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7章 花开

陈太忠一听到凯瑟琳惦记上了别处,又有一点头大,“咱们一码归一码,别问我这么多。”

对她的精明跳脱,他是真有一点无奈了,不过转念一想,两人之间的交易属于一次性消费,若是能转化为长期的供求关系,他倒也不是不能考虑帮忙。

想起了刚才的未尽事宜,陈太忠笑着弯腰拎起了包裹,走进了主卧室,顺手将门带上,“都别进来啊,我布置一下房间。”

他在里面忙乎了大约四五分钟,再打开门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是遍布玫瑰,有贴在墙上的,有吊在灯上的,那三米五乘以四米的大床上,九十九枝玫瑰首尾相连,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心型造型。

“哇,这么快啊?”张馨率先叹一口气,她收拾惯房间的,自然知道这种活看起来简单,其实是水磨工夫,很费时间的,“搁给我干,最少要半个小时。”

“还满意吗?”陈太忠笑眯眯地回头看一眼凯瑟琳,不成想她笑着点头之后,不无遗憾地叹一句,“很不错,要是有个摄影师,能完整地记录下这一刻就好了。”

“小雅,去隔壁拿我的DV过来,帮着拍一下,”陈太忠打个响指,冲马小雅笑着点点头,“老规矩,不露我的脸,你想怎么拍她,我无所谓。”

马小雅听得也挺纳闷,说不得扯了张馨来悄悄地问,“我说张馨,这这……这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见证一个二十四岁的美国美女,告别……告别她的处女,”没人的时候,张馨也心能说几句怪话,“所以,太忠想搞个仪式。”

“处女?”马小雅登时也石化了,好半天才指一指主卧方向,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你是说……凯瑟琳是处女?不会这么夸张吧?”

“这跟夸张无关,”伊丽莎白也偷偷溜了出来,听到这俩编排老板的不是,禁不住愤愤地插嘴,“我跟太忠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所以,她有资格要求得到更多。”

张馨和马小雅交换一个眼神,登时齐齐住嘴,人家不是处女的都不好意思说什么,咱俩可都是结过婚的人了,自然更不合适瞎嚼舌头了。

在众女的围观中,凯瑟琳款款地除去身上的衣物,没有一丝的羞涩,有的只是燃烧的欲望和无法掩饰的激情。

当白色的蕾丝文胸从她胸前掉落在地的时候,一双震撼视觉的丰硕弹了出来,洁白、丰硕、挺翘,两颗蚕豆大小的红点傲然挺立上翘着,只是这两团的根部有些微的下垂——因为它实在太大了。

“很大吧?”凯瑟琳俏脸微红,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眼中满是骄傲,同时也不忘扫一眼围观的三女,那份得意,是个人就看得出来,“漂亮吗?”

“很漂亮,”陈太忠已经除去了衣物,处于昂扬待发的状态,见她手向胯上一搭,正要除去那最后一件,说不得轻笑一声,拦腰将她赤裸的身子抱起,向床上放去,“好了,最后一件我来吧……”

“哈哈,已经晚了,”凯瑟琳娇笑着手臂一扬,右手做兰花状,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微微翘起,食指和拇指间,是一块白色的轻薄的小布片——敢情两边都是活结。

我讨厌女人太主动,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声,脸上却满是惊讶,“哦,天啦,你平常就穿这样的内衣吗?”

“等你的时候,在伊莎的房间里洗了一个澡,专门换的,”凯瑟琳的眼睛变得迷离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低了,略带一点沙哑,却是勾人无限,“喜欢吗?”

“嗯,很喜欢,”陈太忠微微分开她的双腿,不成想她的双手已经捂住了下面,轻哼一声,“不要看……”

不就是白虎吗,谁没见过似的,陈太忠心里轻笑,将她的手拿开,她那里也是光洁的,却不是像伊莎、贝拉一般将毛发剃除的,而是天生如此,只是耻骨上方的贲起处,零星点缀了几根毛发,却是暗红的颜色。

“忍不住了,”陈太忠就待俯下身子,谁想凯瑟琳手一伸,推开他的胸膛,勉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腻声腻气地发问了,“你……不是要喝烈性酒吗?”

伊莎刚自顾自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光,听自家老板这么说,轻笑一声,赤着身子就跑了出去,不旋踵就拿了一瓶酒进来,不由分说地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地洒了凯瑟琳一身——她可是见了这二位刚才是怎么喝酒的。

“哦,太美妙了,”凯瑟琳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当陈某人低头痛饮一阵之后,她激情甚至已经流淌到了床上,床单上濡湿了一大片,酒液体液相混杂,再也分辨不出。

当小太忠终于进入那片二十四年未曾开发的土地时,明显地感觉到了些许的阻碍,被痛饮的女人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大太忠刚要放慢节奏,却不防她双腿勾住他的腿,下身用力向上一挺,搂着他后背的手缓缓地发力,硬生生地撑破了那道壁障,遗憾的是,这算是她自讨苦吃,下一刻,她就娥眉轻蹙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咝……有点痛……”

凯瑟琳是做了精心准备的,但是对女人来说,第一次能称为第一次,显然不是区区的精心准备就能免去某些麻烦的。

不过饶是如此,两人也缠斗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在高亢的尖叫声中,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双手双脚紧紧地箍着他,浑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大约持续了一分钟之后,小太忠同学还能感受到她体内偶尔痉挛一下。

“到我了吧?”伊丽莎白已经看得不克自持了,不成想那老板懒洋洋地看她一眼,有气无力地回答,“再等一等,我喜欢这种充实……哦,天哪,这些玫瑰……”

她本来就像一条离岸两天的鱼一样,只有偶尔有气无力甩一下尾巴的份儿了,不成想就在扭头看伊丽莎白的时候,猛地发现,包围在自己身边的玫瑰,居然不知不觉中盛开了。

陈太忠顺回来的玫瑰,都是花店打算第二天卖的,微开的有一些,多数还是花骨朵,刚才看到这些的时候,凯瑟琳心里也不无遗憾,不过,想到已经是这种时间了,她当然不会太计较,几朵盛开的玫瑰好买到,但是几百朵的话,就不太可能了。

刚才床上的玫瑰,都是微开的状态,可见陈某人用仙术挑花摆花还是很便捷的,凯瑟琳见到身边的鲜花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齐齐绽放,禁不住撑起身子看了起来,却是不小心没注意她身体里还夹着一截异物,动作之时扯动了新创,又痛得微微一皱眉。

陈太忠借势从她身体内退了出来,轻笑一声,说出几句甜言蜜语来,“最美的鲜花都绽放了,其他的鲜花,当然也会跟着绽放了……”

“我发现,坏男人也有坏男人的好处,”凯瑟琳一边欣赏手边的鲜花,一边随口说道,“太忠在这种时候,还是很懂得哄女人的。”

“呵呵,”端着DV的马小雅也跟着笑了起来,她是负责拍摄的,虽然一开始没注意到那鲜花的徐徐绽放,可是后来终于发现了,说不得得意地摇一摇手里的摄像机,“好了,回头给你看一看……很美呢。”

“我现在就要看,”凯瑟琳一伸手就抢过了摄像机,拨弄几下,有些不得要领,一边的伊莎走过来帮着选菜单,她对这机子比较熟悉。

才调出方才的画面,只听得一声轻呼,两人回头一看,却发现刚才的摄影师已经被人按倒,正在享用那绝世凶物……

屋里的淫乱,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告一段落,在陈某人的执意坚持下,他再次进入凯瑟琳微微肿胀的花瓣中,并且将激情彻底地释放——这叫有始有终嘛。

接下来,就是闲聊的时间了,张馨和伊莎将乱七八糟的床单换下,一男四女白花花地混做一堆,陈太忠搂着凯瑟琳,轻声地发问了,“二十四年来,你一直在等我吗?”

按说,这只是一场交易,不过到现在,他有些不舍了,就想通过某些话来挽留一下,当然,要他直接说心意也不是不行,但是他不想破坏规矩。

“没有遇到合适的而已,”凯瑟琳很随意地回答,她还端着DV欣赏个不停,“这些花太漂亮了……嗯,好吧,这一次倒也不能算很失败。”

“不算很失败?”马小雅听得翻一翻白眼,她可是不怎么怕她,“凯瑟琳,我还没见过太忠对谁这么体贴过。”

“我本来想为自己告别处女举办一个盛大的派对呢,邀请最少一百个人来看,”美艳的女老板语出惊人,真是什么都敢说,“只不过后来……后来发现我下面是红色的,就没了兴趣,再后来,就没遇到过能令我心动的男人,太忠算唯一的一个吧。”

“你……你真的很另类,”马小雅登时无言,陈太忠听得却是笑了起来,他有心再听一点夸奖,于是出声发问,“为什么我是唯一的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