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8章 名门

“因为……你更像一个政客,”凯瑟琳的夸奖,还真不是那么好担当的,不过还好,下面的话算是比较中性的,“清教徒一般的政客,同时又是恣情纵欲的坏男人,这种矛盾的综合体,我喜欢……而且伊莎说得一点都没错,你很健壮。”

“为什么你会喜欢政客呢?”这次,是伊丽莎白发问了,她对政客可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讨厌政客,太忠这样的例外,”凯瑟琳轻笑一声,旋即又皱起了眉头,轻叹一口气,“其实我并不姓米切尔,我的父亲姓……肯尼迪。”

“肯尼迪?”其他四人听得齐齐一皱眉,伊丽莎白最先反应了过来,“老板,你说的是那个……美国的肯尼迪家族吗?”

陈太忠也听得恍然大悟,怪不得凯瑟琳这么有钱,又热衷于这样的公关活动呢,敢情是肯尼迪家族的——不过,被暗杀的那位总统不知道跟她是什么关系?

“我是私生子,而且小时候就被人叫做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凯瑟琳淡淡地一笑,随即耸一耸肩膀,又一摊手,看那洒脱的样儿,似乎再说别人家的事情,“现在嘛,我姓米切尔,跟那个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说得轻松惬意,但是别人都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无法抑制的失落,伊丽莎白听得心中有些酸楚,禁不住出声温言安慰,“没事,我们现在,不也是个大家庭吗?”

大……大家庭?陈太忠听得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呵呵,你们会欢迎我吗?”凯瑟琳轻笑一声,眼波流转,伸手在陈太忠胳膊上轻轻地拧一下,“这个家伙,一定在考虑怎么摆脱我……他不想跟美国的政界有什么瓜葛,我说得对不对?”

“一开始,我确实是这样想的,”陈太忠老老实实地点头,又探嘴在她硕大的双峰上吻一下,“不过嘛,现在是有点舍不得了。”

“你舍不得,我还未必看得上你这个大家庭呢,”凯瑟琳轻笑一声,眼中的笑意,颇值得人玩味,“满打满算,连十个人都没有,也算大家庭?”

你好好说话不行吗?陈太忠有点恼怒了,不过,他刚采撷了人家,倒也不好说出太绝情的话来,只是淡淡地一笑,“这世界上,也不知道姓肯尼迪的多,还是姓陈的多。”

“怎么可能才不到十个?”张馨本不是爱说话的主儿,可是她自问陈太忠众多女人里,她是接触面的最广的,说不得轻轻地出声了,“二十个都打不住……”

总之,这一晚是很荒唐的,凯瑟琳第二天早上离开的时候,邀请大家今晚到她的别墅小聚,看得出来,她很愿意以主人的身份接待这些人,“能让我放心邀请的人,其实不多……我的房子里很久没有举办过宴会了。”

“有外人的话,不去,”陈太忠回答得斩钉截铁,结果,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还他一串银铃一般的笑声,也不答话,带着女保镖径自离去。

马小雅和张馨还在呼呼大睡,陈太忠收拾一下,驾车来到了罗纳·普朗克中国办事处所在的大厦,一路打问着找了过去。

罗纳·普朗克的办事处占了一层楼,楼梯口照例是有接待小姐站在前台,见一个年轻人大大咧咧地走过来,于是出声劝阻,“先生留步,请问你有预约吗?”

“预约……没有预约,”陈太忠摇一摇头,他本想说出克劳迪娅的名字,转念一想,这或者会给她带去一点麻烦,说不得摸出工作证递了过去,“我是凤凰市招商办的副主任。”

前台小姐相貌不错,本来脸上是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的,听说来人是个地级市招商办的副主任,禁不住眉头就是一皱,连那工作证都不接,“对不起,这种工作证不能作为通行证件。”

她的话说得还算客气,但是语气里那种淡淡的不屑,还是明明白白地体现了出来,什么叫京城的优越感?这就叫京城的优越感,一个公司前台的小小的接待,都敢不卖那证件的账。

废话,我不过是表明一下身份嘛!陈太忠被她弄得有点毛了,不过想一想这是人家的办事流程,倒也不想叫真,“这是证明我身份用的,我现在可以登记预约了吧?”

“抱歉,不可以,”那小姐冷着脸摇一摇头,下巴微扬,“如果可以借此登记的话,刚才我就会提醒你的,现在,你可以给公司里熟悉的人打电话,就这样。”

“真是好大的架子,”陈太忠再也忍不住了,轻声嘀咕一句,摸出了手机,才待给埃布尔拨号,猛地反应过来:晕死,现在巴黎那边还是半夜呢。

看来得回去了,他不想跟这小丫头片子计较,那让他感觉有点失身份,可是就在转身之际,见到对方眼中不加掩饰的轻蔑,陈某人终于有点无法忍受了。

“不是贵公司的人,就不行吗?”他又摸出了手机,斜睥着对方,这一次,他就有心挑衅了,态度也不是很好。

“这位先生,请你离开,要不然我要叫保安了,”接待小姐的声音大了起来,手也摸到了一个按钮上,接着又冷笑一声,“请你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场合。”

“怎么回事?”她的话音刚落,从门里就走出来一个男人,约莫二十七八的模样,身材高大西服笔挺,他不满意地瞪她一眼,压低了声音训斥,“不知道总部来人了吗?”

“贾主管,他没有预约,也不认识公司的人,硬要进去,”小姐的脸登时就白了几分,手一指陈太忠,慌乱地解释,“我在制止他。”

“是这样的吗?”贾主管的眉头皱了起来,异常不满地看着陈太忠,“没有预约,不认识我们公司的人……没错吧?”

“我想问的是,不是贵公司的人,是不是就不能领我进去了?”陈太忠本来见这小伙子形象不错,还指着对方能讲理呢,现在当然就恼了。

“叫保安啊,你跟他废话什么?”贾主管根本都不屑回答他,手指一动,就按上了那按钮。

“我倒是不信这个邪了,”陈太忠开始拨号,同时白对方一眼,怎奈电话还没有接通,四个保安就气喘吁吁地从楼梯口跑了过来,“贾主管,什么事?”

“这个人是捣乱的,撵出去,”贾主管哼一声,手一指陈太忠,接着两手一束,淡淡地看着,“你们也知道,我们公司有重要客人来。”

这四个保安是大厦的,临时被调派来加强安保措施的,四个人交换一个眼神,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保安走到陈太忠面前,“哥们儿,给点面子……你自己走吧。”

“离我远点儿!”陈太忠脸一沉,手一指他,“这儿没你啥事儿,悠着点儿,别伤着自个儿,听见没有?”

这四位也是见多识广的主儿,一看这年轻人气度不凡,身上的衣物看似普通,质地和做工都绝对是一流货,大家又交换一个眼神,登时就有点犹豫了。

“国人也就是这点素质了,”贾主管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摇摇头,脸上的不屑越发地强烈了,“你们四位,是想被我投诉吗?”

“哥,我这碗饭也难端,”年纪大的保安苦着脸看着陈太忠,拎着警棍的手抬起来,冲他拱一拱,“您大人有大量,别让我们这种小人物为难,挪挪地儿成不成?”

“行,我给你这个面子,”陈太忠见这位都三十多岁了,还管自己叫哥,虽然知道这是北京人的习惯说法,但是也就不想让对方难做了,说不得转身向电梯走去,嘴里还在念叨呢,“凯瑟琳,有点小事儿想麻烦你一下……”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陈太忠又上来了,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外国美女,四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再出面拦着。

“我要带他进去,”来的是伊丽莎白,凯瑟琳在跟人谈事走不开,说伊莎是法国人,要不你过去吧,结果她就来了。

她说的是法语,接待小姐也用法语回答,“抱歉,您不是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您可以进去,但是他不行。”

“奇怪了,她也没预约,怎么就能进去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你们这儿,是中国人和狗不得入内吗?”

小姐一见他也听得懂法语,就是一愣,接着不屑地冷哼一声,“没错,外国人没有预约也可以进去。”

“人家听得懂汉语的,”陈太忠一指伊丽莎白,痛心疾首地摇一摇头,这次,他可真的不是做作,而是真的痛心,“你丢人不要紧,别给中国人丢人,行不?”

小姐愣了一愣之后,恼羞成怒地瞪他一眼,声音大了一点,“贾主管!”

“少来什么主管不主管的,”陈太忠捏着手里的纸,手一抬就扇了过去,重重地扇到了小姐的脸上,“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我有没有资格进去!”

“你敢打人!”贾主管适时地出现,正好见到了这一幕,抬手向那四个保安指去,低低地怒吼一声,“你们都瞎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