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6章 装糊涂

陈太忠透过客厅的监控小电视一看,发现外面站着的是马小雅,心情非但没有放松,反倒是紧张了起来,小雅怎么会这个时间过来?现在可是她的“工作时间”啊。

“回头我也得弄一把钥匙,”美女主播推门而入,一边换鞋一边悻悻地嘀咕,“要不太不方便了……咦,凯瑟琳你也在?”

“以后我会常来的,”凯瑟琳笑吟吟地点点头,陈太忠却是听得怦然心动:常来……难道说不是一次性消费?

你会常来?马小雅听得也是一愣,不过她人在一楼,看不到二楼的鲜花,倒也没太当回事,于是笑着点点头,“欢迎你常来……太忠,要跟你说点事儿。”

果然是这样,陈太忠心里有数得很,倒也没奇怪,“嗯,什么事情,值得你半路跑出来啊?”

“也没别的事情,听阴总说下午你见X办的人了,就跑回来给你庆祝,”马小雅笑吟吟地回答,一边就拾阶而上,走上楼之后就愣住了,“咦……这么多玫瑰?”

“你少扯吧,有话就说,”陈太忠的眼睛可是毒得很,一眼就看出她表情不是很自然,说不得出声点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就是磐石那边梁主任的事儿,”马小雅冲他微微一笑,“阴总说了,这事儿有点复杂,你要能帮着说一下就最好了。”

“老阴这才说得不对,”陈太忠遇到这样的事儿,心中的欲火早就不知了去向,“下午黄汉祥还编排我呢,说我破事儿太多,我现在跟老黄是低潮期,有事还是得找阴老板。”

“可是你跟蒙艺的关系不错啊,”马小雅这话说得挺对,但是陈太忠反倒是迷糊了,“你,你……你说什么,蒙艺?那是碧空省委书记嘛,关磐石什么事儿。”

“磐石那边的事情,就是X方面军那一系挑起来的,”马小雅知道了一些东西,但是并不是特别明晰,所以解释得也是含含糊糊的,不过这派系居然久远到红几方面军去了,可见这山头主义的盛行,真不是吹出来的。

当然,她这话未免有点以讹传讹,但是接下来的话却也有点真实性在里面,“蒙艺在这件事里,也起了点作用,不过是被黄和祥摘了桃子而已。”

“那现在,老阴是个什么意思?”陈太忠对磐石的印象,仅仅是限于那里有个叫石破天的什么局长挺讨厌的,还想打荆紫菱的主意,后来被中纪委查了……慢着,这件事儿,我好像跟蒙艺说过?

不可能的,天底下没这么巧的事儿,他笑着摇一摇头,将这个可笑的想法抛在了脑后——那个石局长似乎只是个副厅吧?

“他能有什么意思?”马小雅摇一摇头,“阴总悄悄地跟我说的,说是黄汉祥说了,这件事你出面最合适,他倒是不合适发话。”

“嗯?”陈太忠越听越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个姓梁的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听说那边是个司法局长犯案,咬下来一个省委副书记,”马小雅幽幽地叹一口气,“可能会牵连到这个办公室副主任,毕竟他也是省委的。”

“啧,我知道了,”陈太忠听到这里,终于有点明白了,他想起来了,那个石破天就是个司法局长,而蒙艺对此事是知情的。

先打个电话问一下老蒙吧,他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十分了,犹豫一下还是拨通了蒙艺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了电话,“你好,陈主任,领导正在卫生间,请问你有事吗?”

这个声音陈太忠不算陌生,也是蒙艺从天南带过去的干部,此人叫做张沛,在严自励外放做了林业厅副厅长之后,暂时接手过一段大秘的职能。

据那帕里说,张秘书现在是蒙老板的生活秘书,要说大秘还得算他姓那的,蒙艺在天南的时候,身边唯一被人承认的秘书就是严自励,去了碧空,身边的秘书反倒是多了起来——这里说的秘书是有名堂的这种,秘书班子的那些人还不算。

领导的秘书,要说多的话名堂真是多,但是事实上,省级干部身边有名义的秘书也应该只有一个,几十年前周老板就放过话,秘书没有必要搞那么多名堂。

所以现在的省级领导的生活秘书、机要秘书之类的,严格意义上讲根本就没有正经的名义,蒙艺以前也不讲究这个,可是到了碧空,反倒是说起这个名堂来了。

按那帕里的分析,这种情况一般是领导的年纪越来越大,有些杂事懒得操心,就交给一些特定的人了,不过蒙老板十有八九不是这样想的,也许是想尽快在碧空铺开摊子打开局面吧。

当然,张秘书知道陈太忠,那也是必然的,所以话说得非常客气,陈某人听人家这么说,说不得轻笑一声,“嗯,倒也没什么事情,在北京碰到蒙勤勤了,想起来好久没给老领导打个电话,就问候一声。”

这才是胡扯,也不看是几点了,张沛心里可是明白,这么晚打电话来的,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事情,要是这晚上九点多碰到蒙老板的女儿,那……显然就又是问题了,不过,做为秘书的,他知道该怎么回答,“那等一会儿领导出来了,我向他汇报一下。”

约莫十分钟之后,张沛又打来了电话,“是陈主任吧?蒙书记找你……”

紧接着,蒙艺那带一点磁性的嗓音就出现了,淡淡的威严,隔着电话传了过来,“嗯,小陈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儿?”

“没别的事情,我就是听说……您在磐石那边,也出手了?”陈太忠其实没想好怎么说,不过他觉得以自己跟老蒙的关系,倒也不用费尽心思去想那些措辞。

“嗯,你接着说,”蒙艺才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的心里也是微微一愣,小陈怎么想起说这个事情来了?

“没啥,就是有这么个人,姓梁……”陈太忠也不会帮着遮掩什么,哇啦哇啦地把话一说,到最后来了一句,“黄汉祥说,这事儿应该找您?”

“……”蒙艺在电话那边沉默半天,才哼一声,“小陈你干点正经的吧,看你这整天都忙什么呢……在北京见勤勤了?”

“在飞机上撞见的,她跟同事来北京开会,”陈太忠说了几句之后,又将话题转了回来,“老领导,黄总这么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你非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蒙书记有点不高兴了,沉默了一下才轻叹一口气,“我的手怎么伸得了那么长?这件事我管不了……那个姓梁的又跟你不熟。”

明白了,这是能管但是不想管,陈太忠听出来了,而且老蒙明显表示无意碰磐石那一块,于是又笑着说两句之后,挂了电话。

看一眼马小雅之后,他意识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阴京华在黄汉祥和他之间传话,而小雅在阴总和自己之间传话——这会是偶然的吗?

显然不是偶然的,黄汉祥现在不想跟他多接触,那是心里有气很正常,但是阴京华不出面,就有点不对了,尤其是阴总还知道自己下午做了什么,想到这里,陈太忠就有点明白了:这些家伙把我当傻小子使唤呢。

既然你们把我当傻小子,那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陈太忠拿定了主意,笑着摇一摇头,“好了小雅,这件事你不用掺乎了,要是阴京华问你,就告诉他说,我跟那姓梁的不熟,磐石啦蒙艺啦什么的,你就说我没兴趣听。”

马小雅也是个心思玲珑的,见他给蒙艺打了电话,反倒是搬出这么一套说辞,就知道里面有缘故,不过她也不想得罪阴总,“那我能不能告诉他,说你说了,有事让他电话联系?”

“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陈太忠话才一出口,就反应过来自己说得有点不妥,于是马上笑着摇一下头,“随便吧,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既然是我的女人,有应付不了的事情,就往我身上推,我扛着好了。”

“小雅,太忠对你真好啊,”张馨不太能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做坚强后盾的意思表现得十分坚决,说不得就感叹一句,也算是凑趣吧。

事实上,她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巴结领导,可是“知易行难”这四个字儿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她以往条件好,自然不考虑这些,后来条件不好了,又不愿意屈服压力——对那些恶心人屈服,也是在糟蹋自己啊。

好不容易遇到了陈太忠这么一个既帅气又有能力的年轻人,她这也算跳出苦海了,那么眼下顺口巴结一下情郎,就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磐石省啊,那里要上一个大型的铜冶炼厂,一个九十万千瓦时的地方电厂,”凯瑟琳倒是敬业,她迷迷糊糊地也听懂一点,就马上插话了,“太忠……这个蒙艺,是谁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