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4章 资料到手

五万美元……就这点东西?陈太忠哼一声,不置可否地点一点头,“原来这就是你的实力。”

他心里是相当地无语,你当人家老何在乎这么一点东西吗?五万美元就想搞定十来亿的合同……得了,我还是给伊丽莎白换老板算了。

然而,凯瑟琳在下一刻的回答,似乎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到了他的脸上,“五年前,西门子打开有色公司的市场,获得垄断地位,也不过才送了五千美元。”

我靠,这是谁啊,你丫就不能多收点贿赂吗?陈太忠脸上这个臊,真的没法再说了,小家子气,实在太小家子气了嘛,要知道人家贝拉走几步猫步,一个月的收入也不止这一点啊,要不索性你别收,也落个清廉的名声不是?

那厮简直是在给这个群体抹黑!他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这种可能性真的是存在的,说不得只能淡淡地点点头,“这样啊,那你再找那个人去好了。”

“哈哈,你生气了,”凯瑟琳笑了起来,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真的不差,陈太忠白她一眼才待继续发话,不成想她摆一摆手,“好了,我是开玩笑呢……”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陈太忠正要继续“淡淡地”发话,不成想凯瑟琳已经从手包里摸出了一叠纸,递给了他,“这个,总可以证明我的实力了吧?”

陈太忠接过纸来一翻看,登时有点呆了,这一叠纸全是各种契约和证明书,上面无一例外都是凯瑟琳的名字,加州的农场、墨西哥湾的小岛、西门子通信公司的股东……

他甚至发现,她在罗纳·普朗克的某个公司还有百分之八的股权,禁不住皱一皱眉头,抬头看她一眼,“这些东西,你没给何院长看吧?”

要是何保华看过这些东西还认为她不可靠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些东西是伪造的,以何院长的身份和背景,绝对能保证眼里不揉沙子。

“我为什么要给他看?”凯瑟琳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这是我自己的财富,属于个人隐私,我想给你看,所以给你看;不想给他看,那就不给他看。”

嗯,这话我爱听!陈太忠不喜欢别人看人下菜,但是他享受最优待遇的时候例外,不过,以他现在的心性,当然不可能很肤浅地把这点喜悦表示出来,说不得沉吟一下,又不动声色地发问了,“如果你把这些给他看,相信你们的沟通会愉快一些……不得不说一句,你的富有,超出我的想像。”

“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他看呢?”凯瑟琳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我们是在进行商业谈判,这跟我是否富有完全没有关系,你不这么认为吗?”

“这个……好吧,我同意你的观点,”陈太忠本来想跟她探讨一点东西的,可是一想到这女人不但精明跳脱,而且还是个话痨,就丧失了这个兴趣,“那么,你需要提供给何院长所要的ABB的资料。”

“这个我做不到,”凯瑟琳很坚定地摇头,然后就不说话了,等了一阵之后,见他没好像兴趣接口,才轻笑一声,“要不这样,我把资料给你保管好了。”

你说什么?陈太忠装沉稳正装得上瘾,可是听到这样的话,也禁不住讶异地挑一下眉毛,“哦,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相信你,”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有一抹柔情一掠而过,然而,她接下来的解释让他有点想吐血了,“你是个好人,值得人信赖。”

你才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陈太忠心里狠狠地诅咒了她两句,才淡淡地一笑,“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因为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呢。”

这话自然不无调侃之意,也是他对某人造谣的有力还击,不成想凯瑟琳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沉默了。

“好了,你能相信我,我很高兴,”见她郁闷了,陈太忠反倒是高兴了,这伶牙俐爪的小丫头终于安稳了,“把资料给我吧……不过,我要强调一句,我不可能一直掺乎你们的事儿,这是我最后一次调解,看在你是伊莎的老板的份上。”

“明天吧,”凯瑟琳身子向沙发上重重地一靠,眼神有一点飘渺,“先给你一部分资料,能证明我的实力就可以了,是这样的吧?”

“今天就可以,”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答她一句,因为他发现,她这个表情配上那张略显清纯的面孔,居然让他生出了一丝怜惜,“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再拖了,那样对谁都不好。”

“几十公斤的资料,我不可能随身携带,也很容易遗失,”凯瑟琳伸个懒腰,高挺的双峰顿时鼓胀起来,胸膛处的黑色薄纱颤得几颤之后,白色文胸的蕾丝边也露出了一线,不过最终还是很顽强地缩了回去,没有将衣领撑爆。

她这个动作极为诱人,脸上偏偏地又有几分若有若无的慵懒,两者相结合,带给人极为怪异的感觉,不经意间的诱人风情,才是最动人的。

陈太忠觉得自己也快有点鼓胀了,不动声色地左腿一抬,压到了右腿上,试图用二郎腿来掩饰某些不良反应,“我觉得……最好还是今天拿过来,我不想为这件事耽误太多的时间。”

凯瑟琳的眼睛在他下身扫了一眼,嘴上露出一丝微笑——当然,这或者是某个心虚的男人的错觉,“好吧,我现在去拿……”

一边说,她一边站起了身子,转身向楼下走去,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哼一声,“你让人送过来不就完了吗?嗯,我是说菜快做好了。”

“那些资料,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接触,”凯瑟琳扭头看他一眼,嘴角略带一点笑意,顺着楼梯缓缓而下,“很重的资料,你不去帮我搬一下吗?”

“伊莎可以……”陈太忠话说到一半,想到伊丽莎白兴高采烈地在做饭,终于叹口气站起身子,“希望那饭做得不要太难吃……算了,还是我跟着你去拿吧。”

资料室在凯瑟琳办公室的隔壁,里面摆放着二十几个玻璃柜和铁皮柜,走到最靠里面的地方,她打开了一层柜子,“这里,就是ABB的资料,嗯,我希望你不要全部拿走。”

我想拿的话也不会吃相这么难看,陈太忠白她一眼,抬手抱了一尺来宽的资料出来,“我想,这么多应该够了……”

接下来,他就要把资料送到何保华处了,奇怪的是,凯瑟琳居然没有拦着他,而是略带无奈地嘟囔了一句,“希望他能守信用吧。”

这就是硬生生地让我当担保呢,陈太忠心里明白,不过,一个美艳的女人愿意把她的命运托付给一个男人的话,只要这男人还算正常,心里就不会有什么抵触。

何保华居然没有在家,还在单位主持一个攻关会议,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之后,一时大喜,“好了,你现在就把资料拿过来吧,现在就能分析……英文的?没问题!”

陈太忠将资料抱到四楼的小会议室,发现里面十几个人,一见他进来,上首位的何院长就站了起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凤凰科委的主任陈太忠,凤凰科委对咱们院的帮助很大,他带来了一些ABB的英文资料,大家看一下……”

这话说出来,会议室就有七八个人走过来挑挑拣拣,不多时就一人几本资料翻看了起来,陈太忠本来想走的,可是一想自己好歹也是“科委”的,就这么走了似乎不太合适。

两分钟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率先发话了,陈太忠后来才知道这是院里的电气总工——那是有真才实学的,“这个资料不错,值得仔细研究一下。”

她开口之后,别人也纷纷开口,大致就是说这次拿到的东西,说顶级或者谈不上,但是绝对算得上是核心的了,一个略胖秃顶的男人甚至举起手里的资料,“何头儿,这东西我能带回家看一看吗?”

“老李,暂时不行,”何保华心里一时大定,不过,他肯定不能把这东西流传出去,就算不为凯瑟琳考虑,他还得考虑传到有色公司那帮人耳朵里,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老话说死了的,“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说不得,何院长笑着摇摇头,“我们有口头保密协议的,等一段时间,看组织上能不能帮助协调一下……”

“那我抄一段总不成问题吧?”那女总工也不看何保华的脸色,拿起手边的笔刷刷地就写了起来,何院长看一看陈太忠,无奈地露出一个苦笑。

研究院终是研究院,尤其是像何保华这种学者型领导主持工作的研究院,京城的底蕴也由此可见一斑,居然有这么多的技术狂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