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3章 学习时间

何保华这边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跟在有色做总工的同学研究了一下,觉得ABB是个不错的选择,霍尼韦尔不是不行,而是说中美关系最近挺紧张,美国公司……暂时还是不要考虑了。

凯瑟琳有点遗憾,虽然她可以沟通到的厂商不少,可是就本心而言,她肯定更愿意推荐霍尼韦尔——谁要她是美国人呢?

不过,顾客就是上帝,临铝既然倾向于ABB,她自然也只能试图做好这个了,于是她就想撺掇着范如霜和何保华去欧洲考察——看来这点手段,是个公关公司的人就知道。

可是何保华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答应?他现在考虑的问题是,你答应给我资料了,可是这资料能不能到手,还是两说呢,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换一家公关公司,何院长也未必就会太介意这点小事,然而,普林斯公司就不同了,这公司做了最少三家的代销,这不能不让人生出一点想法来——会不会是骗子呢?

何保华以前一直搞技术,不常做这种事,又心想着要对同学负责,说不得就要暗示一下:你们能不能先搞一点资料来给我看看。

可是凯瑟琳觉得,这要求有点过分,东西我不是不能拿给你,可是你连意向都没定下来,给你东西,我也得付出代价的不是?

她甚至有点担心,就算到最后定下来用ABB了,可是人家直接找到那边的公司去了,她这可就瞎忙一场了,所以她就坚持要考察在先——这么一来,我对ABB公司就有名义了不是?

总之,事情是一件不大的事情,但是对双方的互信不无影响,凯瑟琳一直想让陈太忠出面斡旋一下,可是陈某人不但最近很忙,也不想沾手此事,自然就是一推再推了。

推到现在,不光凯瑟琳烦了,何保华心里也有点没底了,心说你丫这么做不够真诚,反正做得了ABB的也不止你一个普林斯,惹得火了我直接换公司了。

何院长这么想,肯定是没错的,可是想一想这普林斯是小陈介绍的,他还不得不犹豫一下,且别说他老丈人跟小陈关系好,只说临铝的范如霜,人家跟小陈的关系也铁着呢——陈太忠此人,是他在这件事中绕不过去的人。

陈太忠一听,敢情是为了这么大一点的事情,还真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再仔细想一想,他还真的能理解:何保华没错,凯瑟琳嘛……就算有错,她也错得不多。

有些关键人物,那是不能被大家忽略的,像我这种牵针引线的,应该得到众人的尊重才对!陈某人脑中得意的念头才起,不成想另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得了吧,你不过就是个干脏活的,屎壳郎对草原的生态平衡也影响巨大呢。

意识到这个残酷的现实,陈太忠心中不免有些忿忿,然而,不管他忿不忿,一个事实是他无法回避的,他不想前功尽弃的话,就只能继续这个中间人的角色——这世界上,不管什么时候都需要润滑油和催化剂的。

有些东西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想到自己当初只不过是个随便的提议,就被人一路推到了现在的地步,陈太忠心里真的想苦笑一声,可偏偏还笑不出来。

于是,从黄汉祥这里离开不久,他就打个电话给伊丽莎白,就在中午的时候,伊莎还撮合她的老板跟他见面呢,本来他已经勉强答应了,只是知道下午要见一号的人,说不得就借机又推了。

“这次不会再骗我了吧?”伊丽莎白也是个直肠子,有一说一的主儿,笑着在电话那边问,“那我跟老板说一声,我现在在公司,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过去?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那样显得自己有点跌份儿,说不得咳嗽一声,“这个,让她来咱们的房间谈吧,我等你们啊。”

不多时,伊丽莎白将电话打了回来,说是凯瑟琳今天在公司有两个重要客人,一时无法抽身,“晚上好不好,我给你们做饭?”

那就晚上吧,陈太忠挂了电话,反手又拨个电话给蒙勤勤,却得知她已经到了机场,正要回素波,说不得就多唠叨了两句——没办法,两人都在北京,居然没碰一次头,他肯定是要多说两句,顺便再说一说回素波好好坐一坐之类的话。

打电话的时候,有一个电话一直不停地往进打,陈某人挂了电话才看一下来电,赶忙接了起来,“埃布尔先生,你好。”

“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埃布尔在电话那头大声笑着,“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已经到了北京,我想……你也许需要他们的联系方式。”

“已经到了?我讨厌过去时,”陈太忠撇一撇嘴,又笑一声,“哦,非常感谢你,埃布尔,可是,你为什么不早一点通知我呢?”

“因为你昨天电话关机,”这个回答,让某人登时无言以对,不过,埃布尔先生最近的心情不错,也没计较这些,“这次去中国的,是执行副总裁安多瓦和投资顾问克劳迪娅,当然,我需要提醒你注意一个小个子男人,那是爱德华,执行董事,他的意见很关键。”

“那么,我怎么才能联系上他们呢?”陈太忠沉声发问。

“罗纳·普朗克的中国办事处,”埃布尔这话基本上算废话,好在,一般人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办事处,敢情这罗纳·普朗克公司在中国已经开设了四个公司,还有几个办事处,大家一说起这个公司,都知道联系分厂或者各地的办事处,联系中国办事处的人,还真的不多。

这次他们来中国,是开设第五个公司来了,计划投资是三到五千万欧元,现在从官方渠道知道这消息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那些公司或者办事处传出去的。

最后,埃布尔向陈太忠表示,他已经做了一些工作,此行的投资顾问克劳迪娅更不是外人,“……等他们倒一下时差之后,你就可以直接登门了,我想,他们会欢迎你的。”

竞争可能会比较激烈!陈太忠挂了电话,不过心里也没太大的压力,因为他刚刚知道了一点,罗纳·普朗克在中国设立的公司独资的很少,那就说明法国人更加注重合作而不是单纯的投资,凤凰在这一方面算是有短板的——没有制药厂,那引不来投资也不能怪我。

约莫六点钟的时候,那辆绿色的小甲壳虫出现在了别墅门口,伊丽莎白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食物,跟张馨到厨房忙乎去了,客厅里就剩下了陈太忠和凯瑟琳。

普林斯的女老板这次也没有化妆,不过,黑色的低胸连衣裙将她火爆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三英寸的白色高跟鞋,让她修长的双腿显得越发地修长。

“坐,”陈太忠甚至连起身相迎的兴趣都没有,懒洋洋地扬一下下巴,“听说你现在的进展不太顺利,这个项目你想不想做了?”

“那个何院长办事,官僚得很,”凯瑟琳弯腰一揽裙子后摆,就坐到了他的对面,悻悻地嘀咕一句,“太忠,他不肯信任我。”

太忠?陈太忠瞥她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却是不肯说话,径自拿起桌上的一张报纸看了起来——每次就数你话多,哥们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学习时间”!

说句良心话,凯瑟琳虽然来中国这么久了,还真没见识过这玩意儿,她接触过的官员不少,时下正是经济挂帅的年代,一般人怎么可能对国际友人搞这一套?

尤其是她又是如此地美艳,很多领导没事都想跟她闲扯两句,哪里有时间去看报纸,有心情去学习各种精神呢?

也就是陈太忠,才有这样的心肠,摆得出来这副模样。

凯瑟琳木呆呆地看了他半天,才轻笑了起来,她隐约猜到了一点,却不是很明确。

不过,陈某人根本不理她,就只当是没听见,手捧《消费导报》,继续沉着脸认真看上面的信息——啧,怎么这一版全是各大酒店高薪诚聘男公关……每个月三到十万?

凯瑟琳见他这副模样,越发地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于是越笑声音越大,直笑得前仰后合的,“你是想在气势上压倒我,是吧?”

听到这句话,陈太忠才抬起头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哼一声,“你先等一等,我看完报纸再说。”

见他这副嘴脸,凯瑟琳登时语塞。

又晾了她足足十分钟,陈某人才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她一眼,看似漫不经心地发话了,“你觉得何院长不信任你,你表现出拥有能让他信任的资格了吗?”

“那是毫无疑问的,我已经邀请他去欧洲考察了,十个人的名额,成本不会低于五万美元,这样还不够吗?”凯瑟琳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只是简单的业务考察。”


阅读www.yuedu.info