也不小,想一想杨老三,那种眼高于顶的人……”

“别跟我提他,恶心,”凯瑟琳终于扛不住了,恨恨地摇摇头,“我这一生都很少见到这么恶心的家伙。”

两人正嘀嘀咕咕地低声交谈呢,让保罗出现在了门口,他身边是两个中国男人,“这里就是接待室,你们先坐一会儿,安多瓦总裁正在忙。”

两个男人坐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陈太忠和凯瑟琳,一个男人年纪大一点,约莫有四十岁出头,另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

见到有人来,屋里这二位就终止了无谓的交谈,偶尔说两句话,不但多是用英语,谈的也是一些不着边调的事情,比如说比较一下米兰时装周和纽约时装周的品位差距。

听他俩扯了一阵之后,对面的年轻人有点忍不住了,笑嘻嘻出声发问,“你们也是来办事的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刚想说点什么,却是觉得对方的话不知道带了一点哪里的口音,犹豫一下,方始用英语回答,“是啊,在等领导接见呢。”

年轻人看一看身边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微微垂一下眼皮,于是,这位就又笑嘻嘻地发问了,“来办什么事儿的?”

你倒是真不见外,陈太忠本不待理他,猛地反应过来,这家伙说话带着的口音是天涯那边的,心里登时就有了某种猜测,于是很直接地回答,“来谈合作项目的。”

既然遇到了对手,就要勇敢地迎上去,双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省的,竞争那是迟早难免的,眼下遮遮掩掩地做小人状不肯说实话,传出去未免就要贻笑大方了,想到这里,他反问一句,“你二位来,是办什么事儿的呢?”

“巧了,我们也是来谈合作项目的,”年轻人笑嘻嘻地回答,虽然不乏针锋相对之意,可是人家基本上也是坦坦荡荡——都是为公家、为组织办事的,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紧接着,双方相互介绍一下身份,陈太忠就知道中年男人是天涯省招商局的邓副局长,而年轻人叫任沪生,招商局办公室的副主任。

“天南啊,那可不是外人,”听说陈太忠只是凤凰招商办的一个副主任,任主任的兴致就来了,“我们蒋书记不是回去了吗?蒋书记搞纪检工作,很有一套的。”

蒋世方搞纪检工作很有一套,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他搞经济不行了?陈太忠的心里,给这厮暗暗地记上了小账,嘴上回答得却是热情,“是啊,都不是外人,不过,我还是要争取罗纳·普朗克第五家公司在凤凰落地,大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呵呵。”

“嘿,要说别的地方也就算了,凤凰还真是够呛,”邓局长听得忍不住了,心说你个小家伙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副厅级干部了?虽然大家都是招商办的副职,但是我是省级的你是市级的,小伙子你差不多点啊。

当然,以邓局长的级别,肯定不会说那么废话,经济欠发达交通不便利人气差沟通什么的,所以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很多条件不具备。”

“是不具备,”陈太忠眉头微皱点一点头,淡淡地反击一句,“不过,不能因为条件不具备就不做事了……你们天涯成立招商局了?算是个什么编制?”

“哼,”邓局长哼一声,声音轻微到不可辨闻,任沪生却是感觉到了,说话的语气也不冷不热了起来,“省局肯定是厅级了。”

不过是省里的土政策而已,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哼一声,你要这么说,我们凤凰招商办还是副厅级呢,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这么良好的自我感觉。

要说凤凰招商办是副厅级,还真的不算错,除了陈某人这副主任是唯一的副处,其他副职一水儿的正处,正职秦连成更是副厅,这样的领导层,标准的副厅级部门。

心里有了看法,他就不想多说了,说不得跟身边的凯瑟琳又嘀咕了起来,遗憾的是,他俩这么一嘀咕,那二位就有点坐不住了。

坐不住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凯瑟琳这外国美女了,要搁在别的地方也就罢了,这儿可是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中国办事处,任主任瞥一眼邓局长,局座大人眼皮微微地下垂一毫米——去打听一下她的来路!

要说这任主任也不简单,居然去过纽约时装节,就在陈太忠跟凯瑟琳聊得兴起的时候,笑着插话了,用的也是英语,“呵呵,我在纽约见的那些模特,都瘦得可怜,近看都不能看,我觉得正经的模特,得像这位小姐的身材才行。”

他这算是没话找话,但是女人们都爱听不是?凯瑟琳冲他微微一笑,“模特有什么好的?小时候我因为个子太高,总被其他小朋友当怪物看。”

“现在流行高个啊,”任主任微微一笑,顺势发问,“还没请教女士的姓名,您是罗纳·普朗克公司的职员吗?”

“叫我凯瑟琳好了,”凯瑟琳微微一笑,回头看一眼陈太忠,又笑着发话,“我可不是罗纳·普朗克的职员,他们是财大气粗的跨国企业,我只是一个推销产品的小商人。”

“做推销的啊,”任沪生笑着点点头,跟邓局长嘀咕一句,又笑着发问了,“不知道凯瑟琳小姐做什么推销的?也许我们天涯省会有需求呢。”

“为工业产品做配套,”凯瑟琳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宣传机会,虽然她知道对方只是负责招商引资,是要钱而不是出钱的,“为矿山、电力、化工等工业的生产,提供解决方案。”

“哦,”任主任点点头,这一下他可是明白了,敢情这女人来这儿,是想等罗纳·普朗克的投资落地之后,提供配套的工业生产解决方案?

按说,消息打听到,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不过凯瑟琳不但身材高挑惹火,面容美艳无比,说话的时候也是笑吟吟的,态度非常和蔼,他就愿意多说两句。

回头看一眼自家局座,局座也在微笑着看美女,任沪生就又开口了,“那好啊,留个联系方式吧,将来罗纳·普朗克在天涯建厂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介绍嘛。”

陈太忠在一边冷眼看着凯瑟琳表演,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这女人行事真的不可以用常情来忖度,心说她都知道天涯是我们凤凰最强劲的对手了,现在居然跟这家伙有说有笑的,没准啊,是有什么文章可做,于是就不作声。

可是,眼见对方话里隐隐地表示,这个项目已经被揽入了天涯的怀中,有点视作禁脔的味道,他就不能不接话了,于是微微一笑,“到底是花落谁家,还不好说呢,你们会努力,我们也会努力。”

“真要说努力的话,你们天南就有点缺乏诚意了,”邓局长终于缓缓开了金口,王者之气淡淡地散发出了些许,“最少三千万美元的项目,你们的重视还是不够啊。”

这话不算打脸也差不多了,首先他标榜一下自己是省级部门的人,其次就是说你个小小的地级市招商办前来,就想搞定这么大个项目,真的有点痴人说梦,话里话外,省局对市局的那种优越感一览无遗——虽然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省的。

啧,要不是大家身处罗纳·普朗克的办事处,哥们儿非得好好跟你计较一下,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哼了一声:算了,当着外人,这口气我暂时忍了。

他是想忍了,但是人家不答应啊,任沪生听得点点头,“是啊陈主任,外资企业,是很重视地方政府的诚意的,大家都是搞引资工作的,我这也是掏心窝子的话。”

这话好悬没把陈太忠的脸气得绿了,他才要开口,不成想凯瑟琳接话了,“陈主任只是来送邀请函的,等去了凤凰,有级别高的领导接待。”

“恕我冒昧,凯瑟琳小姐,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任沪生的声音大了起来,用的还是英语,“礼节方面,该注意的话,还得注意到了,不能让投资商认为我们有意轻视,一开始的接触都没有重视,那么以后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有足够的重视呢?”

这家伙真是个混蛋!陈太忠闻言,第一个反应就是侧头看一眼门口,他和凯瑟琳是坐在一进门靠墙的沙发处,而天涯省这二位,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门口若是有人路过或者进来,对方的视线要比他的视线好。

陈太忠非常明白,人家这话听起来是劝诫,其实是在向可能进来的人暗示:天南省对你们罗纳·普朗克公司的重视,不够啊!

总算还好,门口没人路过。

没人路过归没人路过,可是陈太忠心里不爽了,心说小子你给我使歪招上眼药?切,让你看一看哥们儿的歪招!

于是他打开天眼四下寻找一番,不多时就找到了女巫克劳迪娅所在的地方,同她在一起的,果然有执行副总裁安多瓦和执行董事爱德华。

按说,他是没见过安多瓦和爱德华的,不过昨天晚上,他又联系上了巴黎的埃布尔,正好埃布尔弄了一份罗纳·普朗克公司的电子版资料,索性直接打包电邮了过来。

这邮件是如此地大,居然有七十多兆,陈太忠守着别墅里的宽带足足下了三个小时才下完,心说亏的这还是在北京,要是在凤凰,估计得要一天。

这资料里,就有安多瓦和爱德华的照片,埃布尔先生还特意用红笔标识了一下,所以陈太忠一眼看过去,就认出了那二位。

邓局长见任沪生一句话就使得对方向门口望去,心说小任你这么做,就有点太着痕迹了,大家是竞争对手,那是不假,不过要贬低对手抬高自己,有很多手段。

比如说强调一下自己一方的诚意,再强调一下天涯省的软硬件建设,还有省委省政府的表态——凤凰市那儿只有市委市政府,如此一来高下立判,你又何必去诋毁别人呢?

这种手段实在不够含蓄,不符合官场的做派,不过,既然不是出于邓局长的授意,那么,他也就是淡淡地看了任沪生一眼,小任,适可而止啊。

任沪生可不这么看问题,在他想来,含蓄是领导的事情,他跟领导出来,那就是做小卒子往前冲的,每个人都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不是吗?

更何况,刚才引自己进来的让保罗先生也说了,天南来的人气焰实在太嚣张,若是能打压下去的话,人事部部长会在会议上坚定地投天涯一票。

不过眼下,既然局座示意了,任主任也不好再坚持下去,说不得口风一转,说起了别的。

有意无意地,凯瑟琳开口发话了,“听说罗纳·普朗克这次的投资,落在北京的可能性很大,不知道任主任听说了没有?”

任沪生听了这个问题,先是看了陈太忠一眼,发现那厮面无表情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心里笑一笑,很坚决地摇一摇头,“你的消息不够准确,北京已经有了公司,这次的投资,就算投到凤凰,也不可能投到北京来,这不符合罗纳·普朗克的中国策略。”

你小子且先得瑟着,什么叫“就算投到凤凰”?陈太忠听得心里暗哼,我们凤凰市就那么不堪吗?

“那么,投到天涯也不可能了?”凯瑟琳还真是能白活,“你不是说要讲中国策略吗?天涯靠北天南靠南,罗纳·普朗克的几个公司已经很偏重北边了,这次该考虑南边才对。”

“所以说事在人为,”任主任笑一笑,傲然地看陈太忠一眼,“我不是打击陈主任的积极性,这次,我们天涯有必得之心。”

“吹牛谁也会,”陈太忠这次不客气了,他笑吟吟地看任沪生一眼,“不瞒任主任说,我们在罗纳·普朗克的上层做了大量的工作,鹿死谁手真的很难预料。”

“巧了,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任主任用眼角的余光瞥一眼门口,发现没什么人,说不得轻声地发问了,“不知道你们的工作,做到了董事会这个级别了没有?”

“董事会级别?”面对对方不屑的目光,陈太忠也不屑地哼一声,“我们还做到法国总统的级别了呢,董事会上你们能做了工作,那直接拍板不就完了?”

“所以说,这只是一个过场,”任沪生不生气,他洋洋得意地看凯瑟琳一眼,为了让她听明白,他说的是英语,“无非是照顾一下某些人的情绪而已。”

“他说的是什么?谁能帮我翻译一下?”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大家齐齐望去,却发现门口人头攒动,最前面站着的三个人,正是安多瓦、爱德华和克劳迪娅。

任沪生登时就傻眼了,刚才门口……明明没人的嘛。

这当然就是陈太忠动的手脚了,执行副总裁正在商议问题,冷不丁脑子里冒出个念头,“来了两家地方政府的官员,咱们去跟他们谈一谈,先了解一下情况吧。”

这几位收拾收拾走过来,正好是听到了凯瑟琳说起本公司的“中国策略”,说不得就放轻了脚步,慢慢地踱到了门口。

陈太忠既然做了这样的手脚,当然就发现了这些人的到来,说不得有意将话题引到了上层的公关上,而且有意激将。

按说,激将就激将吧,人家任沪生是说了点过激的话,可是在官场上走动的人从不缺乏谨慎,他说话的声音是很小的。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陈太忠不是一般人——你说话声音小?没事,哥们儿帮你稍微放大一点,没错,只放大一点点,不会让整个楼层都听到的。

尤为过分的是,他将别人的声音放大了,却是没将自己的声音放大,不得不说,陈某人做事真的有点以牙还牙的味道——你丫不是喜欢大声说话吗?那我就帮你大声说话好了。

只是将声音放大,那也就罢了,偏偏地这次来中国考察三巨头都站在门口了,陈太忠又使个障眼法出来,任沪生瞥门口一眼,一无所获也是必然的了。

于是,最过分的话终于出来了,面对三巨头以及一众随员,任主任很高调地用英语宣布:你们三个人来,就是走个过场。

问话的是执行副总裁安多瓦,事实上,老安是懂英语的,不过,见到对方居然敢当面挑衅自己,心里这个气,那就实在没办法说了。

当然,执行副总裁是有涵养的,最起码他不会因此而迁怒于他人,比如说,坐在两个男人对面的一男一女,那就是无辜的——他们那个角度,看不到我们来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