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2章 惊悚

“买办……那是什么?”由于陈太忠是用汉语说的,凯瑟琳听得一头的雾水,她接触中国人的时间终究不算很长,没有人会主动向她提起这个词。

然而她知道,别看太忠的话说得淡淡的,但是话里的那份决绝之意异常地明显,一时间就愣在了那里,也没了开玩笑的兴趣。

陈太忠本不想解释的,可是见她一脸的懵懂,又有点不忍,心说我还是解释一下吧,这不但是向她吹风了,也能坚定将来我拒绝她的信心。

不成想,他不解释还好,解释清楚之后,凯瑟琳登时就是一声冷笑,“原来你这么爱国啊,那倒是失敬了,不过,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我把ABB的核心资料交给你——其中有你们不该得到的东西,那我算什么,技术买办吗?”

“刚才上卫生间的时候,我起身还得着扶墙,这个买办,我当得很不成功,是不是?”

饶是陈某人伶牙俐齿,也被这几句话挤兑得怔在了当场,好半天才苦笑一声,“这只是条件,咱们当初商量好的,我也没强迫你……这不是想帮你打开局面吗?”

“我再向你声明一次,我讨厌政治,”凯瑟琳笑一笑,表情不复刚才的冰冷,“我宁可你毫无理由地拒绝我,也不希望涉及到政治,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但是我还是不能答应你,因为你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我要考虑影响。”

“你想激怒我吗?”凯瑟琳愣得一愣之后,居然笑了起来,点破了他的用心,然而,她的特立独行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有那么独特,因为下一刻,她就笑着点一点头,“好吧,你成功了,我可以无条件地帮你这个忙,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某人笑着点一点头,生受了这个人情,当然,以他的心性,别说是这一世,就是不通世事的上一世,也不会白落了人情而不还的——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做。

不过,眼下却是没必要说了,他只是心里暗暗地决定,只要你配合得好,大不了回头再找个项目给你,实在不行我去碧空跑一跑,看看蒙老板那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搞没有——磐石能有类似的项目,碧空当然也会有。

见他施施然离去,凯瑟琳的嘴角慢慢地上翘,到最后居然笑出了声,“哈哈,伊莎,他要欠我一个人情了,你猜……他会怎么还我呢?”

“我猜不出来,”伊丽莎白摇一摇头,嘴里轻声嘟囔着,“我真是搞不懂你俩,明明很珍惜对方,却偏偏要做出一副伤害的模样。”

“你搞不懂就对了,”凯瑟琳脸上挂着微笑,眼中有异彩流动,“庸俗的男人我见得太多了,只有他,才能激起我的征服欲望。”

“这世界上,巧合很多,”伊丽莎白苦笑一声,两人的关系,现在处得不错,所以她知道,老板在处女换项目的承诺完成之后,为什么还会对自己的男人耿耿于怀,“那些玫瑰,或者是浸泡过化肥的。”

遗憾的是,凯瑟琳实在是太聪明了,她笑吟吟地看自己的保镖一眼,“伊莎,你要是告诉我,化肥是你亲手撒的,那么我会更沮丧一点,但是显然,你对付不过他身边的女人,你需要人帮忙,不是吗?”

其实,他的女人都很好相处的,因为……因为陈太忠实在太强势了,伊丽莎白的嘴巴动一动,想说点什么,不过,最终还是闭嘴了,老板你慢慢体会吧,有些话若是当事人想不通,外人说得再多,也是没用的……

陈太忠走出去没多远,却是又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今天我的别墅的宴会,取消了……”

她没解释原因,陈某人当然也不会再问什么,心说你要是有意同我保持距离,那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刚才在普林斯公司,他猛地想到了“买办”这个词,现在想起来,都是一阵又一阵的后怕。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灵感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毫无疑问,这个词提醒了他某些事实的存在,顺着这个思路想下来,他甚至隐隐有种感觉——跟凯瑟琳接触得多了,怕是比跟南宫毛毛一帮人接触得多还要更为麻烦。

同样是堕落,南宫那里虽然也是一步步滑下去的,但终归是肉眼可见、有脉络可循的,但是凯瑟琳这里则不同,不知不觉就勾得人滑向深渊了。

说穿了,造成这种感觉的,还是他的某些心态使然,在他的潜意识里,贪腐奢靡固然不好,但是为蝇头小利出卖国家利益的,却更是该杀——他打心眼里厌恶这个东西,不像某些人,买办做得理所当然,还厚颜无耻地以精英和清醒者自居。

遗憾的是,他已经不想问了,凯瑟琳却还想说,“晚上大使馆搞个活动,有朋友拉着硬要我去,真是无聊。”

这是向我暗示什么吗?明明知道自己不该琢磨这个,可是陈太忠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她在向我暗示:今天的宴会,她本来是没打算请外人的?

我好像陷得太深了!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不过就是个外国处女,值得这么计较吗?

总算还好,他确实事务繁忙,总有东西能将他从这种困惑中解救出来,下一刻,是章尧东的电话打了进来,“小陈,听驻京办张主任说,你又在跑项目?”

陈太忠少不得又将情况向领导介绍一下,看得出来,章书记对这个项目是很关心的,陈某人认为五千万美元左右的投资额不算很大,但是做领导的显然不这么看。

“没有制药企业啊,”听他分析到这个缺陷,章尧东也陷入了沉思里,好半天才哼一声,“尽力而为吧,实在不行我跟省里协调一下,凤凰制药厂说拿走就拿走了,搞得咱们现在招商引资工作这么难做。”

“能怎么协调呢?总不能把制药厂再退回来吧?”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天南制药最近在红红火火地操作上市,凤凰分厂虽然盈利能力不算厉害,但是盘子够大固定资产够多,不参与上市根本是不可能的——全厂职工都不会答应。

“要不你看……化工厂怎么样?”章尧东突发奇想,“化工和制药本来就是相近的行业,你可以向这方面努力一下,尽量不要说咱们没有像样的企业。”

要说这章书记,不愧是搞政府工作出身,这种构思张嘴就来,陈太忠听得先是吓了一跳,转念一想,也是嘛,罗纳·普朗克公司在化工方面同样出类拔萃,“那我试一试吧。”

“那我期待你的好消息,”章书记准备挂电话了,“今年招商引资的任务很重,市委市政府会大力支持你,小陈,不要让大家失望哦。”

陈太忠挂了电话,仔细品味一下,觉得章尧东的话总有点什么意犹未尽的地方——这是让我以后把工作的重心,放到招商引资工作上吗?

克劳迪娅说是让他后天递去邀请函,不成想,第二天她又打了电话过来,“天涯的人来了,你要是方便的话,今天就把邀请函拿过来吧。”

亏得是凤凰有个驻京办啊,陈太忠暗自庆幸,否则的话,就算景静砾派人坐飞机送都不赶趟儿,只能发传真了。

接到消息之后,他给凯瑟琳打个电话,她正好现在没什么事,“那你开车来公司接我吧,我等你哦。”

再一见到凯瑟琳,陈太忠又吓一跳,普林斯的女老板又恢复了浓妆艳抹,他本来想说一点什么,最终还是闭嘴了,我管人家这么多做什么?反正,伊莎没有化浓妆就行。

到了办事处之后,伊丽莎白在本田车里等着,陈太忠和凯瑟琳相伴而入,前台的接待小姐已经换人了,昨天那位也不知道是轮岗还是出了状况,不过陈太忠暂时没有心情追究这些,他今天来可是递交邀请函的,不宜生事。

“这是我的证件,”按照惯例,他掏出了自己的证件,接待女孩接过来一看,再抬头看他的时候,就有些怪怪的了,“请稍等……”

女孩拿起电话按个按键,又说了两句之后,出来一个年轻男人将他俩带了进去,有人发现这外国美女不是昨天那个了,可是谁吃撑着了管这些?

两人在接待室呆了约莫五分钟,克劳迪娅出现了,本来她脸上是带了几分笑意的,一见到凯瑟琳,脸色的笑意就是微微一滞,“陈,不介绍一下吗?”

陈太忠将两人相互一介绍,凯瑟琳听说这位就是让某人落荒而逃的女巫,说不得微微一笑,伸出手去,“你好,听太忠说了,您是个非常和善的女士。”

“原来是米切尔小姐,”克劳迪娅惊闻这位就是那份股权书的持有人,心里就算有点什么想法,脸上肯定也要保持相当的尊重,“哦,天哪,陈并没有告诉我,您是如此地美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