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5章 进行时

“确定没问题了?”看到几个人兴致极高,陈太忠看得有点心酸,心里就盘算着,要不哥们儿晚上去普林斯公司走一趟?

“应该没问题了,剩下的就要细细地抠了,”何保华笑着点一点,猛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侧头上下打量他两眼,眼光煞是怪异,“太忠你这面子……真的不小啊。”

“这只是一部分资料,”陈太忠有意点出这个问题,你若是有意,哥们儿再送你一点惊喜也不成问题。

“我当然知道,”何保华笑着点点头,“这个项目完了,详细资料得按吨来算,不过资料得同施工结合起来了解……反正,看起来普林斯公司没有吹牛。”

“那回头让普林斯的人来找你?”陈太忠不是个喜欢多事的主儿,登时就打消了某些念头,既然要结合着来了解,那么,等凯瑟琳食言的时候,哥们儿再那般行事也不迟。

“普林斯的人?”何院长沉吟一下,笑着摇一摇头,“他们不用来得太勤,等方案定下来的时候,等ABB找上门的时候,普林斯的人再来也不迟……不过,他们可以去有色公司挂号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

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在自己的别墅里,复述了何院长的话,凯瑟琳喜得跳起来在他脸上吻了一口,“哈,太忠,真是太谢谢你了。”

“记得你答应给伊莎的钱,”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顺手夹起一只虾丢进了嘴里,又喝一口小酒,“范如霜那儿,你也要多走动一下。”

张馨见他连着皮把白灼虾吃了下去,忙放下筷子给他剥虾,伊莎见状,也有样学样地去剥虾,凯瑟琳看得摇一摇头,这个男人的日子,过得好幸福啊,“伊莎的事情我会做的,不过,你就再不管我了?”

“我管你?”陈太忠的眉头一皱,侧头看她一眼,“麻烦你给我一个管你的理由。”

“她说,你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剥虾用的是手,伊丽莎白的嘴可是还闲着呢。

听到这话,张馨的手微微抖了一下,陈太忠则是似笑非笑地看凯瑟琳一眼,“麻烦你,澄清一下事实吧。”

“你本来就是我第一个男人,”这样的回答,让陈某人都愣了一下,随即他就是一声冷笑,“你信不信,我现在可以收回这个项目来?”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不过伊莎用的是过去时,我用的是将来时,”凯瑟琳大大的眼睛瞥他一眼,微笑间眼波流转,声音也变得低了一点,“我们有过约定的,你忘记了吗?”

“嗯,过去时……”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又猛地一愣,看向她的眼中就多了一分怪异,“你说你现在……还是处女?”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凯瑟琳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眼中似乎要滴出水来一般。

“我真的讨厌过去时,”陈太忠嘟囔一句,居然想起了下午埃布尔的电话,接着他又轻笑一声,“那么好吧,我喜欢正在进行时……这个约定,我想起来了。”

他对凯瑟琳敬而远之的心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具体因为什么,倒也说不上来,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从来没有认为她是处女,心说美国人在性的方面是很开放的,她能不是公共汽车就不错了。

陈某人是有处女情结的,一听到这话,禁不住就食指大动了。

凯瑟琳微微一笑,抬手去端面前的红酒,“正在进行时吗?嗯,我可以考虑,不过,等我先把饭吃完好吗?”

张馨手里的虾,终于掉在盘子里了,她看一眼伊莎,无奈地撇一撇嘴:难道说,外国女人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不成想,伊丽莎白的眼也瞪得老大,好半天才叹一口气,“老板,这种事情……其实私下说比较合适一点,您认为呢?”

“你俩都是他的女人,我有什么好避讳的?”凯瑟琳还真是特立独行得紧,笑吟吟地啜一口红酒,又似笑非笑地看陈太忠一眼,“等了你二十四年……我觉得该有一点仪式的,当然,你要嫌麻烦,那就无所谓了。”

“好吧,仪式,”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来,他是顺毛驴脾气,要是她强求什么仪式,他会有点不爽——毕竟这只是一个交易,可是对方无可无不可的性子,大对他的脾性,说不得转身就走了出去,“你等着我。”

说是等着,其实很快,约莫五分钟之后,他就从门外走了进来,肩头是一个大大的包袱。

包袱打开,里面满是红玫瑰,怕不有两三百枝,现在八点多了,倒是肯定还有花店开门,不过临时找起来肯定费事,陈某人直接穿墙洗劫了一家花店,留了一万块钱,却是顺手把人家的窗帘扯走做包裹皮了。

凯瑟琳轻笑一声,端着酒杯继续轻啜,不多时,一滴泪珠悄悄地、缓缓地自她眼角滑落,嘴里也在轻轻嘟囔着什么,陈太忠用尽耳力,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饭吃到这个地步,那就没办法再吃了,张馨站起身收拾碗筷,伊丽莎白在陈太忠和凯瑟琳之间来回看一看,犹豫一下,也端着碗筷跟着张馨进了厨房。

凯瑟琳双手持杯,双目直视着杯中血一般的液体,久久不肯出声,眼中却满是泪水,陈太忠本来就见不得女人哭,见她这副模样,登时就意兴索然了,“算了算了,你要没兴趣,我不勉强你。”

“不是,我是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凯瑟琳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眼角兀自还挂着泪水,“谢谢你,太忠,你一直都没有逼迫过我。”

“咳,我是怕你觉得勉强,你知道,我这人还是比较正直的,”陈太忠咳嗽一声,郑重其事地点一点头,心里却是嘀咕一句:鬼才想得到你还是处女。

既然肉都在嘴边了,他当然不介意展示出些许柔情来。

听了他这话,凯瑟琳放下手中的酒杯款款起身,走到他身边,缓缓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低声道,“太忠,吻我……”

哥们儿其实见不得女人主动,陈太忠脑子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一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住了她的腰肢,大嘴也凑了上去。

这是一个深深的长吻,大约五分钟之后,两人才分开双唇,凯瑟琳的脸上泛起些许的红晕,那是潮红而非醉意,当然,若是说醉意,那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意。

“味道很一般嘛,”凯瑟琳略带皱一皱眉头,不过,她微微上翘的嘴角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下一刻她轻笑一声,侧着身子一探手,将桌上的酒杯拿了过来,轻啜一口红酒,又转头去找他的双唇。

两舌纠缠交结之际,酒香四溢,隔了不久,两人的喉头都发出了轻微的咕噜声——显然,这二位咽下去的,不仅仅是红酒。

凯瑟琳你挺会玩的嘛,陈太忠感觉到她的唇离开,禁不住撇一撇嘴,“我还要……嗯,能不能换成汾酒?”

“呵呵,我可是不喜欢烈性酒,”凯瑟琳大大的眼睛,此刻已经眯成了一条线,身子也变得热了起来,“你要喝的话,等一会儿你自己喝。”

“好吧,”陈太忠点点头,男人在这样的时候通常都很好说话,陈某人尤甚,下一刻,他就掀起了她的裙子,大手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摸了上去。

“等一等,再喝一点,好吗?”凯瑟琳身子微微一扭,却不是很坚决,烈焰一般的红唇又去轻触酒杯,不成想身边有人发话了,“你俩能换个地方吗?我要擦桌子了。”

两人扭头一看,却见伊丽莎白手里拎着一块足有一米长的抹布,怔怔地看着他俩,眼中也微微有点发红。

“呵呵,今天晚上,他是我的,小伊莎,”凯瑟琳放浪地笑了起来,胸前双峰又开始颤抖了,下一刻,她站起身走向茶几处的玫瑰花,回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能把它们,送到咱俩的床边吗?我要被玫瑰包围着,在花香中跟你做爱。”

你……陈太忠真是相当地无语了,见过敢说的,没见过这么敢说的,尤其说这话的还是一个处女,没错,他再一次领略到了凯瑟琳的不同凡响之处。

“好吧,”他点一点头,这一刻,他甚至有点舍不得这一场交易的结束了,所以他并没有着急站起身,而是先关了手机,才向那一堆玫瑰走去——关键时刻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放到小卧室吧。”

“我希望是大卧室,”凯瑟琳笑着摇一摇头,向他的身后一指——那里站着张馨和伊丽莎白,脸上笑得异常甜蜜,“我希望她俩,能共同见证我的幸福。”

“你都不怕,难道我还怕?”陈太忠笑一声,拎起了包袱,不成想这豪放的处女紧跟着又来了一句,“当然,我要是累了,她俩也可以帮忙……伊莎说,你很强壮的。”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处女,”陈太忠用汉语轻声嘀咕一句,心说这美国人果然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嗯,希望不要有人来坏事。”

他这话说得实在……太有水平了,因为话音刚落,别墅的门铃就响了起来,四个人登时就是微微一愣,现在是九点,谁会在这个时候登门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