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60章 处置

开除吧,对有这样的同胞,我深以为耻!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可是转念一想,这样的话,难免有仗外国人的势欺负本国人的嫌疑,岂不是跟这混蛋成了一丘之貉?

算了,既然是人民内部矛盾,还是内部解决吧,也别被外国人看了笑话去,陈太忠拿定了主意,说不得轻哼一声,“我这人很好说话,两个人每人……罚薪半年就行了。”

你既然在乎这点薪水,我就偏偏在薪水上做文章!

一边说,他一边走到贾主管面前,轻笑一声低声发话,“还有,对那四个你侮辱过的保安,我需要你写出书面检查来给他们,每人一份儿,不得低于五千字……三天之内完成,我强调一点,要手写不要打印和复印。”

“他们……他们只是临时工,”贾主管实在想不清楚,自己怎么侮辱了那四个保安,我可是堂堂的外资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啊,“而且,我没对他们做什么。”

“不听的话,后果自负,”陈太忠见他还自我感觉这么良好,说不得冷笑一声,“我回头会来了解情况的……你知道,我是国家干部,国家干部最不缺的就是空闲时间。”

说完之后,他也不看这厮的反应,转身走开,冲伊丽莎白笑一笑,“没事了,伊莎,你可以回去了,凯瑟琳身边也离不开人。”

见伊丽莎白转身离开,让·保罗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陈主任来办事处,是有事情要协商,心中登时轻松了不少。

从前台小姐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搁给一个类似地位的普通政府官员来,一般是得不到什么像样的接待的,同理,当让·保罗反应过来这一点,对陈太忠也不禁生出些许轻视之心。

然而,陈某人为了进门,不惜将某个跟肯尼迪家族有关的人招呼了过来,而且是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这种,想明白这一点,让·保罗的心里轻视归轻视,却是不敢故意捣乱,说不得微微一笑,“呵呵,不知道陈主任今天来,是要办什么事情?”

“你说呢?”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我是招商办的主任,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招商引资,好了,安多瓦他们在吗?”

“您……您认识我们的执行副总裁?”让保罗终于是大惊失色,麻子不叫麻子……哥哥,您这叫坑人啊。

这也难怪他如此惊讶,陈太忠若是认识安多瓦,一个电话就能搞定太多的麻烦,何至于在门口吵吵闹闹的大失身份?不过想到此处,他同时也生出一点明悟:总部来人的消息,只是公司内部的高层才清楚,此人若不认识安多瓦的话,天南那种内陆地区怎么可能知道?

“我要是认识他,会进不来吗?”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那眼神摆明了是在怀疑其智商,“只是有朋友告诉我,说有这么档子事儿,我就过来看一看。”

他这话颇有些不尽不实,可是做为一个政客,不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吗?遗憾的是,下一刻就有人戳穿了他的身份。

戳穿他身份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女人——或者四十岁吧,陈太忠对外国女人的年轻把握不是很大,这个拥有巫婆一般尖鼻子尖下巴的女人,叫做克劳迪娅。

没错,来的正是罗纳·普朗克的投资顾问,埃布尔口中的“自己人”,她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哦,天哪,这就是中国的陈吗?我听说你很久了。”

“啊?”让保罗的下巴,差一点垂到他的脖颈处,硕大的鼻子也有一点发红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原来你们二位没有见过面?”

“忙你的去吧,”巫婆对大鼻子是相当地不客气,不经意地摆一摆手,事实上,说句难听的,像让保罗这样的驻外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在本部的人眼里并不值得一提,虽然她只是一个投资顾问,“接下来的谈话,你不合适在场。”

“为什么?”陈太忠讶异地睁大了眼睛,指一指即将离去的让保罗,“难道说,让保罗先生不是中国办事处一个很重要的人吗?”

听到这句话,让保罗的鼻头越发地红了一点,我操,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不是向你道过谦了吗?

“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克劳迪娅做事非常干练,同时,脑子里也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他们只是中国办事处的职员,对你要谈的事情,不可能起到任何的帮助。”

总部来人不愧是总部的,一句话就将刚才傲慢无比的法国人贬得一无是处,同时,她很疑惑地发问了,“你来了,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

“我以为你是某个投资公司在罗纳·普朗克的代表,”陈太忠干笑一声,“克劳迪娅,你知道,我只想做好某些事情,并不喜欢带给朋友们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喜欢你的谨慎,”克劳迪娅微微一笑,随着嘴角的上翘,那鼻子显得越发地尖了,总算还好,她的牙齿洁白而齐整,不像普通动画片里的巫婆那样走风漏气,“不过,我很高兴你愿意为我多考虑一点。”

“那么,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是高兴多一点呢,还是不高兴多一点?”陈太忠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同时一摊双手,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如果你能邀请我共进晚餐,我想,我的高兴会多一点,”克劳迪娅笑眯眯看着他,直看陈某人心里有点发毛:我说,你都大妈级别的人了,虽然哥们儿高大帅气了一点,可你不至于摧残我这种小幼苗吧?

看他有些尴尬,女投资顾问微微一笑,“你想的没错,我是投资公司的,但是我们公司是罗纳·普朗克董事会指定的投资咨询公司……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原来是在董事会有背景啊,怪不得不在乎物议呢,“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我认为贵公司董事会做出的选择,非常地明智。”

“小伙子很不错嘛,”克劳迪娅伸出手,笑嘻嘻地拍一拍他的肩头,态度很是亲热,“中国的政府官员我见过一些,像你这么有眼力会说话的,并不多。”

她这么说,陈太忠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的干部搞招商引资,想的多是怎么讨好投资商,还有怎么许诺,为了一部分资金,恨不得把国有资产双手奉献出去,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污水黑天也在所不惜……

总之,那些人喝个酒泡个澡什么的,倒是问题不是很大,可是能像他这样,有着比较先进的理念懂得放权,同时又能在法国找到支持,并且愿意设身处地为对方考虑的人,并不多。

懂得放权才是关键吖,陈某人美不滋滋地想着,冷不丁发现克劳迪娅及肘的白色薄纱手套处,微微露出一点皮肉,是老年人特有的极为松弛的那种皮肤,心里禁不住微微打个寒战,您这一大把年纪的,就不用跟我这么不见外了吧?

偏偏地,女投资顾问还没有这个觉悟,而是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安多瓦那里好说,但是爱德华已经有了意向,他比较喜欢天涯省……”

“嗯,我会努力的,”陈太忠笑着点头,同时不着痕迹地双手相互摩挲一下胳膊——没办法,他身上已经起了一些鸡皮疙瘩,万一被对方发现,那未免就有点……那啥了。

为了招商引资,哥们儿牺牲了很多啊,他心里幽幽地叹一口气,“克劳迪娅,你能安排我见一下安多瓦吗?”

“他正在召见各公司和办事处的负责人,”巫婆笑一笑,终于将手从他的肩头拿开,“下一步他要去各地考察,后天的时候,你把你们的政府邀请函拿过来吧——凤凰是我们的选择之一,但是没有邀请函的话,你的优先权就要向后推一推了。”

“我现在就去办,”陈太忠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匆匆地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才扭头冲她微微一笑,“那个人事部部长让保罗,我不是很喜欢……”

既然大家不是外人,他并不介意背后说一点小话,当然,若是这个女巫对他有非分之想的话,十有八九,是会帮着他歪嘴的吧?

陈某人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他虽然没有牺牲色相去拉投资的想法,不过,能利用某些误解来达到一些目的,他是不吝做出相应暗示的,反正也是不用白不用——哥们儿被你搭了肩膀,其实已经牺牲一些了。

不成想,他才走出会客室,迎面就正正地撞到了让保罗阴森的面孔,很显然,人事部长发现了他的险恶用心。

然而,陈某人就当没看到此人一般,无视着对方充满仇恨的眼神,就那么扬长而去——小样儿,以为会见风使舵,我就不追究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